Blog

「……」


丫的!

想和她斗?

那她就好好鬥一斗,到要看看這個所謂的大公子,這種情況下能怎麼辦?

反正她也不在乎什麼所謂的形象,無賴也好,奸詐也罷,現在這樣的解決方式自然是最有效和簡單的,只需要無心幫忙放了一枚定時炸彈,合適的時機炸毀了所有的丹藥便算是一了百了了。

如此想著,顏芷月眼波流轉間可謂是帶著滿滿的算計姿態:「大公子,不如你就將我門主這個職位給撤掉吧,免得你左右為難。」不等對方開口,她率先提議。

「不必。」

忽而,鳳染塵冷漠的吐出了兩個字。

接著,他看向眾人:「既然你們藥王府弟子沒有一枚丹藥,那她的十枚自然是贏了,事情就這樣結束吧。」

「可是!」

眾人看向顏芷月的表情,完全是一副要將其生吞活剝了的猙獰姿態!

不過,在看清鳳染塵那冷漠的表情時卻是直接選擇了忍耐,並抱拳道:「有勞大公子了。」

「好了。」

鳳染塵輕柔了一下自己的頭:「我還有事,先走了。」

「恭送大公子。」

……

鳳染塵剛出門口,旁邊的長者便不由開口:「大公子,這件事情你怎麼看?」

「你說呢?」

鳳染塵緊了緊拳頭,眼中亦是沒了之前的冷漠,只剩下了憤怒的姿態。

長者卻不慌不忙,微微笑道:「她這次的行為到算是聰明,畢竟就算她真的煉製出來雙倍的丹藥,我們依舊可以用成色或者等級不行來壓制她,結果沒想到她竟選擇粗暴的炸了那一堆丹藥,這股狠勁倒是很獨特。」

鳳染塵冷笑了一聲:「獨特?」

「對啊,難道大公子不覺得,這種逆向思維的人,如果能收為己用的話,會是一件極其好用的棋子么?」

「……」

鳳染塵沒說話,只是眯了眯眸子。

長者繼續道:「接下來我們的計劃,正適合有一個這樣的存在,更何況,她的存在能壓制住那個人,如果讓那人知道了她回來了,那後果……」

「夠了!」

鳳染塵拂袖,直接快步而去。

長者亦是跟在了後面,很快便消失在了藥王府的門口。

……

藥王府。

無心看著顏芷月,冷聲問:「現在走,還是什麼時候?」

顏芷月反問:「我為什麼要走?」

「你今天的行為已經算是得罪了所有的人,難不成你還要留在這裡么?」無心怎麼都沒想到,顏芷月竟會用這種方式解決這件事情。

可以說,當他看到那三萬枚丹藥被炸成了碎末時,就連他都不自覺感覺到了一縷心疼,更別說是藥王府的弟子了,現在應該是想殺了顏芷月才對。

顏芷月一笑,態度無比平淡:「身為門主,我怎麼可以離開?」說著,她竟旋身坐下,完全是一副傲慢的態度:「我別的不多,就仇人特別多。」 顏芷月粗略算了一下,光是今天她就賺了將近五百枚的兌換心,加上之前剩下應急的三百枚,她現在已經算是一個小康生活的人了。

所以,這群人的仇恨值這麼好拉,她為什麼要走?

不物盡其用的話,那絕對不是她的風格的。

「你……」

無心表示無語,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這時,鳳輕邪才得到消息,立即屁顛顛的跑了過來:「顏哥哥,你……臉上的刀疤呢?」說著,他已經忘記了之前的話,眼中只剩下了好奇。」

「藥王府的葯香給撫平了,是不是很好?」

「真的嗎?藥王府還有這個功能啊,簡直是好神奇!」說著,他連忙左右端詳了一會兒顏芷月,接著才猛然想起:「對了,你要不要去我的王府裡面避避風頭?」

「……」

顏芷月擺了擺手,接著便轉移話題:「我現在需要你幫忙的不是這件事,而是需要你帶我去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

鳳輕邪連忙正了正神色,並拍胸脯保證:「只要我能去的,一定帶你過去!」

……

是夜。

血腥之氣飄散在空氣中,兩抹身影再屋頂上穿梭著,速度可謂是極其快速。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顏芷月。

很快,她便來到了一處林中,這裡到處都是黑如碳的樹木以及閃著寒光的白骨,穿過樹林面前便出現了一個詭異的宅院。

宅院內有幾抹詭異的身影,似乎正在各種忙碌著,那般快速的步伐簡直不像是在行走,似乎是採用飄蕩的姿態。

這就是所謂鬼市的源頭,所有想要懸賞的人都會來這裡交押金以及要殺人的資料,這裡就相當於一個交易中心,只是這裡交易的並不是金錢,而是人頭……

顏芷月之前一直都沒機會,現在既然有時間了自然要查查,到底是誰懸賞千枚晶石,就是為了要她的命。

而且,最奇怪的是那個人是在她還沒到鳳鸞鏡就下的命令,這種能夠未仆先知的人究竟是誰?會是夜宇文昊?亦或是別人?

反正無論是誰,她都要將其揪出來才行!

忽而,半空中幾隻烏鴉飛過,並伴隨著聲聲慘叫聲。

只見,宅院內前後都掛著大紅色的燈籠,這略帶昏暗的顏色令人光是看著就有種深寒的詭異感覺。

顏芷月用靈力封住了自己的氣息,接著便從一處角落中進到了裡面,她剛剛落地便聽到裡面出現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裡面燭光閃爍,聲音略帶著陰寒:「寫下對方的資料,你的委託就算是生效了。」

「多謝雷總管。」

那人行了一個大禮,接著便雙手抱拳道:「希望儘快能解決掉那個人渣,那樣我也就能過個舒服的日子了。」

「是。」

那人快步而去。

雷嚴看了一眼門口,這才轉身走向了身後的一面牆,他略微動了幾下手那牆竟瞬間消失不見,接著雷嚴便往裡面走了進去……

見此,顏芷月卻並沒有著急上前,反倒轉身暫時離去,直到白天的時候才再次來到了宅院的面前…… 林中深處的宅院,白天依舊陰森而恐怖。

顏芷月讓小雪在不遠處製造混亂,她則是趁機進到了昨日雷嚴所在的房間,剛一進門她便聞到了一股血腥的氣息。

那種氣息極為混濁,似乎是常年積累下來的味道……

掃視周遭,屋內的擺設更是讓顏芷月不自覺皺眉,她昨日躲在暗處看不清內里的情況,沒想到這裡面竟然擺放著一顆顆的人頭!

血淋淋的人頭被擺放在屋內的各個角落之中,其中有少女也有年長的老人,那畫面可謂是極致的血腥……

顏芷月不想在這裡做過多的停留,連忙走到了昨日雷嚴進入的牆面面前,她掃視了一圈之後,最終目光便落到了一個較為隱蔽的突起物上面:這是機關?

腦海中努力回憶著昨日雷嚴的動作,她亦是照著做了一番,只是正當牆面緩緩打開的時候,手舉黑色油紙傘的雷嚴卻出現在門口:「竟然是你!」

「……」

顏芷月沒說話,閃身便鑽入了裡面。

雷嚴亦是追了上去,他做出了攻擊的狀態:「所以,你是過來受死的?」

顏芷月勾了勾唇角,態度反倒落落大方:「我可是順利完成了保護小公子的路程,雷總管難道忘記了?我可是你的人!」

「我的人?」

「對啊,我們還可以做做交易的!」

雷嚴冷笑了一聲:「我到要聽聽,你想做什麼交易!」

顏芷月停下動作,防備的看著雷嚴:「我只要知道誰要殺我,那就行了。」

「我是生意人,要做交易是要有籌碼的!」

顏芷月冷然一笑:「你想要什麼?」

「你的命,怎麼樣?」說著,雷嚴便朝顏芷月攻擊而去,可謂是招招狠辣!

顏芷月躲避連連,卻還是沒幾下就被雷嚴用劍指住了脖頸:「雖然你算是進步了,但依舊差的遠!」

「是么?」

顏芷月冷笑一聲,不但無懼反而眼中滿是嘲諷:「可是你又不敢殺我,有什麼用?」

「誰說我不敢?!」

重生之我真是富三代 他的劍逼近了幾分,蒼白的臉上滿是殺氣:「我不覺得留你有用!」

「你不覺得,大公子卻不這樣認為,你應該聽說了,我現在可是藥王府的門主!」

這種時候搬出鳳染塵,絕對是個明智之舉。

果然,雷總管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你還真把自己當重要的了?」

「砰!」

一顆炸彈丟去。

下一秒,顏芷月已藉機逃走,雷嚴氣的咬牙切齒:「來人,給我追!」

顏芷月從裡面出來,小雪便蹦了出來,她直接跳到了它的後背,快速帶其逃離了林子。

當發覺後面沒了人追,顏芷月才停了下來,並跳下了小雪的後背……

小天忙問:「主人,現在怎麼辦?」

顏芷月眸光微掃,才說:「回去吧。」

只是話剛說完,她卻發覺自己好像是迷路了……

「小雪,你這是帶我到哪了?」

「嗷嗚……」

小雪可憐巴巴的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

「……」

顏芷月深吸了一口氣,連忙看向四周…… 烈日炎炎。

真的迷路了?

顏芷月掃視周遭的一切,眼眸中沒有半點驚慌只有一片淡然:「看樣子暫時雷嚴的人不會追上來。」說完,她不但不走了,反倒是坐到了樹下休息。

小雪一臉自責:「嗷嗚……」

顏芷月看出了小雪的意思,忍不住揉了揉他的皮毛,接著淺笑道:「至少躲過了殺手,這樣挺好的。」

真歡假愛 小天看向顏芷月,忍不住問:「主人,你剛才有找到什麼么?」

「有。」

顏芷月一笑,接著從懷中拿出了一疊的紙:「趁亂抓了一點,只是裡面有沒有關於我的消息,那就未知了……」說著,她的眸子亦是轉到了那些微微泛黃的紙張上。

紙張寫的內容格式很清晰,大概就是對方的年齡與所在,以及靈力等級,原因處寫的大多數都是一些個人恩怨,似乎沒什麼對顏芷月有用的東西。

不過,其中一張卻引得她眉梢微挑,上書:鳳輕邪,鳳族的小公子,能夠取其性命者,江離萬枚紫色晶石。

紫色晶石?

還是一下就萬枚?

要知道,晶石等級分為赤、橙、黃、綠、青、藍、紫,前四種顏色是最常見的,青、藍、二色的晶石較為珍貴,而紫色絕對可以用無價來形容。

吞天帝尊 可是,這上面竟寫著萬枚晶石的懸賞,這樣的大手筆還真是極其闊綽!

小天看到這個,不自覺吞了吞口水:「這上面的日期是昨日哎!」

「……」

順著小天所指的落款日期,顏芷月不自覺眯了眯眸子:「昨天剛下的單子?」 重生之紈絝千金大逆襲 說著,她看向原因那一欄,上面竟只寫了兩個字:「仇殺。」

仇殺?

一個年僅五歲的小奶娃,竟然會被人用仇殺的字眼。

只能說,某些人真的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了,她收起了單子,眸子微眯了一瞬:「看樣子,那個小傢伙似乎隨時都可能有危險。」

那一瞬,顏芷月起身看向周遭,眸中帶著一股凌厲的姿態……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