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別以為我不敢殺你。」

「我從來沒有認為不敢殺了我,從進入這個地方的那一刻我就已經知道了不是你的對手。」

一臉苦笑,徐言咧了咧嘴。

「我可對擁有高端大氣上檔次的陰寶入口這一稱號佔有著的鬼抱有什麼解決的心理,實際上……我只是一名連解決怨鬼也需要別人幫助的傢伙。」

「……」

她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雖然那不是什麼好的笑容。

「真有趣,不愧是陰陽眼的持有者啊,少年。」

「話說,剛才我就一直想問了。」

「什麼問題,少年?」

嘴角勾起一個笑容,徐言舔了舔已經開始發乾的嘴唇,作死的朝著對方說道。

「那個……為什麼要叫做陰寶入口呢?我感覺**入口這個比較適合你呢!」

「……」

……………………………………

ps:分析一下主角作死的原因,最不願意想起來的事情被重新上演一邊,不恨對方是不可能的,所以才會有作死的最後一幕。

求些推薦票。 「少年,你是在作死嗎?」

「你認為呢?」

徐言討厭眼前的這名少女,發自內心的討厭,就算她的臉恨漂亮,就算她看起來人畜無害,但有一點始終無法改變。

她剛才欺騙了自己。

利用那種記憶來做這種事情,讓蘭蘭的死再一次的在自己眼前發生,這種事情怎麼來看都不可能就這樣過去。

「少年,我開始有點討厭你了。」

眼前的女孩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臉上的表情絲毫看不出存在討厭這種情緒。

一把拽住了徐言的衣領,硬生生的提了過來,兩人之間的距離只有一拳左右。

「既然還不想死的話,為什麼不跪下來求我?少年。」

「求你?是在說笑嗎?就算我跪下來求你你自己認為饒過我的幾率是多少?」徐言的臉上充滿了嘲笑這種神色。

確實這樣,雖然她看起來就像是長不大的女孩,但實際上隱藏在那身軀下的力量是多少,徐言不知道。

但有一點在清楚不過了,只要實力強勁的人都會有種戲弄人的興趣,而且還不給人留活路。

就像是貓捉老鼠,貓在抓住老鼠之後不會吃掉,而是先玩死對方,然後才會慢慢的吃掉。

現在眼前的這隻鬼就相當於是貓而徐言則是老鼠懸殊相當龐大根本不可能戰勝的了。

從一開始,勝負就已經被定下來了。

「真有意思,既然不求饒,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少年,又開始對你有點興趣了。」

「明明剛才還是討厭,現在又開始感興趣,你還真是個隨便的女人啊。」

「哦~真有趣,只要你一說話就會讓人有種想要殺了你的衝動,少年,很不錯。」

魔幻科技工業 從一開始,她就一直以一種老成的口氣對著徐言說話,左一句少年右一句少年的,雖然說出的話像個老大爺,但實在與那副樣子不符合。

看起來,真滑稽。

「不過啊,少年……你的那個小動作可以先收起來了。」

心臟在這一瞬間彷彿停止了跳動,徐言到底瞳孔急劇收縮,想要舉起的手也因為她的這句話失去了行動能力。

不是完全失去行動能力,只是單方面的控制住了雙手,根本感覺不到手的存在。

這比控制住全身更加讓人恐懼。

「看來是忘記告訴你了,不僅不要在鬼的面前撒謊,也不要在鬼的面前做些小動作……當然,也不是全部的鬼,前提那鬼足夠強,很不巧,我比你強多了。」

她終於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徐言。

「不僅眼睛是陰陽眼全身上下都存在著某種特殊的力量,就算只是看著都會覺得嫉妒的要命,嫉妒到……想要殺了你,少年。」

徐言突然發現,在她說完這句話的一瞬間,背部已經抵著牆面飄了起來,就像是被人用釘子釘在了牆上一樣。

掛在上面。

「吸收十幾年的怨氣,卻在短短的十幾秒奪取,就像是上天將所有的優點集中在了你一人身上一樣,不僅是眼睛,還是那具身體……少年,發覺到了嗎?」

「你說的話,我大概可以聽得懂一點……但要是想要問我身體的原因的話,我只能說我也不知道,因為直到如今我都沒有搞清楚什麼怎麼一回事。」

「是這樣啊,那還真是可惜,不過啊,少年……做個交易怎麼樣?」

「交易?」

徐言愣在了哪裡,不知道眼前的這個傢伙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明明有著壓倒性的實力,卻單單要和自己交易。

按照她的實力,根本不需要交易。

「感覺很奇怪,少年……如果我可以從這個鬼地方出去的話,根本不會需要和你廢話這麼多。」

「也就是說,你現在出不去不是嗎?」

「很聰明,但廢話有點多了,少年。」

抬起手打了一個響指,場景瞬間變化,已經變成了一間房子,就像是古代的那種房子。

處處的透露出古典的氣息。

徐言,依舊掛在牆上。

「少年,交易的內容,你幫我完成某件事情,作為報酬我給你一件東西。」

「幫你完成,你就可以獲得自由了?」

「開什麼玩笑,少年,這種封印不可能這麼簡單就破除,只是單方面的完成生氣道人心愿而已。」

「心愿……」

徐言愣愣的看著她,貌似曾經記得過,完成鬼的心愿的話,她就會投胎。

難道……

「我可沒法投胎,少年,就算完成了心愿還是無法投胎,因為我已經被困在這裡了。」

「困?」

「沒錯,要不然你以為為什麼這個地方會被成為陰寶入口?所謂的陰寶入口所代表的含義就是陰界之寶物的入口,這個懂嗎,少年?」

「陰界之寶物的入口……」

嘀咕一句,徐言皺了皺眉頭,他從沒有從貞子的嘴中聽到過這個辭彙,但是……在看到這個陰寶入口的時候,貞子確實流露出過貪念。

貞子也想要獲得的東西。

「陰寶,是一種類似於武器的稱呼,只不過這種東西只能由鬼來使用,所以就算少年你想要使用也很有難度。」

「人類……也可以用那種東西?」

「你真的以為你是人類嗎?少年。」

臉上帶著玩味的笑容,她抬起手伸出一根手指點了點眼角,然後輕聲說道。

「陰陽眼,奇怪的體質……單單擁有這兩種東西的你已經算不上人類了,少年……如果硬要說的話,你只能算的上是披著人類皮囊的怪物。」

怪物!

這一辭彙在徐言的腦海內不停浮現,確實如她所言,在得知自己擁有陰陽眼的那瞬間開始,自己還算的上是人類嗎?

人類無法戰勝鬼的言論被自己推翻了,但實際上自己本身就算不上完全的人類。

因為人類根本看不到鬼,而看到鬼的自己算的上是人類嗎?

人類……

「呵呵呵呵,就算是這樣又能怎麼樣?是人,不是人又有什麼區別?只要我自己認為自己是人不就可以了嗎?」

抬起頭,徐言雙眼死死的盯著眼前的那名少女。

「交易的內容,告訴我!」

……………………………………

ps:編輯發消息說要給我一個吊炸天的推薦……就算只是想想都覺得好激動啊!吶吶,先給點推薦票讓我過過癮~ 徐言睜開眼后看到的第一眼就是自家屋頂的牆面,因為已經看了好多年的緣故所以很清楚的就可以看得出這是自家的屋頂。

徐言眨巴著眼睛。

腦海中還清楚的記著少女告訴自己的交易條件,說是條件只是她單方面的提問題,而自己只有被迫接受的份。

就算想要稍微談判一下也沒有可能,在對方那種可以輕易擊殺自己的情況下談條件只能說是痴心妄想。

只有傻到姥姥家的人才會做出那樣傻叉的事情,最起碼徐言不是很傻。

屋內很靜。

咔,一聲輕微的響動吸引了徐言的注意力,將視線集中到了上面,看到的卻是被打開的大衣櫃。

貞子從中伸出了腦袋。

黑色的髮絲垂在地上,貼在她的臉頰一側,轉動,將臉朝著徐言,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你醒了。」

「嗯……醒了。」

嘆了一口氣,徐言默默地回了一句,然後用手掀開被子看了一眼,衣服依舊存在。

看起來沒發生什麼。

「多久了?」

「半天。」

「半天?」

嘀咕一聲,徐言轉過頭看向窗外,天已經黑了,也就是說才晚上八點多。

八點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