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三叔太張狂,太霸道了,家族中很多長老都被他打過,也有很多資質不錯的族中子弟,被他廢了,當然,那些人罪有應得!可惜啊,三叔太目中無人,挑戰我父權威,三番五次的打壓,甚至連我舅舅都被他殺了!」


丁建眼睛一眯,殺氣騰空而起,「這些,還不足夠嗎?讓你成長起來,成為另外一個丁三海?」

「原來如此!」丁峰有些明白了,肯定是丁三爺看不慣族中某些長老的齷齪,某些子弟的惡劣行跡,才出手教訓,卻惹來很多人的嫉恨!

他們對付不了丁三爺,就對準了丁峰這一個兒子!

要是丁峰平平常常也就算了,可他表現出來的資質悟性,讓很多人想起了當年的丁三爺,心中忐忑難安,這才有了丁建明目張胆的出手。

親情,都是扯淡啊!

想通這些,丁峰不禁搖頭,「我父親還是不夠果斷啊,若換成我,至少也要殺一批,殺的他們膽寒,殺得他們天天噩夢連連,殺的他們再也不敢生出陰暗心思。」

丁建有些意外,卻也讚歎道,「不愧是三叔的兒子,心性狠辣,殺伐果斷,若是讓你成長起來,丁家很可能會一飛衝天,不過更可能的是被你埋葬!趕快進去吧,別逼我出手,否則,以我九重巔峰的實力,你沒有一絲機會!」

丁峰仰起頭,笑了,笑的很洒脫。

「丁家,好一個丁家,我記住了!」

說完這一句,他轉身而去,一頭扎進了青竹林內。

【周一打榜,求收藏推薦!】

山林之行,最是艱難。

丁峰藉助樹枝的彈力,縱身而起,穿越了樹冠,來到了半空中,追風劍破空刺出,接連閃爍,將剛才圍攻他的三頭獵鷹的頭顱斬下。

「越往前行,越是困難啊,也難怪族中規定,只有達到人級三重,才有資格進山磨練。」

丁峰算是體會到了,小半天功夫,他斬殺的凶獸就不下於二十頭了。

特別剛才斬殺的黑翅獵鷹,雖還沒成為妖獸,可雙爪能撕裂虎豹,非常厲害,再加上高空飛行,一個俯衝,就是四重強者一不小心都會被重創。

又行了一會兒,丁峰來到一個山谷外。

「好多的青竹!」

丁峰感嘆一聲,山谷內外,見不到一顆樹木,有的只是粗細不一的青竹,小的剛剛破土,大的粗如古樹。

整個就是竹林海洋。

丁峰沒有急著前行,而是站在竹林外靜靜的觀看。

他眼睛一眯,光芒閃閃,銳利非常,在竹林邊緣之處,他看到了兩株竹葉草。竹葉草,高不過二十公分,葉片狹小,形如竹葉,又長在竹林之內,因而得名。

「好一處寶地,還沒有進去,就見到了這樣的靈草。」

丁峰目光一凝,在竹葉草旁的一顆青竹上,他看到了一條半米多長的青蛇,顏色和青竹一模一樣,纏繞竹竿上,要是不細心觀察,難以發現。

「怪不得,這是一個讓人喜愛又讓人恨的地方。」

輕笑一聲,嘴角卻劃過一抹冷芒,轉過身來,丁峰開口道,「鬼鬼祟祟的狗東西,追著你爺爺我跑了大半天,是急著投胎呢,還是想快點送死呢!」

啪啪啪!

不見人影,先聞掌聲。

片刻間,十餘人從樹林中鑽了出來,丁鷹走在前面,鼓掌說道,「你這個小畜生倒是機警,竟然發現了我們哥幾個。」

他們散開,將丁峰的退路完全堵死。

丁峰露出慌張之色,後退兩步,警惕道,「竟然是你們,丁鷹,你們想幹什麼?這可是家族試煉之地,周圍定有族中高手巡視。」

「嘿嘿!」丁虎陰笑道,「還能幹什麼,小畜生,你說呢!這裡可不是家族,可沒有人庇佑你,即使有巡視的族中強者又如何,他們巴不得你早點死呢,省的將來再出現一個丁三海。」

「你們要殺我?」丁峰再次後退兩步,難以置通道,「我們雖有恩怨,可畢竟都是丁家兒孫,都是爺爺的孫子。」

「丁家兒孫?」丁虎啐了一口,兇狠道,「你不過是個小畜生罷了,原本打算,等你發配出去打理家族生意時,好好調教你,可沒想到,你竟然一鳴驚人,修為達到了人級五重!嘿,你強又如何,今天被我們哥幾個圍在這裡,就是要將你斬殺,將你滅了,省的像你那個死鬼老爹禍害家族。」

「你們真要殺我啊!」丁峰咬牙切齒,眼露凶光,「好,好,好!你們這些蠢貨,想要殺我,至少也要留下一半的性命!」

「來吧,今天小爺即使是死,也要在你們身上咬下一塊肉來!」

帝少強寵:霸愛撩人嬌妻 丁峰宛若絕境中的惡狼,露出了猙獰的爪牙,他抽出背後長劍,身子一弓,凝聚力量,隨時爆發出最兇殘的攻擊。

看到丁峰發紅的眼睛,丁虎心中一寒,『蹬蹬』倒退四五步,就連丁鷹也心裡發毛。

他們可都知道丁峰的強悍,人級五重,而真正的戰力,就連達到六重之境的丁辰龍都不是對手。

他們人數雖多,可要想斬殺丁峰,至少也要留下一半的人陪葬。

一時之間,他們猶豫不定。

「我給你個選擇!」 皇上又追來了 淡淡的聲音從遠而來,一道黑色的人影踏著樹梢轉瞬而至,落在了丁鷹身旁。

「丁建!」

看到來人,丁峰的眸子縮成了針尖大小,再次後退。

丁鷹卻大喜,「二哥,你來了,真是太好了!」

「見過丁建隊長!」

丁虎等人紛紛打招呼,十分熱情。

「嗯!」丁建點了點頭,掃視了一眼周圍,最後看向了丁峰,「這一片地域,正好歸我的小隊巡視,我將其餘人打發走了,也就是說,這裡除了我們之外,再沒有人任何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不明白!」

“我要把你找回來!”看着眼前狂暴的男人,洛星辰的傷心和絕望不亞於這裏的任何一個人。 丁峰搖頭,卻更加緊張。

丁鷹撇了撇嘴,「二哥,和他啰嗦幹嘛,直接廢了就是,然後扔到竹林內,讓他嘗嘗萬蛇噬心之苦。」

丁建冷冷的看了一眼他這個三弟,讓丁鷹打了個冷戰,縮了縮脖子,退到了身後。

「丁峰,不得不佩服你的隱忍,可惜,你還不夠沉穩,要是你一直忍耐下去,等修鍊到人級圓滿,或者地級之境,那時再一鳴驚人,恐怕就真的讓你一飛衝天了,可惜、可惜了你這個人才!」丁建平靜的惋惜道,「你不死,很多人都睡不安穩!」

「所以,我給你一條活路,也就是你身後的青竹林!進去吧,若是能闖出來,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丁建最後說道。

丁峰眼中凶光大盛,「家族中,有很多想要殺我?」

「可以這麼說!」丁建點頭,沒有隱瞞。

「我自認,沒有惹任何人,為何你們都要殺我!」

這是丁峰疑惑的地方,據他所知,他那個便宜老爹雖行事張狂,可畢竟沒有殺害族中子弟,最多教訓一番罷了,至於這麼大的仇恨嗎?

「三叔太張狂,太霸道了,家族中很多長老都被他打過,也有很多資質不錯的族中子弟,被他廢了,當然,那些人罪有應得!可惜啊,三叔太目中無人,挑戰我父權威,三番五次的打壓,甚至連我舅舅都被他殺了!」

丁建眼睛一眯,殺氣騰空而起,「這些,還不足夠嗎?讓你成長起來,成為另外一個丁三海?」

「原來如此!」丁峰有些明白了,肯定是丁三爺看不慣族中某些長老的齷齪,某些子弟的惡劣行跡,才出手教訓,卻惹來很多人的嫉恨!

他們對付不了丁三爺,就對準了丁峰這一個兒子!

要是丁峰平平常常也就算了,可他表現出來的資質悟性,讓很多人想起了當年的丁三爺,心中忐忑難安,這才有了丁建明目張胆的出手。

親情,都是扯淡啊!

想通這些,丁峰不禁搖頭,「我父親還是不夠果斷啊,若換成我,至少也要殺一批,殺的他們膽寒,殺得他們天天噩夢連連,殺的他們再也不敢生出陰暗心思。」

丁建有些意外,卻也讚歎道,「不愧是三叔的兒子,心性狠辣,殺伐果斷,若是讓你成長起來,丁家很可能會一飛衝天,不過更可能的是被你埋葬!趕快進去吧,別逼我出手,否則,以我九重巔峰的實力,你沒有一絲機會!」

丁峰仰起頭,笑了,笑的很洒脫。

「丁家,好一個丁家,我記住了!」

說完這一句,他轉身而去,一頭扎進了青竹林內。 ?「二哥,竹林內雖有青竹毒蛇,可要不深入山谷深處,危險還是不大的。」丁鷹猶豫道,「既然這裡沒有外人,是難得的好機會,為什麼不直接將他滅了,一了百了!」

丁虎等人也疑惑不解。

「你是頭豬嗎?」丁健冷冷說道,「這裡是什麼地方?還沒有深入一百里,被家族絕對掌控的地方之一,若是在這裡動手,肯定會查到我們頭上,到時候爺爺暴怒起來,嘿嘿,你猜會有什麼結果?絕對比一頭豬好不了多少!」

丁鷹瞳孔一縮,不禁一個哆嗦,他可知道爺爺的無情。神情一動,他好似猜到了丁健的想法,說道:「二哥,是不是只要不親自動手就行了?借刀殺人,逼他踏入絕路?」

「還算有點腦子!」丁健點頭,說道,「走吧,咱們也進去,將他逼入山谷深處。只要進了山谷,那裡是毒蛇的地盤,想要怎麼做,還不是隨我們的心思!」

以丁健為首,追著丁峰的腳步,踏入了山谷內。

竹林內,丁峰前行的並不快。

刀光一閃,一條隱藏在竹葉間的蛇兒被斬殺。

專揀竹子稀疏的地方行走,可即使如此,依然有無數的毒蛇飛撲而來。

「丁健沒有直接動手,不是不能,而是不敢吧?」丁峰斬殺毒蛇的同時,心中猜測,「以我表現出來的資質悟性,絕對會得到最大程度的關注,哪怕丁健暫時打發了他那小隊的其它人,也不敢保證丁虎等人能夠保住秘密,更擔心不能殺掉我后抹去痕迹。這麼說來,他還是畏懼我那個無情的爺爺啊。」

「若我所猜不假,他就是逼我入絕境,畢竟,我被毒蛇妖獸殺死,比他親自動手的代價要小得多!或者,直接在山谷內動手,稍微布置一番,就可以嫁禍給青竹蛇。」丁峰冷冷一笑,「丁健啊丁健,你就慶幸吧,慶幸沒有直接動手,否則,我冒著被家族強者發現的危險,也要將你們統統滅了,到時候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不過現在嘛,我就陪你們好好的玩玩!」

丁峰眯著眼,目光銳利之極,不放過周圍任何一點動靜。要是一不小心被青竹蛇咬傷,那麻煩就大了,而這裡也不單單隻有青竹蛇這一種毒物。

「追上來了嗎?還真是要將我逼入山谷深處啊,嘿嘿,也正合我心意。」

丁峰不緊不慢的前行著。

不久,他來到了谷中中央,在這裡,有一個清澈的水潭,潭水從山谷深處的岩壁上流淌而來,滋潤谷內青竹。

「還真是……滲人啊!」看著水潭對面的青草藤蔓之中,密密麻麻,翻滾著的青蛇,哪怕是他,也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嘿嘿,正好給丁鷹他們來一場大餐!」

丁峰似模似樣的從懷中一摸,拿出了一個瓷瓶,「蛇厭粉,毒蛇不喜,聞之必退,正適合這裡!」

拔去木塞,將蛇厭粉灑在了身上。

手掌一翻,又出現了一個瓷瓶,裡面流淌著灰色的霧氣,翻滾如蛇,好似有了靈性,十分詭異。

丁峰倒背著雙手,看向了來路,笑道:「丁健,你們果然跟著,還真怕我逃得一命?」

「怎麼?不敢往裡面走了?」丁健等人從竹林中走出,「這裡還只是山谷正中,還沒有到深處呢!你的機會,就在山谷深處的岩壁,通過那裡,攀上山峰,你才有活命的機會!」

「那裡?」丁峰冷然道,「那裡可是毒蛇之海,岩壁之上到處都有蛇洞,你想讓我通過那裡到達岩壁上?嘿,丁健啊丁健,你要想殺我,還不如直接動手!」

「直接動手?」丁虎上前幾步,得意洋洋,又鄙視道,「那會髒了丁健隊長的手。你個小畜生,也有今天!哈哈哈,丁峰啊丁峰,趕快過去,那裡的毒蛇都在等著你呢,等著你過去為他們提供一個築巢的窩。我想想看,等你被毒殺了,他們鑽入你體內,產下一枚枚蛇卵,以五臟為食,以血脈為水,絕對可口美味又是絕佳的巢穴。」

「你好毒!」

丁峰想象到那一種場景,不禁一個哆嗦。

「嘿嘿!再毒也沒有毒蛇毒是不?至少我也沒將你斬去四肢,裝到一個罈子里,然後日日用毒蛇蠍子咬你,或者點天燈,這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

丁虎何止是心思陰暗啊,簡直歹徒無比,讓他身後的幾人都忍不住直哆嗦。

「你真毒!」

丁峰發抖,心寒無比。

「還不快去!」

丁健發話了,他氣勢高漲,化成無形的力量,逼迫而來。

丁峰哆嗦的更厲害了。

「賤種,還不去!」丁虎陰笑連連,準備看一場好戲,不自覺的又逼上前兩步,「放心,哥哥會將你的顱骨帶走,回去當夜壺。」

丁峰驚懼,雙腿都在發抖,可他忽然眸子一凝,化作一陣風,剎那間來到了丁虎面前,一把將他的脖子抓住,飛退到原來的位置。

這時,他哪還有膽怯的樣子。

丁鷹等人一愣,沒有反應過來,哪怕是丁健,都呆了呆,沒有及時出手。

「你說,你要殺了我?」丁峰抓住丁虎的脖子,高高的舉在空中,眯著眼睛問道,「你真想讓我嘗嘗萬蛇噬心之苦?」

「呃呃呃……!」丁虎滿臉漲紅,喉嚨里發出鴨子的叫聲,丁峰微微鬆手,他連忙咳了兩聲,色厲內燃的咆哮,「丁峰,你個小畜生,最好放了我,不然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讓你永遠的活著,豬狗不如的活著。」

「丁峰,放了他!」

丁健逼近兩步,他抽出了長劍。

「你們要殺我,還想讓我放了他?哈哈哈,太搞笑了吧!」丁峰仰天大笑,卻充滿了悲憤的味道,「我即使是死,殺一個也夠本了!丁健,你們給我退後,統統退後二十米,不然我現在就殺了他!」

手中一狠,丁虎就彈蹬了起來。

「別、別!」丁健一猶豫,看了看左右,無奈的後退。

丁峰略微滿意,看向了被抓著的丁虎,十分疑惑,「丁虎啊丁虎,我們到底有什麼天大的恩怨,你要三番五次的置我於死地?」

「難道你不知道?」丁虎緩過兩口氣,恨聲道,「當年,我父親被你那個死爹重創,傷了根本,修為再難寸進!他可是丁三海的親弟弟,爺爺的第四個兒子,卻被自己的親哥哥葬送了前途,在丁家失去了權勢,讓我也失去了大量的修鍊資源,否則我焉能才人級三重?該死的丁三海,葬送了我父親的前途,也埋葬了我的前途,我不殺你,連老天都看不過去!」

他咬牙切齒,恨意滔天!

「就因為這?」

丁峰搖頭,心中嘆息:死鬼老爹啊,當年,你到底惹了多少禍事,讓我這個便宜兒子給你頂罪?嘿嘿,也幸虧我穿越而來,不然,前身定會遭受無盡的屈辱!

眼光一凝,丁峰冷冷笑道:「想折磨我,那我就先讓你嘗盡痛苦的滋味!」

新書不易,求收藏推薦!

「二哥,竹林內雖有青竹毒蛇,可要不深入山谷深處,危險還是不大的。」丁鷹猶豫道,「既然這裡沒有外人,是難得的好機會,為什麼不直接將他滅了,一了百了!」

丁虎等人也疑惑不解。

「你是頭豬嗎?」丁健冷冷說道,「這裡是什麼地方?還沒有深入一百里,被家族絕對掌控的地方之一,若是在這裡動手,肯定會查到我們頭上,到時候爺爺暴怒起來,嘿嘿,你猜會有什麼結果?絕對比一頭豬好不了多少!」

丁鷹瞳孔一縮,不禁一個哆嗦,他可知道爺爺的無情。神情一動,他好似猜到了丁健的想法,說道:「二哥,是不是只要不親自動手就行了?借刀殺人,逼他踏入絕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