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不是這樣……我看著你每次巨大希望之後就是絕望,比希望還要巨大的絕望,我不想看到你這麼難受,否則,若我不是萬分確認自己是君無邪,我是不會承認這件事!」


南宮凌宇靜靜的說道。

歐陽紫玥眼中蓄滿淚,卻忍不住笑了,這舉動讓她覺得自己就像個瘋子,沒錯,她一定是瘋了,「所以……你現在確定自己是君無邪了?」

胸腔中的喜悅滿的就要溢出來,沒有人能夠阻擋!

沒有人能夠阻擋接下來的一切!

看著南宮凌宇點頭,她驟然蹲下身子,親吻住了他,雖然這有點褻/童的嫌疑。

但是這個吻,是久違的,是她夢裡的,是獨屬於他們二人的。

沒有慾望的交雜,單單隻是思念的彙集……單單隻是喜悅的充盈!

她終於找到他了……終於……

南宮凌宇,不,應該是君無邪此刻也享受著這一吻,久別重逢后的一吻。

兩人額頭相抵著,歐陽紫玥真是哭笑不得,「所以我現在要開始正太養成,然後再等十幾年,等你長大成人,我才能吃了你?」

君無邪的笑容一絲不苟,「我這一世轉世為魔,魔和人族可不同,人族十幾年就可以長大成人,但是魔族是看情況,或許百年,或許千年……」

歐陽紫玥的臉瞬間綠了。

「當然,也看我心情……」

歐陽紫玥的臉更加綠了,「君無邪,你什麼意思?你也不想吃了我嗎?」

君無邪笑,「怎麼不想,等到我找回記憶之後,無時無刻都在想念你的味道,可是現在不行……」 君無邪笑,「怎麼不想,等到我找回記憶之後,無時無刻都在想念你的味道,可是現在不行……」

歐陽紫玥的臉立刻變得陰鬱起來。

就在這時,房間內突然發出一聲慘叫,引得歐陽紫玥和君無邪皆飛快的跑進房間里,因為那叫聲分明是源自小甜心的!

一進房間,小甜心居然不見了,可見那人速度之快!

房頂上突然響起窸窸窣窣的聲音,歐陽紫玥和君無邪相視一眼,「追!」

兩人一前一後,飛快的跑上房頂,君無邪要快一些,不一會兒就近乎要追上那人!

看背影,歐陽紫玥就認出了這是誰……居然是這座宅子的主人,他一回頭,粗壯的胳膊緊緊的勒住小甜心的脖子,勒的她幾乎喘不上氣來,無辜的撲騰著雙手!

而一雙眼睛則是變成了血紅色的,歐陽紫玥驚呼,「我認出你了,你就是那天襲擊小甜心的怪物!」

可是他似乎聽不到歐陽紫玥的話,只緊緊的抱著小甜心,口中不停的喊著,「她是我的……她是我的……」

那偏執的樣子甚是嚇人。

南宮凌宇手法極快,身形如同凌波微步,然後迅速的就上前去奪!

那人紅色的眼眸一閃,瞬間腳下的紅瓦都變成了一片紅色的血水,猶如海水一樣漫無邊際,君無邪直接跌落下去!

歐陽紫玥想也沒想,也隨著他一起跌落下去!

她試圖去拉他的手,兩人好不容易才相遇,她不能就這麼再度跟他分開,是生是死,天上人間,她都要跟他一起……

但老天爺就像是在跟他們開玩笑,兩人的手每次差點就要接觸到,就又被一陣巨浪給打開!

緊跟著,歐陽紫玥頓覺得呼吸一窒,居然是一股強勁的漩渦襲來,直接將她卷進深淵之中……

黑暗……混沌,意識都開始遊離,但迷迷糊糊有人拽住了她的手,單單隻是從手就可以感覺到這是君無邪的手!

兩人的感覺,已經惺惺相惜……

一觸到他的手,歐陽紫玥就忍不住滿足的睡過去……

————————————————————————————————————

「玥兒……玥兒……」熟悉的聲音將她喚醒,她一睜開眼,映入眼帘的就是南宮凌宇,不,是君無邪的臉。

他望著她,眼裡撐滿了擔憂,那是她熟悉的神情。

https://tw.95zongcai.com/zc/56546/ 「你還好吧?」

她緩緩坐了起來,除了覺得有點體力不支,其他並無大礙,「我還好,這裡是哪裡?」

她環顧四周,終於不再是漫無邊際的血水了,但是眼前的世界都是紅色的,觸目所及的是紅色的牆壁,頭頂有一個空洞,不知道通向何方……

「這似乎是一隻巨大蠱蟲的身體里。」

歐陽紫玥皺了皺眉,「你的意思是我們被吞進來了?」

君無邪點頭,「眼下,我們只能儘快突破這裡,然後去找小甜心。」

「可是如何出去?」歐陽紫玥看著那頭頂的空洞,這應該就是這蠱蟲的食道,順著食道往上爬,就可以出去么? 「可是如何出去?」歐陽紫玥看著那頭頂的空洞,這應該就是這蠱蟲的食道,順著食道往上爬,就可以出去么?

她嘗試著將手放在那肉壁上,爬了三步,滑了三步……

這麼滑溜溜的,這可怎麼爬上去啊……

不過眼下,她更擔心小甜心的安危,小甜心在那個壞人的手裡,多待一分鐘,便多一分鐘的危險!

她正火急火燎的,就忍不住用了火系的靈識,熨燙在這肉壁上……

滋滋滋……的聲音響起,結果她們所處的空間開始如同地震,轟隆隆的,腳下的****突然彈起,直接將歐陽紫玥頂了上去!

「啊——」歐陽紫玥一聲尖叫,被彈至半空,然後又摔到肉壁上,然後又再度彈起!

這****簡直有如一個蹦蹦床,她就在上面彈上彈下,永遠也停不下來……

直到君無邪拉住了她,那該死的彈跳才停下來,她已經是頭暈眼花,就差吐了!

不過……

等她緩過神來,她打了個響指,指著這****,「有了,我們可以靠這個辦法出去!」

根據她原來所學的物理,彈力勢能轉化為機械能,只要她下陷的高度夠高,這樣就可以全部轉化成彈跳起來的高度,讓她飛出去!

不過,這是極其難以掌握的,跟在遊樂園裡玩那些器械可不同,那有安全帶,而這完全靠自己的一種感覺!

並且也不知道這出去之後究竟會是什麼,萬一是什麼懸崖,那又是直接被摔個粉身碎骨了!

君無邪彷彿看出了她的擔憂,拉著她的手,「我先來……」

她不放開他的手,「不,這次我說什麼也不會放開你的手,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君無邪笑了,點頭,「好!」

兩人手牽著手,努力將靈識全都加註在腳上,下陷,下陷,不斷下陷……

然後到了某個程度,兩人同時睜眼,直接被彈飛出去……

這樣的高度,很容易將兩人拆散,但兩人的手一直握的緊緊的,始終沒有分開……

終於看到了一絲絲光亮,儘管是微弱的,但也很讓歐陽紫玥滿足了,因為這意味著他們即將逃出來,很快就能收穫自由了……

真的還算不錯,最後穩穩的落入了清泓之中……

歐陽紫玥的水性不太好,在水下,君無邪跟她渡氣,然後才緩緩將她帶了上來!

——————————————————————————————————————

兩人躺在鵝卵石上,雖然背後烙的很疼,但是已經筋疲力竭,躺著氣喘吁吁!

好半天,緩過勁來,環顧四周,這才發現剛才她們居然是從一口井裡冒出來的,原來那口井竟是一隻蠱蟲的食道!

眼下,尚還不知道小甜心的下落,歐陽紫玥看向君無邪,「你有什麼辦法?」

君無邪思忖片刻,「如果說這人擅用蠱蟲,那麼我知道蠱蟲的飼料,他們以魂為飼,多半喜歡****的地方,或許墳地可以找到他們的蹤跡!」 君無邪思忖片刻,「如果說這人擅用蠱蟲,那麼我知道蠱蟲的飼料,他們以魂為飼,多半喜歡****的地方,或許墳地可以找到他們的蹤跡!」

在一番詢問之下,兩人來到了如畫城最大的墳地,如畫城的墳地果真都和別的地方不一樣……

墓碑上不是刻著字,而是掛著各自的畫像,栩栩如生,被那些畫像瞪著更有種恐怖的感覺!

那些畫上還題了字,分別有名字。

一陣陣陰風吹來,又是在夜露深重的網上,愈發多了一種詭異的味道。

歐陽紫玥本來是很怕這種東西,但是……有了君無邪在身邊,她便一點都不怕了……

兩人就躲在樹后,靜靜的守株待兔。

冷不丁的,歐陽紫玥突然覺得有人在拽她的手,她看了君無邪一眼,君無邪面無表情。

過了一會兒那隻手又來了,歐陽紫玥又看了君無邪一眼,突然心裡有點毛毛的,「剛才是你在抓我的手嗎?」

「不是啊……」君無邪茫然道。

歐陽紫玥煞是就炸毛了!然後一回頭,果然看到了一隻手,不過那是一隻斷手,沒有主人的……

還可以清晰的看到血肉的斷面,煞是恐怖!

歐陽紫玥想也沒想就揮劍去砍,可是那隻手因為體積較小,十分的靈活,左閃右避的,輕鬆就躲開了她的攻擊!

十分得瑟的又再度沖向她,三下五除二,就掐住了她的脖子,歐陽紫玥被掐的白眼直翻的,尤其這隻手又帶著強烈的屍體腐蝕之氣,所以愈發的令人作嘔!

不過還好……君無邪一劍揮來,直接將這隻手給砍斷了!

歐陽紫玥這才鬆了一口氣,心有餘悸的摸著自己的脖子,然而一切還沒完,她一回頭,看到那隻被君無邪砍斷的手居然又滿血復活,朝著她追來!

「怎麼會這樣,這麼沒完沒了的……」

君無邪皺了皺眉,「我之前有聽過一種傳說,在如畫城,人的魂魄都是附著在畫里,所以若是你把象徵著它的畫收了,它的魂魄就會被定住,再也無法動彈……」

歐陽紫玥欲哭無淚的看著這幾乎可以堪比大海的墓地,這麼多墳,眼前就只有一隻手,她從何判斷究竟是哪一塊墓地的手呢!

既然找不到,索性用最簡單的辦法去解決最複雜的問題!

她沿路跑著,躲避著那隻手,將所經之處的畫像全都收了。

不知道跑了多久,那隻手也是跑得極快,眼看著又要追上她了,「啪——」歐陽紫玥又收了一幅畫,這隻手才停了下來,變得毫無生氣……

膚色也變成了青灰。

歐陽紫玥這才鬆了一口氣,但是這一口氣還沒舒完,又看到南宮凌宇那邊居然立起了數十具死屍,她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將這邊剩下的幾十副畫像全給卷了起來!

這才解決掉了剩下的這些死屍……

兩人又重新回到樹下,歐陽紫玥是氣喘吁吁,才沒休息一會兒,突然看到一根鮮紅的舌頭冒了出來,直接將一個畫軸給捲走! 兩人又重新回到樹下,歐陽紫玥是氣喘吁吁,才沒休息一會兒,突然看到一根鮮紅的舌頭冒了出來,直接將一個畫軸給捲走!

歐陽紫玥還以為又得去收畫像,正準備出去,但君無邪卻拉住了她,「你看——」

結果歐陽紫玥看到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從樹后冒了出來,他一手牢牢的抱著小甜心,就像抱著一個心愛的娃娃,不放手……

而小甜心的臉已經跟這些死屍沒有任何差別了,唇是白色的,面容是青灰的……氣息遊離,豐腴的面龐現在卻瘦的像乾屍一樣!

「小甜心……」歐陽紫玥看到她變成這個樣子,又急又心痛,忍不住叫出聲來,卻是打草驚蛇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