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用擔心,一切有我!」


莫宇辰見到池大鵬與杜小蘭兩人很是擔憂,出聲安慰一番。

他知道,昨天蘇雨煙來找他們的本意是來求助,只是沒好意思開口罷了。

所以,莫宇辰思前想後,決定給他來個將計就計,先探一探究竟再說。

左右八名鎧甲修士,將莫宇辰他們一行人包圍在其中,緊緊地盯著他們。

一路上,張慕白與蛟炎兩人的拳頭幾乎都沒松過,眼中的怒火無比的旺盛,但是他們卻沒有廢話半句,只是安靜地跟在莫宇辰身後。

對於他們來說,莫宇辰就是天,他們知道自己的大哥從來就不是一個會服軟的人。

他今天這麼做,肯定是有他的道理。

所以,張慕白與蛟炎兩人都在等待著莫宇辰的指示。

公主府的位置處於帝城那個倉木巨樹的周邊,佔地極其遼闊,整個建築比最為頂級的王府還要氣派十倍、百倍。

很快,當莫宇辰被鎧甲修士押解到此處時,已經是深夜時分。

只見此刻的虛空中,一輪明月當空高懸,皎潔的月光灑遍大地,將整座公主府映射聖潔無比。

「走,愣在那裡幹什麼!」

領頭的修士回過頭,朝著莫宇辰暴喝一聲。

現在來到了公主府,他也變得更加的有恃無恐了。

畢竟,這裡是他的地盤,莫宇辰他身後的實力即便再強,也不可能那他怎麼樣,這是領頭修士的心理想法。

「嘭!」

莫宇辰背負著雙手,朝前方走了三步,毫無徵兆地一巴掌揮出,剛猛的掌印,瞬間爆發出恐怖的威勢,將那個領頭修士一巴掌扇飛。

「噗哧!~」

領頭修士在半空中噴出一口鮮血,最後重重地落在地面上,暈死了過去。

咕嚕!

公主府門口的護衛見狀,一個個都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

就連從如意樓押解他們到這裡的那八個修士也是如此,徹底蒙了。

他們自從效命公主府之後,從來就沒有見過有如此膽大的狂徒,竟然敢在這裡動手。

「哈哈……我就說嘛,大哥他這輩子就不知道忍讓這兩個字怎麼寫。」

張慕白見狀,猖狂地大笑起來,直接動手,一記掃腿將他周邊的那四名修士掃暈。

「哼……老子讓你們裝逼!」

蛟炎冷哼一聲,陡然出手,將剩下的四人擊飛。

他跟張慕白兩人一路上已經忍夠了。

現在剛見到莫宇辰動手,他們也毫不猶豫地出手。

反正有莫宇辰在,就算是天塌下來,這兩人也無所畏懼。

「放肆!」

「竟敢打公主府的修士,找死!」

此時,看守大門的那十幾個護衛暴喝一聲,紛紛亮出手中的兵器,朝著莫宇辰他們三兄弟殺來。

「轟隆!」

莫宇辰冷眼掃視了一拳,周身的氣勢暴漲,恐怖的氣息直接他身上擴散而出,將那十幾個護衛震散出去。

這些護衛,本身的修為也搞不到哪裡去,只有出竅境五重而已,根本就不是莫宇辰的一招之敵,兩者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走,進去看看這倉木小公主是不是有四條胳膊八條腿!」

莫宇辰解決完府外的侍衛,頭也不回地朝著府中走去。

張慕白和蛟炎兩人快步跟上,沒有半分地猶豫。

公主府中,非常的寬廣,即便是在黑夜中,也是被一盞盞明燈照亮得如同白晝

此時,映入他們眼帘的是府中的大型花園裡,有一群婀娜多姿的婢女正在扭動著,笑著連連好不熱鬧。

「這小公主看來也不是什麼好人啊。」

「身為一個公主,竟然要這麼舞姬給她一人跳舞,排場可真夠大的。」

張慕白不滿極其嘟囔一聲。

「哼,這小公主看起來並沒有將我們當做一回事啊!」

張慕白也是冷聲喝道。

「走,我們去會會她!」

莫宇辰聞言,立即朝著花園的所在挺進。

一路上,他們幾人發現,這偌大的公主府,竟然連一個護衛都沒有,就像剛剛門外那十幾名武者就是公主府全部安保一樣。

豪門狡妻 很明顯,這個倉木小公主對自己的安全有著很高的自信。

不過,走向花園地期間,莫宇辰倒是遇見不少服務員。

但是,當他們見到莫宇辰的時候,幾乎都視而不見,兩眼直勾勾地朝著前方走去,彷彿就像是遇見空氣一般。

莫宇辰能猜得出來,他們跟定以為莫宇辰是他們小公主請來的客人。

所以,他們並不會驚訝,自顧著自己干好活。

「莫公子,怎麼說。」

「你今天一共打傷我二十三個夥計。」

「先喝個二十三杯再說吧!」

果不其然,當莫宇辰他們踏入花園的第一步,旁邊有個孩子卻朝他笑了。

…… 莫宇辰聞言,嘴角微微上揚,極其洒脫地接過旁邊侍女遞過來的酒,一口乾掉。

那男子見狀,微微一笑,罷手讓身邊按摩的侍女退下。

莫宇辰仔細打量花園內的布局,發現這裡特別的大,到處都是樓台亭榭,許多珍稀名貴的花木,在院子中隨處可見。

「大哥,不遠處有很多高手走來!」

蛟炎伏在莫宇辰的耳邊,小聲地說道。

「這些人該不會是來干我們的吧!」

張慕白也發現了那些人的存在,有些緊張地說道。

剛進來不久,他們就發現那群人從這邊走來,其中還不缺實力強橫的人,這的確很容易讓人產生遐想。

特別還是他們剛剛在公主府門口打完人。

莫宇辰瞳孔一縮,盯著遠處緩緩靠近地武者,小聲說道:「放心吧,你見過打架的人會慢吞吞地走來嗎?」

「按我看來,今天應該是那什麼小公主宴請的那些參加群雄逐鹿盛宴的年輕才俊。」

張慕白與蛟炎兩人聞言,內心瞬間瞭然。

很快,他們開始在四周圍打量起來,既然今天是倉木帝域小公主宴請參加盛會的天才,那麼這些人在未來就是對手。

所以,他們要多加了解一番,這樣才會更有把握。

「嗯?那個不是小郡王凌正陽嗎?」

猛然間,蛟炎眼眸一凝,小聲地說道。

「喏,柳相跟洪無敵在那邊!」

旁邊的張慕白一聽,下巴微微一揚,臉上露出了戲謔地笑意。

此時,莫宇辰也發現了江南郡城的眾位天才強者。

特別是凌正陽那小子,竟然站在人群的中央佩佩而談,臉上掛著得意之色。

「嗖!」

忽然,就在眾人談天說地的時候,一道冷厲的氣息降臨,落在花園中間,將眾人的眼光都吸引了過去。

「你們看,那個就是倉木帝城的六少之中,排行第二的馮武林。」

「不是吧……公主殿下竟然將他請過來參加宴會。」

……

周圍眾人聞言,全都震撼的看著馮武林。

就連莫宇辰也不例外,他側過臉望了過去。

只見此時的馮武林滿頭彎曲的頭髮,顯得特別標新立異,上半身也沒穿衣服,只是綁著幾條帶子而已,給人一種充滿爆炸性的狂野。

「這個是高手。」

莫宇辰身後的兩個兄弟,語氣凝重地說道。

「沒錯,他的確很強,幾乎已經能夠與渡劫境六重的巔峰強者比擬了。」

少年聞言,淡淡地點了點頭,由衷地讚歎一聲。

擁有如此實力的天才,在倉木帝域這一屆的群雄逐鹿盛會中,肯定能拿到不俗的成績。

這馮武林,絕對是一名當之無愧的絕世天才。

以前,莫宇辰記得在江南郡城的時候,凌正陽就曾經告訴過他,來到倉木帝城之後,有六個年輕天才要特別關注一下。

這六個人分別就是馮武林、倉木有德、倉木娜蘭、郝亮、南宮雅凝、許瀚海,號稱是帝城六少。

其中,倉木有德與倉木娜蘭是倉木帝君的子嗣。

所以,他們兩人都有另外的稱號,被人稱之為帝子與小公主。

當然了,另外四人的身份背景也差不到哪裡去,他們所在的家族都是帝城數一數二的大勢力,並不比蘭家差多少。

不過,就算是這些人再強,最多也就只能讓莫宇辰多加了解一下而已。

畢竟以他如今的實力,也就祝英德還能當他的對手而已。

馮武林的出現,惹得在場眾人激動無比。

他的身材壯碩,不用說話,只要往哪裡一站,就已經是人群的焦點。

雖然說,馮武林的年紀不大,但是他在二十歲那年,已經被倉木帝君賞識,封為長平候。

在倉木帝域,他不管是實力還是地位,都在年輕一代中達到了巔峰。

即便是倉木家的年輕人,也不敢說去輕易招惹這樣的一位大拿。

花園中,不管是女武修還是歌姬,當她們被馮武林的眼神掃過時,一個個都滿臉羞紅地低下了頭。

「嘖嘖嘖,這小子真是鶴立雞群啊!」

張慕白見到這一幕,搖頭晃腦地說道。

可是,他的話剛落下,莫宇辰與蛟炎那冰冷的眼神立即投了過來。

「你們幹嘛這麼看著我!」

張慕白被他們兩人看得渾身的雞皮疙瘩直冒。

蛟炎聞聲,直接一巴掌掃了過去,怒聲罵道:「鶴立雞群?」

「你才是雞,你全家都是雞!」

「媽蛋,沒文化就老老實實地說話,別嘰嘰歪歪咬文嚼字的。」

……

莫宇辰沒有跟他們一起胡鬧,而是安靜地站在一旁,聽著別人的交談,用心記下對自己有用的信息。

原來,剛剛說話的男子就是倉木有德,跟倉木娜蘭兩人是屬於同胞兄妹。

不過可惜的是,他們的母親地位並不高,所以倉木有德在諸多帝子中,屬於那種不爭不搶的人。

然而,他這種性格本來對於另外那些帝子最沒有威脅。

可是,壞就壞在他跟他妹妹兩人竟然是倉木皇族年輕一輩中,最為天才的兩人。

所以,他們兄妹兩人也深受倉木帝君的疼愛,成為了另外那些兄弟的眼中釘。

而倉木娜蘭與倉木有德不同,她在帝城中幾乎是無人敢招惹的對象,這全都是因為她從小就被倉木帝君寵壞的後果。

而且,她本身的天賦修為又高,位列帝城的六少之一,因此她的性格跟她哥哥相反,特別的刁鑽難伺候。

「看來,這個倉木娜蘭並不好惹啊。」

「不過,她用在別人身上的那一套,對我來說可不好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