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能怪班長,是我的原因,我出去的時候就覺得人數好像有些不對勁兒,但是沒有及時發現並提醒。」程峰也開口了。


「還有我,我就住在土根隔壁,早上起來的時候忘記叫他了,是我的責任。」鐵山也搶著攬責任。

「……」耶律飛雖然沒有說話,但是他的臉上分明就寫著「還有我,要罰就罰我!」 愛情保衛戰 這五個大字。

「算我一個。」風雨沒有多說什麼,很簡單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五個人集體認錯,讓王土根頓時就慌了。

「哦,這樣子啊,所以你們差點遲到是這些原因?特地回去接同學的對不對?因此才會讓時間太晚,最後不得不坐雲是吧?」

「是的!」

這次又是鐵山搶著回答,洛遠已經為他們吸引了很多火力了,不能都讓他一個人挨罵啊!

「哦,那你們之前為什麼不認真點?一共就6個男生!用手指頭就可以數清楚的存在,這種情況下有一個人沒出來,你們居然會沒有發現?鏢師最重要的的能力之一,就是要有敏銳的觀察力,以你們現在的狀態,如果去押鏢,被人偷襲了都反應不過來!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對不起老師,都是俺不好,俺拖累了大家,都是俺的錯!」

這邊洛遠還沒有說話,那邊的王土根突然就跪下了:

「大哥,還有各位兄弟,你們怎麼都搶著認錯?這,這讓俺很內疚。老師,早上就是俺睡過頭了而已,有什麼問題全怪俺,和他們沒有關係的,你要罰,那就罰俺吧!只要別趕俺走,罰什麼都行!」

王土根一邊說還一邊手忙腳亂地比劃著準備解釋,甚至都要磕頭了,看上去是真得慌張到了極點。

「土根,快起來!」

洛遠等人當然不可能看著他磕頭,哪怕是面對著老師也不行。

所以,他和風雨兩個人一左一右,把正準備磕頭的他拉了起來。

「老師,我們是一個整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今天是我們錯了,不管您罰什麼,我們都毫無怨言!」

洛遠看著麥克風,非常鄭重地說。

「呵呵,倒挺有骨氣,既然這樣,那現在每個人不許用天賦,給我繞著這個大校場先跑二十圈!」

天英的大校場很大,一圈是一千兩百米的那種,二十圈,那就是24千米,不用天賦能力的話,這對於實力普遍在三星左右的天英新生們來說,也是很大的挑戰呢!

「是!」

不過,六個少年顯然沒有考慮太多,咬咬牙,他們直接就跑了出去!

哪怕是王土根這個實力嚴重拖後腿的,也緊跟著五個大哥往前沖!

「唉,男生啊,就是這麼冒失。」

四個女孩子看著衝出去的六個男生,一時間不知道該說啥。

「你們還在這裡幹什麼?」

麥克風先是看著六個男人離去的背影,微不可察地點了點頭,然後又看著四個還站在原地不動的女生,他硬生生地開口。

「老師,我們可是一早就過來的,應該不用受罰吧?」

黛安娜笑眯眯的,九命貓妖這個天賦有一個作用就是增加她的智力,所以今天女生們沒有遲到多虧了她早起。

「嗯,你們是沒有遲到,但是,剛才洛遠說的話你們沒有聽到么?你們是一個整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現在你們班的男生們正在受罰,你們好意思就站在這邊看?」

麥克風很嚴肅,顯然對於女生們的表現不滿意。

「可是……」

黛安娜還想說什麼,但是身邊一個紅色的身影已經跑出去了。

「姐夫,等等我!」

而緊接著,程雯也往自己哥哥那邊跑,就連一直沉默的冷寧也在看了自己兩眼之後跑了出去。

「你的同學們都跑出去了,你還要繼續待著么?」

對於其他人的舉動,麥克風還算是比較滿意,所以這個時候他和黛安娜說話就有一種調侃的感覺。

「唉……一群笨蛋!」

黛安娜也跑出去了,她本來也不是那種喜歡搞特殊的人,只不過剛才她實在覺得男生們有點太蠢了,這才說了一句。

不過,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這個班長說的話,還挺有意思的嘛…… 「呼哧,呼哧……」

繞場二十圈!

這對於大部分天英新生來說,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畢竟在不能動用天賦的情況下,大部分新生的身體素質並不都是特彆強。

想想洛遠在系統的幫助下,體質和力量都還還沒有達到D級,那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

而且一圈足足1.2公里啊,是洛遠印象中正常操場的三倍,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二十圈跑下來的話幾乎就是半個馬拉鬆了。

這不,才跑了七,八圈,實際最差的王土根已經有些撐不住不了,嘴裡「呼哧呼哧」地喘氣。

「土根撐住!」

跟在王土根附近的洛遠及時託了他一下,讓他稍微喘口氣,這種距離一個三星的人都很難撐下來,更不要說王土根才一星的實力。

「俺……俺可以的,大哥你先……跑!」王土根喘著粗氣,但是他靠著洛遠幾秒之後就再次拉開距離,同時示意洛遠自己先走,他自己可以的。

「好,撐不住了就說,背我們也要把你背過去!」

洛遠雖然有些不忍,但是他從王土根的眼神里看見了一種堅決,所以,他點了點頭,然後主動離開。

「小鏢,有沒有能幫助他的東西?」

洛遠自己跑其實沒有太大的難度,因為他速度快,雖然體力有些不足(太長時間的跑動洛遠不行),但是如果全速跑起來,他是完全可以在體力告急之間跑完24公里的。

不過看王土根已經很累了,他內心還是決定幫他一把。

「宿主,有是有,但我不建議你這麼做,畢竟這種鍛煉可以最大程度地壓迫人的潛力,提高人的極限,你幫他那無疑就是害他!」

小鏢義正言辭地拒絕了洛遠的提議,而且說出來的理由讓洛遠沒有辦法反駁。

「確實是這樣,你說的對,是我考慮不周。」

洛遠在心中道歉,確實不能讓自己偷偷幫助啊,是自己一時間關心則亂了。

難得小鏢有這麼清醒的頭腦,真得感謝它啊。

「不用謝我,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你這個傢伙雖然那天完成了任務,但是現在你的落款還是欠錢狀態,因此我也不想再讓你繼續欠下去,什麼時候把錢還清,什麼時候再來吧。」

「……」

小鏢,你如果不隨時隨地談錢的話,我們還是好朋友。

「快點快點!你們是年輕人么?門口買菜的大娘都比你們跑得快!」

麥克風老師不知道從哪裡搬出一張躺椅,然後很悠閑地翹著二郎腿,眯著眼睛看著這班人跑步,還是不是出言嘲諷兩下。

而且這傢伙如果單純就是喊喊那就算了,TMD還動用天賦喊,搞得全學院的人都知道了。

有早起的其他學員看到大校場的場景,老學員都對操場上的人表示同情。

唉,居然被麥老師盯上,你們也是夠倒霉的啊。

而且,看這些人,這不是睡老師的班級么?怎麼睡老師自己不出來做這個下馬威,而讓好基友麥老師幫助他呢?

「老大,好像咱們被人圍觀了。」

程峰作為一個近戰天賦的擁有者,他的身體素質很不錯,跑步對他來說壓力還是比較小的。

來自邊疆的岩山和耶律飛也是一樣,他們的身體素質也很好,邊疆艱苦的自然環境給了他們很充足的鍛煉,所以他們的體能跑完這段距離也沒有太大的問題。

唯一有點小問題的是風雨,等價少爺雖然也是很不錯的斥候,但是純體力上,和這四個人還是差了一點。

但是,他自保沒有任何問題,比連堅持下來都困難的王土根同學好太多了。

女生那邊,四個女孩子除了程雯已經有些面色發白(畢竟不能指望輔助身體強),其他人雖然也是滿頭大汗,但是好歹還能繼續。

「這樣子跑下去不行,他們兩個堅持不住的,到時候在這麼多人面前就不好看了。」

洛遠看出來了隊伍的隱患,然後小聲地和其他三個人交談了一下,得到其他人的同意之後,他開始變陣了。

十個人被他快速分成了兩隊,分別由岩山和耶律飛兩個體力狂人帶隊,王土根和程雯是各自的第二個,然後洛遠和程峰在各自的隊尾。

兩個隊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非常近,而且兩隻隊伍也考得很近,遠遠看上去就像兩列小火車並排行駛一樣。

用有體力有速度的人當排頭領跑,強勢破開空氣的阻力,在身後形成一個小小的無阻力地帶。

這樣子可以讓緊跟在他身後的那一個人相對輕鬆一點,基本上會有一種不用太使勁兒就能被人帶著走的感覺,這麼連接下去,就像是火車頭帶著車廂跑一樣。

從目前的情況看,只有這個辦法,可以讓他們全體都完成這個懲罰,畢竟兩個體力弱的,等於被人帶著跑。

程雯和王土根的臉色明顯就好多了,這麼被人拖著跑了幾圈之後,他們明顯恢復了一點兒力氣。

不過這種戰術,對排頭那個人的消耗是巨大的,等於他得一個人拖著身後四個人跑,三四圈下來,哪怕岩山和耶律飛再厲害,也得喘粗氣了。

「老山老飛下來,老峰和我上!」

洛遠自然不會讓他們兩個累死,所以很快就和程峰上去把這兩人換了下來,讓他們退到隊尾休息。

「我靠,排頭領跑很累啊。」

不當排頭不知道,一當嚇一跳,身後傳來了非常大的拉力,要用上更多的力氣才能保證隊伍的正常前進。

難怪以那兩人的體力,跑幾圈就不行了。

「我們輪流來,三圈一換,跑到結束。」

洛遠快速估計了一下體能的消耗,還有差不多八九圈,三圈一輪換是最好的,可以保證大家都能完成。

「土根,還行不行,不行我們背你!」

「呼哧…俺…呼哧……還,呼哧……撐得住,俺…呼哧……還…能…跑!跑!」

雖然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但是王土根這個時候卻格外的頑強,他死死跟在洛遠身後,用盡全身的力量邁動自己的腿,哪怕兩條腿越來越重,越來越不聽使喚,他也在努力地往前邁,往前邁……

王土根,大家都在幫助你,你今天只要跑不死,就給我跑下去!

「千秋班所有人,還有最後兩圈,都打起精神來!我們,要一起跑到最後!」

「噢!」

洛遠最後一次交接換班,他依然在不停地給大伙兒鼓勁兒。

這是他們全班第一次受罰,也是這些人第一次排成這種隊形跑步。

相互扶持,相互鼓勵,而且彼此激發出自己更大的能量,洛遠,用最正確的方式,成功帶動了所有人。

鏢師這條路,他們才剛剛起步,未來,還要繼續跑下去。 「加油!最後二十米!」

排成火車隊列相互拉扯前進,終於是讓洛遠他們挺住了這次懲罰,馬上就可以結束了。

但是,雖然有陣型加成,他們當中累的人也確實累得不行了。

「堅持住,最後十米!」

洛遠不停地給全隊打氣兒,鼓勵大伙兒堅持住。

當最後一個人邁過終點線之後,他們全體都鬆了一口氣。

至尊醫妃:王爺,劫個色 終於,完成了這個看起根本不可能的任務啊!

女生四個人跑完之後,個個臉色都不太好看,胸脯急速起伏,特別是身為醫療輔助的程雯,那臉色白得讓人發慌,好在她自己用最後的體力給自己稍微恢復了一下,這才沒有暈過去。

女生這麼慘,男生也沒有好到哪兒去。因為隊形的問題,所以四個體力好的男生現在也是精疲力盡,雙手撐著膝蓋大喘氣,額頭上的汗珠匯成了小溪,在身體上流淌,同時更有豆大的漢珠從發梢和鬢角不停地往下滴。

體力最差的王土根,一衝過終點線之後,就已經不行了,直接就暈在了他身後風雨的懷裡。

這一下,差點就把同樣精疲力盡的風雨給給帶倒了。

「土根?土根?醒醒!」

還好風少爺身手不凡,及時問住了自己,其他同學也是趕緊上來觀察他的情況。

「沒事,就是脫力了暈過去而已。」

程雯作為醫療專家,雖然現在累得連動用絕對治癒的能力都沒有了,但是她的眼力還在,稍微檢查了一下之後,她的話讓大伙兒都送了一口氣。

沒事就行,就怕出事兒。

「不錯,你們能堅持下來很不錯了。」

麥克風從躺椅上起來,然後慢悠悠地來到他們十個人面前。

「老師,你剛才的眼神很不友好,是不是在鄙視我們啊?」

黛安娜可能是全班智商最高的了,都說胸那啥無腦,但是在黛安娜身上完全就體現不出來,她胸前的宏偉可以讓太多女性都感覺自卑。

誰說胸那啥就無腦,黛安娜明明就很聰明好么!

「很聰明,但是太聰明的孩子,一般都活不長。」

麥克風半肯定半諷刺,然後有些居高臨下地掃視了他們一眼,充滿嘲諷地說:

「看看你們這狼狽的模樣,你們覺得我會表揚你們嗎?不,我只會批評你們!」

「這不過只是一次最基本的體能測試,結果呢?你們居然這麼狼狽,真給你們睡千秋老師丟臉!就你們現在這種狀態,一周后怎麼在導師分班戰里,為自己的班級爭得更好的名次?」

「導師分班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