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行!」


「不,我不能離開她!」說著峰海想要衝進空間門。

霎那間,那先生氣勢湧出,峰海竟然不自覺地跪伏在地上。

「違逆本家,就是死罪!」

峰海急了,他哭著大聲嘶吼地問:「那我什麼時候能見她?」

「你的實力暫時還沒法保護她,等你成為白帝以後,我自然會找你。」那先生淡淡的道,一步跨入空間門中。

「記住,這孩子十五歲前不要修鍊,更不要讓他打架,不然會很麻煩。」空中迴響著那先生的聲音。

「葉婉兒,生子難產去世。」峰海擦去眼淚,搖了搖頭,哽咽著說道,「今天的事情,誰也不許外傳,否則族規伺候!」

「是!」眾人應到。

「我記得族中秘言:『龍鳳衝天,麒麟出淵。』這孩子引來這種天地異象,必然為麒麟之才,必能揚我峰家,就給你起名叫峰揚吧。」峰海滿臉複雜地看著那剛出生的男孩,道。

龍鳳衝天,麒麟出淵! 遭到攻擊之後的安浩軒無論是胸前還是背後,都感受到了粉碎般的疼痛。

嘴角的鮮血,呈一條直線往下流淌。順著皮膚緩慢地前行,最終滴入到他的手心。

安浩軒撞到牆壁之後,剛好落到了床上面去。

達里奧發現他的眼睛已經沒有之前睜的那麼大了。

安浩軒輕輕扭動了一下頭,努力睜大雙眼。

眼前的景象在他看來都被一層朦朧所籠罩,他竭盡全力試圖在視線之中找到國王的方向。

站在走廊上的國王見到安浩軒似乎已經坐在地上無法動彈,便將身子一扭,接著往出口的方向走回去。

其餘的不詳,也只是掃了一眼安浩軒此時的醜樣,就跟隨著國王的步伐一起走了出去。

安浩軒內心的怒火被徹底點燃,整個人的臉都變得通紅,似乎就快要炸了一樣。

他咬著牙齒瞪向國王的背影,與此同時,他的身旁立刻就出現了令達里奧眼熟的東西。

是魚腸劍!安浩軒召喚出了魚腸劍!

達里奧已經猜測到了安皓軒,接下來要做什麼事情,不過現在完全不是時機。

他往前一撲,雙手抱住了安浩軒。

安浩軒也因此被撲倒在地,他的側臉被達里奧的胳膊肘擠壓著,變成了一坨。

「達里奧,別妨礙我!我要給這個國王一點顏色看看!」安浩軒擠出一絲聲音,將其傳到了達里奧的耳中。

逐漸達里奧依舊沒有做出行動,仍然將安浩軒按在了地上,阻止他對國王發起進攻。

安浩軒的雙眼,對準達里奧,「快放開我,你這樣按著我也沒有用!我要讓他嘗嘗被風錐貫穿的滋味!」

安浩軒身旁浮空的魚腸劍,開始了活動。與此同時,達里奧才想起來安浩軒完全是靠意念來驅動魚腸劍的。

他一手把安浩軒按在地上,另一隻手迅速甩出去抓住了魚腸劍。

這樣一來,安浩軒就無法使用魚腸劍攻擊國王了。這樣的辦法還是他在那個曾經襲擊過他們的怪物身上學到的,當初那個怪物就是用觸手把安浩軒的武器給捆綁了起來。

這一招顯然起了作用,安浩軒的魚腸劍現在已經沒有辦法活動了。

「放開我,達里奧!」安浩軒在地板上大吼。

達里奧回應:「給我冷靜一點,現在還不是時候!」

那一刻,這裡被關起來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安浩軒和達里奧兩人的身上。

而他們倆卻絲毫沒有察覺,直到艾德森的提醒,才意識到這件事情。

「喂,你們動靜太大了!快停手!」

走在國王身旁的尤金,猛地扭回頭,一臉詫異地看著安浩軒和達里奧此時的樣子。

「在那裡別動!立刻停下現在的動作,否則我將會以武力來解決!」

尤金站在那裡大吼一聲,雙腿迅速就開始了搖擺,他徑直衝向安浩軒他們那邊,所到之處統統被刻上了兩排腳印。

「把手舉起來,快點!」尤金在衝過來的同時,拔出了背上的大劍。

達里奧內心陷入了混亂,他的臉上不斷湧出一滴滴的汗水,他四處觀望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與此同時,魚腸劍還被他緊握在手中。他握著刀鋒,這使得他的手也被染上了血紅。一股股暗紅的液體,從他手裡流出來,直落到地上。

「聽見沒有,我叫你們舉起雙手!還有躺在地上的那一個,迅速站起來把雙手舉向空中!」

尤金在眾人的視線之中迅速移動,不出一會便來到了房間門口。

達里奧沒有辦法,只好離開安浩軒,把雙手舉著。他的拳頭握得異常的緊,以此來把魚腸劍藏在手裡。

安浩軒也從地上爬起來,隨後站到達里奧的身旁舉起雙手。

遠在另一邊的國王不耐煩了,他將拳頭一揮,之前那種無形的攻擊再一次沖向了安浩軒那裡。

只不過,這一次順帶連達里奧一起也受到了重創。

嘭!

一聲響徹整個地下管理所的巨大聲音在安浩軒所在的房間裡面炸開,往四處飛速地擴散。

不到一會,這個管理所其他區域的人們都往聲源的方向望了過去,即使看到的是一條深不見底的走廊。

縷縷白煙,從國王的拳頭上面冒了出來,他見狀,往拳頭上面吹了一口氣。

「呼。」

此後,國王手上的白煙算是消散了一些。

「廢話那麼多幹什麼,不配合就直接採用武力手段。」國王往拳頭上面吹了一口氣,道。

只見房間的鐵欄杆被打得更加彎曲,卻沒有斷裂。而在裡面的安浩軒和達里奧兩個人已經被一起打飛到了後方。

在這個過程之中,達里奧的手心裏面隱隱約約閃爍著一些銀光。

隨著一陣沉悶的響聲,安浩軒和達里奧猛然撞到了牆壁上面。

原本完好無損的牆壁如今已經在達里奧和安浩軒所在的位置裂出了不規則的圖紋,被砸出了大坑。

此後,大坑那裡還有幾顆小石子掉落下來。

石子順著地板滾落到了尤金的腳旁,他一腳將其踢開,直奔達里奧。

在他的眼中,達里奧的手甚是令人注目。

尤金注意到,達里奧的一隻手緊握著,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裡面。

尤金大步走當前,看到安浩軒和達里奧倒在床那邊,看起來無比的虛弱。

「現在就重複我之前所說的事情,站起來舉起你們的雙手。」尤金留了一點心眼,站在原地沒有接著走過去。

他似乎在擔心著什麼事情,還沒有急著接近安浩軒和達里奧這兩人。

「快點,重複我所說的動作!」

達里奧和安浩軒竭盡全力睜大眼睛,才看清楚了眼前的尤金。沒有佩吉在場,這倆人很難快速從創傷之中恢復過來。

達里奧悄悄給安浩軒使了一個眼神,安浩軒也注意到了此舉,便率先伸直雙腿試圖站起來。

達里奧握緊雙拳,雙腿與安浩軒挨著,與他一起站起來。在這期間,達里奧的一隻手始終與安浩軒的身體挨在一起。

而從尤金那個方向看過去,隱約可以看見達里奧的手裡有什麼東西,卻又看不清楚。 第48章:異性幻想

李強看著李峰站在高處嘴角上揚的欠揍表情,心中惡狠狠的怒罵道:「他媽的,給勞資等著。今日你笑的歡,日後有你哭的時候!」

李強沒達到自己的目的,自然是心裡不爽。他根本沒有想到李峰竟然滑不溜啾,根本不接招。

「既然如此,就別怪我心狠手辣!」

李峰下的山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

李婷婷正在做飯。

「婷婷姐,你又在做什麼好吃的?哇,今天吃魚?好久沒吃魚了!」

「你就知道吃!也不知道幫忙!」

「古人云,食色性也!也就是說這吃飯和色慾是人的本性!人生在世,無非就是滿足兩張嘴的需求罷了,上面的嘴要管飽,下面的嘴要灌飽!」

李婷婷雖然還是個雛,但是經過大學這個大染缸的歷練,早已不是無知少女,怒罵道:「小小年紀張嘴閉歲跟小流氓似的,你從什麼鬼地方學的這些亂七八糟的!」

「你想學啊?我教你啊!」

「滾!小色皮!下午馮藝又來找你了,說是要商量一下雙龍山的事,最近你們走的很近啊!」

「嘿嘿,婷婷姐吃醋了?我們只是公事而已,不要多心哈!」

「誰多心了!你那些破事,我可懶得管呢!洗手吃飯!」

「嘿嘿,婷婷姐手藝越來越好了,什麼時候下面給我吃!」

李婷婷沒有聽出貓膩,道:「想吃面還不簡單,我這就去給你下一碗!」

「好啊!」李峰開心的笑道。

李婷婷轉身去了廚房煮麵,心中暗道:「李峰這小子笑起來還挺陽光的!不對!怎麼現在李峰在我面前講這些流里流氣的笑話,我都不會臉紅了?」

李峰正大口大口吃著葯膳魚,這魚可是用黃芪白芷燉出了一鍋白白的魚湯,鮮的不得了。

正吃著呢,馮藝進來了。

「馮助理,來啊!坐下吃點。」

其實馮藝也沒什麼事,只是有意無意會走到李峰家,還時不時來蹭飯吃,這種潛意識的行為,就連馮藝自己都沒意識到。

自從馮藝嘗過李婷婷的葯膳,可是一發不可收拾,總是會想吃。這次馮藝可沒有客氣,拿起碗就給自己打了一碗魚湯。

李峰看在眼裡,開玩笑道:「怎麼樣?是不是吃了還想吃?」

馮藝沒搭理他的茬,道:「李峰,你真的要承包雙龍山?」

「這還能有假的嗎?全村的人都知道了!」

「我看是全村的人都在看你笑話!我原來還在想李家莊人窮是窮了點,但是好在淳樸好客,但是這次真的有點受不了啦!」

「誒,李家莊除了個別人渣之外,大部分都是好人,只是這種事情跟他們沒有利益關係,所以看客心態嚴重罷了。」

「那也不能這樣啊!特別是村長,好像還很開心!」

「他開心,我更開心。到時候我數錢的時候你就知道了,要不要入股,再給你一個機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