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錯,瑪德,這天鵝山可不允許一下不要臉的小人在這裡玩兒!」


群情激奮,一個個惡狠狠的鎖定了李成,顯然都是相信了林逸的話,畢竟林逸的車技擺在哪裡,這樣一位恐怖的存在,在他們的潛意識中根本就不會去欺負李成這樣的半吊子。 林逸聞言冷冷的看向了李成,「這麼說,你準備賴賬了?」

「哼!反正老子當時沒有答應你!」李成傲慢的冷哼一聲,不悅的說道,他就不信了,只要自己一行人全部不承認有這件事兒人,林逸還能夠真把他們怎麼樣?

「你們呢?也不承認?」林逸看著劉海等人問道。

「我,我承認!」

劉海咬著槽牙,走了出來。

「什麼?劉海,你他瑪德腦袋是不是進水了?我們又沒有答應跟他賭,你承認什麼啊?」李成怒了,劉海主動承認,那豈不是等於在承認,他們之前的確跟林逸打賭了?

這下不但讓他無從狡辯,最要命的是黑鍋他背定了啊!以後整個天鵝山,甚至整個中江市的富二代,肯定都會知道他李成是個說話不算話的人了,這讓他以後還怎麼在外面混呢?

「我也承認。」

又有一名富二代走了出來。

隨後其他人也紛紛走了出來,跟自己的兄弟一起,光腚貌似好像,心裡容易接受一些。

李成看著眼前的眾人,眸子里充滿了濃濃的憤怒,「你們,你們簡直瘋了,哼!你們願意當神經病,那是你們的事兒,老子不玩兒了。」

李成扔下一句話便準備轉身離開。

一直站在旁邊的江靈兒,此時卻突然邁開兩條纖細的長|腿直接上前擋住了李成的去路,眼神陰沉的說道:「李成,作為一個男人,你很讓我失望,輸不起,當初就不要賭,今天如果你從這裡走出去,那以後就不再是我們的朋友了。」

李成眸光微微閃爍了一下,心中的憤怒,在這一刻簡直有如山洪暴發一般恐怖,不過讓他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真的光腚圍著天鵝山跑一圈,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更何況還是當著林逸這樣調絲的面兒。

當即李成傲慢的冷哼道:「你們這麼腦殘,不跟你們在一起,貌似對於來說是一件好事兒。」

江靈兒沒有廢話,微微點頭,後退了一步,讓開了一條通道。

「唰!」

李成再度準備走的時候,林逸卻動了。

四海八荒,誰敢賴他林逸的賬?

「小雜種,你想死?」

李成咬著槽牙,瞪著眼睛,宛如被激怒的野獸,盯著林逸憤怒的吼道。

「pia!」

林逸抬手就是一巴掌直接打在了李成的麵皮上,他的一巴掌力量何其大啊!直接把李成打的整個人都在原地轉悠了幾圈,腦袋裡不斷傳來一陣陣嗡鳴之聲,那好不容易才做好的烤瓷牙齒,也直接被打飛了好幾顆。

「你不想跑,那老子幫你!」

林逸殘忍的笑了起來,隨後上前一把抓住了暈暈乎乎的李成,就朝著自己的哈雷後面走去。

「你……」

「pia!」

林逸翻手就是一耳巴子,又把李成打的牙齒飛濺,同時整個人也徹底老實下去了,這兩巴掌,幾乎要把他打的昏死過去。

「唰!」

林逸直接抽掉了李成那鱷魚皮製成的腰帶,隨後快速的纏繞在李成的雙手上,直接把對方綁在了哈雷後面。

江靈兒一看,頓時臉色一變,如果林逸的做法跟她想的一樣的話,今天李成未必能夠活下去啊!

「林逸,林逸,你不要衝動,我來做主,我保證他會跑的。」

江靈兒慌了神兒了,她雖然不恥李成這種癩皮的性格,不過彼此畢竟是多年的朋友,她也不想看著李成死在她的面前。

「哦?你確定?」林逸盯著江靈兒玩味的笑道,機會他可以給,不過只有一次。

江靈兒深吸了一口氣,神情凝重的說道:「我確定,交給我來處理好嗎?」聲音沒有了往日的冰冷驕傲,帶上了一絲哀求的味道。

林逸見狀微微點頭,後退了一步。

江靈兒急忙看著劉海等人吼道:「帶著他一起跑。」

隨後江靈兒急忙轉過身了,她畢竟是個小女生,盯著別人那樣看實在有些不好。

「喂,哥幾個還愣著做什麼?想要我帶你們跑啊?」林逸咧嘴笑了起來。

「咕嚕!」

劉海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隨後一臉獻媚的笑道:「不用,不用,我們自己來就行了。」

隨後一行人急忙開始解褲子,周圍眾人一看,頓時一臉興奮的尖叫了起來,此時他們才知道,原來竟然是這種賭注,簡直堪稱是恐怖啊!

「哈哈,這小子的大腚好白哦。」

「你看看那個,我的天,這群傢伙平時保養的不錯啊!」

一道道玩味戲虐的聲音響起。

劉海等人別提有多窘迫了,隨後快速的把李成也整了個光光,一行人扶著李成就朝著天鵝山上沖了過去,而韓雨菲則是拿著手機,美滋滋的拍著,而且還不時的擦一下嘴角的口水。

看著的林逸那叫一個蛋疼啊!你丫的不是女神嘛?

「咳咳,韓大校花,你這樣盯著看貌似不合適吧?」林逸無奈的說道。

「呵呵,什麼?不是你讓我拍照的嘛?不是你說,如果我不幫你拍照,就不幫我找下毒的人,我會做這種事情?你都不知道人家心裡有難受,哈哈!」

「唰!」

林逸一把搶過了韓雨菲手中的手機,陰沉著一張臉吼道:「給老子轉過去,」

「嘻嘻,你吃醋了?」

霸道總裁來PK 韓雨菲抿嘴咯咯的笑了一句,不過還是乖乖的轉過身看向了遠處的風景,不過這心裡一時間到像是吃了蜂蜜一樣甜。

「那個,我的幾位老婆,麻煩你們過來一下啊!咱們去旁邊的角落裡做點我比較喜歡的事情。」

林逸看著那幾個杏乾的女人,咧嘴興奮的笑了起來。

眾人一聽,紛紛眼睛一亮,羨慕的看向了林逸,這幾個女人,可是今天的佼佼者啊!不少人都暗中盯了很久呢。

「哼!姐妹們走,人家男人輸了都承認了,我們姐妹還能比他們弱不成?」

「不錯,輸了就是輸了,今天咱們就給他當一次老婆好了。」

幾名比較豪邁的女人,紛紛上前一臉高傲的笑道。

「哈哈,車神果然是好福氣啊!」

「可不是,這種好事兒,那真是想都不敢想啊!」林逸咧嘴得意的笑道,隨後便一馬當先朝著旁邊的角落裡走了過去。 這群女人雖然性格都比較火爆,可此時,卻也低眉垂眼,一臉羞澀,畢竟這可是當著周圍上百人的面兒啊!

剛剛轉過身的韓雨菲怒了,手裡不知道從哪裡撿了一塊兒拳頭大小的石頭,就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爹地媽咪又跑了 「那個,你們兩個去找個扇子過來,給我扇扇風。」

「你們兩個,你給我去弄點冰鎮飲料。」

「還有你你,捏背捶腿,老子今天要當一次皇帝啊!」

林逸美滋滋的笑道,隨後故作驚訝的看著韓雨菲笑道:「韓大校花,不是讓你轉過身嘛?怎麼又跟上來了啊?」

「呵呵,沒什麼,我看就兩個人幫你按摩,怕是不行,我剛好曾經學習過專業的按摩,就讓我給你捏捏肩膀吧!」韓雨菲一隻手背在身後,尷尬的笑道。

「呵呵,既然這樣那就辛苦你了,那個去買飲料的兩個老婆,記得多買一份,給我這位校花朋友也帶點。」

林逸說完,便轉過身走到了一張躺椅面前直接躺了下去,這心裡那是充滿了不爽啊!瑪德,你說這樣的就會多嘛?怎麼就把這個瘋女人給帶過來了呢?

「砰!」

走到林逸背後的韓雨菲,直接把手裡的手頭扔了出去,隨後輕輕的幫林逸捏著肩膀。

不過雖然不能不做那種事情,可被這麼多名杏乾的女人圍著,那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啊!那簡直就像是掉進了蜜罐里,一個多小時后,劉海一行人才從山氣喘吁吁的走了下來。

當看到翹著二郎腿,悠哉悠哉吃著冰糕,還有幾個杏乾女人在扇風的林逸,李成那叫一個憤怒啊!如果眼睛能夠殺死人的話,林逸現在恐怕早就已經被五馬分屍了。

一群人慌亂的撿起了自己的衣服。

「林少,賭約我們完成了。」

劉海有些不自然的說道。

「真的完成了?我記得好像還要下跪道歉吧!」林逸從躺椅上起身冷冷的笑了起來。

他這一開口,劉海等人,頓時就石化了,這樣跑已經讓他們把臉丟光,如果在跪下的話……一時間沒有人說話了,氣氛顯得有些凝重。

江靈兒那傾國傾城的絕美臉蛋兒上也充滿了焦急之色,隨後硬著頭皮走到了林逸面前,神色不自然的說道:「林逸,我知道這次輸的是他們,不過可不,可不可以饒過他們一次?」

「你要幫他們求情?」林逸看著江靈兒有些詫異的問道。

「嗯,你有什麼條件都可以開出來,我江靈兒絕對不會賴賬!」

江靈兒咬著銀牙,用力的點了點頭說道。

「如果我讓你給我做老婆呢?」林逸咧嘴壞笑道。

「最好不要這樣,要不然,你會死的。」江靈兒無比認真的說道,她的哥哥那本就是一個暴力狂,如果知道有人敢在占她的便宜,殺了林逸她絕對不意外。

「哦?」林逸笑了,「看來我的靈兒老婆果然來歷不凡啊!」

如果江靈兒不這麼說,林逸說不定還真不會要求江靈兒當自己的老婆,可現在,他骨子裡的傲氣被激怒了,當即一把摟住了江靈兒的肩膀,看著眼前的眾人豪邁的笑道:「從這一刻起,江靈兒便是我林逸的女人!」

「什麼?」

「完蛋了,完蛋了啊!」

劉海等人一臉絕望之色,那個瘋子來了,是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

「林逸,我們跪,我們跪啊!」

劉海哆嗦的說道,就連一直吊炸天的李成,此時臉上浮現了一抹驚恐之色。

「哈哈,你們放心,有什麼事兒,沖著我林逸一個人來就行了,你們都可以離開了,不過他,必須要跪下!」林逸指向了李成。

江靈兒眉頭皺了一下,沒有說話,不過心裡倒是有些同情林逸了。

「算了,他可能很快就死了,就當是我做好事了吧!」江靈兒在心裡想到,所以也沒有掙扎,任由林逸這樣攬著她的肩膀,卻渾然忘記了,自己平時有多麼的高冷,什麼時候替陌生男人著想過。

李成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一臉的怨毒之色,盯著林逸吼道:「為什麼?為什麼一直針對我?」

「哈哈,我林逸做事,從來就是別人怎樣我怎麼樣,跪下你可以滾蛋,否則,今天你可能會死在這裡。」林逸意味深長的笑道。

劉海等人一聽,頓時回過神兒了,這才想起,一開始,李成可就不斷的在打壓,挑釁林逸啊!

「哼!我就不信,你真的敢殺我!」

李成怒吼一聲,就朝著前方走去,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以他李家的能量,就算是林逸來歷不凡,如果真的殺了他,也將會受到規則的額制裁。

「唰!」

林逸動了,一個膝頂狠狠的撞擊在了李成的小腹上,劇痛讓李成那張陰鷙,充滿憤怒的臉顯得有些扭曲起來。

「瑪德,還真把自己當回事兒了,殺你這樣的一條狗,老子還需要考慮?」

林逸一邊冷笑著,一邊瘋狂的揮舞著自己的拳頭。

「砰砰!」

一聲聲可怕的悶響不斷的在眾人的耳邊響起,那聲音彷彿是打在眾人的心頭上一般,每一次爆響,都讓他們麵皮一抽。

「混蛋,住手!」

剛剛衝過來的張萬軍,一臉憤怒的咆哮道,在林逸贏了江靈兒的第一時間,李成就已經預測到後面怕是會有麻煩,所以悄悄的給他父親的保鏢,張萬軍打了個電話。

「砰!」

怒火衝天的張萬軍,雙腳用力的地上一跺,咔咔,堅硬的水泥地面直接炸開了幾道裂痕,而張萬軍則是如同一輛高速行駛的火車,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林逸小心!」

韓雨菲一看,頓時眼睛一瞪,絕美的臉上充滿了驚恐之色,這心裡也是越發的不解了,這些日子,中江市出現的煉骨境強者實在太多了一點,要知道她可是從小修行,到現在才不過是區區練血境的實力,可見這煉骨境的強者是何等的珍貴啊!

林逸一聽,眸光一寒,一把抓住了李成的脖子,就直接當場了棍子,朝著張萬軍的拳頭砸了過去。

「該死!」

張萬軍咬著槽牙,怒吼一聲,帶著恐怖罡風的拳頭急忙朝著旁邊的一輛機車打了過去。 「砰!」

一聲可怕的爆響,接近五百斤重量的哈雷,直接被張萬軍一拳打的飛了出去。

「我的天!」

所有人張大了嘴巴,如同見到了什麼怪物一般震驚。

「呼呼!」

哈雷在空中連續翻滾了五六下之後,才重重的落在了數十米開外的水泥地上,摔的零件四落。

「咕嚕!」

在場所有人都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瑪德,這是超人?」

「武者,武者,他是武者!」

有人扯著嗓子尖叫了起來。

「張叔,救我。」

被打的滿身是血,無比虛弱的李成,看著張萬軍有氣無力的叫道。

「少爺放心,今天我在這裡,沒人能夠傷的了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