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不,我——」「我要一杯蔬菜汁,苦到讓人一喝就很清醒的那種。」


接過話的凱爾說完又向著鶴熙問:「果汁?」

鶴熙剛想要搖頭,就聽到凱爾在勸:「老喝茶多沒意思~有時候也要換些口味不是嗎?還是說要跟我一樣?」

「跟你一樣?」

——苦到讓人一喝就很清醒。

心中默念了一遍剛才凱爾對飲料的要求,鶴熙當即就擺了擺手道:「你可饒了我吧,就來一杯正常的清茶就可以了。」

「那就是一杯很苦的蔬菜汁,一杯清茶?好,一杯苦汁,一杯清茶。」

確認了一遍兩位顧客的要求后,服務員小步的向著前台走去。

一個偌大的餐廳,十數張餐桌,現在就只有她們兩個人。

空空蕩蕩的,未免有些凄涼,完全不像是一百年前凱爾記憶中的樣子。

「鶴熙,這裡什麼時候變的這麼空?」

「我剛才說了的,廣場立了一個雕像,她們都去廣場看雕像去了。」

「一個雕像而已,現在的人都這麼無聊?」凱爾感慨了一句,緊接著就滿臉求知慾的向鶴熙問:「那雕像是誰啊?」

「……」

看著凱爾那八卦的神色,鶴熙一時間居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過了一會兒,才回答道:「女武神的雕像,你說還能是誰?」

「我……嗎?」

凱爾十分不確定的指著自己。

「除了你還有誰能長六隻翅膀?」

鶴熙雙手撐著桌子,整個人向著凱爾傾去,眼神中充滿了擔憂:「凱爾,你是不是有什麼心思?像你現在這樣真的很不正常。」

「我能有什麼心思?就算是有,不也總是會第一時間跟你說的嗎?只是,流月被罰禁閉一百年的事…我內心的那種感受,你能明白的吧?」

「明白又能怎麼辦?難不成你還想將她直接帶出來?」

「當然不是,天使好不容易才走上了正軌,我怎麼可能因為一己的私慾就去破壞百萬萬天使的律法…我只是在想,能不能…」

「不管你在想什麼,總之先給我停下,律法的空子可不是那麼好鑽的。」

揉了揉自己的頭髮,凱爾嘿笑著:「被你發現了~」

凱爾的確是在想怎麼樣才能在律法允許的情況下讓流月從禁閉室里出來,可是思來想去也想不到什麼好辦法。

倒是鶴熙看凱爾想的那麼認真,實在是心疼,就提醒了她一句:「除非戰爭到來,不然的話讓禁閉室里的人提前出來幾乎是不可能。可如果只是單純的進去的話,進到相鄰的禁閉室還更容易一些。」

「對啊!」

「對什麼對?!流月是自己犯了錯,你這個做姐姐的不好好思考一下她為什麼會犯錯,反而是一直在這想這些不切實際的?」

「那你還跟我說什麼進去更有可能…」凱爾小聲的嘟囔了一句。

「我那是…我那是因為…」

因為她也想過這些不切實際的東西。

在親手將流月關進禁閉室的時候,鶴熙也想過利用自己的職權去做些什麼,可是就如凱爾說的那樣——天使好不容易才有的新律法,不能因為她的私慾就毀了。

所以,在明確認知到不能將流月帶出來后,鶴熙就一直想著該如何進去;而且與凱爾不同的是,鶴熙是真的想到了如何能夠完美的進到禁閉室,並且連進到哪間禁閉室都想到了。

但是沒過多久,鶴熙就立刻意思到了,自己這種想法是多麼的錯誤。

——身為流月的姐姐,我不去思考她為什麼會犯錯,卻在這想方設法的要去跟她犯同等的錯誤…

「總而言之,有我在這盯著你,就別想著去做那些荒謬的事。」

「好~我保證不會,而且…你的茶來了。」

就在兩人談話的時候,服務員已經端著兩杯飲料走來了。

「客人,這是你的蔬菜汁。」

「不不不,我要的是清茶,蔬菜汁就給她吧。」

「啊?可是剛才客人你明明說…」

看著突然變卦的凱爾,服務員一時間都不知道自己該把蔬菜汁給誰了。

等到鶴熙伸手接過蔬菜汁的時候,她才如釋重負的舒了一口氣,然後連忙將清茶給了凱爾就一溜小跑的離開了。

細細的抿了一口蔬菜汁,在苦味順著舌尖直擊天靈蓋的時候,異常清醒的鶴熙一邊將手裡的蔬菜汁放到一旁,一邊對著凱爾說:「你怎麼還跟個小孩子一樣?」

喝著甘甜清茶的凱爾則是笑著回答道:「我都在那裡待了一百年了,就不能讓我享受享受嗎?」

「真是受不了你,」鶴熙無奈的搖了搖頭,接著又問:「接下來有關天使星雲的研究,你準備參加嗎?還是說你準備繼續先前的恆星研究…我先說一下,在你不在的這一百年裡,我已經掌握了一點點的恆星技術,雖然沒有你那麼誇張,但如果只是重新建恆星矩陣的話,我已經可以幫到你了。」

凱爾有些吃驚的看著鶴熙:「可你不是說要研究暗鐵嗎?怎麼還有時間來…弄這個?」

「我當然是有原因的,在研究了暗鐵十年後我就發現了,這東西的能量太過巨大,如果想要用它作為主體來煉製武器之類的東西是幾乎不可能的。因為光是用它做一套鎧甲,就需要消耗一顆恆星的能量,所以我是準備…」

鶴熙話還沒說完,凱爾就突然打斷了她。

「等等,你剛剛說熔煉一套鎧甲,需要消耗一顆恆星?」

「對,而且那顆恆星還需要像煉爐一樣,能夠隨意控制溫度與核聚變能量的輸出,這樣才能夠做到用強能量去對高溫狀態下的暗鐵進行塑形。」

凱爾聽著鶴熙的話,越聽心裡就越想到了一個東西。

將自己的信息庫調了出來,凱爾左手輕輕一劃,將虛擬屏幕轉到了鶴熙的面前,詢問道:「你覺得這麼大的暗鐵夠做一件盔甲嗎?」

雖然不知道凱爾問這個做什麼,但是鶴熙還是認真的計算了一番,然後回答道:「考慮到能量的流失,如果是這麼大的暗鐵的話,是完全可以做一套鎧甲的。」

凱爾點點頭,左手一劃,原本屏幕上的方形暗鐵塊又變成了一個球形的暗鐵塊;指著這個暗鐵球,凱爾又繼續問:「如果是這個呢?」

「這都縮了一半了,要是加入一些延展性好的金屬,還能做一件緊身衣。不過凱爾你問這個做什麼?要知道暗鐵中蘊含的能量是極其恐怖的,就算只是一件緊身衣,需要的掌控力也是極其恐怖的。」

凱爾當然明白,畢竟是能夠頂著紅巨星能量衝擊一百年的超級能量金屬。

可是,一切都太巧了。

暗鐵,有;可控恆星,有;理論上能夠製造鎧甲(緊身衣)的人,也有了。這讓凱爾如何不心動?

不過在將話全部說明之前,凱爾還是要問一下。

「暗鐵是不是還有其他的特性?如果只是純粹的能量金屬,那你也不必要一直想著研究暗鐵武器,直接去開發暗物質炸彈就是了,威力說不定還要更強一些。」

但鶴熙卻說出了凱爾從來都沒有了解到的一件事,亦或者是一直被她所忽略的事:「暗鐵作為能量金屬,最強的地方不在於它的所蘊含的能量,而是它作為能量金屬的特殊性。

因為本身事金屬,所以是能夠與其他金屬融合成特殊合金的,而我們又知道,能量在宇宙的規律中是只會轉移而不會消失的。

但一旦形成了新合金,暗鐵勢必就會失去自己原本能量金屬的特性,但即便這種特性失去了,它本身所擁有的那些龐大的能量也不可能憑空消失。」

「那能量會到哪裡?已經不再是能量金屬了,就不可能再儲存能量吧?」

「你問到點上了。」

鶴熙將蔬菜汁推開到一旁,雙手在桌上一按,「唰」的拉出了一個虛擬鍵盤,同時,一個屬於她信息庫的虛擬屏幕也在凱爾的面前展開。

一邊敲著鍵盤,鶴熙一邊與凱爾講解道:「你看這裡,這是我對暗鐵的第一千三百次實驗,實驗對象是暗鐵和夙銀。

在這先前的實驗要不就是金屬被蒸發,要不就是暗鐵能量失控,統統都失敗了。我想了很久,覺得其實就是因為對暗鐵和恆星能量的控制不夠精細,所以不能像熔煉其他金屬那樣有條不紊的進行。

於是我就想著,乾脆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熔煉,然後迅速的抽出能量恆星。只要不讓恆星能量有時間將熔煉的其他金屬蒸發,那麼就可以做出融合后合金。

按著這個思路,我最終得到了這個僅存在與猜想中的合金。」

巴掌大小的羽毛狀銀色合金投影靜靜的躺在鶴熙的右手掌心裡。

光是看到它的一瞬間,凱爾就感覺到了森森的涼意。

明明只是一個不存在的東西,凱爾卻總有一種感覺,這片羽毛一樣的東西可以輕易的將她的身體劃成兩半。

「這是什麼?我從它身上感覺到了…危險。」

「只是危險嗎?」鶴熙不由得感嘆著凱爾得心理素質的強大。

要知道,最開始造出這個虛擬合金的時候,鶴熙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後背也不斷的在冒著冷汗。

那種感覺,不亞於一個原始社會裡突然有人造出了當量六千萬噸的沙皇炸彈一樣。

天使雖然壽命悠久,可並不是真正不死的,不管是一代天使還是二代天使,當屍首分離的時候的的確確的就會死去。

正常情況下,天使的身軀是極其堅韌的,低級的物質武器甚至刮不掉二代天使的一根眉毛,可是這個銀色的小東西,數據上卻顯示它——

「無堅不摧,鋒利至極。

只是粗略製造出來的它,鋒利程度就已經超出了我所認知的所有武器。就只是這樣一片小小的羽毛,卻可以輕易的劃開我的天基號。硬度更是讓它無法在傳統物質的層面上被摧毀。

能夠擋住它的只有能量裝甲,能夠摧毀它的也只有能量攻擊。」

「聽你這樣說,難道是暗鐵的能量將夙銀的堅硬特性放大到了極點?可是這可能嗎?」

能夠放大其他金屬特性的金屬,宇宙中真的會有這種東西嗎?

「這是完全合理的,通過改變自身的結構來形成一個金屬的能量擴散器,這就是暗鐵除了能量外的第二個特性。

當然,雖然新的合金已經不是暗鐵,但本身還是蘊含著暗鐵的能量的,所以使用這種武器,也是需要一定的操控力。而且這只是理論上的,畢竟沒有誰可以讓恆星一下著一下滅的不是嗎?」

鶴熙將一切都收了起來,重新擺正了坐姿后卻發現凱爾金色的雙眼死死的盯著她,就好像是要將她吃了一樣。

「凱、凱爾?你還好吧?」

「可以辦到的。」

「什麼?凱爾你剛剛是不是說了什麼辦到?」

「我可以辦到!」

砰——乒——

裝有清茶的杯子突然墜到了地上摔成了碎片,凱爾猛地站起了身來,金色的雙眼死死的盯著鶴熙一字一句的說:「我可以辦到,我有一顆可以隨意操控的恆星。是那顆紅巨星的殘骸。」

乓——

又是一聲脆響。

鶴熙原本是下意識的伸手去握杯子,卻在聽到凱爾驚人的發言后忘記了自己手上的動作。

敞開的手掌直直的將裝有蔬菜汁的杯子推出了桌外。

就在鶴熙想要與凱爾確認所謂的可控恆星是真是假時,一道低沉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了過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