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乖啊,圖稿很好,正是因為它太好,太完美了,所以,我忍不住想要藏私,讓它成為我一個人的私有物,就像是你,我想獨自擁有,霸佔你的美好,不讓所有人知道……」


沈凌菲抬頭,眼神似信非信的看過來,抽泣著問道:

「哼,真的嗎?」

握緊的粉拳,重重的擊打男人裸露在外的胸膛,肌膚相親的瞬間,不自然的卸去了力道。

「以前,你設計的珠寶,都是獨立的個體,美的各有特色,這份文件……」

他手指著桌面,仔細的研究起來,眼底傾斜著流光:

「光是一條項鏈,還說明不了什麼,但是,手鏈的設計,令人稱奇,四個形態各異,大小不盡相同,卻有著共通之點的墜子綴在細長的鏈子上,環環相扣,一個連著一個,隨便拆去一個,都變成了不完整的殘缺品,讓人感到遺憾……」

沈凌菲聽著,突然眼前一亮:

「你說了這麼多,到底想表達什麼?」

她期待的目光,鎖定在男人淡粉色的薄唇上,想要聽到什麼。

女人周身肌肉緊縮,挺翹的臀部,坐在男人肌肉結實的大腿上,細微的變化,都能被對方清晰的感知到。

言辰風呼吸不自然的加緊,身體某個部位,也漸漸的有了抬頭的趨勢。

沈凌菲或者也感知到了什麼,岔開話題說道:

「程燁說,昨天晚上你爽約了,無論說什麼,今天必須去……」

她回頭看了眼,立馬縮回視線,男人通紅的眼眸,充斥著暴起的筋。

農女福妃名動天下 寂靜的辦公室,孤男寡女,氣氛正濃,鬼都知道會發生什麼。

她的手掌,不自然的靠近小腹,緩慢的揉了揉,不自然道:

「你們約了什麼?可以說出來讓我聽聽嗎?」

不愧是商人本性,物盡其用的策略,被言辰風融會貫通到了生活中的每一個角落。

他眨巴著眼睛,有刻意賣萌的嫌疑:

「你離我近點兒,我就告訴你!」

屋外陽光真好,室內,一對俊男美女,帥氣的,精緻的容顏,看著養眼極了。

沈凌菲慵懶的趴在他的肩膀上,眼睛眨巴眨巴,可愛極了。

女人身上時不時傳遞過來淡淡的體香味,因為懷孕的緣故,味道有點像牛奶。

配合著她晶瑩剔透的皮膚,白皙嫩滑,養眼極了。

四下無人,做點兒壞事,也沒人會發現!

言辰風一陣心猿意馬,看了眼被他眼疾手快鎖住了的門。

除非裡面的人出去,否則,外面的人打不開。

昨天晚上未盡的遺憾,他想在這一刻,將遺憾給圓滿了。

「菲菲,你知道嗎?」

他欺身逼近,呼吸湊了上來,親吻著女人細長的,宛若天鵝般高傲的脖頸。

「嗯?」

沈凌菲下意識的囈語,低淺的聲調,近乎勾引,只有言辰風知道,這種被架在火上煎熬的日子,有多麼的難熬。

「現在的你,像極了一塊奶糖!」

他閉上眼,吻了過來。

「什麼意思?」

女人不解其意,苦惱的皺了皺眉:

「我實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說完,她徹底泄氣,像個漏氣的皮球,無辜的趴在男人的肩膀上,不輕不重的重量,恰到好處。

和小迷糊繼續解釋下去,她也聽不明白。

有些事情,還是真刀真槍的幹上一場,才會讓人有更為深刻的領悟。

「現在,讓我們繼續昨天晚上沒有做完的事情吧?」

言辰風提議道,淡粉色,宛若櫻花般完美的薄唇,上揚著微笑的弧度。

「辰風,你……」

她下意識的想到逃離,男人溫熱的大掌,已經透過衣服,順著腰肢向上探去,想要得到更多。 俗話說,越窮的地方越亂,這話一點兒不假。因為我娘,就是被我奶奶給強行綁回來生娃的。

奶奶是在河邊發現我娘的,也不知道從哪兒衝下來的,精神也不正常,連自己叫啥都不知道。

想著家裡窮我爹還沒取上媳婦,奶奶當時就起了心眼,強行把我娘給拽了回來,鎖在了屋裡,讓我爹趕緊洞房,好生娃傳宗接代。

恰巧那晚我爺爺給人葺墳回來,看到我娘脖子上的玉佩后,當即就不同意,說我們李家沒這樣的福分,讓奶奶趕快把人送走。不然的話,全家人都會被害死。

可我奶奶死活不幹,還罵爺爺沒本事,一個破葺墳匠,窮的連自己的兒子都討不著媳婦。要是老李家斷了后,她就一頭撞死在祖宗的墓碑上。

奶奶的話傷了爺爺的自尊心,爺爺嘆了兩聲沒再說話,但悄悄把我爹喊到了外面,嚴厲的警告他,想活命就不能碰我娘!

更不可思議的是,打那以後,爺爺也不出去給人葺墳了,就天天守著我娘,不讓我爹進房間去。自己倒是一個人經常進去,一進去就好半天才出來,每次出來都很疲憊,但臉上又是笑眯眯的。

奶奶那會兒忙著張羅去了,挑好了日子,就請村裡的人來吃酒。那晚爺爺也沒轍,只能眼睜睜看著我爹入洞房。

可他自己,卻是在婚房門口整整站了一宿!

而沒過多久,我娘懷孕了,我出生的時候是九月初九,爺爺就給我取了李初九這個名兒。

原本以為爺爺之前的警告是瞎說的,可誰也沒有想到,在我十歲這年,終於還是出事了……

因為隨著我慢慢長大后,村裡人就開始傳我們家的流言蜚語了,說我長的一點也不像我爹,還說我其實是我爹的親兄弟!

背地裡更是對我們家指指點點,罵我們李家不要臉。我爹被罵的抬不起頭,喝醉酒後終於爆發了出來,帶著他的狐朋狗友說要當面教訓我娘,活生生打了我娘一個小時,直到我娘已經哭不出聲了。

我躲在被窩裡一直哭,也不敢去看我娘,怕我爹揍我。哭累了,我就迷迷糊糊睡著了。

第二天天還沒亮,我就聽到了爺爺破口大罵的聲音,「李老二,你這個狗/日的混蛋,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你想害死我們所有人啊!」

爺爺的罵聲,嚇的我一哆嗦醒了過來。等我從床上爬起來的時候,就看到我爺爺站在我娘的房間門口,氣的渾身發抖。

而我娘的屍體,就直立立的吊在了門梁下方!雙腳腳尖筆直朝下,屍體還在微微晃動著。

我那會兒小,不知道生離死別的痛苦。一直都是奶奶帶我,我和我娘的感情不深,但看到我娘臉上和手臂上那些淤青,我鼻子一酸,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爺爺不曉得我就在他背後,回頭看到我,眉毛一擰,繼而蹲下來安慰我,「初九,別哭,你是個男子漢!」

我不懂啥叫男子漢,嗯了一聲,抹了抹眼淚,抬頭看我娘的屍體,她的眼睛睜的大大的,裡面的血絲都變成了青色的。

而我爺爺已經找來了凳子,用刀割斷了麻繩,抱著我娘的屍體直接放到了棺材里。在農村都會事先為老人準備好棺材,我奶奶的棺材比較小,用的是我爺爺的棺材。

把我娘的屍體裝進棺材后,爺爺點燃了一盞油燈放在棺材下方,最後自己拿著三炷香,跪在了我娘的棺材面前,磕了三個頭后,念道:「初九他娘,是我李家對不起你,我知道你的過去,但我沒有辦法幫你,我儘力了。還請你看在初九的份兒上,放了李老二和我老伴一馬吧。放棄怨念,早日投胎輪迴,回到你該去的地方!」

話一說完,爺爺就把三炷香插在了棺材的縫隙中。跟著才讓我幫他的忙,我奶奶因為村裡的流言蜚語,氣的回了娘家,我爹也一直沒有回來。

爺爺去雞窩裡抓了一隻大黑公雞,讓我拿著他的墨斗,用刀在大公雞脖子上抹了一刀后,把雞血就全部滴進了墨斗里。

直到墨斗里有血液沁了出來,爺爺又讓我站在棺材邊上拉著墨斗線頭,他站在另一邊,夾著墨線開始在棺材上彈了起來。

每彈一下,棺材上就會留下一條紅色的血線。差不多十來分鐘的時間,棺材上就留下了密密麻麻的血線。

這些血線縱橫交錯,像一張血紅色的網一樣,把棺材牢牢的包裹了起來。

我看的有些害怕,就問:「爺爺,是不是我娘出啥事了?」

「初九,爺爺這樣做是保護你娘。你娘活著的時候我沒有保護好她,死了我不能在讓她受傷害了。」爺爺說話的時候,我竟然看到他眼裡含著濁淚。

我理解不了爺爺的話,只是嗯了一聲。緊接著,爺爺又打電話通知了我奶奶,讓她趕緊回來。打完電話,讓我跪在我娘的棺材面前,不能起來。

交代完了后,就出去找人了。爺爺找來的是我們的親戚,是幾個中年男子,讓他們幫忙抬棺材上山。但爺爺說的是我娘因為精神問題,是上吊自殺的,還讓他們不要張揚出去,連法事都不做了,連夜上山下葬。

獨愛緋聞妻 這幾個叔伯都很尊重我爺爺,自然聽爺爺的話。爺爺拿出了一條煙還有兩瓶高粱酒,讓他們幫忙守著棺材,晚上等他電話。電話一響,就抬著我娘的棺材上後山。

隨後,爺爺才拿著鋤頭和鏟子,帶著我先上了後山。爺爺沒有去找風水先生看地,而是用他自己的墳地。

到了墳地后,爺爺就開始在墳地的四個方位插了三炷香,又在邊上燒了一些紙錢。

「新墳起土,孝子挖三鋤!初九,跪在墳地中間,向後挖三鋤!」我看的好奇時,爺爺突然重重喊了一聲,驚的我心都顫了。腳下一軟,直接跪在了地上,拿著鋤頭就開始挖。

我的勁兒小,挖了三鋤,只挖出了一個差不多面碗大小的坑而已。

緊接著,爺爺就從他的袋子里拿出了一個碗,碗里裝滿了生肉還有白米飯。只見爺爺把碗放到了我挖的圓坑裡,一會兒看看香,一會兒又看看這坑裡的碗。

我看的好奇,一直沒有說話。但不一會兒,我也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就是那四個方位的三炷香,竟然出現了同樣的情況,就是邊上的兩支香燒的特別快,中間那支香卻燒的很慢。

而且,我挖開的地方,裡面更是爬出了密密麻麻的白蟻,但好像全都受了驚嚇一樣,四處逃竄。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看的爺爺的臉色變的很蒼白,眉頭也皺了起來,自言自語:「鬼燒香,忌兩短一長;倒頭飯,忌蟲蟻不食。娃兒他娘……你這是要讓我們李家斷後啊!哎!自作孽不可活,顧不上這麼多了!」

爺爺咬了咬牙,直接拿著鋤頭開始挖了。我看到爺爺挖的很辛苦,也拿起鏟子在邊上幫忙。

期間,爺爺一言不發。

等我們把墳挖好之後,已經是下午了,爺爺短暫的休息了片刻,又跳進了墳坑裡,用硃砂泡的紅米開始在墳底擺了起來。

爺爺是專程幫人葺墳的,這是他的手藝活兒,速度自然很快,不一會兒就擺出了一個奇怪的圖案。我認不得,只是看到村裡那些先生做法事畫過。

等弄完這一切的時候,爺爺直接累的倒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氣。 嬌妻很拽:隱婚老公,寵翻天 我坐在他的邊上,也不敢說話。

一直等到了晚上八點鐘,爺爺才給大伯打了電話,讓他們抬棺材上山下葬。

可剛掛斷電話沒幾分鐘,那邊又打了回來。爺爺用的是老人機,聲音很大,一接下電話,就聽到了大伯恐慌的聲音:「三爺,這棺材抬不起來啊!都已經十個人了,棺材還是抬不起來。是不是老二這媳婦,她不想走啊?!」 「啥?棺材抬不起來?」爺爺聽到大伯的話,猛的一驚,但很快就鎮定了下來,平靜的問:「大牛,不要慌,慢慢說,到底咋回事?」

「三爺,您最好回來看看,他們心裡開始犯嘀咕了,得您回來,不然怕嚇走他們。」大伯這時的聲音很小,應該是壓著聲音說的,是怕被其他抬棺材的人給聽到。

爺爺的臉有些發白,表情愈發嚴肅,說:「大牛,你先穩住他們,我馬上趕回來。」

「好的!三爺,您快點。」大伯匆匆說了一句,就掛斷了電話。

只聽到我爺爺嘆了一生氣,拉著我就往山下走。我心裡也好奇,憋不住問了出來:「爺爺,我娘到底咋了?」

「哎!」我一問,爺爺又開始嘆氣了,看了我一眼,有些猶豫,欲言又止。但最後還是說了出來,「初九,你娘是被你那個畜生爹害死的,平日里你奶奶對你娘也不好,常常打罵她。而弔死的人怨氣最重,咱李家對不起你娘,我擔心她回來索命,才用這樣的方式來送她上路!可爺爺確實沒有想到,你娘的怨氣會這麼深,竟然不願意離開!」

之前我還不覺得害怕,被爺爺這麼一說,心裡也開始害怕了。我也沒有繼續問爺爺,只是緊緊的跟在他身後。

不一會兒,我們就到了村子。村裡人都睡得早,這段時間是農忙季節,所以躥門的很少。

爺爺敲了敲門,大伯聽是我爺爺的聲音,就把門給開了。

門一開,我就看到那幾個抬棺材的叔伯全跑到了院子里。看到爺爺來了,全部圍了上來。

而我則是看向了我娘的棺材,棺材上面還有五條麻繩和抬扛,剛好是十個人抬棺材用的。

「三爺,這到底咋回事啊?」大伯先開口,爺爺擺了擺手,徑直朝棺材走了過去,拿著三炷香對著棺材拜了拜,說:「初九他娘,你就看在孩子的面上入土為安吧。他還小,你非得讓他跟你一起走嗎?我老李頭尊重你,如果你非要橫著來,那我也不是吃素的!」

爺爺說話的時候,所有人都在看他,一個個的臉上都寫著害怕,但又不好意思開口說走,就這麼擠著。

爺爺好言說完后,又把手中的三炷香插進了棺材頭的縫隙中。可說來也邪門,那三炷香一插進棺材的縫隙后,竟然猛的往裡面縮了半截。

這詭異的一幕,嚇的所有人臉都變青了。可我爺爺卻是如負釋重的笑了起來,揮手喊道:「沒事了,起棺吧!」

這節骨眼兒上,他們早就是嚇的沒主見了。聽到我爺爺說起棺,幾個叔伯這才回過神來,害怕的看著彼此卻沒人敢上前。

「怕個球啊,咱不做虧心事就不怕鬼敲門,老子先來。」大伯膽兒大,吼了一嗓子,徑直走到了棺材邊上。

見大伯都動手了,其他幾個叔伯這才湊到了棺材邊上。整齊的站在了棺材的兩側,整好十個人抬棺。

他們把抬杠放到了肩膀上,馬步扎了下去,一隻手撐著膝蓋,齊刷刷的看著我爺爺,等他下命令。

爺爺咬牙點了點頭,扯著嗓子喊了一聲:「陰人上路,小鬼迴避;入土為安,福澤子孫。起!」

爺爺一喊,就看到他們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出來。不曉得使了多大的勁兒,連屁都給蹦了出來。

可這次好像勁兒使大了,棺材被猛的抬起來在空中顛了一下。之前他們十個人都抬不起來的棺材,就這麼輕輕鬆鬆的被抬了起來,毫不費力。

大伯他們幾個人面面相覷,疑惑的同時又很害怕,誰也不敢開口說話。

而爺爺則是自顧的在前面帶路,還不忘提醒道:「記住了,棺材一起,千萬不能落地!不然的話,抬棺的人這輩子都會晦氣!」

爺爺提醒完就讓我去開門,可我還沒走到門邊,大門就砰的一聲被人踹開了。

是我爹,還有他的狐朋狗友!

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突然就聽到咔嚓一聲,那抬著棺材的五條麻繩竟然齊刷刷的斷了。

全都是成年人大拇指粗的麻繩,就這麼全部斷了!

我娘的棺材重重的落在了地上,把地上的灰塵都震了起來。我大伯他們更是嚇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停的往後退。

「棺材落地,全家喪命!」 絕世神王在都市 爺爺的臉刷一下白了,驚呼了一聲,繼而瞪著我爹,衝過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甩手就是兩個大耳光,罵道:「你這畜生,你要害死我們啊!初九他娘本來就恨你,你現在還敢回來?現在好了,她看到你更不走了!老子、老子真想一巴掌打死你狗/日的!」

爺爺氣的暴跳,我爹更是被扇蒙了,臉上還有兩道紅腫的巴掌印。看著那落在地上的棺材,又看了看我爹,突然冷笑了起來,譏諷道:「是啊,你睡了你兒媳婦,給我戴了綠帽子,你還要打死我。你打啊,打了就沒有人阻止你們亂搞了。哈哈……」

我爹像瘋了一樣,我爺爺更是氣的吹鬍子瞪眼。抓著我爹的衣領,暴怒道:「好啊,老子今天就打死你這個王八蛋。」

爺爺的巴掌已經掄到了半空中,但最後還是沒有落下去,而是一把推開了我爹,吼道:「滾去你娘的后家,頭七之前,不要回來,否則別怪老子不認人。你作的孽,老子來幫你還,滾!」

我爹還是怕我爺爺的,被這麼一吼,爬起來就和他的朋友走了。

我爹跑了,我爺爺深呼吸了一口,強行壓下了怒火,看著叔伯說:「今天謝謝你們幫忙,還希望看在我老李頭的面兒上,這事兒就不要說出去了,別嚇著村裡人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