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人?」


三人看著楊嘯,搖搖頭,表示不明白。

「楊師,說明白點。」

楊嘯笑道:

「他們擺出那個棋局,目的不在騙錢,而在於尋找能夠破解殘局的人。」

「這就奇怪了,三個人明明通過賭局賺了400萬晶幣,如果不是楊師和戴叔叔加入賭局的話,他們三人可以賺一千多萬晶幣呢,難道還不是為了錢?」

秦陸說道。

「那隻手障眼法,表面是為了錢,其實還是利用高額賭注吸引大家的眼光,將大家吸引過來,而本質的目的,卻是為了尋找可以破解棋局的人,當然了,他們沒有想到破解棋局的是我這個無名之輩。」

「此話什麼意思。」

「意思很簡單,過幾天不是舉行圍棋大賽了嗎,有人想通過這種方法,看看有沒棋藝比自己高的對手出現,以此確定自己是否能夠殺入決賽,取得勝利,算是一種比賽前的的偵查對手水平的小伎倆。。」

「懂了!」

老秦一拍腦袋,大聲說道。

「現在奪冠呼聲最高的是薛榮的得意弟子左源,黃站長的兒子黃米,還有大王子的屬下龍越,我估計是他們之中的某個人想用這個棋局來提前試探一下對手,也許他們最想試探的人是其中的兩位,而不是我們。」

……

大家分析了一會兒,覺得問題不大,不會有什麼隱藏的危險,便各自回房間睡覺。

經過了這件事情,大家對楊嘯的棋藝是更加佩服了。

戴維這才發現,楊嘯的棋藝比自己想象的更高。

第二天一早,大家吃過早飯之後,楊嘯便陪著戴維在房間下棋。

老秦父子自然不會放過如此好的機會,對於他們來說,這就是觀摩大師級的棋藝,機會難得。

當然,戴維的棋藝有限,也無法顯示出楊嘯高明的棋藝。

第一局棋剛下完,秦陸正要和楊嘯對弈,戴維的侍衛走進來,說道:

「戴站長,外面有人找楊師。」

眾人一愣。

楊嘯在卡拉奇城並沒有熟悉的人,怎麼會有人來找他呢?

大家還沒來得及思考,門外就傳來了一個聲音:

「請問楊嘯,楊師可是在這裡?」

大家走出房間一看,原來是昨天的胖子三人,身後還跟著兩個金甲侍衛。

戴維當即拱手道:

「在下戴維,是基地的站長,楊師是我的老師,請問你們是?」

那胖子看了戴維一眼,淡淡一笑,說道:

「戴站長,我們家主人想見見楊師。」

「你們家主人是誰?」

楊嘯問道。

胖子對楊嘯微微鞠躬,恭敬地說道:

「楊師您放心,絕對不會傷害您,我家主人聽說您可以破解那局殘棋,對您非常好奇,特意派我過來請您,他想和您下一局棋,無論勝負,奉上一百萬晶幣的酬勞。」

胖子說完,將一張黑金卡遞到了楊嘯面前。

楊嘯猶豫了一下,看著戴維。

戴維則小心的問道:

「請問,你家主人是?」

「不好意思,暫時不方便透露,不過,等些時日你們會知道的。」

胖子對戴維等人說話的語氣比較冷漠,唯獨對楊嘯的語氣很是恭敬。

超級學神 戴維和老秦等人此刻也不敢多說,便對楊嘯說道:

「楊師,您自己拿主意吧。」

楊嘯收下那張黑晶卡,說道:

「不就是下棋嘛?既然對方花重金請我下棋,為什麼不去呢?」

楊嘯斷定,這些人光明正大地來請自己,雖然沒有透露主人身份,想必也不會亂來,關鍵是他並沒有捲入什麼恩怨情仇,別人也犯不著來陷害自己。

楊嘯當即跟著胖子三人走了。

戴維和秦陸想要跟上,胖子回頭道:

「你們就別跟著去了,我們主人並沒有請你們,去了也進不了門,不過你放心,傍晚之前,一定送楊師回來,如果不送他回來,我也會派人過來給你們說一聲。」

說完,胖子便揚長而去。

秦陸愣了一下,嘀咕道:

「到底是誰啊,這麼囂張?」

戴維三人猶豫了一下,跑到了旅店門外,看到楊嘯跟著胖子三人坐上了一架小型飛船,騰空而去。

老秦一驚,說道:

「在卡拉奇城內,不允許私人飛船飛行,能夠有這個特權的,只有城主基諾一人,難道說,請楊師過去的是城主基諾?」

「可是,城主為什麼要擺下這個棋局,還要請楊師過去呢?按照規定,城主基諾作為巫星在紫源星的管理者和大賽的舉辦者,是不能參加這屆圍棋大賽的。」

「也許,他是看楊師的棋藝高超,想和楊師下棋,錘鍊自己的精神力吧?畢竟到了基諾城主的修為,在這個城市內很難找到人來錘鍊他的精神力了。」

「大家也不用猜測了,既然對方敢派出飛船來接楊師,就是間接表明了身份,楊師也不會有什麼危險,我們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大家點點頭。

戴維和秦陸都是要參加圍棋賽的人,兩人當即去房間對弈了。

老秦則去城裡拜訪老朋友。

(感謝書友ZI3打賞100起點幣,多謝支持)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飛船在城市中央靠近河流的地方降落下來。

這是一個單獨的院落,擁有一段私家河岸,院落面積很大,用圍牆圈起來。

飛船是直接降落到院子裡面的一處空地廣場上的。

「楊師,我們到了。」

胖子帶著楊嘯走出了飛船。

楊嘯掃了一眼,笑道:

「現在應該可以告訴我這是什麼地方了吧?」

「其實也沒有什麼可以隱瞞的,你的朋友見到這艘飛船就能猜出來,這是基諾城主大人的宅院,在卡拉奇城內,只有城主大人的私人飛船可以飛行,連薛榮大師的私人飛船都不能再城內飛行。」

胖子很驕傲地說道。

「看來是城主大人找我了?」

「呵呵,等會你就知道了。」

胖子神秘一笑,帶著楊嘯向裡面走過去。

穿過了幾處宅院,來到了一處花園。

花園又一處水塘,水邊一處涼亭,一個中年男人的向水塘,背對著楊嘯等人。

胖子帶著楊嘯走過去,非常恭敬地對那個中年男人的背影鞠躬,低聲說道:

「主人,楊師請過來了。」

楊嘯站在涼亭裡面,距離那個中年男子大魚三米左右,涼亭中央有一石桌,桌子上有個棋盤,掃了一眼,正是昨天自己和胖子下的最後一局,自己執黑打敗了胖子。

中年男子背對著楊嘯,輕聲說道:

「這個棋局是你昨天和我手下對弈的?」

楊嘯點點頭。

「和我下一局,如何?黑白兩子隨便你選,還是昨天的那一局。」

「好。」

楊嘯沒有絲毫猶豫。

中年男子點點頭,對胖子吩咐道:

「重新布棋。」

「是,主人。」

胖子拿掉石桌上的那盤棋,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副新的棋盤,然後和那個老者兩人對坐,各自神識微動,只見白子和黑子紛紛落下,眨眼之間就布好了棋局,和昨天的一模一樣。

胖子和老者起身離開。

「主人,棋局布好了。」

「嗯,楊公子,你先選擇。」

楊嘯也不客氣,當即坐下,說道:

「我選擇黑子。」

「好,黑子先走。」

楊嘯神識微動,調動了一粒黑子,落到了棋盤上。

胖子和老者站在旁邊一看,立即脫口而出,

「楊師,你昨天不是這樣走的!」

楊嘯:「@#¥%」

誰TM告訴你我要按照昨天的走法原樣走了?

「呵呵,世事如棋局局新,昨天如何走的我已經忘記了。」

楊嘯淡淡地說道,裝逼的氣息撲面而來。

那中年男子仍然沒有轉身,點點頭,說道:

「楊公子果然是高手。」

說完,一粒白子便從棋盒中跳出來,落到棋盤上。

那中年男子沒有轉身,卻可以如此精準地控制棋子落到棋盤上,足見精神力的強大。

楊嘯也不管那些,當即開始和他廝殺起來。

中年男子的棋藝比起胖子來說,的確高了一些,但是並不是高很多。

楊嘯走了十幾步只有,終於落下了關鍵的一顆黑子。

嗤!

中年男子趕緊一根尖刺刺入了自己的腦海,精神一下子緊張起來。

一旁的胖子和老子看著棋盤局面的變化,也跟著莫名的緊張起來。

中年男子開始了拚命反撲,白子不斷圍堵攔截黑子,但是都被楊嘯幾招妙棋化解。

十步之後,楊嘯開始一步步吃掉白子。

中年男子額頭開始滲出汗珠。

一旁圍觀的胖子三人似乎比他們的主人還要緊張,不停地擦汗,大氣不敢喘。

又下了十步,楊嘯基本奠定了勝局。

中年男子周身的空間開始微微波動,神識不穩。

一顆白子懸在棋盤上空,久久無法落下。

「唉!」

中年男子一聲長嘆,白子「啪」地一聲墜落下來,在棋盤上翻滾了兩下。

「我輸了,楊公子果然棋藝了得。」

楊嘯看著中年男人的背影,心想,你媽媽的一直在裝逼,連個正面都不肯轉過來?

「呵呵,我運氣好。」

「哈哈,這且能用運氣好來解釋的?」

楊嘯無語,只能默認了。

「楊公子是從地球來的?」

「是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