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什麼?」孤鷹不信。


禿狼等人自然也不信,一個個打量著冷沐風,心中斷定,這又是一個扮豬吃虎的主。

「信不信都沒關係,我也沒必要騙你們,說吧,你現在準備怎麼辦?」冷沐風將龍鱗劍壓在孤鷹的脖子上問道。

「呃,古風太子饒命,我、我也是求財而已,不是我要殺您。」孤鷹連忙求饒道。

「那我為什麼要放了你?」

「我們無冤無仇,您放了我,我們不再找您的麻煩。」

一旁的土匪都聽不下去了,他們了解大當家,知道他是腦袋憨,沒聽明白。別人卻不知道,還以為他是鐵公雞呢,別被人一劍給捅了。

「我們願意贖回老大,太子爺您要什麼,儘管說!」禿狼急忙說道。

冷沐風點點頭:「你倒很忠心。」

禿狼晃著一個大腦袋,陪著笑說道:「我是鷹驚崖的軍師。」

「希望不是傳說中的狗頭軍師,我要鷹驚崖,怎麼樣?」冷沐風問道。

「什麼?」禿狼還真沒反應過來,一旁的山匪也是一個個面面相覷。

「笨蛋,他是要搶我的位置,當大當家。」孤鷹這時反應倒是很快,躺在地上大聲喊道。

「您,您不是有飛龍山了嗎?聽說還混得不錯,怎麼看上我們鷹驚崖了。」禿狼略帶驚訝的問道。

「是啊,這裡可不比飛龍山日進斗金,這裡數千名土匪,想收保護費可沒那麼容易。」

「對,只能靠搶。」

一旁的土匪紛紛說了起來,似乎都想打斷冷沐風的那個想法。

「既然這樣,留著你也沒什麼用了。」冷沐風說道,微微一用力,劍尖刺進孤鷹的脖子。

孤鷹嚇得動也不敢動,更不敢大聲用力,輕輕但壓抑著憤怒說道:「你們想爺死嗎,無論太子爺提什麼條件都答應他!」 禿狼等人聽罷,都不敢在說什麼,冷沐風笑道:「這才像話,識時務者為俊傑,你起來吧。」

見冷沐風將劍挪走,孤鷹鬆了一口氣,連忙從地上爬起,閃到一旁:「你就這樣放了我?」

「不然還要怎樣?你要反悔也可以,那我就回去帶人來,將你鷹驚崖殺個雞犬不留。」冷沐風淡淡的說道。

想到飛龍山現在如日中天的聲勢,孤鷹只好作罷:「沒有,小人怎敢反悔,能追隨太子爺是我們的榮幸。」

冷沐風驚訝的看了他一眼:「想不到你拍起馬屁來,腦子挺清楚。」

「呃,讓太子爺見笑了,我們鷹驚崖就在上方,太子爺要上去看看嗎?」孤鷹問道。

「當然要去!」

孤鷹一揮手:「從今天開始,我們就不是土匪,是太子爺麾下的護衛,也算棄暗投明,恭迎太子爺上山。」

「恭迎太子爺上山!」

「太子爺請!」

數百山匪無奈的喊道,想不到寶物沒搶到,搶了一位爺回去。

禿狼跟在一旁心中不住哀嘆,不聽本軍師的建議,這下吃虧了吧。這何止是又瘦又硬的刺蝟,簡直是又狠又凶的猛虎,這下鷹驚崖非被吃得骨頭也不剩。

來到山頂,冷沐風見這鷹驚崖,就像一隻鷹站在山頂一般,俯視下方的盤龍古道,甚是險峻。

「太子爺,這裡就是我們的老巢,易守難攻。碰上肥羊,我們就去搶了,碰到硬茬子就撤回來,他們也不與我們為難。」孤鷹在一旁解釋道。

「這裡能駐多少人?」冷沐風看了一眼鷹驚崖的規模,問道。

「住滿的話,能住一千人,但我們現在總共才三百六十五人。」

冷沐風一愣,這個數字還挺順,說道:「走,上去看看。」說罷率先往鷹驚崖上飛去。

鷹驚崖上還留有數十人看守,看到冷沐風都面面相覷,大當家不是去打劫了嗎,怎麼像接回一個老朋友一般。

「馬上殺牛宰羊,還有將美酒都搬上來,歡迎太子爺上山。」孤鷹吩咐道。

「是,大當家。」留守的還不知情,土匪應了一聲就興高采烈的去準備了。

「這幫沒長腦袋的,我一會一定收拾他們。」孤鷹看了冷沐風的臉色一眼,急忙說道。

「沒關係,以後你還是鷹驚崖的大當家。」冷沐風說著往前走去。

孤鷹暗喜,這位太子爺果然不會待在這裡,和禿狼一左一右陪著冷沐風來到聚義廳。

「太子爺請上坐。」孤鷹請冷沐風坐到上首。

冷沐風也不客氣,直接來到最上方的虎皮座椅上坐了下來:「兩位也坐吧。」

「是,多謝太子爺。」孤鷹有些尷尬的和禿狼在下面坐了下來。

冷沐風看了他一眼笑道:「只要你們不對外說,鷹驚崖還是你們的,我明天就會離開,即便回來,也不會插手這裡的事。而且,你有困難了,只需派人到飛龍山或者鬼門鎮說一聲,要銀子給銀子,要人有人,如何?」

孤鷹本來有些尷尬,這時一聽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太子爺,您對我也太好了。」

「呵呵,不過,在需要你幫忙的時候,你也要全力相助。否則,飛龍山現在可有一名巔峰的武聖正沒事幹,我不介意讓他來找你玩玩。」

「別!別!我一定聽太子爺的吩咐。」孤鷹慌了,武聖巔峰哪有那麼好玩的,萬一碰到個脾氣暴躁的,自己死也不知道怎麼死的。

禿狼也被嚇了一跳,急忙說道:「太子爺請放心,我是咱們鷹驚崖的軍師,一定會和…」

禿狼看一眼孤鷹,感覺再叫大當家不妥當,想了一下說道:「一定會和孤將軍遵從太子爺的旨意,收好這裡。」

「對,對,我一定和禿將軍收好鷹驚崖。」孤鷹也急忙說道,對於自己的新身份似乎還比較滿意,聽到禿狼叫他『孤將軍』時,還有些沾沾自喜。

「好吧,不過為了你們的安全,叮囑好手下人,不要走漏了消息。」

「是,太子爺!」

「多謝太子爺關心!」

孤鷹和禿狼連忙起身說道,看來這位太子爺還真的關心他們,只要不走漏消息,最少凌雲宗不會過來找麻煩。

冷沐風想了想,又從乾坤戒指中取出兩顆金還丹:「我出門沒帶多少,這兩顆丹藥你們留下。」

孤鷹、禿狼大喜,這可是救命的丹藥,連忙上前接過:「多謝太子爺!」

第二天,冷沐風離開鷹驚崖,繼續往蒼龍帝國趕去。這次他吸取了教訓,化妝成一名白髮蒼蒼的老頭,一路疾速飛行。對於鷹驚崖上的眾人,就暫且隨他們吧,以後用得到了,自然是一支助力。

冷沐風急速離開盤龍古道的時候,在蒼龍帝國境內,有兩個人影正快速向盤龍古道的入口飛來,正是岳嘯天和歐陽倩兒。

全民魔女1994 原來,岳嘯天逃走之後,來到了神女峰,對歐陽倩兒說冷沐風聯合神殺、潛龍和紫華府,剷除了飛雲幫,下一個目標就是翡翠谷。

為了讓歐陽倩兒相信,岳嘯天還將自己斬斷左臂的責任,推到雲飛揚、賈宗道、公孫耀和長孫無忌等人身上,說自己是在得到情報,準備逃離時,遭到眾人的圍攻。

翡翠谷正是神女峰的勢力,也是歐陽倩兒多年的心血,她對岳嘯天的話半信半疑,沒有帶神女峰的高手,而是與岳嘯天一同趕往混亂之地。

兩人疾飛來到盤龍古道的入口,幾乎沒有停留就沖了進去,迎面撞見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正是冷沐風所扮。

冷沐風見到岳嘯天和歐陽倩兒,幾乎扭頭就要逃,他強忍著心中的恐慌,迎著兩人飛來。

插肩而過時,似乎被歐陽倩兒的美貌所吸引,冷沐風還將「貪婪」的目光,在她身上狠狠的掃了一遍。

歐陽倩兒似乎經常遇到這種恨不得要將她生吞了目光,眉頭一皺,沒有言語,繼續往前趕去。

岳嘯天則在心中盤算著,到了混亂之地,如何挑起歐陽倩兒對冷沐風的怒火,沒有注意眼前這個色眯眯的老頭,就這樣與冷沐風插肩而過。 冷沐風「依依不捨」的飛行了數里之後,見兩人已經沒了蹤影,瞬間不要命的往前狂奔起來,如閃電一般消失在原地。

歐陽倩兒還未飛出盤龍古道,突然眉頭一皺:「剛才過去那人莫非是冷沐風?」

岳嘯天一愣:「那個老頭?」

總裁的隱婚前妻 「對,我怎麼有股熟悉的感覺。」

岳嘯天傻眼了:「你確定嗎?」

歐陽倩兒仔細回想冷沐風剛才看向自己的目光,身體不由一顫:「我們被騙了,那人就是冷沐風。」

岳嘯天聽到這裡,轉身就追了過去:「快,不能放過他!」

兩人追到盤龍古道入口,哪裡還能看到冷沐風的影子,歐陽倩兒問道:「他跑了,往哪追?」

岳嘯天有些遲疑,冷沐風有可能前往天緣寺,但他碰到了自己,會不會改變主意。

「去天緣寺。」岳嘯天最終一咬牙說道:「他很有可能去找火靈兒。」

「好,一定在他進入天緣寺之前攔住他。」歐陽倩兒說道。

兩人奮起直追,迅疾無比的向天緣寺方向追去。冷沐風正在前方不遠,不過他早已經化妝成一個坡腳的中年人,在官道上蹣跚前行。

看著從上空疾掠而過的兩個身影,冷沐風不由一縮頭,混在官道上的人群中,往前方走去。

冷沐風來到前方的一座城池,發現有三、四名修鍊者,在城門四周轉悠,眼睛緊緊盯著每一個進程的人。這才想起來,凌雲宗、神女峰都在蒼龍帝國,勢力龐大,恐怕從這裡到天緣寺,都布滿了他們的眼線。

來到城中,冷沐風見身後沒人跟蹤,來到一個巷子中,迅速從乾坤戒指中拿出一套衣服換上,搖身變成一名商隊的夥計模樣。

冷沐風沒敢多待,買了一匹良馬,當天就出了城。不過他沒敢直接趕往天緣寺,而是向南方繞了過去。

行了三日,冷沐風才敢轉向天緣寺方向,不料剛來到前面一座城,迎面撞見了歐陽倩兒。

只見歐陽倩兒帶領幾名美女,正在城門外巡查,來往的人無不投以熱切的目光,只是這些美女熟視無睹,一個個目光炯炯的打量著每一個人,城門的守衛也都聚集在一起,肆無忌憚的對這些美女評頭論足。

冷沐風暗暗叫苦,此時也不能後退,硬著頭皮往城門趕去,立時有數道目光盯在自己身上,上下打量,恨不得將他看個通透。

冷沐風迎上這些目光,毫不掩飾自己想法的看向這些美女,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誰的模樣,倒是讓這些美女微微一愣,隨後將目光轉向別處。

冷沐風心中竊喜,一拍馬匹就要進城,突然一股香風襲來,歐陽倩兒笑吟吟的來到自己面前:「殿下讓我找的好辛苦。」

冷沐風故作不解道:「殿下?神仙姐姐認錯人了吧?」

「冷沐風、古風,我認錯了嗎?」

「呃,我是張小二,神仙姐姐真認錯了。」冷沐風可不敢與她多糾纏,一邊說一邊就要往城門趕去。

歐陽倩兒伸手拉住駿馬,冷沐風險些摔了下來,不禁怒道:「朗朗乾坤,你們竟敢當街抓人,還有沒有王法。」他的聲音很大,城門的守衛聽到都往這裡趕來。

絕寵億萬甜妻 歐陽倩兒微微一笑,低聲對冷沐風說道:「你將他們叫來也沒用,不信一會看。」

那些守衛來到跟前,一名校尉打扮的人,色眯眯的看了歐陽倩兒一眼問道:「你們為什麼當街抓人?」

冷沐風見他這副模樣,暗叫糟糕,這時一名嬌滴滴的美人上前,雙目含淚,悲痛欲絕的說道:「他對我始亂終棄,為了找這個負心人,我和姐妹們找遍了整個蒼龍帝國。」一邊說,一邊來到冷沐風跟前,揮舞粉拳向他打來。

冷沐風急忙躲到一邊,對那名校尉解釋道:「軍爺,我不認識她,她們這是當街搶人啊。」

「張郎,你真的一點也不念昔日情分了嗎,枉我對你痴心一片。罷了,你既然不認我,我纏著你還有什麼意思,唯有一死了之。」

說著,這名嬌滴滴的美女,抽出寶劍抹向自己的脖子,又快又狠。

冷沐風在一旁都看傻眼了,不由暗自佩服神女峰的弟子,這時一旁幾名美女慌忙攔住她,有一人轉身怒斥冷沐風道:「張小二,風兒哪裡配不上你,你竟敢這樣對她,我今日要你的命。」說著抽出長劍,疾刺向冷沐風。

歐陽倩兒美目流轉,看了冷沐風一眼,攔住那名女子:「軍爺自會給我們神女峰一個交代,你急什麼急。」

「諸位果然是神女峰的仙子。」那名校尉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說道,若在平時他根本沒有資格接觸到這些人,要知道神女峰弟子接觸的非富即貴。

那名校尉看了冷沐風一眼,見他一副商隊夥計的打扮,忍不住說道:「你小子這副模樣,神女峰的仙子能看上你,那是你的造化,竟敢還始亂終棄,嫌自己命長了是嗎。」

冷沐風此時渾身是嘴也說不清,只好說道:「軍爺,我真的不認識她們,也沒和神女峰打過交道,我這樣的怎麼會高攀她們呢,您說是不是。」

那名校尉一聽也感覺有理,歐陽倩兒見狀,上前一步擒住冷沐風說道:「你雖然資質上乘,但也不應該對風兒始亂終棄。這位軍爺,我要將他帶回神女峰受罰,不然對眾弟子也沒辦法交代。」

那名校尉聽到這裡,不由腿一軟,險些跌倒在地,這時才明白,他肆無忌憚看了這麼久的這名絕世美人,竟然是神女峰的峰主歐陽倩兒,有些語無倫次的說道:「峰主請,這小子就是該死,請峰主隨意處置。」

「呵呵,那就多謝軍爺,這些請兄弟們買酒喝。」 我的絕色總裁夫人 歐陽倩兒說著,掏出一錠黃金交給那名校尉,然後帶著冷沐風飄然離開。

冷沐風沒想到逃了這麼遠,還是落入歐陽倩兒手中,在路上,問歐陽倩兒道:「神仙姐姐怎麼知道我會從那裡走,還早早在那等著我?」 歐陽倩兒不由抿嘴一笑:「小嘴越來越甜了,幸好你往南繞行,若是往北,碰到的可是恨不得生吃了你的岳嘯天。」

冷沐風恍然:「原來路上那些人是你們故意安排的,逼得我繞行,哎,看來我膽子還是小了。」

歐陽倩兒看了他一眼,說道:「不過這次你就不要再打什麼主意了,我不會像上次那樣,讓你和圖魯溜走。」

「我們上次是幫神仙姐姐完成任務,以為你不需要我們了,才走的。」

「是嗎,為什麼你們不親自動手殺了謝郡候?」

「反正有您出手,他是必死無疑,您沒看到酒肆中多了很多陌生人嗎,我們也沒辦法。」

「還不是你故意暴露身份,吸引這些人前來的,我當時怎麼忽略你這點。」

「不是我們故意泄露行蹤的,可能是我太帥了吧,走到哪裡都容易被人認出來,就像這次,不還是被神仙姐姐認出了嗎,對了,您究竟是怎麼認出我的?」冷沐風趁機問出了這個困擾他的問題。

「哼,你看向我的目光雖然很色,但都是偽裝出來的,和那些真正的色中餓鬼還不一樣。」

「那您當時為什麼沒有察覺?」

歐陽倩兒掩嘴一笑,頓時媚態百生,引人至極:「你當時化妝成個糟老頭子,我對你才沒有興趣呢。後來還是走了很遠,突然想到你看向我的目光,和要妖獸森林中你到我營帳時,看到我時非常像,表面上雖然色眯眯的,但還是非常清澈的。」

「原來是我還不夠色!」冷沐風搖頭嘆道:「神仙姐姐真要將我帶到神女峰嗎?」

「難不成你想去凌雲宗?」歐陽倩兒反問道。

「別,別,岳嘯天會撕碎我的,他的飛雲幫被我徹底毀掉了。不過,您為什麼幫他抓我,我好像從未得罪過你們神女峰?」

歐陽倩兒笑道:「我為什麼抓你,你還不知道嗎?」

「不知道。」冷沐風搖搖頭,坦然的看著歐陽倩兒,同時心中猜測著她為什麼會幫岳嘯天。

「那就到了神女峰好好想想吧。」歐陽倩兒說完,提起冷沐風急速往前飛去。

「喂,神仙姐姐,我要去天緣寺找靈兒,讓她知道了不太好吧。」冷沐風不得已只好搬出火靈兒。

果然歐陽倩兒峨嵋微皺,問道:「誰不是接下來要對付翡翠谷嗎?」

冷沐風一愣:「我什麼時候要對付翡翠谷了,他們在翠谷盆地那麼遠。哦,原來翡翠谷是神仙姐姐的勢力。」冷沐風心中雖然早有猜測,還是非常誇張的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