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今天要麻煩你幫我個忙。」雲錦書說,「你今天的客人,是我的老朋友,幫我給他帶句話。」


菊英急忙點頭。

雲錦書在她耳邊低低說了幾聲,菊英表示聽明白了,雲錦書放開她,低頭看看她的面容。

菊英的美目含着淚光,含情脈脈地凝視着他。

「這兒。」雲錦書在她唇邊擦了一下,「妝花了。」

他冷漠地盯着菊英走進房中,隨後閃身從走廊一側窗爬出去,登上樓沿,尋到了水月廳那一側的窗。

景郡王年紀比雲國公差不多少,這一把年歲還背井離鄉來京城常駐,雲錦書覺得,這人可能要死在京城才算圓滿了。

他靜靜地聽着裏面人說話,菊英一個勁兒地逢迎,對方也一個勁兒地回以乾巴巴的讚美。

雲錦書越聽越不對勁。

菊英平日裏待客,有這麼刻意么?

身為花魁,自然是深諳言語的藝術,三言兩語叫人神魂顛倒,連享譽天下的詩人才子都逃不過她的溫柔套,怎會如此明顯的奉承一個剛進京不久,口音還沒變過來的王爺。

就好像在……提醒什麼。

雲錦書按住腰間佩刀。

……

月光被龐大的身軀遮蔽。

那雜役滿臉橫肉氣勢洶洶,初月晚在他逼近剎那急中生智往後一指:「來人了!」

雜役中招,急忙回頭看去,初月晚二話不說將懷中的那節圓木頭扔向他的後腦勺,砸得雜役「誒呦」痛叫一聲,初月晚趕忙又抱起一根圓木砸他。

「兔崽子老子廢了你!」雜役暴怒,捂住頭上的上一棍敲掉初月晚拋來的圓木。

初月晚沒了「武器」,急忙往木頭架子側面躲,她扒掉了架子上的木樁,忽然發現背面是空的一條路,急忙用力去推木頭架子。

雜役怕她要跑,趕緊揮舞鐵棍打得木頭架子吱吱作響。初月晚左躲右閃,還要躲被打下來的木頭,快要沒有力氣了。

「快躲開!」忽然那木頭架子後有個女聲嚷道。

初月晚抱頭看過去:「輕鴻……」

輕鴻在木頭架子另一面,不知什麼時候過來的,她見初月晚往旁邊閃開了,馬上狠狠一推那架子,架子顫了一下沒有動,卻把雜役嚇了一跳。

「你個賤人,老子弄死這小兔崽子你也別想跑!」雜役罵道。

輕鴻絲毫不理他,馬上再次一推,初月晚急忙幫着她一起用力。

木頭架子轟然倒塌,雜役急忙後退,被滾落在地上的圓木絆了個狗吃屎。

「快走!」輕鴻抓起初月晚的手拽着她跑。

「別跑!」那雜役迅速打挺爬起來就要追那二人。

突然「嘭」的一聲,匕首刃尖從雜役粗鄙的腦門上頂着血漿鑽出來,雜役肥碩的身軀踉蹌一步,栽倒在地上。

血在他臉盤子下匯聚成泊,已經沒有了氣息。

裘鳴沒撿那匕首,踩在雜役身上,朝着那兩人逃跑的方向望去。

「就走開了那一下而已……」他話中有些懊惱。

而初月晚和輕鴻兩個已經遠遠跑開,根本沒注意到身後發生了什麼。

「輕鴻謝謝你!」初月晚邊跑邊朝她說。

「別謝了!我就說不行來着!哎呀怎麼就是控制不住我這愛管閑事的毛病!」輕鴻後悔不已,卻還專註地拽著初月晚能跑多快跑多快。

前面是一片果林,輕鴻表示鑽過去就能回大街上,叫她小心一點,這邊枝杈特別多。

初月晚擋住臉,慢慢地在裏面穿行。

輕鴻時不時回頭看看,拉好了初月晚的手不鬆開。走出一陣子后,不知怎的那林中傳來一陣沙沙聲,輕鴻頓時渾身一抖,驚慌道:「他追來了!來不及了,快跟我走!」

說着她再次用力拽起初月晚,大步穿過密集的果林,橫斜的枝條朝着臉上打來,初月晚急忙護住頭,絲毫沒注意那枝杈撕開了衣襟。

輕鴻快步帶她從林子裏鑽出來,七扭八拐地繞了一陣子路,才跑向前面巷子的出口。

前方燈火通明。

「好了,你出去吧,回家。」輕鴻停下來。

她靚麗的面容被樹杈刮出許多小小的血口子,初月晚藉著燈光看到,心中一陣酸楚。

「哦沒事。」輕鴻發現她的注視,忙擦了擦臉,「都是小傷,過陣子就好了,頂多留一點小印子,敷上了粉也看不出來。」

「輕鴻跟我一起走吧。」初月晚含着淚,怕她留下會遭遇不測。

輕鴻澀澀一笑:「我哪兒也去不了,我這輩子,都在這兒了。」

初月晚搖搖頭,不想放開她。

一陣風吹過,輕鴻趕忙回頭看了一眼:「快走吧!」

初月晚正要走,忽然按著胸口愣了愣。

「我的長命鎖不見了。」初月晚再三確認,真的不見了。

「你那塊金子嗎?」輕鴻也幫着她找,可那衣襟上有個明顯的大口子,顯然是剛才跑動的時候刮散了。

那長命鎖是用紅繩系著的,難道也掛掉了?

初月晚頓時着急不已:「那……那塊鎖很重要,要是讓人拿了去……」

「應該落在林子裏面了,或者被那人拿走了。」輕鴻忙說,「別怕,我會去給你拿回來,你先走,先走吧!這個時候先不要顧身外之物了!」

初月晚拉住她:「不能去,輕鴻,你跟我走,回頭我叫人來找長命鎖。」

「康樂坊雖然只是一個青樓,但是背後有很多大人物,很深的水。」輕鴻拉着她靠到街邊角落,勸道,「你不要招惹這邊,也不要再來了。我找到以後,託人給你送過去就行了,我不會有事的,好歹也是這麼多年在這裏的老人兒了。」

輕鴻說完用力推了初月晚一把,將她推向街上燈火籠罩的熱鬧地方。

「輕鴻!」初月晚回頭叫道,她已經不見蹤影。

。 陳思平怔了一下,張冠清八年前曾徹夜觀星預言大唐有難,影響國祚傳承。這件事只有寥寥幾人知道。

「你說命主晦暗不清你看不透,但是卻能在裴旻身上看到一絲命主的影子,所以你把鑄劍爐交給了裴旻……你是說,如今鑄劍爐的損毀,與命主有關?」

張冠清點點頭,「裴旻,很有可能是在為命主鑄劍。」

陳思平道:「觀星之術我雖然不擅長,可也算略知一二。當年你說大唐有難之後,我聯和了幾位師兄和各位觀主也曾登上天柱峰徹夜觀察星象,卻未曾發現星象有異。師兄,你確定當年你沒看錯?」

武當掌教搖了搖頭,「如此大事,我怎麼會看錯。」

「可是,既然是影響國家危亡的大事,怎麼能把他交由江湖,總要上報朝廷的啊。」

張冠清轉過身,看着自己這個一向激進的師弟,嘆了口氣,道:「師弟,你當真看不出來?如今的朝廷,早已不是高祖太宗時期的朝廷了!」

「命主之事,你看不出來,俞彤他們看不出來,你覺得朝廷的欽天監能看得出來?他們每年每月每日的觀星都會記錄在冊,我們現在上報,在他們看來,就是妖言惑眾!」

「朝廷正愁找不到理由收拾我們,上報朝廷,那就是把武當往火堆里推啊。」

陳思平沉吟不語。

半晌,他終於是臣服於掌教師兄的說辭,只是還有一點不安:「師兄,把天下及武當的安危全繫於命主一人身上,是否還是有些不穩妥。世事無常,若是他一旦出現意外,那……」

武當掌教張冠清眉眼含笑的看向先前小道童與年輕道人離去的方向,「所以,我們得為武當找好退路啊。」

陳思平扭頭看了一眼,嘆道:「景峰的天分確實不錯,成為武當掌教倒也不是沒有可能。只是你覺得以他那個比你還不著調的性子,能挑的起武當掌教的擔子?更何況,他也不能服眾啊。」

「他要是想當武當掌教,他自然能當好。要想服眾,他自然有讓武當眾人誠服的辦法。」

「只是,他不願意。」

張冠清嘆了口氣,「回舟這個大徒弟,脾性是真的摸不透啊。」

「那你的意思是……景寧?」

張冠清笑着點點頭。

「你瘋了!」陳思平幾乎忍不住就要給這個掌教一拳,「景寧不過是個五歲的孩子,你讓他去當武當掌教?」

「我說的又不是現在。」張冠清忙安撫住暴怒的師弟,「十年後,二十年後,景寧會超越當年的你,超越當年的我,超越現在的景峰。」

「你要等二十年?」陳思平驚愕道,他走上前握住師兄的手,聲音有些顫抖。

「可是你現在的身子,哪裏還能堅持那麼長時間。」

「所以啊,我要迫不及待的開始挑選新掌教了。」張冠清呵呵笑道,「景峰俗心未了,最在意的,就是他師傅回舟和他師弟景寧。我要告訴他,景寧會是隔代的武當掌教,這樣一來,他自然會繼任下任掌教給師弟鋪路。」

「五年,我最多還能堅持五年,這五年裏我會給武當鑄劍一把,同時把景峰派下山遊歷江湖,了卻俗心。我死之後,景峰迴山繼任掌教,換你下山尋找命主。景峰擔任十年掌教,再換景寧下山遊歷江湖。等他回山之時,就是天下大亂的時節了。」

張冠清一臉悵惘,「希望這個天真無邪無憂無慮的孩子,能撐得起風雨飄搖的武當吧。」

他一步踏出,卻是一步千里,轉瞬行至了天柱峰觀星台,看着腳下雲遮霧繞,聽着耳邊鶴唳悠揚,他心裏說不出的感慨。

陳思平姍姍來遲,他緊趕慢趕,以歸真境修為趕來猶自是滿頭大汗。看着這個早已超脫天人的師兄,陳思平罵了一聲:「他娘的,你現在還是不是人!」

「你現在,把我掛在祖師堂牆上都沒有任何違和。」張冠清打趣道。

「我出生在長安,自小無父無母,跟着一個老乞丐,每日討飯。」張冠清突然沒來由的說起了往事,陳思平沒有打岔,走到師兄身邊靜靜聽着。

「七歲那年,我遇到了師傅。他告訴我,要帶我去一個好地方,我那時候以為他是拐賣孩子的,死活不跟他走。師傅告訴我,長安以南有武當,那裏四季如春,鳥語花香,有漫山遍野的橘子樹,有真武大殿,有天柱峰,沒有欺凌,沒有寒冷,再也不用擔心餓肚子,再也不用擔心冬天該怎麼過。」

「我跟着他到了武當,這一待,就是六十年。」

「這六十年,我不後悔。」

張冠清突然哽咽起來,這個老人的肩膀抖動的厲害,陳思平輕輕把手放到他的肩膀上,安撫著自己的師兄。

「師弟,我不想死啊!我還想一直留在武當,看着那些孩子們長大,看着橘子樹一年紅過一年,看着大唐盛世太平,看着武當祖庭興盛……」

陳思平終於是忍不住淚如湧泉,他哽咽道:「那能怪誰!誰他媽讓你進境這麼快,超脫天人註定要兵解,你但凡愚笨一些,就能在武當待一輩子。你……太聰明了呀……」

師兄弟二人相顧無言。

「傳信龍虎山,請張子峰掌教來一趟。」張冠清止住淚水,恢復了往日神色,「道教兩座祖庭情況都不容樂觀,我兵解之前,一定要與他談一場的。」

……

常玉灰頭土臉的從燃燒着的廢墟里高高舉起那兩把劍,朗聲道:「師弟,你的寶貝。」

李心安趕緊跑過去,一個縱步躍至他面前,看的裴旻眉毛直跳,心裏直犯嘀咕:難道這孩子適合練輕功不成?

「師兄,給我!」李心安踮起小腳,但也只能夠到常玉的前胸。常玉反手握住劍,雙臂下垂將兩把劍交到了李心安手裏。

大唐劍聖的小徒弟,如願以償的獲得了他垂涎已久的佩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