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們是毒窟的。」牛奮道。


「毒窟?」千星皺眉,不由想起一些事情,還有那個漂亮的身影。

「放心吧,兄弟,毒窟和我們鬥了無數年,一直都不佔上風的,我們也不怕他,以後我們都是自己人。」牛奮拍著胸脯說道。

「這笨牛說的也有些道理。」無影道。

「那你知道蝶谷嗎?」

「啊?」兩人都瞪著眼睛看向千星。

「老大,你知道蝶谷?」

「蝶谷是自己人。」牛奮憨笑道。

「蝶谷是十大妖聖所在,我知道很不應該嗎?」千星嘀咕。

「哦。」無影小眼睛轉悠。

吼!三人走著,忽然前面地面都震動起來,有人攔過來,人形坦克般,剎那便至。

「無影,老娘終於找到你了。」前面傳出呼喝,振聾發聵,千星都覺得耳朵嗡嗡。

再看前面,千星和牛奮都有些咋舌,牛奮十分高壯,但和前面一比,都顯得弱小很多,前面是一個小山般的女人,身高兩米多,膀大腰圓,多圓呢,千星估計得有過千斤,隨著呼喊走動,肥肉一顫一顫的。

之所以千星沒有提前防範,是因為此女雖然憤怒,沒有殺機。

「你們兩個小不點走開,不管你們的事。」胖女人喊道,直取無影,「偷看老娘洗澡還想跑,跟我回去成親。」

「人家哪裡不好了,你還跑……」說著女人還撒嬌跺了跺腳,然後肥肉亂顫的,整個山谷都快塌了。

千星兩個面面相覷,這不是來打架的,是來尋夫的,「你怎麼看?」

「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摻合的好,人家家務事……」牛奮喃聲說道,不知是真憨,還是故意的。

「老大,救命啊。」無影想逃,結果那女人也是厲害,抬腳踏地,無影鑽地都被震出來,抬起蒲扇大手便抓去,還有封印效果。

「你不是喜歡大女人嗎,這個很適合你,你就從了吧。」千星笑道。

「誰喜歡大……我是喜歡前凸后翹,可不喜歡肥豬……」

「那你還偷看人家洗澡。」千星說道。

「嘔,誰偷看了,我只是無意路過,單純想順些靈果吃,誰知這頭豬妖在那洗澡,嘔嘔……」無影委屈,臉色都煞白。

「報應啊。」牛奮說道。

「老大,笨牛,你們不能見死不救。」無影奔逃,但有些逃不脫,那個女人還很厲害,好像也是九重天實力,威猛的氣勢壓制無影速度。

「這位……姑娘,有話……」千星乾咳一聲,上步擋住,不然無影真被拍的半死了。

「走開,你長得一點不可愛,我不喜歡你。」胖女人喊道,「無影,我就喜歡你,今晚我們就成親洞房,哇哈哈……」

千星嘴角抽動,好吧,你們口味都很獨特。

牛奮在一旁都笑起來。

兩人也不再看戲,不然無影都可能被拿下了,這女人神通有古怪,兩人閃步出手,尤其是千星,山河拳轟鳴,正面和女人交手,也不落下風。

趁著女人被逼退,千星激起身後霧影風煞,三人一溜煙跑走。

這不是生死激戰,情況太特殊,總不能滅掉人家吧。

「嗷,你們兩個太可惡了,無影,你跑不掉的,我一定把你抓回去,成親,洞房……」

一處山頭上,三人落下。

千星和牛奮相視,都哈哈大笑起來,牛奮還拿出妖域烈酒,兩人碰了一杯。

「其實我覺得人家對你還是很痴情的,要不你考慮一下,人丑點沒關係,關鍵是對你好,還能保護你哦。」

「老大,我錯了還不行嗎,我再也不惹事了。」無影哭喪著臉,」那頭肥豬,嘔……」

「你這話有侮辱妖的成分,都是智慧生命,人家也不是普通豬,是碧睛琉璃豬,還是很個性的,我覺得要是能減肥下來,肯定也是美女。」

「嘔嘔……老大,不然讓給你們。」

「她看不上我們啊,剛剛都鄙視我們了。」千星兩個又笑起來。

「呃……」無影鬱悶無比,奪過兩人喝的酒自己猛灌幾口,「我再也不偷看女人洗澡了,不是,我真沒偷看她……」

「說起來我還是想去無涯境深處看看。」玩笑過後,千星想起之前的靈感,還有些鬱悶,「要不我們去無涯盛會吧,我也弄個名額。」

「星兄你想去無涯境?」牛奮說道,「這個也不用那麼麻煩,等回去我給你弄個。」

「老大,這笨牛也是妖聖一脈,他們那邊有足夠名額。」無影說道。

「啊?」千星詫異,這也可以,還真是後門無處不在啊,連妖域都興這一套。

牛奮憨笑撓了撓頭。

「之前我們被趕出來也沒關係嗎?」千星問道。

「沒有,裡面和外圍又不同。」牛奮道。

「大哥,就是他們。」三人正要離去,有人又攔殺過來,他們之前打架很多人都看到,很多消息都傳出,報仇的人已經來了。

牛奮無影兩個心大,都想不起這些,千星是信息太少。

****** 「蠢牛,死老鼠,還有你是誰?就是你殺了老三……」為首男子冷冷盯著三人,不時還吐出猩紅信子,這是一個毒蛇,「殺了他們。」

男子冷笑,直接動手,他化身巨蟒,彷彿蛟龍盤旋,雙頭巨蟒。

「聽說你在找狗?這東西做我坐騎都不配,不過吃狗肉我最喜歡,前天剛剛宰了個。」

千星上步,目光銳利。

這男子是九重天,無影兩個正面都不太夠,千星山河拳爆發,狂猛轟出,接而槍影呼出,蛟龍也殺。

雙頭巨蟒也是強大,雙頭噴出水火相容,交錯氣場,一時間和千星殺到一起。

而他們隊伍中還有兩個九重天,還有不少八重天,都圍殺向牛奮和無影。

剎那之後,三人都退出很遠,臉色有些蒼白,千星剛剛突破,也是普通九重天戰力,對面那個一點不差,而且後來又加入一個九重天襲擊他。

他若要走,這些奈何不了他,但正面交鋒,比拼的可是實力。

「哞……再來。」牛奮戰意上去,有些瘋狂,還又主動殺去。

權少的私有寶貝 千星兩個也都上去。

三人對一群,還是有所遜色。

「吼,欺負我男人,你們不想活了。」之前的胖女人聽到動靜也追來,正好看到無影被幾個同級圍攻,一時間生氣的很,泰山壓頂躍殺過去。

一時間地動山搖,蘑菇雲升騰,幾個八重天全部翻飛一地。

旁邊一個九重天怒哼攔截過去,都被爆狂的女人擋住,端是一座移動火山。

千星看的咋舌,如此一來,只剩兩個九重天,他實戰中穩固突破的境界,愈戰愈勇,也能擋住,牛壯和無影都是八重中難有敵手的存在,那些更多八重天都能壓制,戰況還平衡下去。

「無影,到這邊來,我保護你。」

「嘔,你離我遠點……」

「哈哈,還不好意思,就喜歡你害羞的樣子。」

「你這個蠢豬,去死。」與其交手的九重天高手都看不下去,凌厲出手。

然而胖女人絲毫不弱,她動作看似不快,卻又奇特韻味,能擋住一切刁鑽手段,橫衝直撞,至少在氣勢上她在整個戰場都是最勇猛的。

再看無影那小身板,他的手段還正好相反,鑽地無痕,穿雲無影,最善襲殺,刁鑽手段。

千星氣勢巔峰,突破后便得以磨礪,欲戰欲狂。

忽然他心生警惕,接著烏雲便到身後,千星閃步消失,烏雲緊隨,這雲霧全是瀰漫劇毒,千星回頭反擊,跟著分開,肩頭被劃出一道深深的傷口,血色都黑下去。

「烏菱!」千星眼神微眯,認出襲擊他的人,正是烏菱這個毒蜘蛛。

「小子,還真是妖,還真是你?天堂有路你不走,送上門的食物,今日就生吞了你。」烏菱渾身戾氣,上次被千星壞了好事,還打斷她一根爪刺,她嫉恨無比。

這個女人也有進步,上次應該還是七重天巔峰,這次也是九重天了,看樣子比他還強。

毒窟作為一大勢力,寶貝也有很多,烏菱也提升上來。

「烏菱。」牛奮退回來,臉色煞白,剛剛千星中招,那兩個九重天也騰出手,攻擊他們。

「毒蜘蛛?老大你和她還有仇,怎麼覺得你比我還能惹事,我還只惹惹得起的。」無影叫道,欺軟怕硬都被他說的這麼清新脫俗。

「都在呢,哼哼,正好一網打盡,都別想逃了。」烏菱氣息詭異,八眼八腿邪異閃動著,猙獰可怖,周圍毒霧瀰漫,靈氣都全部被侵蝕,蛛網飄散,封鎖此地,厲笑不已。

「哈哈,毒女人,你還真能做夢。」天空中大笑傳來,一個黑不溜秋的男人呼嘯飛來,他黑的很,臉色卻還有些蒼白。

「老黑。」牛奮興奮道。

「還有我。」接著一個胖鳥呼嘯飛來,落地化人,還是胖子,不過和遠處的胖女人一比,他都是苗條了。

「胖鳥。」牛奮笑道,又是自己人。

「不知死活,饒你們一命,自己送死。」剛剛他們和烏菱遭遇,正在交手,烏菱看到千星,新仇舊怨,襲殺到了這邊。

看兩人的樣子,都是帶傷的,他們也是八重天,兩人聯手都不是烏菱對手。

「毒窟聽令,不顧一切全滅他們。」烏菱冷笑,伴隨毒霧如影,利爪毒絲強勢動手。

「毒女人,老女人,哈哈,怕你們不成。」

千星看著,幾人都是年輕人,戰意很盛,八重天也無懼,聯袂便殺將出去,結果很快又退回來。

感受到戰意,並沒有虛的,千星不再遲疑,踏步出手。

他也是看人的,之前無影牛奮都接觸過,不錯的妖族,他會幫忙,但若是一些白眼狼,他也懶得多幫,現在他們這邊明顯是處在下風的,他的速度想走便走。

「九重天?」烏菱的臉色陰沉,她可記得,第一次見這個人還是三重天,被一個小勢力的人追的無路走,後來又見也是四重天,趁她受傷傷她,奇恥大辱,現在怎麼就九重天了?

她受傷回來,用了多少寶物才提升到這個境界。

烏菱痛恨,死死盯著千星,「天驕還是神獸,吃了你大補。」

千星受傷,烏菱都快是九重天巔峰了,手段也有些難防,他突破沒多久,還真單挑不過。

至於牛奮他們,對面還有幾個九重天呢,他們神通也都很強,奈何境界尚低。

一群人都在敗退。

「哈哈,痛快,兄弟,既然和毒窟這些王八蛋有仇,便是自己人,我是胖鳥,兄弟怎麼稱呼。」胖鳥本體還真是一個奇怪又肥的大鳥,扇動翅膀飛沙走石,受傷反而還大笑。

「星帥。」

欲擒顧愛 「星哥……」

「你這鳥又裝嫩。」

「咦?不對呀,我怎麼好像在哪聽過這個名字。」胖鳥接著疑惑,不過又被烏菱轟翻出去,狼狽的很,什麼都來不及想了。

「呱,我怒了……」

「無影,我幫你。」豬妖衝來。

「這位……猛男,哦,猛女是誰?」胖鳥站起來看去。

「無影老婆。」牛奮說道。

「啊?哈哈……你們很配。」

「小鳥人,你這話中聽。」胖女人嗷嗷笑道,所過之處,地動山搖。

然而接著她也很凄慘,翻滾出很遠,直接就是重傷,身上多處利爪毒痕。

千星踏步補位,好像還只有他能擋住烏菱一二。

他算是看出,那個豬妖女人實力強大,神通奇特,但只是面對相當或者比自己弱的才強勢碾壓,優勢極大,碰到比自己強的,她的氣場一旦被破,麻煩就大了。

她的一舉一動都有氣場,壓制戰場,之前那些對手都能碾壓,如今烏菱更強些,破開氣場,她的動作緩慢,烏菱的刁鑽殺招全都難防住,劇毒也有些難抗,一時間成為場上傷勢最重的一個。

千星本來以為還是個有力幫手。

****** 烏菱臉色鐵青,上次她就狐疑,這次更確定,千星無懼她的大多劇毒?她的毒有這麼差嗎,這豈不算是克制她。她真是看千星越來越不爽,殺機越來越勝,比之牛奮幾個老對手還勝,專殺千星。

千星戰意銳利,遇強則強,同級哪怕對方是巔峰,他也無懼什麼。

戰場激戰,對面人多,高手還多,千星這邊幾個雖然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但對面也不算差,他們邊戰邊退,一直都處在下風。

千星擋住最強的一個,反而是傷勢最輕的,相比之下,牛奮他們都傷痕纍纍,凄慘的很,但戰意依然激昂,這點千星已經認同。

連環妙計 牛奮翻倒,烏菱緊隨襲殺,千星戰槍呼嘯,橫槍擋住。

「兄弟們,閃吧。」

「老鼠你老婆怎麼辦,要不去你背著。」

「嘔嘔……」

「桀桀,今日你們都得死。」對面厲嘯,都是各種各樣的毒物,手段陰險刁鑽。

啾!忽然遠方天際又傳來鳴叫,接著一道長矛影子便襲殺戰場而來,直殺逞凶的烏菱。

烏菱厲嘯,剎那還是被逼退出去,臉色難看無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