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他竟然一點也不當回事?」


「剛殺了這麼多人,還這樣笑,不是魔頭是什麼?」

「小子,你趕緊束手就擒吧。」

二十多人,向周浪慢慢走去,顯然是想不引起他注意的,漸漸將其圍在中心,好將之一網打盡。

然而,周浪竟然自信滿滿,站在那裡,也不躲避包圍圈。

「哈哈哈,這魔頭,是要束手就擒了嗎?」

「大家不要擔心,雖然他一人殺了那麼多人,但是我們人比剛剛還多。」

「沒錯,大家等會兒,一起上!」

周圍這些人,很是忌憚周浪,畢竟剛剛死的那些人,可都是些高級武者五階、六階的強者啊。

雖然,他們沒有發現周浪是怎麼殺死這些人的,而且他們也不相信周浪是真的單純靠武力殺死的這些人,但是他們依舊在面對周浪時,心生惶恐、懼怕、擔憂。

然而,人性的貪婪、嫉妒、傲慢,卻讓他們對眼前這個高級武者四階的少年,心生抹殺之意。

「哈哈哈。」周浪放浪形骸一笑:「諸位,你們是怕了嗎?這麼多人,怕我一人?」

「你!」

「狂妄!」

「自大!」

「可惡的傢伙!」

「但是……」

眾人沉默,竟然真的不敢繼續上前,竟然是互相看對方,寄希望於,有人先上去試一試周浪實力深淺。

「你……」有人受不了這壓抑的氣氛,終究是聰明人不少,想到要泄周浪氣勢的策略,正氣凜然道:「你殺了這麼多人,不解釋一下嗎?這些人,並不都是必須死的啊。」

嗯?現在還說這個?

二十多人中,有人不解,但是有人也想到了,以輿論數落周浪的想法。

畢竟這個時代,是從法治社會的公元歷時代,演化而來,因此輿論、道德、人性,還時常被這個時代的武者提起。

所以,很快有人響應,此起彼伏,聲討起周浪的所作所為。

沒想到,周浪面不改色心不跳,也懶得噴他們,而是淡淡道:

「三萬里河東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我自捭闔天下,何須仰他人鼻息?何須看他人臉色?何須管他人詆毀?何須向他人解釋?」

周浪淡漠說出此言,令得在場二十多高級武者內心震驚。

「他……,他竟說出此等豪言壯語?」

「看起來,他年齡應該不大啊,竟然有這些見地?」

眾人議論紛紛,都對周浪刮目相看。

周浪背負雙手,宛若神明臨世,悠悠然道:「更何況,人事今如此,天道共誰論?」

「是啊,這個年代,是個崩壞的年代,還有什麼人事、天道可言?」

「唉,竟然沒有這麼一個年輕人,看的透徹。」

「我覺得,我們還是別跟他作對了。」

「已經這樣了,這種人才,得罪了,不徹底扼殺他,怕是以後我們也活不了啊。」

「是啊,不如趁著人多,殺了他?」

這群人,心中糾結,竟然是想要鋌而走險。

此刻,他們心中打鼓,竟然是不敢率先發動攻擊,總覺得,這次就算是殺了周浪,他們也要死傷慘重。

氣氛一時間凝重無比,風吹樹林的聲音,在這一刻,變得極其清晰。

二十多人的高級武者小隊群,眾人各自手持武器,喉嚨不斷吞咽著吐沫,額頭滲出汗水,他們竟然是心生恐懼。

周浪就立在那裡,與二十多人對峙。

此刻,周浪的內心獨白是:

「瑪德,這次逼裝的有點大啊。」

「我怎麼撤?搞不好,完犢子啊,這次得要。」

「我去啊,這有點玩大了,二十多人的高級武者五階、六階小隊啊,我才一高級武者四階好不好?」

「這麼搞,忒刺激咧,我的小心臟啊!」

眼珠子一咕嚕,周浪突然心生一計,決定將裝逼進行到底。

「哼。」周浪冷哼一聲,卻沒有動作,主要是現在大家都精神緊繃,他怕動作大了,那些心理承受程度弱的,忍不住先動手作死。

不過,雖然如此,周浪還是做足了高手風範,這一聲「哼」雖然只有一個字。

卻將高手的「傲慢」「不屑」「孤傲」「無敵」與「柔情」「放浪」「慈悲」「普度」糅合為一,讓眼前這二十多人聽后,都是心中一驚「這確實是個高手啊!」

「哈。」周浪微微一笑。

雖然只有一個字,卻讓眾人看到了「希望」「生路」「未來」,讓眾人感受到了周浪「網開一面,上天有好生之德」的潛在台詞。

鋪墊過後,周浪極盡表演著,微笑道:「諸位,可曾見過一招,從天而降的棍法?」

「從天而降的棍法?」

「那是什麼?」

「聽上去,好厲害啊。」

「是啊,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我看,我們趕緊走吧,他似乎也不是那麼冷血的魔頭。」

經過這麼一番折騰,二十多人,已經有人萌生退意,甚至就想走了。

「諸位,請看!」

周浪突然,背生雙翼。

眾人不由得目瞪口呆,瞳孔收縮。 周浪身後,出現一對灰褐色鴉翅。

這是殺北噪鴉爆出來的高級獸魂,飛行類獸魂,使用之後,周浪可以飛行。

只見,周浪忽閃著灰褐色鴉翅,急速飛到半空,宛若邪神降臨。

「我的天啊!」

「這是什麼情況?」

「從來就沒有見過這個啊!」

「難不成鬧鬼了?」

「感覺好害怕啊。」

這二十多人,何曾見過這種場面,此刻,竟然有不少嚇得雙腿打顫。

周浪手中,突然出現三色三幻青石棍。

小劍、蝴蝶、鳳凰,交相變化,周浪此刻,真的就如同邪神一般,嚇得那二十多人渾身打顫。

周浪渾身是戲,爆喝一聲:「膽敢上前者,殺無赦!」

聲如霹靂,震耳欲聾。

鷹抓燕雀!

雙手握棍,下擊法。

周浪一棍打下,小劍、蝴蝶、鳳凰宛若電火石花般飛舞,煞是唬人。

背後扇動羽翼,就如同一尊神明般。

他如雄鷹撲食,兇猛異常,敵人在這一刻,宛若燕雀般不堪一擊。

砰——

首當其中,一名高級武者五階的高手,被周浪嚇住了,這一棍又是那麼犀利,直接將其腦袋打爆。

血水、腦漿、碎骨頭,飛濺起來。

「何人來送死!」

周浪怒目圓瞪,掃視剩下眾人。

「媽呀,跑啊!」

「嚇死人了,這人扮豬吃老虎啊!」

「一定是基因武者啊,為什麼來消遣我們?」

「快跑啊,跑晚了就死了。」

剩下人,作鳥獸散,嚇得屁滾尿流,兔子般逃走。

周浪持棍而立,宛若戰神般屹立永恆。

實際上,他根本就是雙腿在發軟,用棍子撐著別摔地上。

「瑪德,差點沒騙過去,裝逼真是個技術活兒~」

「嘿嘿,這叫做,上兵伐謀,不戰而屈人之兵,我真特么是個天才!」

「我覺得,奧斯卡,欠我一個小金人啊。」

周浪趕緊收起灰褐色鴉翅,向遠處逃去。

「裝完逼就跑,果然刺激啊。」周浪哈哧哈哧的跑著。

至於灰褐色鴉翅,這獸魂有點坑,使用后消耗有點大,也就導致他不能長時間靠這個飛行,所以剛剛不能靠這個直接飛天逃走。

不過好歹是能夠上天了呀,周浪還是很滿意的。

「不著急,以後再爆更好的飛行獸魂,換掉。」

周浪大略想到了一個策略,他一路向著旱蝸牛之王那裡去了。

然而,此地,已經是聚集了不少人,顯然這裡的動靜吸引了他們。

「人突然這麼多了?看來,之前的計劃趕不上變化快,我得重新想想了。」周浪倒是不惱,畢竟,現實生活中,計劃趕不上變化的事情太多了。

他覺得,稍微改一改策略,或許還能因地制宜,取得更好的效果。

「這旱蝸牛之王是怎麼了?看上去,有種要突破,但是好像又被什麼耽擱了的樣子。」

「是啊,似乎有點像是提升境界,被人干擾了,然後現在受了『內傷』?」

「我覺得,這是個好機會啊,我們要不要,去狩獵那受了傷的旱蝸牛之王?」

……

周圍,這些小隊人馬,議論紛紛,都對旱蝸牛之王感興趣。

周浪聽周圍人的談論,皺眉,心道:「這旱蝸牛之王,可是我打傷的啊,你們這是打算占我的便宜嗎?」

「嘿嘿嘿,我的便宜,是那麼好占的?」周浪微微一笑。

此刻,有一支高級武者小隊,五六人的樣子,都是高級武者五階、六階的強者,主動向那旱蝸牛堆成的「山」,攻擊而去。

各種基因術輪番施展,那旱蝸牛山,如同周浪之前遇到的那樣,竟然潰散,宛若岩漿一般流淌。

「哎呀媽呀,燙死了。」

「怎麼會這麼厲害?」

「呲啦——」

「嗤嗤嗤——」

那隊武者們,根本就逃不掉,被旱蝸牛捲入其中,真的如同岩漿炙烤一般。

那身子,有的成了焦炭;有的直接烤成了灰;還有的直接被旱蝸牛壓扁,內臟、腦子扁了一地,被高溫一烤,竟然還有香味。

就跟燒烤似的,油脂光亮,「滋啦——」作響。

飄香四溢!

這場面,想想都覺得恐怖,更何況周浪等人,是親眼看著。

「真是慘啊。」

「天啊,看來,不能輕舉妄動啊。」

沒有主動發動攻擊的武者們,遠遠躲開,倒是沒有成為這一次攻擊的亡魂。

「果然是很厲害。」周浪咋舌。

這邊,聚集了更多的高級武者,粗略估計,竟然有接近五十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