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以林樂殊一人之力,便是實力不錯,也護不得曦兒周全。」


「你對保護曦兒一事如此消極怠慢,代價你承受的起嗎?」

細長丹鳳眼泛起了紅暈,鴻霄白皙的臉上已然帶上了狠絕。

他的話出口后,披着斗篷的男人並未出聲。

「如若她一直是一個需要人保護的菟絲花,連這麼一點危難都解決不了。」

「我們便是將她保護的再好,她也會有出事的一天。」

「鴻霄,她許了李寧承諾,又為你賜了名。」

「你們都活該被她迷的神魂顛倒供奉她。」

「可你別忘了,我和那幾個,會出現在這聽你們安排,只是因為約定。」

「時間一到,你們是你們,我們是我們。」

男人聲音異常有磁性。

但他的聲音卻比鴻霄還要冷上幾分。

就彷彿是天生沒有感情之人。

男人是在提醒鴻霄,他並不會為他的感情效力。

但話雖是這樣說。

事實上男人是覺得該給廣仁曦成長的空間。

以鴻霄這種恨不得每一分每一秒都粘著廣仁曦的情人態度。

鴻霄拖廣仁曦後腿是絕對的。

鴻霄聽到男人的話心中惱火,卻知道自己現在還動不了他。

「無論你說什麼,但凡曦兒出了事,我絕不會善罷甘休。」

「如今這麼晚了,曦兒定已走遠,你必須得帶我追上她。」

若不是變成了普通人,鴻霄還不至於忍氣吞聲。

有求於人的時候,他縱是心中有火,也不會過於發泄。

「廣仁曦留了銀錢在你身上。」

「自己去買匹馬獸追上去。」

男人卻顯然不慣鴻霄的脾氣,聽到他這話直接轉頭。

大步向巷間走去,一個恍眼便消失在了夜幕中。

鴻霄皺眉看着男人消失,細長丹鳳眼一片陰沉。

但陰沉只是一瞬。

想到男人的話,他伸手摸了下衣襟處,摸出一把票據掃了眼,便轉身往燈火闌珊的熱鬧之處走去。

男人之前的確同意保曦兒性命無憂。

可男人最大的任務卻還是保護他。

他必須儘快趕到曦兒身邊。

…………

自踏入麟羽峰王鳳舞的庭院中。

藍玫便發現了氣氛不對。

庭院中,原先看守的弟子皆不見,只有王鳳舞一人,著一襲華麗紅舞裙在月光下翩翩起舞。

藍玫觀望了一陣,乖順的候在一旁,沒有出聲。

王鳳舞的舞姿妖嬈多變,像極了一朵在夜間起舞的曼珠沙華,美得妖艷,卻又遺世獨立。

藍玫靜靜看着她的舞姿,英氣眸光中儘是思索之色。

廣仁心不知被哪個弟子泄露了行蹤,被廣仁壽擄走。

午時她便聽人傳信說她師父王鳳舞在房中大發雷霆摔東西。

怎麼可能現在還有心情翩翩起舞。

事出反常必有妖……

「在想什麼呢?」

藍玫正沉思間,卻聽得一道慵懶的聲音自面前傳來。

卻是正在跳舞的王鳳舞已經停了下來。

「徒弟無能,來能阻止廣仁壽擄人,請師父責罰。」

藍玫一聽到王鳳舞的聲音,便直接「撲騰」一聲雙膝跪地。

「責罰?」

「責罰了你,人便能回來嗎?」

王鳳舞見徒弟藍玫認錯速度這般快,想到有弟子說藍玫找了一天的人,心中怒氣消了些許。

「我會專門派你去看管着廣仁心,你便應該知道事情的重要性。」

「如今廣仁壽逃便逃了,還將廣仁曦的大哥廣仁馳一同帶走了。」

「我們手上沒有了能夠威脅到他的東西,這個啞巴虧也只能咽了。」

王鳳舞看着低頭跪地的藍玫,柳葉眼儘是冷漠。

「我今日不問你此次為何會如此疏忽。」

「我只提醒你一句,若是再有下次,你便剖丹吧。」

「剖丹」兩字一出,藍玫臉色頓變。

「徒弟定當吸取教訓,再不會有下次。」

藍玫知道王鳳舞說到便能做到,當下快速應聲。

剖丹一事在外人眼裏是絕不可能出現在宗門內的。

可在福緣宗,只要犯了大錯,剖丹是常有的事。

而藍玫現在卻慶幸……只是剖丹。。 陸展鵬收起令牌,以神識詢問灣澤鱷,它的情緒已經穩住,在無數次搖頭點頭后,他們終於明白了原委。

這塊令牌不是從別處得的,是被掌峰真君直接塞進它嘴裡的,且它們這一群灣澤鱷只有一塊令牌,其它的一概不知。

目前可以確定的是,令牌可能是放在妖獸身上,至於規律,只有一塊令牌,並不能下結論。

灣澤鱷不知道,它為什麼突然產生一股交出令牌的意識,就稀里糊塗的照做了。

大家對令牌既渴望又嫌棄,渴望能集齊30塊令牌,但也知道希望渺茫,嫌棄是因為這令牌,有極大的幾率保不住。

是以眾人表現出的態度很矛盾,見陸展鵬接手,也不太放在心上,只希望萬師兄早點布完陣法,他們好去尋找其它靈材。

見水靈兒還沉浸在哀傷中不可自拔,白瑧搓了搓手指,這小姑娘平日鬼精鬼精的,能和何婉柔飆戲,可以周旋於各種背景的學徒之間不見頹勢,可不像個小白兔!

這麼感傷,估計她娘對她應該很好,人總是會在心中美化死去的人,更何況本來就不錯的,這幾年她對水家的恨意剛有所鬆動,這怕是要反彈……

暗道這是師姐的大弟子,是被師姐寄予厚望的,幾步走到小姑娘身邊,抓了把糖給她,「不必太過感傷,只是立場不同罷了,是灣澤鱷先攻擊的!」

不管是人還是妖,都要為自己所作所為負責,結果如何,都怨不得旁人。

水靈兒眼眶通紅,眼了眨眼,點頭道:「謝謝師叔,我拎得清,我只是想到了我娘,一會就好!」

請萬師兄布陣也只是想到了她娘,若是她對妖獸存有不忍,怎麼對得起受傷的師兄,和分到手的靈材。

心裡有點疙瘩的幾人餘光瞄了她一眼,暗暗點頭,剛剛那點不快散去,他們錯怪這個師妹了,這個師妹的身世他們有所耳聞,想娘也是人之常情,對她生出一點淡淡的憐惜。

白瑧情商欠缺,五感還是很敏銳的,瞬間察覺周遭氣場有了變化。

看到水靈兒水汪汪的大眼對她淺笑瑩瑩,白瑧只能自嘆弗如,水靈兒還是那個水靈兒,那個不吃虧的黑心小白兔!

胡菲菲挑挑眉,從阿瑧的隻言片語中,也能知道這個小姑娘不同尋常,這般心性手段,倒是可以再看看,若是可以,倒是能引薦給幾位姐妹……

看了一眼像是噎住的某人,這性子幾年也不見長進多少,阿瑧不是不明白,只是骨子裡清高,有一套自己的固執,不願意花心思鑽營。

身為好友,她只能看顧著,誰讓她就喜歡阿瑧這性子,跟她相處就覺得自在安心。

拐了好友一下,笑道:「怪不得你經常誇讚這個小師侄,真是通透明白!」

白瑧抽了抽嘴角,她只是略提了兩句,哪有經常誇讚?

水靈兒笑眯了眼,露出六顆牙齒,「見過師姐,師叔經常稱讚師姐冰雪聰明熱情大方,今日一見,原來師姐還長得這麼好看!」

胡菲菲斜睨了白瑧一眼,笑道:「你小師叔是誇我的靈石吧……」

看著她們你來我往,白瑧默默後退一步,不得不承認,有些人就是天生的妖孽,她扭頭去找那個心眼少的小夥伴。

李澤正跟三師兄胡不飛說話,見她看來,咧嘴一笑,露出大白眼。

她們說得歡快,心感迷茫的人聞言一震,剛剛有些心不在焉的萬松也豁然開朗,這的確是立場不同,人修與妖修之間,哪有感情可言,否則也不會有妖獸入侵,仙劍閣也不用求援。

換位來看,若他們是妖修,也不會放過人修,這沒有什麼對錯,只有物競天擇。

迷茫盡去,萬鬆手下動作加快,這防禦陣法不難,對他來說是手到擒來的事,不到一刻鐘,一個啟靈陣就將灣澤鱷包裹其中,最後取了灣澤鱷一碗血將陣法激活。

諸位心動期弟子各有各的感悟,其實讓他們迷茫的,又何嘗不是因為立場不同。

心動期修士有兩心,我心是對這世界的認知,靈心是修出的真意,我心和靈心的立場也不同,相互印證又相互排斥,兩心跳動交織成真意的迷茫,而他們要做的,就是讓兩心合一。

我心受太多因素影響,靈心也與功法有關,自己要走的那一條道,在別人看來或許是錯的,可這又何嘗不是立道的不同,只要我心堅定,將我心賦予靈心……

感觸最深的是陸展鵬,他是心動期九層修為,對金丹壁壘正處於摸得著摸不著的邊緣,如今他似是摸到了金丹的真意。

靈氣匯聚而來,玄妙的靈韻自陸展鵬身上蔓延而出,席捲周遭沒一人。

幾人見陣法布置完畢正閑話兩句,被這變化驚得豁然回頭,只見陸展鵬負手而立,空茫的眼睛望著前方,周身靈霧漸漸蘊起,一個個羨慕非常。

白瑧眨眨眼,這是頓悟了,最近一個兩個的都頓悟,都要懷疑頓悟是大白菜了!

扯了扯怔住的某位符陣峰師兄,現在不是發獃的時候,關鍵時候別掉鏈子呀!

這位師兄她以前只見過兩次,是羅良才大師伯的弟子,聽說極為靠譜。

見他看來,指了指陸展鵬的方向,「師兄要不要布個陣?」

萬松看了她一眼,那表情一言難盡,這種時候她難道一點感觸都沒?

不過這地方真的不適合頓悟,他拿出師父賜的玄階上品防禦陣盤,按下幾顆上品靈石直接開啟陣法。

做完這些,便盤膝坐下,他此時也有些感觸,想快些參悟參悟。

眾人見狀,也都進到這防禦陣內,盤膝默默感受陸展鵬散發出的靈韻。

白瑧閉眼,這靈韻在她心中沒掀起一絲漣漪,努力去捕捉也沒發現有什麼可以頓悟的靈感。

抬眼看看別人,均是沉浸其中,一臉有所悟的模樣,她有些鬱悶。

不過也不是沒有好處,這靈氣濃度難尋,可以抓緊煉化了,反正陸展鵬若是想去萬靈園,就不可能選擇進階的,沒見他周身靈霧一點沒見少。

深吸了口氣,她安心閉目調息起來。

眾人感悟一會陸續睜開眼,心中都有了些明悟,見陣法中靈氣濃郁,也就不客氣的開始修鍊起來,不過他們也注意著分寸,都貼近陣法邊緣,以防打擾到感悟中的人。

。 「你看,你看真的賺錢了!就是稅太高了。」前面那聲超大聲,後面這一句特別小聲,沒辦法這稅就是他們自己收的,這才幾天時間,他們已經收到了二十多萬了,自己想想都會覺得特別心虛呀!

那邊李綿綿也已經點了提現,她提現之後錢是分成幾分的,像是其它人提分她得到的分成,這個她也是要交稅的,只是她這個稅又不一樣,價格並沒有那些人那麼高。再就是她抄的那些小說,這個她是會得到六成的分成,所以她這裏提現了,小說真正的作者也收到了提成得到的錢。

「啊?這是什麼錢?稿費,最近沒有收到什麼稿費呀?」更重要的是,稿費一般是打到銀行卡或是支付寶裏面的,怎麼直接就付到了微信上面了?

等到看完了整個微信內容,作者表示他不相信,可是人家連錢都已經付過來了,還表示可以獨發到他們的APP上面,收入會不定時付過來。

這個不定時主要的原因在於,李綿綿想起來提現了,他們就會有收入,如果她沒有想起來,那就沒有了。

作者覺得自己不敢想,再想想自己最近要寫的新小說,已經存稿三十萬字了,看看這次的收入,要不然就試試好了,反正只有三十萬字,就當這次稿費提前拿了。

作者抱着這樣的想法,小心的將文件發了過去,很快那點點了接收,小說也很快就發了上去。這個還是只有發在自己的賬號上面,要是遇到了有什麼屏蔽的內容,上面直接就顯示不出來。

將文發上去,接着又點了一次提現,那邊又收到了一次錢,雖然沒有上次多,也能證明是有收入的。

而這邊李綿綿已經挑了一本寫小什麼慢慢的讀起來,每天只讀十章,看起來並不是很多的樣子,其實對她來說速度已經很快了。

「爸,我要回學校了,要不要我帶些東西去看看姐?」自家那位遇渣男,並丟了工作的姐姐,這個必須要去同情一下,順利也去看看那個渣男,現在過得怎麼樣了,她將對方的金手指給毀了,不知道對方又會有什麼樣的想法。

當然如果對方能真誠一點,將原小說的作者寫上,再慢慢的往上面發,她也是很願意接收這位員工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