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估計是那次白靈仙珠的事情之後,神花以為主人您已經殞命的緣故吧。」


御火添靈獸回答完,又繼續道:「確實,脫離了神之本體的那一絲神念,最可能出現的地方,就是在屍體上。」

「可是我現在不是還活著嘛。」

官天攤手苦笑,敢情蕭春寒夏風塵僕僕的尋找什麼神花印記,原來就在自己身上。

換言之,蕭春寒夏找的,就應該是官天這個人!

「若是沒有金老,主人您在白靈仙珠事件之中,就已經殞命。神花會這樣做,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御火添靈獸繼續道。

「那麼只要讓蕭春寒夏帶我找到那個什麼神花宮主,那麼就有可能得到關於神花的消息,說不定還能找到神花,是不?」

官天心中歡喜,如此的話,他就能夠很快見到考古小刁蠻了。

「在神花最原始的記憶之中,主人您已經殞命,所以,她才會將神花印記的尋找放在了屍體身上。御火想,主人您應該不太容易見到那位神花宮主,因為現在的她肯定是排斥您的。」

「為何?!」

官天挑眉,剛剛燃燒的希望之火,又被無情的撲滅了! ?「神花九瓣,被神花分離開來尋找自己那一絲神念,神花若分離,便各自代表一段時間的記憶。

簡單來說,神花的記憶是分開的,極有可能她只記得自己的神念在屍體身上,或者她只記得尋找神念這一事,卻不記得有主人您的存在。」

「這……」

官天攤手,看樣子事情是回到原地了,想了想,他又不死心的繼續問道。

「若是蕭春寒夏帶我找到那神花宮主,說不定她會想起我也不一定啊。」

「不可能!」

御火添靈獸絲毫不留情面的打斷他,繼續道:「神花應該是排斥主人您的,現在就算她站在你面前,她也不記得您。說不定還會與您成為仇人呢,那麼事情就會演變到無法收拾的地步。」

「為何?」

官天繼續追問,他覺得考古小刁蠻是不可能忘記自己的,畢竟在自己最絕望的時候,他曾經在腦海之中看到過她。

那個時候,正是他命懸一線之時。

可以說,這一路走來,官天都是靠考古小刁蠻撐過來的。

婚後寵愛之相親以後 御火添靈獸聞言,沉默了一會兒,這才晃動著尾巴,回答道。

「因為神花是一個非常執著的神,她認定主人您已經死了,那麼您就一定死了。就算您現在站在她身邊,跟她講,她也只會認為您在欺騙她,與她作對!」

官天聞言,聳肩。

果然這種性格和考古小刁蠻一樣,脾氣臭得跟石頭一樣,只要自己決定的事情,就不會更該,哪怕是錯的。

也是因為此,在最初,他才沒有能夠和考古小刁蠻談到一起去,這種女人,實在是太固執。

打動官天的,是因為考古小刁蠻的直率,還有善良,當然,還有她脫俗的氣質。

「所以,這才讓人覺得她討厭。」

御火添靈獸繼續補充,看官天沒有說話,它又繼續道:「神花完全就是活在這自己創造的世界之中的那一類神,因為她有能力自己創造一個世界。」

「如此,那我該怎麼辦才好?」

官天也急了,等了這麼久終於有了考古小刁蠻的消息,他怎麼都不想放棄的。

而且他還想印證一番,考古小刁蠻是否就真的是神花,畢竟他無法相信自己喜歡的女孩子竟然是一個……神。

並且他們之間還有那麼多的故事和淵源。

「為今之計,是先從這裡走出去。」

御火添靈獸望了望遠方,一片漆黑,見滅生草正在變化,它也不急,繼續道。

「既然神花在找主人,那麼就讓她自己找您,如此的話,也省了許多的麻煩。」

「廢話,現在可是我在急著找她!」

官天心煩意亂的咆哮了一句,御火添靈獸聞言,吞咽了一下口水,這才無法置信的湊過臉去,小心翼翼問道。

「主人,不……不會吧……您不會當真喜歡神花了吧?」

「什麼神花不神花,我喜歡的只是考古小刁蠻。」

官天撇嘴,若是自己有選擇的話,他情願考古小刁蠻就是一介尋常女孩子,可以和自己戀愛,結婚,生子,然後攜手到白頭。

一切簡簡單單的就好!

「就是和您搶白靈仙珠的那個?」

御火添靈獸又將頭湊得更近了一些,官天聞言,垂下頭去,一字一句慢慢說道。

「對於她,我始終有一種認識了很久的感覺,別看她平時耀武揚威的樣子,其實在她心裡,她很想有人保護她。」

頓了頓,官天又繼續補充道:「這只是我一直以來的感覺,所以,我很想保護她。」

「……」

御火添靈獸無言一對,攤手不屑的說道:「神花有移山填海之能,何須主人您去保護。」

「要你管!」

官天白了它一眼,不想多說,真是話不投機半句多!

「嘿嘿。」

御火添靈獸笑了笑,不再多問,而是轉頭看向那滅生草的方位,望了小片刻,這才回頭,對官天道。

「好了。」

「什麼?」

官天挑眉,也順著它的視線看去。

御火添靈獸沒有回答,而是伸出爪子去,隨後又在面前畫圈,爪子一收,先前牢牢依附在地面的滅生草就這樣被其抓了起來。

而此時,御火添靈獸才回答道:「滅生草活著有消滅生機之能,可是一旦離體死亡,便能運用其製造出無上的幻境來。」

說著它將爪子一收,輕輕的喝了一聲,那滅生草就這樣從淡淡神火之中脫離出來,官天看了看,這透明的植物竟然是沒有根系的。

淡淡神火隨著滅生草的移動而移動,隨即不久,神火便將滅生草包圍在了裡面。

懸空之中,神火正在將滅生草淬鍊,而御火添靈獸的爪子一直保持著指引的動作。

「主人,一株滅生草提煉出來的精華,足已製造出一次無上的幻境,就算是修為極高的人都會被攻破心智,短時間之內,被施加幻術之人控制。」

御火添靈獸的聲音又再次傳來,官天聞言,心中一驚,不由得自言自語道。

「這麼厲害?」

要知道製造幻境可比製造結界難得多,並且還是能夠將修為極高的人心智攻破的幻境,那得有多厲害?

「當然!」

御火添靈獸得瑟的甩著尾巴,好像終於揚眉吐氣了一回。

或許是怕官天覺得自己得寸進尺,又或許是想恭維官天一番,待將這話說完,御火添靈獸又突然轉頭,對著官天說道。

「這些東西,可是主人前幾世教會御火的呢。」

「我?」

官天無法置信的望著御火添靈獸的動作,手指指著自己的鼻子,一臉的無法置信。

要知道現在的官天,也就勉強能夠認識一般不常見的靈藥,以及它們煉丹的方法和藥效。

御火添靈獸頭也不回的點頭,繼續歡喜的道:「當然,主人可是最厲害的煉藥師呢。」

「煉藥師?!」

官天心中火熱,要知道在這個世界,煉丹師都跟熊貓一樣少,而煉藥師則跟UFO一樣,只聽過,卻沒有人當真看到過。

因為煉藥師,比煉丹師更不容易修鍊。

據官天所知,煉丹師分為九品,其中九品最低階,一品最厲害,都是極難修鍊。

同理,煉藥師也分為九品,但是在成為煉藥師之前,必須要求達到煉丹一品。

那本就不容易,而現在,這靈獸竟然說自己是煉藥師。

這讓官天怎麼會相信,畢竟現在的他也才八品煉丹師,和那些煉丹高手相比,他也才僥倖煉丹入門。 ?御火添靈獸似乎都沒有感覺到官天這吃驚的神情,而是雲淡風輕的繼續道。

「當然,主人可是最厲害的了。當年主人可是用區區一幻術便將一國給滅了,要不是皇帝和皇后被一隻大鳥救走的話,主人還能將皇帝和皇后給解決了呢。」

「我……我滅了一國?!」

官天無法置信,一國,那必然是有很多人,若是滅國的話,必然是血流成河的畫面。

那一次江山易主沒有血流成河,沒有伏屍百萬?

聞言,御火添靈獸又繼續道:「是的,主人您仁慈,這才要幻術滅國,要不然,那一國人非得全殞命不可。」

聽到這裡,官天才鬆了口氣,好在自己沒有那麼心狠手辣。

「我為何要滅別人國家?」

官天追問,御火添靈獸又將爪子移動了一番,前方兩隻爪子一收,瞬間,那被煉化之後變成一個透明水晶球的滅生草就這樣生生的落在它手心之中。

御火添靈獸轉身過來,隨後匍匐在地,前爪呈現出恭敬上呈的姿態,將那水晶球托在手中,這才恭恭敬敬道。

「能在這暗界之中尋到這種東西,實屬好運。還請主人將這收好,或許將來還有所用處。」

「哦。」

官天想都沒想,彎腰就將那水晶球拿了起來,隨後隨手一丟,扔入了金色洞府之中去。

將一切妥善處理好,官天這才繼續追問道:「方才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我呢。」

御火添靈獸像是沒有聽到一樣,自顧自的將那神火收起,隨後才指著前方的道路繼續道。

「想要走出這裡,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將這山壁給穿過,如此,就能穿越而過。拿走滅生草並不是生路,而是這山壁留在此處的一個完美陷阱。」

果然,那神火消失之後,神火之後的巨浪翻滾也逐漸消失不見。

現在露在官天面前的便是坍塌的山壁,而在坍塌的山壁最下方,也就是之前花凝掉下來的地方不遠之處,有一個龐大的豁口。

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山洞,裡面一片漆黑,看樣子是看不到盡頭。

「可以走了,主人請緊隨御火身後。」

御火添靈獸說著,便徑直往前面去,官天聽聞彎腰便將唐唐給背起,隨在了御火添靈獸身後。

見之,御火添靈獸忙道:「此出口之處必然還有強悍妖獸鎮守,主人先辛苦背負這小孩,等從這裡出去,便由御火完成。」

「哦。」

官天隨意的應了一聲,背負唐唐可比這靈獸輕鬆多了,他情願背負唐唐也不願意讓這靈獸到自己肩頭來。

得到允許,御火添靈獸這才往那豁口之中去,它走在前面,尾巴之上的神火種瞬間點亮,為身後的官天指明道路。

犄角之上透著光亮,前方極遠之處都是光芒,這下,官天終於不用面對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了。

走到裡面去,見這裡暫時安全,御火添靈獸便恭敬的繼續道。

「當初主人用幻術攻打別國,是為了無名之弓,當初那皇帝貪心,想以無名之弓佔有別國。

主人不願別國受難,這才以幻術滅了他的國家。」

說著它頓了頓,又繼續道:「說起來,那救走皇帝和皇后的大鳥,之前還被主人您的無名之弓所傷呢。」

「這些我都不知道。」

官天搖頭,這些事情太遙遠,他並不清楚,他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將神花找到,至少,在神花那裡,還有考古小刁蠻的消息。

「自然,都是前幾世的事情,主人當然不記得。」

御火添靈獸說著,又繼續讚歎道:「說起來當年的主人可是英明神武呢,迷倒了無數如花似玉的姑娘,只可惜每一世主人都無法與她們在一起。」

官天無奈翻著白眼,將背後的唐唐緊了緊,這才說道。

「好漢不提當年勇,我才不在乎之前的事情,重要的是,將眼前的事情處理好,然後再好好計劃一下將來。」

就算前世如何如何,官天也不想多問,畢竟那都是許久之前的歷史了。

他當然不會忘記,他來這裡的目的。

「當然。」

御火添靈獸附和著,又繼續道:「如今有本靈獸在,必然不會再讓主人受到傷害。」

花落,花開 說著它又突然轉頭,小眼睛轉動著,一臉饞嘴模樣,興奮補充道:「當然,還得主人賜予御火力量才行。」

說到力量,官天又覺得被御火添靈獸之前咬過的手指又在疼痛,他的手指顫動了一下,瞬間收了回去。

突然間,他心中起了一個可怕的念頭。

如果這妖獸趁著自己睡著,將自己血吸幹了怎麼辦?!

想想都覺得可怕!

御火添靈獸又再次轉身往前走,一面走一面自言自語道:「若是沒有得到主人同意,御火自然不敢自行吸食主人精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