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們放開我。」兩名鬼族押解著祭靈兒走進貨船的休息室。


看著走進來的祭靈兒,蕭秋風咻的一聲沖了過去,卻被幾名早有準備的鬼族青年攔住去路。

「放開她!」蕭秋風怒視鬼渾等人。

「呵呵,就依蕭族長所說,放開那姑娘。」看到蕭秋風如此關心祭靈兒,鬼渾與鬼泣從蕭秋風到來后,第一次露出了笑意。

「老鬼,放了她!」蕭秋風說出這句話聲音並不大,但卻沒有人懷疑其聲音中蘊含的堅定。

「行,給我個理由。」似乎看到蕭秋風見到祭靈兒的表現后,鬼渾心情一直很不錯,對於蕭秋風的要求也並沒有直接拒絕。

「她可是當今血蝠族族長伯爵的孫女,我想你們鬼族現在還沒有做好全面開戰的準備吧?」蕭秋風眯眼看向鬼渾,這個看似沉默寡言的男子,蕭秋風的直覺告訴他看似沉默的鬼渾要遠比暴躁的鬼泣難以應付:「這個理由如何?」

「呵呵,是個不錯的理由,但還不足以打動我。」鬼渾意味深長地看向蕭秋風。

看著鬼渾看向自己的目光,蕭秋風瞬間明白了。

「呵呵,看來老鬼你早有想法了,何必再兜圈子,說說的你條件吧。」

「就喜歡和你這樣的年輕人說話。想要我們放了這位血蝠族的大小姐,那麼,就用你的精血來換吧!」

鬼渾冰冷的聲音在所有人的耳旁不斷迴響。

看原始真解最新章節到長風文學www. 「就用你的精血來換吧!」鬼渾冰冷的聲音響徹天地,令得空氣中的溫度都驟然降低。

「蕭大哥,不可,快走啊!」聽到鬼渾的要求,蕭秋風還未作聲,祭靈兒早已梨花帶雨哽咽地開口阻止蕭秋風,以祭靈兒對蕭秋風的了解,既然蕭秋風敢隻身深入龍潭虎穴前來營救自己,那麼要付出不管多麼大的代價,蕭秋風也會答應。

「放肆!」祭靈兒阻止蕭秋風的行為激怒了鬼泣,一股恐怖的靈魂威壓從鬼泣周身瀰漫,瞬間壓向祭靈兒,本就精神不佳的祭靈兒又怎能抵擋這位蛻凡境強者的壓迫,白皙的面容顯得愈加蒼白。

「滾!」蕭秋風閃身立於祭靈兒身前,怒髮衝冠爆呵一聲,強橫的靈魂力量瞬間自眉心爆涌而出,呼吸間將鬼泣施加給祭靈兒的靈魂威壓全部破除。

蕭秋風強橫的靈魂力量呼吸間將鬼泣的靈魂威壓破除,大大出乎鬼泣的預料,但想到自己堂堂王者的靈魂威壓居然被一個連覺通境都沒有達到的小子抵擋住了,鬼泣只感到一陣羞辱,手掌用力拍響身下座椅,借力沖向蕭秋風,而其方才身下的座椅早已變成碎屑。

蕭秋風斜眼看著沖向自己的鬼泣,卻沒有絲毫防禦的意思,反而將手伸入懷中口袋內掏出一枚黑漆漆的藥丸迅速地吞入腹中。

極速沖向蕭秋風的鬼泣雖然疑惑,但卻未發現有何不妥,面露嘲笑之色,手中威力絕倫的戰技也悄然施展,看這樣子似乎是打算將蕭秋風擊殺后,親自從蕭秋風體內提取精血了。

而靜坐一旁的鬼渾卻因為蕭秋風的舉動眼孔驟縮,隨後一腳踏在地面借力極速沖向鬼泣,並將其一把攔下。

「鬼渾,你什麼意思?」

鬼渾沒有理會怒氣沖沖的鬼泣,反而轉身看向蕭秋風,冷笑道:「蕭族長好膽色,為丹這種東西都干吞下!」

「什麼?!為丹!」鬼泣驚愕地看向蕭秋風。

「老鬼,好眼力!」蕭秋風不得不佩服這些老鬼活得夠久,眼力勁確實毒辣。

「蕭大哥,為丹是什麼啊?」祭靈兒雖說是在問蕭秋風,但心裡卻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沒什麼,只是一種增強功力丹藥,就是有點副作用而已。」蕭秋風輕輕地揉了揉祭靈兒的青絲,出演寬慰。

「小丫頭,你蕭大哥吃的可不是什麼增強功力的丹藥,而是一種劇毒無比的東西,為丹這東西就是成功達到覺通境百毒期的修士怕是都無法化解,即使蛻凡境強者遇到都有些棘手!」鬼渾幽幽道。

蛻凡境強者的強悍之處,祭靈兒也僅就聽家族中人描述過,並沒有實際的比較,但覺通境百毒期的強者,祭靈兒還是知道的。

百毒期,覺通境第四個小秘境,顧名思義,就是將這層境界對應的功法陣圖銘刻口舌之中,以達到百毒不侵的效果,當然這只是這層秘境的功效之一,達到百毒期的修士在沒有凝練丹藥的條件下,直接吞服一些天地靈藥,雖說藥效會造成一些損失,但也能將藥效發揮達到八成,而祭靈境的修士直接吞服靈藥,也才能發揮三四成藥力而已。而且不會在體內留下隱性的葯毒,俗話說是葯三分毒,大量服用靈丹妙藥總會在身體內積聚一些葯毒,平常看來無事,但在關鍵之時爆發,卻是致命的,可修士最缺就是時間,與天爭鋒,一刻都耽誤不得,在經過無數前人的整理探索下,在覺通境時修鍊出這麼一個小境界,為以後的發展鋪就了一條平坦大道,所以百毒期對毒性的化解和抵抗性之強非同凡響。

可此刻鬼渾卻告訴祭靈兒,蕭秋風吞服那枚丹藥連覺通境百毒期的修士都可以殺死,那麼蕭秋風豈不必死無疑!

「蕭大哥,你為什麼要服下為丹?為什麼?」祭靈兒無力地靠在蕭秋風懷中,潰不成聲。

「小丫頭,你蕭大哥這麼做是為了救你。好一幅英雄救美的場景,哈哈,蕭族長好氣魄!」鬼渾溫怒道,顯然蕭秋風的舉動超出了他的控制。

「彼此彼此。」蕭秋風拱手道,絲毫沒有中毒者的頹廢,反而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

可蕭秋風此刻的神態卻越堅定了鬼渾要將其斬殺的想法。

從來到遠洋貨船之後,蕭秋風的種種表現,哪裡像是一個廢物?其手段之狠辣,神態之坦然,只怕是比之一些妖孽級天才都不差,這樣一個對手若任由其成長起來,將來將會是一個大敵,所以趁蕭秋風還未成長起來將其滅殺,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蕭大哥,他們說的是真的嗎?」祭靈兒淚眼婆娑地望著蕭秋風。

「別聽他們胡說,和你沒關係。你也別叫我蕭大哥了,我還是喜歡你剛開始對我的稱呼,小媳婦。」蕭秋風默默地調整著祭靈兒的情緒,鬼渾剛才所吩咐的事情,蕭秋風大概猜到了,如果為真,那麼蕭秋風怕是真的走不出去了。

「蕭……混蛋,不用怕,我身上有爺爺留下的靈魂印記,相信他們很快就會來的。」

「嗯嗯。」蕭秋風雖然嘴上答應著,心裡卻並不這麼想。從進入貨船休息室時,鬼渾對身旁的鬼族子弟吩咐了什麼,緊接著蕭秋風的神識就感應到船動了!

鬼族既然敢冒著暴露自己的危險,將自己要挾至此,那麼肯定有著準備,自己和何伯準備的感應玉片只怕也早就被頻閉了吧。

能夠將蛻凡境強者留下的靈魂印記都屏蔽掉,而且是在大海之上的地方,也只有那片禁地了百慕大三角,若情況真如蕭秋風所料,那情況真的嚴峻了。

「老鬼,我現在在那個地方了吧。」蕭秋風鋒利的眼神直*鬼渾。

「不錯!」鬼渾嘴角有一抹得意之色。

「將靈兒放了!」蕭秋風直視鬼族眾人。

「這隻怕由不得你吧。」

「你們想要的我精血,是去解開鬼皇的封印吧?鬼皇的封印怕是只有我蕭家的血液能將其解開吧。」

「蕭族長果然睿智。」

「放靈兒走!」

「憑什麼,你有資格和我們談條件嗎?」鬼泣突然插嘴道,引來鬼渾一陣不滿的神色。

「為丹,我吞了,再過一會兒,要是我在不服用解藥,你們知道是什麼情況吧?」蕭秋風略作沉頓,再次從懷中拿出一顆碧綠清透的丹藥握於掌心,接著道:「這是我身上唯一的一顆解藥,若不將靈兒放走我就將它毀掉,我的精血你們就別想得到了。」

鬼渾嚴重一陣閃爍,蕭秋風的舉動徹底打亂其計劃。

為丹,乃是遺忘之地一位魔道的鬼才前輩研究出來的丹藥,這枚丹藥的功效就如其名,能夠污染服用者血脈之力,令其壞死污染,最後渾身邪氣纏繞,痛苦死去,這種丹藥本是用做*供所用,因為功效邪惡無比,所以煉製成功的丹藥總透出一股陰邪之氣,而蕭秋風方才吞服的丹藥卻是帶有陰邪之氣,而且很濃烈。

而鬼族現在需要的就是蕭秋風的精血去解開鬼皇的封印,但若蕭秋風的血脈被污染掉,鬼皇只怕是要一輩子呆在封印里了,蕭秋風是當今擁有蕭家血脈的唯一一人。

鬼渾害怕了,若鬼皇出不來,那麼鬼族有何能力佔領遺忘之地,但鬼族母星的泯滅已經勢不可擋,若再不找到可以居住的星球,鬼族會勢必滅亡,而且原因很可能出自自己之手,這樣的千古罪人,鬼渾擔不起!,「我答應!」

「鬼渾……」鬼泣再次出言阻止,卻被鬼渾一舉攔下。

「那麼,請!」

鬼渾修長的雙手猛然朝著虛空撕去,一道不太穩定的空間蟲洞就這麼生生被鬼渾撕開。

「蕭族長,現在放心了嗎?」

「我要看到靈兒離開!」

「不!我不走,混蛋,我要和你在一起。」祭靈兒一把抱住蕭秋風,不肯離去。

「小媳婦,聽話啊,你出去找到幫手好來救我,再說了,你在這裡我有顧慮,沒辦法一展拳腳,干翻這幾個老鬼啊,乖,聽話。」

「可是……」

「乖,聽話。」

「好吧。」

很快,祭靈兒便進入空間蟲洞,消失在眾人面前,而蕭秋風也鬆了一口氣。

而對於鬼渾會出爾反爾去再次抓住祭靈兒,蕭秋風卻絲毫都不擔心。雖說蛻凡境強者已經可以徒手撕開虛空,但以此構建出來的蟲洞並不穩定,而且精確不夠準確,想要多次在相同的地方構建空間蟲洞不會太容易,總來說,蛻凡境強者僅僅是剛剛掌握空間法則而已。

再次,想來何伯已經大致趕到這裡的方位,以其蛻凡境大圓滿的修為境界,相信會很快發現祭靈兒並將其保護起來。

將祭靈兒送走,鬼渾轉頭看向蕭秋風,開口道:「本座答應的事情做到了,蕭族長你也該守信吧。」

「哈哈,老鬼,小爺我這麼愛自己,怎麼會服毒呢?」

「你騙我?不可能那顆丹藥陰氣那麼重。」

「當然重了,因為整顆丹藥都是陰氣凝聚的嘛。」

「小子,你好膽!」被蕭秋風這樣的晚輩刷了一通,鬼渾面色陰冷,怒火中燒。

「鬼泣,和我一起出手,滅了這小子,精血,我們自己來取。」

「嘎嘎,等這句話半天了。小子,受死吧!」鬼泣目光陰冷地看向蕭秋風。

看著對自己目光不善的二鬼,蕭秋風緩緩吐出一口濁氣,突然抬頭,笑容燦爛,目光灼灼道:「兩個老鬼,滾過來說受死!」

聲音霸氣睥睨,響徹天地,所有鬼族年輕子弟都被蕭秋風這句霸氣到極點的話震懾了。

看原始真解最新章節到長風文學www. 「兩個老鬼,滾過來受死!」

老公大人,莫貪歡! 蕭秋風無限囂張地立於原地,睥睨眾人,霸氣開口。

「小子,找死。我倒要看看,你的實力是否如你的嘴巴一樣硬。」說完鬼泣率先出手。

「百鬼哀嚎!」鬼泣一上來就使出一記殺招,絲毫沒有給蕭秋風留下生路。

千萬鬼頭咆哮哀嚎,盤踞在遠洋貨船的上空,瞬間這片區域的天空都開始陰沉下來。

「去!」鬼泣爆喝一聲。

天空中的鬼頭突然興奮無比,爭先恐後地沖向蕭秋風,似乎是在爭奪食物一般,而在這龐然大物面前,蕭秋風就像是大海中的孤舟一般,孤苦無援,隨時會被淹沒。

「老鬼,你就這點本事嗎?」蕭秋風譏笑道。

「是嗎?」鬼渾突然出現在蕭秋風的身後,「百鬼來朝!」顯然蕭秋風先前的舉動,徹底激怒了這兩位鬼族的絕頂高手,此刻居然不惜捨棄蛻凡境強者的尊嚴,聯手攻向蕭秋風。

就在鬼渾的聲音剛落,一道端坐雲端高位的黑影在鬼渾的身後出現,這是一位鬼王虛影,端坐雲端高位,等著百鬼朝拜,王座之下卻是累累白骨鋪就,攝人心魄。

端坐王位的鬼王出現后,冰冷的眸子突然盯住蕭秋風,「殺!」一道冰冷的字眼響徹天地,一圈圈聲波如水波般湧向蕭秋風。

「刑天戰體,開!」蕭秋風瞬間將達至二轉的刑天戰體瘋狂地運轉了起來,一道道赤色紋路呼吸間盤滿了蕭秋風的身軀,這些紋路是戰體而轉之後的一項增益技能戰紋,只要刑天戰體修鍊達到二轉后,就可以運用,戰紋覆蓋周身後,使用者的防禦,攻擊,速度都會大幅度增強,從二轉后戰紋對應赤橙黃綠青藍紫七色,直至第八轉,戰紋顏色越靠後增益效果越強,而且刑天戰體的戰紋效果可以疊加,這可不是簡單的一加一,而傳說中的第九轉,整個戰紋會融匯成混沌之色,那樣的戰紋效果,站在原地不動,即使禁忌之主出手也未必能破其防禦。

看著瞬間赤色紋路布滿周身,肉身波動強橫的蕭秋風,鬼渾眼眸中閃過一絲貪慾,隨後被興奮取代,只要將蕭秋風擊殺,搜索其識海,這部功法還不是自己的?

召喚出戰紋的蕭秋風將戰體運轉至極限,以強橫的肉身來應付率先到達周身的鬼渾的百鬼來朝。

這些說來話長,但發生也就在眨眼間,一圈圈聲波便撞擊在蕭秋風身軀之上,沒有想象中,撞擊后的劇烈疼痛,甚至肉身連一點感覺都沒有。

「不好!」蕭秋風快速將意識沉入識海。

只見一道端坐高空的虛影在蕭秋風的識海出現,無邊怨氣撲面而來。這道身影赫然便是方才出現自鬼渾身後的鬼王虛影,但此刻卻出現在了蕭秋風的識海,並開始大肆破壞起來。

「找死,老鬼!」蕭秋風這才意識到,鬼渾的百鬼來朝居然是靈魂攻擊,但鬼渾靈魂攻擊對靈魂近乎達到禁忌之主層次的蕭秋風看來簡直孱弱不堪,「本源靈魂,鎮壓!」蕭秋風的識海中一聲如驚雷般的怒吼響起,一道滿身白衣染血,腳下羅漢,菩薩,道士,教主,無數大能伏屍喋血的身影顯現,目光冷漠地看向端坐寶座的鬼王,隨後一記手刀斬出,強悍的靈魂衝擊波快速沖向端坐寶座的鬼王。

這記手刀逐漸在鬼王眼中放大,其中恐怖的波動漫溢,鬼王身中有一絲鬼渾的靈魂,鬼渾知道若是被這一記手刀斬中,這倒自己心血相澆的鬼王虛影怕是要保不住了。

但當鬼渾這絲靈魂想要躲避的時候,驚恐地發現自己的身體動彈不得了,似乎自己被禁錮住一般,可出現在蕭秋風識海的這道身影並沒有做什麼啊,他僅僅就是看了自己一眼……這一刻,鬼渾的這絲靈魂害怕了,這是什麼怪胎?為何修為如此低可靈魂卻如此恐怖?

「不!」蕭秋風是海中的鬼王哀嚎一聲,最終毫無疑問地被斬掉。

意識重新回歸肉身,一把抹掉眉心溢出的鮮血,蕭秋風不由一陣后怕,若不是自己靈魂強悍,只怕現在危矣。

看著蕭秋風突然清醒,鬼渾有些驚異,隨後一口悶血破口而出。鬼渾驚訝的看向蕭秋風,自己的一絲靈魂居然被斬掉!

「他身上一定有什麼秘寶!」鬼渾心中猜測著,他可不相信,一個祭靈境大圓滿的修士可以破掉自己的靈魂攻擊,一定是蕭秋風身上有什麼可以抵禦靈魂攻擊的秘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