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剛才的表現還算不錯,這件袈裟就賞給你了。」


幻月與空聞大師相比,那可是老牌半神強者,其之前之所以奈何不了空聞大和尚,就是因為這神級袈裟。幻月根本就沒有想到,孫凡出手竟然會如此大方。

當然,孫凡做出這樣的決定,也是有著他心裡的打算的。一來,這袈裟是防禦神器,孫凡根本用不著。二來,孫凡也不打算讓他身邊的人冒刀兵之險。所以這袈裟最有效的利用方式,便是送給幻月,收買人心。事情也果然如孫凡所料,其一把神級袈裟交給幻月,幻月的眼神立馬便蕩漾起了一絲複雜的神情。

仇恨、感激、厭惡、無奈……

但孫凡還是看出了幻月心中最真實的想法,想要,但卻不敢要。「你就拿著吧,倚天劍因我而毀,這袈裟就當我賠給你的。」

「那幻月,就謝過主人了。」

幻月聲音剛落,其便與孫凡同時請「咦」了一聲。因為那神級袈裟突然佛光大盛,然後就迅速暗淡了下來。顯然,它原來的主人——空聞大師,已經死了。 空聞大師的武魂逃出幻月洞天後,其便在天池城中隨便找了一個路人,想要控制他的身軀前往西方雷音寺。只可惜,「空聞大師」剛走出天池城三里,其便遇到了一個令其心頭髮顫,頭皮發麻的青衣少年。

「咦,小和尚,你這是要往哪去啊?」

青衣少年張嘴就是「小和尚」,這就更加印證了空聞大師此時心中的不安,「你……是誰?」

「不回答前輩的問題,是很不禮貌的。」

說著,青衣少年一個縱身,便來到了「空聞大師」的近前,並在剎那之間揮手而出,直接把空聞大師的武魂,從那「路人」的識海之中抓了出來。空聞大師哪裡見過這種神通,當場就被嚇得三魂離體,七魄出竅。

「你到底是誰?你……要幹什麼?」

「朽木不可雕也。」

青衣少年微微感嘆一句后,立馬便五指一探,將手指硬生生的插進了空聞大師的武魂之中。看樣子他這是在以秘法,讀取空聞大師的記憶。

此時的空聞大師,雖然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但他的意識,卻還是清醒的。「這是兜率宮的《攝魂大法》,你難道是太上老君的……」

「你這小傢伙,還挺有見識的嘛。」

那青衣少年根本就沒給空聞大師,把話說完的機會,五指一抖便將空聞大師的武魂,轉化成了極其精純的靈魂能量,盡數吸入體內。

「還真是大補啊。」

言罷,青衣少年輕輕一瞟,那之氣被空聞大師控制,現在已經恢復如初的「路人」,便周身一震,肝膽俱裂,「噗」的一聲,當場斃命了。

眼神殺人,既詭異,又霸道。

……

天地熔爐中。

眉頭緊皺的孫凡,正仔細思量著事情的原委,「幻月,你說清名道長會趁機下手,要了空聞大師的老命嗎?」

「應該不會。」

「那空聞大和尚,到底死在誰的手裡了呢?」

「天池城很可能又半神強者降臨。」

「我本來還想用這肉身,狠狠的敲上空聞大師一筆,如今空聞大師已死,留著他也沒什麼用了。」

言罷,孫凡輕輕的一招手,便將血屠魔劍攝入掌中。然後下劈一劍,瞬間就吸幹了空聞大師肉身的氣血。

能量反饋,孫凡修為再次突破,直接晉級到了帝階四品。

幻月親眼見證此幕,驚駭得都忘記了閉上自己的嘴巴。「主人,您……是修羅教的人?」

「不是,但我修鍊的功法,卻的確是修羅教的鎮教之寶——《冥河血經》。」

在孫凡說到「冥河血經」這四個字的時候,其明顯的感覺到了,幻月內心之中的恐懼。「怎麼》害怕了?」

說著,孫凡便一抓幻月的頭髮,將其萬分野蠻的拽進了自己的懷裡,額頭定著額頭道,「你如果不想被我當成提升修為的血食,就要努力的證明自己的價值。我要閉關煉丹,你幫我護法,不允許任何人進入幻月洞天。」

「幻月遵命。」

「拿著,如果沒有神階強者出現,就不要來煩我。」

幻月愕然的接過孫凡遞給她的血屠魔劍,然後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攻有血屠魔劍,防有神階袈裟。擁有此等裝備的幻月,根本不懼任何半神強者。孫凡這麼給幻月安排任務,至少證明其還是在乎幻月的生死的。

……

清名道長雖然什麼都沒有說,但空聞大師的死訊,還是不脛而走了。

諸方震驚,各大超級勢力,哪怕是天界勢力,都沒有想到孫凡的成長,竟然達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可屠半神。

儘管清名道長已經反覆聲明,滅殺空聞大師之人應該不是孫凡,但也得有人相信才行啊。於是乎風雲驟起,《殺凡大會》被再次提到日程上來。只不過這次的挑頭之人,卻不再是東方教,而是太極宗。而且是太極宗主——洪都大法師親自的發的請帖,要求諸方參與的勢力,至少要派遣一位半神強者來。東方教之前的手筆和太極宗一比,就完全顯得有些小打小鬧了。

太極宗一張請帖,攪動了整個中州的局勢,而之後修羅教的態度,卻又在中州掀起了軒然大波。修羅教明確表示孫凡是黑殺令主,凡參與《殺凡大會》者,皆視為與修羅教為敵,殺無赦。與此同時,蛟龍洞、高老莊、流沙河、花果山、獅駝嶺也紛紛隨聲附和,力挺孫凡。

說句實在的,若不是雷音寺隨後就表明了立場,率先響應了太極宗的號召,在中州還真就沒有幾個勢力,敢來參與這《殺凡大會》。只可惜太極宗和雷音寺的聯手,也沒能震懾住說到做到的修羅教,黑殺在一夜之間,血洗了中州七十二座佛門古剎,八十一座三清道觀,算是與太極宗和雷音寺,徹底撕破了臉。

天下死寂。

太極宗和雷音寺被架在了高火上,勢必與保凡一方不死不休。但其他的勢力,便多少有些大退堂鼓了。修羅教暴殺無忌,動不動就滅人家滿門,天下間哪方勢力受得了?攻上九幽府找修羅教報仇?沒有太極宗和雷音寺在前面打頭陣,又有哪方勢力能有那個實力?所以天下默然,沒有人敢響應也是理所引得的事情。不過幸好太極宗和雷音寺,也針對修羅教此次的暴行,接連公布了消息。聲稱《殺凡大會》之後,就滅修羅教,更拿出雷劫名額作為獎勵,廣邀天下強者。這才讓中州的人心,又重新浮動了起來。

……

天界梧桐森林。

兩個紅鬍子老頭,正在一個墨綠色的鳳凰卵面前,商討著什麼。

「大哥,你覺得這小傢伙還有救嗎?」

「當然有救。這小傢伙每浴火重生一次,體內的毒素就會減弱不少。如果咱們舉全族之力,為他無底線的涅槃重生,不僅可以救他一命,還可以藉此打造出來一位絕世強者。這《劇毒一號》對這孩子來說既是災難,也是機遇。」

「話雖如此,但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咱們怎麼可以傾全族之力,去幫助一個血脈不存的雜種。這小子昔日能夠背宗忘祖的改姓為鳳,他日就一定也能背叛咱們鳳凰一族。面對黑鳳臨世的威脅,大哥想要孤注一擲,我不反對。但要將鳳凰一族的生死,完全寄托在一個外姓人的忠心上,我東方三思第一個就不同意。」

聞言,東方三思口中的大哥——東方三省,立馬就搖頭一嘆道,「這個道理我又何嘗不明白,但如今黑鳳已經現世,咱們根本就沒有更多的時間,去做其他的選擇了。這《劇毒一號》不僅是那孩子的機遇,也同樣是咱們鳳凰一族的機遇。」

鳳翔山莊曾呈交上來一捧黑土,是滅世魔炎留下的灰燼,所以鳳凰一族已經初步確定,死亡之翼已經出現,而且十有八九就是孫凡。「大哥,不如這樣吧。我這就到中州去走一遭,要是能殺了孫凡那小子最好。如果殺不了,我也想辦法從他手裡,搞點《劇毒一號》回來。如果沒交過手,咱們就直接認輸了,我想不僅我東方三思不會服氣,咱們鳳凰一族的所有族人,也都不會服氣。」

聽聞東方三思之言,東方三省略微沉吟了一會兒,點頭應允道,「父親不想與修羅教為敵,禁止咱們參與《殺凡大會》,你這次就悄悄帶人去吧。要是東窗事發,實在瞞不住,真讓父親知道了。你也別著急,一切有大哥給定著。倒是你到了中州之後,做起事來一定要三思而後行,別忘了父親給你起這名字的用意,切莫再莽撞壞了大事。」

聽聞東方三省的勸誡,東方三思並沒有直接應承下來,而是略微幾分無奈的反笑道,「父親給你起名三省,你怎麼還總是知錯不改呢?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啊。」

聞言,東方三省先是一愣,然後兄弟倆便相視一笑,再不多言。

東方三省,東方三思兩兄弟是誰?他們倆就是鳳凰一族的大族長和二族長。也是小金翅大鵬——東方玄冰的兩位已經老掉渣的堂兄。

……

東方三思的加入,可以說給整個太極宗和雷音寺一方,都打傷了一針強心劑。只可惜,東方三思剛帶領鳳翔山莊的一部分精銳前往天池城,還沒等走上三天,修羅教便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把鳳翔山莊給屠了。

修羅教之前殺幾個太極宗和雷音寺外圍的和尚、老道,也就算是虎口拔鬚,並未觸及太極宗和雷音寺的根本,說到底還是雷聲大雨點小。但其這次一屠就是一個超級勢力,可真的把整個中州都給鎮住了。

修羅教瘋了!

其實在中州,瘋的遠遠不止修羅教一個。

天道宗得太白金星授意,想要到《殺凡大會》上去分一杯羹。結果精銳剛出,便遭到了天劍門和狂刀門的聯合圍剿,一天之內便徹底覆滅。天劍門和狂刀門此舉,不僅表明了他們無底線支持修羅教的態度,而且也首度宣告,兩派實屬一家,這些年的爭鬥,全他Niang的是裝的。 鳳翔山莊滅了,天道宗滅了。但這卻只是一個開始,並非結束。幾日後,天師道半路截殺了地府派去東方教奪權的強者,並連夜收服了東方教。

中州一共有十三大超級勢力,每一個都屹立萬載,但在這短短几天之內,便接連隕滅了三個。著實讓中州的諸方勢力,心裡有些發毛。不過如此一來,也有一個好處,那便是將諸方勢力之間的矛盾明面化,徹底造就了兩個涇渭分明的陣營。當然,也有勢力一如既往的選擇了中立,例如麒麟洞。

數日後,天劍門、狂刀門合拼為刀劍門。緊接著東方教覆滅的真相,便不脛而走,席捲了整個中州。玉帝轉世風從雲現身天師道,打著捍衛道統,而將東方教整合的幕後推手,便是他。

風從雲一出,便等於公開與太白金星公開叫板。所以太白金星也就沒有心思,去管天池城的《殺凡大會》了,直接就把前去的高手,全都調回了天庭。以防風從雲藉機重返天庭,奪了他手中的雷劫大權。九天雷部只聽命於天庭玉璽,所以太白金星才一直想要知道,風從雲到底把玉璽藏到哪了。

……

太極宗主——洪都大法師,帶領太極宗高手入主天池城。

雷音寺住持——金蟬子,帶領雷音寺高手駕臨天池城。

鳳凰一族二當家——東方三思,帶領鳳翔山莊高手駕臨天池城。

地府一殿閻王——秦廣王,帶領地府高手駕臨天池城。

北海龍王敖順,帶領龍宮高手駕臨天池城。

一個個如雷貫耳的名字傳遍中州,也給那些有心前往的「小門小派」,全都打了一針強心劑。只可惜修羅教的黑殺,也不是吃素的。對這五方力量他們無從下手,但對那些頂多只有半神強者的小門小派,他們可就全都不客氣了。不僅前往天池城的精銳被截殺,就連本后的宗門,也全都被屠得雞犬不留。甚至已經有不少人言稱,修羅教如此這般的大開殺戒,根本就不是為了力挺孫凡,而是在找借口提升門下弟子修為。可見,修羅教進行的血洗屠殺,已經達到了何種人神共憤的地步。

不過話又要說回來,修羅教的這招震懾天下,還真就頗有幾分功效。太極宗、雷音寺他們五方勢力,一直等到了《殺凡大會》召開的日子,也沒能再多等來一個勢力。最後甚至就連天池城裡的百姓,都成群結隊的逃個精光。

……

演武洞前,諸位強者匯聚一堂。首先說話的是太極宗主洪度大法師,「雖然說咱們五方的目的不一,但大家今天既然聚到了一處,那就爭取找到一個讓大家都滿意的方案吧。我事先已經金蟬子溝通過了,他打算讓孫凡東渡傳經,掃平中州八十一洞妖主。我則奉師命,要將天地熔爐帶回兜率宮。」

洪度大法師說完,金蟬子立馬雙掌合實,道了一聲阿彌陀佛,看來洪度大法師之前所言非虛。

東方三思此行的目的最簡單直接,也最強烈,所以他也是最直言不諱的一個。「我要孫凡的命。」

聞言,洪度大法師先是與金蟬子用眼神交流了一下,然後便扭頭對東方三思答覆道,「待孫凡東渡傳經之後,三思兄可取他性命。」

對此,東方三思並沒有提出異議。所以接下來地府的秦廣王便說話了。「聽說孫凡手中有一桿魔槍,我們地府對它十分感興趣。」

對於血屠,洪度大法師倒是沒有欺瞞秦廣王,「那件兵器叫做血屠,乃天下至凶之器,可千變萬化。金蟬子讓孫凡東渡傳經,想必渡的就是這把兵刃的凶氣。所以地府就算對這魔兵有意,也得在孫凡東渡之後,才可取走。」

洪度大法師和金蟬子打的主意,秦廣王也多少猜到了一點,所以其對這樣的結果,還是勉強可以接受的。如此一來,便只剩下西海龍王敖順,還沒有提出他的訴求了。「既然人和兵器你們都已經分配完了,那我敖順也就不奪人所好了。我們龍宮別無所求,就是希望日後重返天界的時候,幾位哥哥都能出來言語一聲,為我們撐撐場面。」

敖順這是別無所求嗎?他這胃口,可一點都不比其他幾位小。龍宮如果重返天界,並站穩腳跟,以天界原住民對龍的崇拜,恐怕不出百年,便會成為天界的另一大巨頭。但事已至此,洪度大法師他們知道敖順的胃口大,也不得不分別代表身後的勢力答應下來。因為他們要是不答應,也實在沒有其他的戰利品,再給敖順了。

五方勢力已經將利益分配完畢,所以現在便推進到了《殺凡大會》最為關鍵的一個環節——擒拿孫凡。

「既然諸位道兄,都已經得到了想要的承諾,那咱們就看看,誰進幻月洞天一趟,把孫小居士給請上來吧。」

洪度大法師一言,雖然引來一瞬間的死寂,但幾息之後,還是有人自報奮勇,出聲說話了。

「孟婆,就麻煩你進幻月洞天一趟吧。」

說話的人是秦廣王,孟婆無權拒絕,也沒想過拒絕。她雖然已經聽說幻月洞主、空聞大師先後殞命,但其卻覺得自己悟道劍走偏鋒,正好可以剋制孫凡。

「閻王放心,老婆子這就去,把孫凡那小子給您捉上來。」

言罷,孟婆便顫顫巍巍的走進了演武洞。洪度大法師他們見此,全都信心滿滿,只有人微言輕的清名道長掐指一算,默默的搖了一下頭,悄然而去。

孟婆以忘入道,可將幻月洞天里的積水,盡數化為孟婆湯。孫凡若置身其中,自然忘盡世事,只能束手就擒。只可惜,還未等洪度大法師他們臉上的笑意徹底綻放,便有一道充滿了暴戾氣息的驚天劍氣,從演武洞里飆射而出。緊接著,就傳出了孟婆凄慘至極的叫聲。就這幾個呼吸的時間,孟婆就死了。

滿場死寂。 「敖丙,你進去看看,孟婆到底怎麼樣了?」

敖丙是敖順的三侄子,雖是半神之軀,但卻掌握雨水、雷鳴、洪災三大法則,可以說是半神之中的頂尖存在。所以敖順派敖丙進洞去看個究竟,在場的諸位強者,也就沒有人提出什麼反對意見。

敖丙入洞。

三分鐘過去了,鳥無音訊。簡直比之前孟婆入洞,還要讓人感到不安。孟婆進去,好歹弄出了一點聲響。敖丙可好,一點動靜都沒有,簡直死寂得可怕。

不過好在第五分鐘的時候,敖丙悄無聲息的走了出來,其什麼都沒說,直接就把一具枯槁得乾屍,扔在了眾人眼前。不用過多的解釋,誰都能夠猜出來,面前的這具乾屍,就是剛才入洞擒拿孫凡的孟婆。

敖丙是敖順派進去的,其他人也不好喧賓奪主,所以便全都將目光,投向了一臉嚴肅的敖順。敖順見此也沒有耍什麼花招,當著眾人的面,便直接開口問道,「阿丙,把你剛才入洞看的,都我們這個幾個老的說說吧。」

「是,我剛才並沒有深入演武洞,一找到孟婆的屍體,就出來報告了。孟婆死在演武洞中間靠後的位置,從打鬥的痕迹來看,伏擊者使用的應該是天池派的《風雪劍法》,而且是熟人所為。」

「熟人所為?何出此言?」敖順的疑問,也是在場其他強者的疑問。

「從孟婆的死相,判斷出來的。你們看她弓著個身子,像是要幹什麼?」

「像是要把某傷者攙扶起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