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只要拿著我給你的清神符貼於病人額頭上就可以了!」


「我說了,符籙只賣有緣人,既是有緣人,那是自然有效的!」

「我就無需再去了!」

「有緣還會再見!」

華新倒背雙手,然後飄然而去!

「大師!」

蘇凝嫣還欲再說,卻只見華新一步踏出,人就已經到了遠處!

「這麼快!」

蘇凝嫣震驚了。

「他的速度怎麼這麼快?」

蘇凝嫣不由扭頭看向身邊的英武女保鏢的道!

「高手!」

英武女保鏢說道!

「是嗎?」

蘇凝嫣聞言,心裡有種錯覺,越發相信華新了,心裡也急切了起來!

男神很忙,女司機上路 同時扭頭看了一眼華新離開的方向,華新離開的剎那就已經丟掉了裝備,蘇凝嫣這麼一看,感覺華新的背影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這背影好想哪裡見過?」但是,她怎麼想,也想不通!

「快!」

「我們回去!」

「既然是高手,或許我母親就能蘇醒過來了!」

蘇凝嫣顯得很是急切!

華新拿到了五萬塊錢的支票,也沒在意!

他現在並不缺錢,只是世界這麼大,仙門虛無縹緲,想要尋找神女宮,一切都很茫然!

既然來了京城,就先住下!

一邊尋找資源修鍊提升修為,一邊尋找仙門的蹤跡!

「是時候該見識見識那些武者世家了,或許他們對隱門,仙門的消息更家靈通!」華新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道,「還是先找個地方住下把!目標就是那種環境安靜,空氣清新靈氣充足的地方,適合修鍊。

這裡是市區,京城的空氣出了名的糟糕!

空氣中充斥著各種車輛,工廠的廢氣等等,更不消說靈氣了!

華新也沒什麼地方可去,就這樣漫步目的的,向著市區邊上走去!

「咦?」

「靈氣的感覺,這裡居然比較特殊,也比較充沛!」華新驚疑的起來,旋即扭頭四顧!就看見了一個充滿靈氣的小院印入眼帘之中!

(本章完) 「出租房屋!」

華新扭頭一看,正好看見這個靈氣小院的院牆之上張貼著一張出租信息!

「不錯!」

「這個地方的靈氣尚算可以,是個暫時落腳的地方!」

華新向著靈氣小院走了過去,敲響了院牆門!

「你是?」

他又甜又暖 院門打開,一名中年婦女走了出來,疑惑的看著華新!

「我看見這裡有房屋出租,就來看看,不知是否已經全部租了出去?」華新開口,直接道明了來意!不過,他的眼睛驟然一亮,就向著院子裡面的一處看了過去。因為他剛好在院子裡面看見了一株靈草『木靈草』難怪在這裡會有靈氣溢出,原來是有靈草的存在,不過只有一株倒是可惜。而且,這『木靈草』是煉製聚氣丹的主要靈草,是修鍊真氣的重要的丹藥!

「看來這次來京城是來對了!」

「雖然只是一株簡單的靈草,卻彷彿預示著我一心走上修鍊的道路一般!」華新心裡想到,旋即對著中年婦女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哦!」

「你想要租房子!」

「這個沒問題!」

「本來這個院子,就有兩個房子,一個房子已經租了出去,另外一個房間是我們自己住的,現在要換地方去了,正好租出去,你來的正好!」中年婦女旋即就說明了房子的情況,至於正中的房間是作為客廳之用的,不準備出租!

「沒問題!」

華新看見了『木靈草』,也算和這個靈氣小院有緣分,也只是想要找個暫時落腳的地方罷了!

「房租是這樣的……」中年婦女旋即就說開了!

「這個好說!」

華新本身並不差錢,旋即就從萬象山河圖之中取了半年的房租加上押金交給了中年婦女。

……

「你來幹什麼?」

蘇凝嫣迫不及待的回到醫院,就是想要第一時間利用『清神符』治療母親,但是沒想到回到醫院后,第一眼看見的居然是那個從來不回家的父親。

畢竟,自從母親成了植物人之後,他就再也沒有回來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仕途之上,母親留下的公司也交給自己打理,但因為憂心母親,公司也被弄的亂七八糟的,不知他這個時候怎麼會回來!

「我來幹什麼?」

「你看看你自己!」

「你母親留下來的公司被你折騰成了什麼樣子,亂七八糟的!」

「家裡被你買回來的亂七八糟的什麼法器不知有多少,你現在還想要幹什麼,買符問神,下一步,是不是還要請人過來跳大神,還要去鄉里搞摸摸黑,請私娘子來給你媽做法啊!」蘇父沖著蘇凝嫣就是一陣斥責,很是不滿!

「哼!」

蘇凝嫣冷哼了一聲!

心裡一想,就知道是江坤去父親哪裡告狀去了!

對於這個跟著自己屁股後面,獻殷勤,中看不中用的繡花枕頭很是不滿,根本就不願意與父親多說!

「不要再給我去搞這些迷信活動了,把東西全部都給我扔了!」

「你這樣大搞封建迷信,讓我情何以堪,好好的送你母親去醫院接受治療!」蘇凝嫣父親語氣很是強硬的說道!

「哼!」

蘇凝嫣聞言,頓時就氣不打一出來!

「我問你!」

「媽媽昏迷之後,你究竟做了什麼?」

「你從來就沒有來看過媽媽一次,你有什麼資格來罵我,我做什麼,需要你來過問么?我不管你在外麵包養女人的事情,你也不要來過問我的事情!」 草包甜心:搞定冷情首席 蘇凝嫣爆發了,突然沖著父親大聲咆哮道!

「你……」

蘇凝嫣的父親被蘇凝嫣罵的一陣臉紅脖子粗,但卻無力反駁!

「我希望你這是最後一次搞這些神神叨叨的東西,你也是黨員,要有黨性,黨員的覺悟,不要像無知的婦孺一樣!」蘇凝嫣的父親只能無奈的說道,希望女兒不要搞這麼多的事情,畢竟自己也是走仕途的人,說出去不好!

「哼!」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來管!」

蘇凝嫣哼了一聲,就進了病房裡面!

她哪裡不知道父親心裡在想些什麼。

他一心把精力放在仕途之上,現在也只不過是一個市長罷了!

想要更近一步,就不需要藉助外界的力量!

他不是蘇家的核心成員,蘇家自然不會把全部的資源傾斜到他的身上,所以只有藉助江家!只要得到江家的幫助和資源,他在仕途上就能更進一步!

蘇凝嫣知道父親是怎麼想的,但是也從來沒有過問,從來沒有阻止!

就江坤那中看不中用的秀花枕頭,蘇凝嫣根本就看不上眼,何況要嫁於江坤,簡直痴人說夢!

「哎!」

蘇凝嫣父親見到蘇凝嫣的態度,無奈的嘆了口氣,心裡也是堵的慌!他也知道自己沒資格說蘇凝嫣什麼,畢竟是他對不起他們母女兩人。

她進入病房之後,直接向著病床上的女人看了過去!

神態祥和,容顏秀麗!

只是臉色蒼白,暴露了她的病況!

看著昏迷不醒的母親,蘇凝嫣心中委屈酸楚就涌了上來!

都幾年了,母親還沒有一點蘇醒的跡象,這讓她心裡很是難過!

但是,她從未放棄!

「媽!」

「你一定會蘇醒過來的!」

蘇凝嫣的語氣突然變得堅定了起來!

蘇凝嫣的父親見此一幕,心裡也有些愧疚,站在門口,不敢去面對!

蘇凝嫣旋即就拿出了華新哪裡來的『清神符』。

「就靠你了,希望你有用吧!」

雖然蘇凝嫣心中抱有期望,但她打心眼裡也沒有多少的信心!

只是,只要有一線希望,她都願意去嘗試,不願意放棄!

旋即,她就按照華新所說,把『清神符』拿了出來,然後朝著母親的額頭上貼了上去,口中念叨著『祭』。

『清神符』一貼上母親的額頭,蘇凝嫣只覺得手中一陣清涼的感覺傳來,同時病床周圍彷彿颳起了一股風似的,『清神符』化為數道光芒迅速的沒入蘇凝嫣母親的身體之中,蘇凝嫣見此,心裡突然湧出一陣強烈的希冀!

「有了!」

「一定是有了!」

以前,她使用法器之類的東西時,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而這次,使用符籙之後居然有一種神秘力量的感覺,這讓蘇凝嫣心裡湧出了強烈的希冀!

(本章完) 「媽!」

「媽,你醒醒啊!」

蘇凝嫣感受著刺眼的光芒進入了母親的身體之中,震驚之下,立刻向著母親沖了過去!

「小嫣……」

蘇凝嫣的母親手指動了動,眼皮眨了眨,旋即睜開了茫然的雙眼,虛弱的看著蘇凝嫣,「這是哪裡?媽這是怎麼了?」

「媽!」

「你終於醒了!」

蘇凝嫣一把就握住了母親的手,喜極而泣!

「這……」

蘇凝嫣的父親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難道世界上真有這種說不清楚的神秘的事情!」

他不願意相信,但是眼前的一幕,讓蘇凝嫣的父親不得不相信!

……

交納了房租和押金之後,華新空手就住進了自己的房間!

他首先是把院子裡面的『木靈草』小心翼翼的挖了出來!

『木靈草』雖然散發著靈氣,但是長勢並不良好。

這還是他第一次在世俗之中找到修真界之中的靈草!即使在修真界之中,也是異常珍稀的靈氣。

雖然,這『木靈草』長勢並不良好,甚至只有這麼一株。

但是,華新任然很是歡喜!

只要把『木靈草』移植進萬象山河圖之中,靠近神秘小樹苗的地方,進行培育,就可以快速的成長,縮短成熟的時間,然後節籽,利用『木靈草』的種子再次進行培育,就可以收穫一大批的『木靈草』用於煉製聚氣丹了。

住進靈氣小院之後,移植完了『木靈草』之後,靈氣小院的靈氣便慢慢的消散了。華新在落腳之地,慢慢的修鍊著,平時深居簡出,居住了一個月之後,倒也對自己的鄰居有了簡單的認識!是一個和自己年齡差不多的二十多歲的女孩,平時上班下班很有規律,兩人幾乎沒人碰面的機會!

李莉也知道小院裡面住進了一個房客,但是因為忙於上班的原因,起早摸黑的,平時幾乎很少看見對方!至於知道這個人,還是從院子裡面那些花盆的變化之中發現的!

「也不知道是什麼人,不上班的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