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想和我組隊?」


就在馬紅俊點頭的同時,炑林再道:「我不和男的組隊。再說了,你不是要和奧斯卡組隊嗎?唐三差不多就魂尊了,然後就和戴沐白組隊。」

「啊?炑林大哥不要那麼絕情嘛!我主要是想和你一個隊,並不是想武魂融合。」

「死胖子,你走開,炑林不會和你組的!」寧榮榮一臉護食的看着馬紅俊,眼神充斥着危險之意。

在一旁的朱竹清看向炑林,緊握著雙拳,像是在做什麼決定一般。

小舞暗自在一旁心中默念,「竹清啊竹清,想和炑林組合就去吧。我會支持你的!儘管你和戴沐白有婚約,那又怎麼樣?戴沐白可一點都配不上你呢!」

炑林淡淡一笑,隨後便是走了,寧榮榮則是跟在炑林身旁,隔着一個不遠不近的距離。

路上,馬紅俊一直想抱炑林大腿,可是呢,總是會被寧榮榮攆走。

一路上,氣氛很溫馨呢。

回到史萊克學院后,眾人都分散回各自的宿舍,而朱竹清刻意從炑林身旁走過,「深夜子時,我在後山樹林等你。」

聞言,炑林腳步一頓,然後傳音道:「好。」

話落,炑林不打算回房間了,直接去後山樹林等朱竹清。

身法很迅捷,根本沒人知道炑林要去幹嘛。

炑林和之前一樣,喜歡到樹上靠着,「星斗大森林,銀龍王……我們很快就會見面的。」

……

深夜子時。

朱竹清悄悄地離開了房間,去後山樹林了,小舞和寧榮榮都知道朱竹清要幹嘛去的,看了一眼便是睡覺了。

只不過,朱竹清的身後卻還是有人在悄悄地跟着,而朱竹清一直都沒有發現。

朱竹清來到樹林之時,炑林隨後用一片樹葉對着朱竹清的手臂投射出去。

朱竹清雙目一凝,一個後空翻,但是依舊沒有躲掉,她的手臂被炑林用樹葉劃出了一道血絲。

炑林瞬息來到她的身後,雙指抵在她的後背,淡淡的道:「警惕性這麼差,這可不是一個合格的敏攻系呢。更何況,你的武魂還是屬於黑夜行動的,在警惕性的這一方面,還很差呢。」

炑林話落,便緩緩走着,朱竹清也跟上來,道:「我知道你很強,而且我想你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輔助系魂師,所以我想讓你給我進行特訓,我想要變得更強!」

「可以,用你的全力跟我對戰,我也好知道你的缺點在哪裏,然後才能對你進行專業訓練。」炑林淡然的道。

話落,便站立一旁,「來吧。」

朱竹清雙目一凝,幽冥靈貓武魂附體!

「第一魂技,幽冥突刺!」

快速移動到炑林身後,指尖對着炑林的後頸刺去。

見炑林竟然不作絲毫躲閃,便不由得收了幾成的攻擊力。

然後朱竹清發現自己竟然穿透了炑林的身軀,不禁一驚,轉頭看炑林的身影,「竟然是殘影?不好!」

炑林此刻已是抵達朱竹清背後,再度用雙指點着朱竹清的背,「都說了,讓你用全力,為什麼要收力?你以為你真能傷到我?我就算是站着不動讓你全力攻擊你都不可能傷得到我。」

「再來!全力!」

朱竹清眉頭一皺,不再手下留情,全力對炑林攻擊。

「第二魂技,幽冥百爪!」

這次,炑林依舊是瞬間躲開,再次出現於朱竹清背後。但是朱竹清早就有所準備了,使用第一魂技刺向炑林。

炑林淡淡一笑,拉開了距離,「反應好一些了,不錯,再來!」

……

半個小時后。

「在你身後呢!周圍一絲一毫的變化都不要放過,想像你自己就是這塊地方的絕對掌控者,你的視覺,聽覺,嗅覺,觸覺都要統一,形成範圍性的探查。」炑林淡淡的道。

「再來!」

……

一個小時后。

「速度不夠!攻擊力不夠!記住,以點破面,將攻擊集於一個部位,一擊必殺!同時注意把握好魂力的運用,不要讓自己的魂力出現劇烈的波動。三個字,快,准,穩!」

「再來!」

……

兩個小時后,朱竹清的魂力快要見底了。

轟!

看着朱竹清到來的攻擊,炑林沒有絲毫的憐香惜玉,直接一拳轟在朱竹清肚子上,朱竹清猛烈的撞擊到樹上,然後滑落下來,嘴角流着血液,強行硬撐著身軀,不讓自己倒下。

儘管炑林沒有用全力,但是炑林的這個攻擊力度哪怕三十級的人都會喪失行動力,而炑林這麼做,就是想看看朱竹清的忍耐到底有多好?

朱竹清連連咳嗽著,劇烈的疼痛之感讓她想就這樣沉沉的昏睡過去,但是她依然還在堅持着。

身軀和雙手都在顫抖著,不知道是什麼信念,竟然能夠一直讓她這樣拚命的堅持着。

朱竹清運用僅剩的一點點魂力抵抗著,大概過了十來分鐘后。

朱竹清平躺下來,喘著粗氣,汗水打濕了她的衣服,頭髮有些散亂,這一幕,充斥着極致的誘惑。

令在暗處觀察至今的戴沐白狠狠地咽了咽口水。

在一開始朱竹清來找炑林之時,炑林就已經知道戴沐白尾隨過來了。但是卻也沒說什麼。畢竟今晚交給朱竹清的,只是一些理論上的知識,就算被戴沐白知道了,也無礙。

炑林走到朱竹清身旁兩米處坐下,淡淡的道:「我剛剛那一拳,哪怕是三十級的魂師都會昏迷過去,而你竟然還能夠強撐過來,很不錯!」

「今晚就先這樣了,還有,下次來找我之前,記得觀察四周,別被人跟蹤了都不知道。」

話落,拿起一片樹葉全力向一個方向拋去!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李涵纏著金晨,問道:「金晨哥哥,不知道今日的飯菜合不合你的胃口啊?」

李涵望著身邊的金晨,兩眼放光,滿懷期待。

金晨見狀,自己如果再不走的話,怕不是要被李涵給纏很久。

隨後,金晨便「唰」的起身說道:「不好意思了,李姑娘,我還有些軍務在身,今天晚上還要急著回去處理,我得先去向文倩公主告辭了!」

金晨要走,李涵也不好阻攔,只能兩根手指插來插去,幽怨的說道:「金晨哥哥……」

金晨回頭看了一眼,轉身就走了。

望著金晨離去的背影,李涵哭喊著說道:「啊啊啊啊,我不開心,我好不容易才創造的機會!」

上官珠拍了拍李涵的後背,安慰著說道:「啊哈哈,別不開心了,好事多磨嘛,總會撥雲見日的那一天的,你看,我和端木雲不就是這樣的嘛,熬了多久才修成正果,加油,我相信你!」

李涵說道:「唉,我要是能像公主你那樣,直接綁一個駙馬回家,那就好了。」

上官珠苦笑道:「哈哈,我的好妹妹啊,你真當綁一個駙馬回去有那麼容易嗎?這人呢,我綁是給綁回去了,可是他的心,我卻是怎麼綁也綁不住啊,綁不住他的心,那又有什麼用呢?」

李涵聽的一臉疑惑,因為在外界看來,端木雲和上官珠還是很恩愛的。

上官珠見李涵這般,便停止了這個話題,含蓄的說道:「好了,好了,今天是你奶奶的壽宴,她才是今天的主角,你就別為了你那點小情小愛悲痛了,我看啊,你還是多喝幾杯為樂吧!」

過了一會,端木雲和上官珠同時起身,端著一杯酒,走到文倩公主面前敬酒。

上官珠舉起酒杯,恭敬的說道:「老夫人,我和駙馬敬您一杯,希望您天倫永享,事事順心!」

端木雲也舉起酒杯,開口說道:「那我便祝老夫人萬事如意,富貴安康!」

文倩公主舉杯回應道:「好,好,公主和駙馬真是有心了!看到公主和駙馬這般,倒是讓老身想起了當年年輕時候的日子!」

上官珠恭維道:「誒,老夫人您言重了,我們哪比得上您年輕的時候呢?您和大將軍才是真的舉案齊眉,琴瑟和鳴!」

文倩公主回應道:「哈哈哈哈,好一個舉案齊眉,琴瑟和鳴……到如今,連我的壽宴,他也不說回來看我一眼!」

這時候,李成不知道打哪蹦了出來,插嘴道:「哎呦,奶奶,爺爺這不是忙於前線軍務,無法抽身嘛,再說了,我們這一乾的小輩,不是都陪在您身邊呢嗎?」

文倩公主笑了,笑著說道:「好啊,好啊,成兒,你說得對……」

文倩公主看了看這偌大的李將軍府,說道:「沒錯,我能撐到現在,憑的可不僅僅是我兒時的那一點依戀了,而是為了這個家,都是為了這個家啊!」

文倩公主看著這座下的賓客,端起酒杯,起身說道:「諸位,感謝你們今天能來參加我的壽宴,不過,老身實在是不勝酒力,喝過這一杯酒之後,就自行休息了,現在為時已晚,已然宵禁,府內的下人已經為各位準備好了客房,你們安心玩樂,千萬別壞了興緻!」

所有人也起身回敬道:「多謝老夫人!」

隨後,眾人也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

壽宴結束,李成起身送客,說道:「諸位好生休息!」

隨後轉身問府內的侍女:「我問你,客人都安置好了嗎?」

侍女尷尬的指著遠處說道:「李將軍,你看那!」

原來是李涵喝了個爛醉,趴到在了上官珠的身上,還撒嬌的說道:「公主~公主~你教教我,你就教教我吧,我怎樣才能和金晨哥哥說上話啊?」

上官珠面對這樣爛醉的李涵,也只能苦樂道:「呵呵呵呵……」

李成見狀,立馬叫人:「來人啊,把小姐送回屋子裡去,別讓她在這裡丟人現眼!都喝成這樣了,也不知道丟人,還好賓客們都已經散了,沒人看見。」

被人抬走後,李涵還在喊:「公主,你就教教我嘛。」

李成看到他妹妹這樣,也是一時無語。

後來看到上官珠喝的爛醉,也沒人看管,便問道:「端木雲呢?公主都喝成這樣了,他也不管管,他去哪了?」

春杏說道:「駙馬,駙馬他出恭去了。」

李成怒道:「胡鬧,他還真是心大啊,公主都喝成這樣了,他就把公主一個人撂在這裡不管了?」

春杏剛要抬起上官珠,李成卻搶先一步抬起了上官珠,隨後把上官珠抱了起來,還是公主抱。

這整的春杏很是迷茫,她疑惑道:「李將軍,李將軍,你這是做什麼?快把公主放下來,送公主回房間這件事,我來做就行了。」

李成卻不管春杏說什麼,他自顧自的說道:「你先自己回房間吧,我來送公主就行了,免得她在外邊著涼了,待會端木雲回來了,你替我告訴他一聲就行了,行了,你自己回房間吧,不用管我了。」

春杏反對道:「李將軍,李將軍……這……這不好吧!」

但李成壓根就不管春杏說什麼,偏要一意孤行,任憑春杏怎麼叫喊,他也不停下來,等春杏喊累了,他也走遠了。

春杏見事情不妙,慌張道:「哎呀,不行,我得趕緊去找駙馬。」

春杏怕李成對上官珠做些什麼,於是,她立馬起身去找端木雲,因為,只有端木雲能治得了李成了…… 靈獸:歡歡

境界:【凝氣期十三層(完美凝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