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慢慢看,我先走了。」鄒子川對一臉迷醉的閩小黑道,他對這些風景並不感興趣,在他的軍旅生涯,看到比這更絢麗更壯觀的風景不計其數。


「啊……等……等……等等……」閔小黑急忙追上鄒子川。

「有問題?」

「沒……有……」閩小黑靦腆得像個女孩,這讓鄒子川實在是想不通為什麼他的父母會給他起一個「小黑」的名。

「說!」

「我……我想……想租住……租房子……你……我找不到,你……能……能夠幫我找一下嗎?」閔小黑越急就越結巴,一臉急切的道。

「你很有錢?」鄒子川皺眉問道。

「沒……」閔小黑頓時慚愧的低下頭。

「那為什麼要租房子?」

「我沒有錢讀書,我需要錢,所以,我必須在讀書的時候在外面找工作!」閔小黑突然不結巴了。

「學校不是對你這種破格錄取的人有獎學金和生活費嗎?」

「不……不夠……我要大量的,大量的錢……」小黑再次結巴起來。

「嗯,跟我走吧,我也需要租一個房間,可以考慮一起合租。」

「謝謝……謝……謝謝……謝……」

「你到底想說幾個『謝謝』?」

「一……一……一……個……」小黑摸著腦袋尷尬的一臉傻笑。

「走吧!」

兩人一前一後的朝大門的南面走去,在哪裡是一個居民區。

很快,兩人根據街頭的全息廣告尋找到了一個合適的合租廣告。

招租:三房兩廳,尋兩位合租夥伴。

要求:星瀚機甲大學一年級學生或者在校職員。

租金:面談。

兩人很快就找到了房子的,房子有兩個警衛把守,查看了兩人的入學通知書後才放他們進入。

這是一棟復古的七層青磚樓房(靠近星瀚大學五公里不準修建超越七層的建築物),朝向星瀚機甲大學的斑斕樹樹林,有電梯,當兩人走進這棟樓后,心裡都有點不安起來,這青磚樓外表看起來樸實無華,但是,進入之後,就是鄒子川都有一種驚嘆的感覺,電梯是龍騰重工生產的急速電梯,全銀鋼一次成型,進入走廊后,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塊巨大的駝絨地毯,地面鋪著除輻射的高強度水晶地磚,牆壁上掛著鍍金燈具……

「子……子川哥……」小黑站在駝絨地毯上不敢動彈,朝鄒子川吐了吐舌頭。

鄒子川不禁也是一陣沉默,他的不安並不是這地方太奢華,那怕是再奢華他還不至於被嚇倒,關鍵是現在囊中羞澀,顯然,這地方不是他現在的經濟能力能夠租住得起的。

「先看看再決定。」

「哦……」

小黑似乎沒有什麼主見,提著箱子亦步亦趨的跟隨在鄒子川的身後,小心翼翼的生怕把水晶地面磚踩花。

看著前面從容不迫的鄒子川,小黑對鄒子川是佩服到了極點,他很想模仿鄒子川那閑庭信步的樣子,但是,走不出兩步,他就感覺渾身不舒服,這地方讓他感到自卑。

哎!

難怪人家提的是藤條箱,自己提的是鐵皮箱,小黑垂頭喪氣的有點鬱悶……

「咚!」

「咚!」

「咚!」

鄒子川禮貌的敲響了門。

「誰?」門裡面一個頗具威嚴的聲音響起。

「合租房子的。」

門被緩緩的打開了,是一個面目陰冷,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男人皮膚白皙,穿著整潔的黑色西裝,一條深紅色的絹織領帶,頭髮梳理得一絲不苟,油光發亮。

「進來。」中年男人看到鄒子川肥胖高大的身材先是驚訝了一下,緊跟著臉上露出一絲隱隱約約的喜悅,陰森的目光在兩人身上巡視的一遍后道。

好氣派的大廳,大廳有一百三十個平方左右,實際上,大廳裝修非常簡單,但是,每一樣傢具都昂貴無比,翼龍皮的真皮沙發,多晶石的茶几,遙感觸摸全息電視,鏤空的名貴瓷器,在客廳的陽台邊有一個巨型魚缸,養的是沸騰魚,這種魚艷麗無比,價值連城,飼養非常困難,水溫必須達到二百五十攝氏度以上,不然魚就會死亡,普通家庭別說買魚,就是養都養不起……

中年人並不想多說話,讓兩人拿出入學通知書後,立刻拿出掌上全息電腦,很快就核對到了鄒子川和閔小黑的資料。

「嗯,不錯,機甲維修師。」

「這一屆破格錄取的居然是你,想不到啊。」中年對閔小黑的重視程度要高得多,只是在鄒子川身上掃了一下,立刻就把目光落到了小黑的身上。

中年人看著全息屏幕上的信息不停的點頭,似乎很滿意。

「請問先生貴姓?」鄒子川問道。

「這個不必問了,你們租房子就可以了。」

「嗯,對不起,先生,我想這房子並不適合我們,我們的經濟能力無法承受這麼豪華的房子,我們需要的只是一個可以睡覺的地方。」鄒子川淡淡的站起來。

「不不,租金不是問題,你們可以出多少?」中年男人態度突然變化,連忙站起來賠笑道。

「我們得商量一下。」鄒子川轉頭對小黑問道:「你可以出多少?」

「我……一……一個……金幣……」閔小黑的腦袋都垂到褲襠裡面去了。 「他一個金幣,我三個,總共四個金幣一個月,這是我們承受的最高價格。」

「沒問題,你等等,還要需要一個人做最後的決定,卡琳,親愛的,能夠出來一下嗎?我已經為你尋找到了合租夥伴。」中年男人走到一間房門邊輕輕敲了敲門道。

「不出來,都已經看了十幾個,你都不滿意,你自己決定好了。」房間裡面響起一個生氣的女生,聲音甜甜的很好聽,哪怕是生氣的聲音也讓人很舒服。

「那就這樣定下來了?!」

「嗯!」

「那我和他們簽合約了?」

「隨你,我不管啦……」

「來把,簽下這個合約,我們的合租關係就形成了。」中年男人嘴角泛起一絲詭異的微笑。

「我……我……我沒錢……可以一月……一付嗎……」

「簽約就是,錢不是問題,等你有錢了在給我。」中年男人拍了拍閔小黑的肩膀笑道。

「哦……」閔小黑見鄒子川簽約了之後也跟隨著簽約了,他對鄒子川有著一種莫名的信任。

「這金幣你們先欠著,以後寬裕了再給我都可以,不過,你們要幫我盯著點,如果有什麼情況一點要告訴我,明白嗎?」

「不……」

「明白!」閔小黑一句話還沒有說出來,鄒子川已經答應了。

「好,哈哈,明白就好,鄒先生,如果以後需要什麼幫忙的儘管說。」

「多謝。」鄒子川不冷不熱的禮貌道。

「好了,我現在要走了,總共有三個房間,現在還剩下兩個,你們自己隨便安排。」

「卡琳,我要走了。」中年男人走到門邊敲門。

「你要記得來看我哦!」

門打開了,一個金髮的美麗少女慵懶的依靠在門邊,舒展玉臂輕輕的摟住中年男人撒嬌,兩人緊緊的擁抱成一團熱吻起來。

「進房間吧!」鄒子川拉了一把一臉通紅、目瞪口呆的閔小黑。

「呯!」兩人身邊走進了一個房間,把門關上。

「子……子川……哥……為……為什麼會租給我們……」閔小黑似乎還在留戀那火辣辣的場面,一臉潮紅。

「因為,我們很醜很窮。」鄒子川走到窗戶邊拉開窗帘,淡淡道。

「什麼?」閔小黑的身體猛然一跳,如同被針刺一般。

「你認為自己很帥很有錢?」鄒子川的目光落到了窗外的斑斕樹樹林,這個地方風景的確怡人,加上這奢華了房間,哪怕是一個月租一百個金幣也不算貴。

「不……帥……沒錢。」閔小黑一愣,立刻如同泄氣的皮球,一副垂頭喪氣的表情。

「可是,這租房子與很醜很窮有關係嗎?」小黑突然又不結巴了。

「以後你會明白的。」鄒子川看著這個傻乎乎的孩子,不禁難得的笑了一下。

「哦……」小黑摸了摸腦袋朝房間裡面看了一眼道:「子……子川哥,可以商量一下……一下么?」

「嗯?」

「我……我……我想……想要……一個大的大的大的……」

「大的房間?」

「嗯嗯嗯……」小黑連連點頭。

「沒問題。」鄒子川對房間的大小環境都沒有要求,實際上,修鍊精神力的初期階段需要的房間是越小越好,免得精神力因為空間過大而無法凝聚,很多人在閉關修鍊的時候往往會把自己限制在最小的空間,鍛煉自己的意志力和凝聚精神力。

兩人走出客廳的時候,那中年男人已經離開了,那妖媚驚艷的女孩子穿著一條超短牛仔褲,兩條修長潔白的長腿捲縮在翼龍皮的沙發上看全息電視,手裡抱著一個限量版的長絨毛公仔。

「這是你們的鑰匙。」女孩子瞄了一眼鄒子川和閔小黑,一臉厭惡的朝茶几上示意,兩匹智能設定的鑰匙放在多晶石的茶几上面。

「謝謝。」鄒子川皺眉拿過了智能鑰匙遞給閔小黑一把。這種鑰匙,只要女孩子不高興,可以隨時更改密碼而讓他們進不來,現在他們是不平等地位,但是,鄒子川並沒有異議,畢竟,這是很公平的,他們支付的房租費不可能讓他們擁有平等的地位。

「住在這裡有幾條規矩必須遵守。」女孩子嘴裡說著,目光卻看著全息電視上面。

「說。」

「第一,我在大廳的時候你們要回房間。」

「第二,不準帶朋友來。」

「第三,除了你們房間,這房子裡面所有的東西都不能動。」

女孩子雙手托腮似乎在絞盡腦汁的想著還有沒有其它的規矩,模樣倒也清秀可愛。

「還有嗎?」鄒子川淡淡的問道,目光中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厭惡,顯然,女孩子對他厭惡,他對這個女孩子也是極度厭惡。

當然,鄒子川沒有看到身後的閔小黑一雙眼睛痴迷的盯在女孩子那兩條雪白的長腿上面……

「當然有,第四……我想到了再告訴你們……哼!」女孩剛準備說,目光看到了閔小黑一臉迷醉的樣子,頓時重重的哼了一聲。

「子川哥,我進房間了……」閔小黑彷彿是偷東西被人抓了個現形一般,頓時一臉通紅,手忙腳亂的提著箱子落荒而逃,跑進了他選中的大房間,重重的把門關上。

詭異的是,情急之下的閔小黑居然不結巴了。

「好的,想起來告訴我們,其實,我們並不想和你住在一起。」鄒子川冷漠的目光看了一眼那女孩子后提著自己的行李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