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打算說點什麼嗎?」


「比如……遺言?」

在展現了白惡魔的滿狀態后,洛奇就看了看夏奈,緊跟著不等他反應就全力加速衝出。

在展現了白惡魔戰甲的滿狀態之後,洛奇在戰甲上已經沒有什麼巨大的劣勢了,所以當他沖向夏奈的時候,無論是速遞,還是衝擊力,都和剛才的夏奈一樣,並且同樣是在剎那間就衝到了其面前,速度之快讓賽場內的每一個觀眾都沒有看清,緊跟著洛奇就一劍砍下!

當的一聲,光芒四射,夏奈穩穩用劍擋了下了這一擊。

「別以為藏了點小手段,你就能贏了!」

一句話過後,夏奈的另一隻手就是一記橫掃,並在橫掃的過程中彈出了藏於手背的另一把魔能劍!

子母劍!

夏奈的這套風行者戰甲也經過了不少改進,並且不是歐伯那種半吊子改造,而是請專業人員特別改造的,其中就包括了子母劍,一把長劍為主,一把短劍為輔,不但殺傷力巨大,並且在用出來的時候極為出其不意。

如此突然的一擊,洛奇自然也是被嚇了一跳,趕忙一個側身閃開,使得短劍擦著肩甲劃了過去。

不過在躲閃的同時,他也沒有閑著,而是控制戰甲加速,瞬間就繞道了夏奈背後,然後就一劍砍下!

一眨眼的功夫過去,兩人就這樣纏鬥在了一起,擂台上頓時冒出了一陣又一陣的強光。

這陣陣強光,自然是魔能劍彼此碰撞所產生的,而對於現場的觀眾來說,他們也只能看到這點點光亮了,至於擂台上纏鬥在一起的兩個人,說實話,沒人能看清楚,因此別看兩人纏鬥的異常激烈,可是賽場上卻安靜的一點聲都沒有。

這很正常,白惡魔和風行者的魔能值要麼達到了一萬點,要麼突破了一萬點,也就是說兩款戰甲都屬於頂尖戰甲,而頂尖戰甲對於使用者的加持是常人根本難以想象的,因此除非是真正的內行,否則一般人連兩人的動作都看不清。

不過要說全場的觀眾都在看熱鬧,到也不正確,還是有一些人能夠看出門道的,別人不說,就說莉莉雅等人就足以看清楚戰鬥過程。

可就算如此,莉莉雅他們也和其他人一樣目瞪口呆,因為他們越是看得清楚,就越是感到不可思議,同為空魔戰士的他們怎麼也想象不到,空魔戰士之間的戰鬥,竟然可以打成這個樣子?

只見在一個側身躲過洛奇的攻擊后,夏奈揮手就是一劍直指其咽喉,對此洛奇趕忙後撤半步,但緊跟著第二劍就到了,逼不得已中洛奇只好反向推動戰甲,使得自己急速向後退去。

但夏奈哪裡肯善罷甘休,瞬間就追了上去。

眼看著夏奈從正面追上來,洛奇直接打開了肩部戰甲,露出了兩個肩膀上的魔能發射器,頓時就打出了一連串的魔法彈阻止其追擊。

可是面對魔能彈的攻擊,夏奈不躲不閃,反而再度提速,採用蛇形衝刺轉眼就逼近了洛奇!

「去死!」

轉眼間逼近洛奇,夏奈一劍刺向其胸口,但卻刺了個空,因為在他一劍刺出來的時候,洛奇瞬間將戰甲的推進加大到極致,饒了一個極小的弧度出現在了他身側,並同樣是一劍砍下。

為了躲開這一劍,夏奈選擇飛向了半空,緊跟著就雙手平舉對準洛奇,轟轟轟的打出了一連串的魔能炮!

寵婚撩人:辰少的惹火小蠻妻 注意,他打出來的不是魔法彈,而是威力巨大無比的魔能炮!

作為第5代專用戰甲,天行者無論是武器配置,還是武器威力,都是頂尖的,第4代戰甲之流根本沒辦法與其相提並論,哪怕是其手臂配置的標準遠程武器,越是魔能炮一級。

而擂台上的洛奇,在發現夏奈已經飛到了半空,並且已經將雙臂舉起時,就趕忙向旁邊閃去,結果他才剛剛離開,就聽見轟的一聲,剛才所站的位置就炸出了一個大坑!

風行者的魔能炮不但威力巨大,並且準確度也極高,可以說是瞄哪打哪!

在這種情況下,夏奈根本不給洛奇升空的機會,在半空中連續開炮,至於擂台上的洛奇則是片刻不停的不斷急速遊走,將轟炸甩在了身後。

如此猛烈的轟炸下,擂台很快就被炸的坑坑窪窪,同時硝煙四起。

而當整個擂台都被硝煙籠罩后,夏奈才停止了攻擊,並立刻關閉魔能探測器,轉而打開了戰甲內置的魔能追蹤器,在硝煙中尋找著洛奇的位置。

結果魔能追蹤器才剛剛被開啟,夏奈還來不起仔細去的看時,硝煙中就射出了一道魔能光束!

嗖的一聲,光束從夏奈的腰間掃了過去,驚的他出了一身冷汗,因為如果不是他剛才反應足夠快,及時移動了半個身位,這一擊就命中了。

可是在這之後,夏奈還來不及鬆口氣,又一道魔能光束從硝煙中射出來,緊跟著就是無數道!

PS:好久沒有求推薦了,鬥技場的這最後一場比賽小偵探著實下了一番功夫,不知道大家是否喜歡,如果喜歡就給些推薦吧! 宿管阿姨 將霍莞伊送回學校,霍恩彥直接回二十三號別墅。

姜白芷剛擦完書房的地板,在門口和霍恩彥撞了個滿懷……

「總裁,您回來了?」姜白芷紅著小臉輕聲說道。

「嗯!」霍恩彥輕聲應了一聲,微微一頓,繼續說道:「過來幫忙!」說完,徑直走到冷藏櫃前,精心挑選了兩盒極品茶葉,又從茶具櫃里認真挑出一套精緻的紫砂茶具。

「包裝一下,送人用的!」霍恩彥說著,將茶葉和茶具一併放在書桌上,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去儲藏室幫我挑些禮物,送給老人的,大概八十多歲!」

「好的!」姜白芷柔聲應道,小心翼翼地抱著茶葉和茶具出去了。

霍恩彥從書桌的抽屜里拿出一個檔案袋,小心翼翼地把檔案袋打開,仔細檢查了一遍袋子里的東西,輕輕地封好。輕輕吁出一口氣,拿起檔案袋徑直朝樓下走去。

姜白芷已將所有禮品準備好,霍恩彥將禮品和檔案袋放在副駕的座位上,發動車子徑直朝譚宅駛去……

興許是和譚老爺子信佛有關,譚家的宅子清一色的古式建築,內部也是清一色的古風裝修,在搭配著古典風格的傢具和裝飾品,使整個宅子瀰漫著一種古雅的色彩和情調。

譚宅的書房內,譚老爺子慈愛地看著坐在對面的霍恩彥優雅而熟練地沏茶,眼裡滿滿的讚許和敬佩,內心對外孫女挑的這位優秀男人也是極度的滿意。譚老爺子看外孫女婿般看著霍恩彥,心想著如果霍恩彥和外孫女結婚了,自己名下所有的資產全部贈送給他……

「譚老,請用茶!」霍恩彥說著,優雅地將一小杯茶水輕輕放在譚老爺子面前。

譚老爺子滿意地點了點頭,似乎已經忘記了霍恩彥來的目的。端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小口,忍不住暗暗驚嘆:好茶!

霍恩彥優雅而謙恭地為譚老爺子添著茶,雖然不大喜歡濃妝艷抹、心術不正的肖曼薇,對她的外公卻完全討厭不起來,甚至,有一種發自內心的親切感。

茶喝到一多半,霍恩彥輕輕打開隨身攜帶的檔案袋,小心翼翼地拿出那塊玉佩,雙手捧著遞給譚老爺子,薄唇輕啟:「譚老,您認識這塊玉佩么?」

譚老爺子接過玉佩,從兜里掏出老花鏡緩緩地戴上,仔細地翻看著手中的玉佩,許久,緩緩地放在霍恩彥面前的桌面上,搖了搖頭,肯定地說道:「不認識,沒見過這玉佩!」

霍恩彥將玉佩小心翼翼地放回檔案袋,又拿出兩本相冊遞給譚老爺子,謙恭地說道:「麻煩譚老再看看這兩本相冊!」

譚老爺子接過相冊,剛翻開相冊的封皮一下子愣住了,詫異地看著霍恩彥,疑惑地說道:「這是你們的母親么?要不是年紀偏大些,還以為是小丫頭本人呢!」

霍恩彥不解地搖了搖頭,輕聲說道:「原來,您也不認識她!」

譚老爺子聽到霍恩彥的話,一臉疑惑,詫異地問道:「她不是你們的母親?」

「不是!我也沒見過!」霍恩彥如實答道,看到譚老爺子愣神了,便謙恭地說道:「譚老,您再看看第二本相冊!」

譚老爺子將手中的相冊輕輕合上,小心翼翼地遞給霍恩彥,又輕輕打開第二本相冊…… 洛奇和夏奈這一連串交手,看得觀眾們目瞪口呆,這不僅僅是因為他們的打鬥太快了,更是因為兩人的戰鬥實在太精彩了!

在絕大部分觀眾眼裡,兩人的對決完全要用眼花繚亂來形容,大家根本看不清兩人的動作,只能看到兩人在擂台上電光火石般的不斷碰撞,但就算這樣,也已經讓絕大部分觀眾感到足夠過癮了。

而對於小部分人來說,兩人的戰鬥可就不僅僅是眼花繚亂了,更是精彩絕倫!

這一小部分觀眾,是能夠跟上兩人節奏,能看清兩人的每一個動作的,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更加讓人吃驚,因為在這之前,真的沒人想到這場比賽會如此之精彩!

雖然說鬥技場為了這場比賽而進行了長達一個月的造勢,也確實成功吸引了不少目光,但不可否認的是,絕大多數人都只是被這場比賽的噱頭所吸引。

天空城主,卡夫卡帝國侯爵的兒子,兩大貴族同時出現在擂台,又是恩怨局,這些噱頭確實吸引了大部分的目光,以至於喧賓奪主,並沒有多少人真的認為這場比賽會多麼漂亮。

結果沒讓人想到的是,夏奈竟然如此強悍,大家原以為他此前的連勝全是依仗著戰甲壓制,卻不曾想當碰到同樣穿著頂尖戰甲的對手時,他竟然也絲毫不落下風。

同樣更加沒人能想象到,在這場比賽中洛奇竟然展現出了戰甲的真正實力,他所穿戴的戰甲,竟然也屬於頂尖行列。

正是因為有著如此多沒想到,所以當兩人開始了真正的戰鬥后,人們就都被驚呆了,全部驚訝於一場充滿了噱頭的比賽,竟然會有著如此高的質量!

實際上別說是其它人,就連蒙特等人在看到如此激烈的交手后,都變得目瞪口呆,要知道這之前的一個月時間裡,洛奇可是一直在對他們進行訓練,因此蒙特他們原以為自己已經很了解洛奇的實力了,可當他們看到洛奇和夏奈的交手后,卻是發現自己的想法大錯特錯!

洛奇在訓練他們的時候,根本沒有用出全力!

而除了蒙特等人外,還有一些人同樣被這場比賽震驚了,這些人不是普通的觀眾,而是身在貴賓室里的大人物們!

由於聖天使戰甲的原因,使得不夜神城內聚集了許多重要角色,這些人最近一段時間都往返於鬥技場之間,原因很簡單,因為在這段時間丹妮絲一直都在比賽,這些本就是為了聖天使戰甲而來的大人物,自然不會錯過她的比賽了。

按道理來說,這些人雖然往返於鬥技場,但他們的關注點卻始終都只有聖天使戰甲,所以無論鬥技場此前如何造勢,這些人都不可能來看洛奇的比賽,那些造勢所用的小伎倆哪裡能瞞得住這些人,更不可能吸引這些人?

可實際情況卻不是這樣,實際情況是洛奇的這場比賽,不但吸引來了大量普通觀眾,更是吸引來了相當一部分大人物。

為什麼會如此?

為什麼這些大人物會突然出現在這場比賽的貴賓包廂中,其實答案很簡單,因為當鬥技場為了這場比賽準備時,阿尼耶等人也同樣沒有閑著!

重生之悍妻是朵黑心蓮 之前說過,洛奇和夏奈的這一戰,重點不在於夏奈,而在於通過這一戰為鋪墊,以此引出所謂的『新技術』,進而引起天空聯盟的注意,這才是洛奇的真正目的。

為了能做到這一點,這一個月的時間裡,阿尼耶、奧頓、錘火、還有珀萊雅四位大師也沒有閑著,他們一方面在不斷改進白惡魔戰甲,一方面則發動自己的關係網,然後就『看似』無意的散布了一些幾人正在研發戰甲新科技的消息。

雖然說在四個人當中,只有阿尼耶和珀萊雅的人緣比較好,奧頓和錘火的人緣都不怎麼樣,但不可否認的是,這四人無論哪一個都是響噹噹的學術大師,在學術界的地位絕不會因為他們的性格或脾氣有絲毫動搖,因此四人聯合研發新一代戰甲科技的消息一經傳開,就立刻引起了多方注意。

阿尼耶、奧頓、錘火、還有珀萊雅這四位大師,無論哪一個都有能力主導一個項目,現在這四人卻聯合在了一起?

這四個人到底在搞什麼?

這個問題,不由得不讓人深思,更讓人好奇,所以當阿尼耶以個人名義發出邀請,邀請和自己熟識的一些人來觀看洛奇比賽時,接到邀請的大人物們立刻就答應了,就如當初觀看聖天使的首場表演一樣,全部都來到了鬥技場。

而在多方關注下,洛奇在這場比賽上的表現,也確實讓所有人都眼前一亮,不,準確一點說,應該是白惡魔戰甲的表現,讓所有人都為之動容!

「阿尼耶大師,這、這是新一代戰甲嗎?」

貴賓包廂當中,阿尼耶正和一眾人等觀看著洛奇的比賽,一開始的時候大家還算比較克制,可是當洛奇將白惡魔戰甲的魔能提升到一萬點,並且和夏奈打的難解難分時,終於有人忍不住了。

「這款白惡魔戰甲,只不過是錘火以第四代戰甲為基礎,隨手設計的,所以算不上是新一代戰甲,不過這款戰甲倒是搭載了我們正在研發的新科技。」

面帶笑容,阿尼耶雲淡風輕的說到,可是別看他這話說的很輕巧,卻是讓所有聽到的人心裡都為之一振!

這話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說,戰甲本身並沒有什麼,重點在於搭載了新科技了!?

可到底是什麼科技竟然如此強大?竟然能讓一款以第四代為原型設計的戰甲擁有一萬點魔能值?

如果這項所謂的新科技是從另外一個人嘴裡說出來,那麼不用想,肯定沒人信,甚至會有人對這話嗤之以鼻,可這話卻是從阿尼耶嘴裡說出來的,那效果可就不一樣了。

以阿尼耶的身份地位,再加上他的能力,絕不會信口開河,況且此前大家也都聽到了風聲,知道阿尼耶口中的新技術,不是他一個人弄出來的,而是他和奧頓、錘火、還有珀萊雅這四個人在搞出來,這就更進一步的增加了阿尼耶所說一切的可信度。

也正是因為如此,當阿尼耶這番話說完以後,在場的眾人甚至感到有些後背發涼,因為如果這項技術僅僅放在第4代戰甲上就能讓戰甲的魔能值突破一萬,那麼要是放在第5代戰甲上的話……還了得!?

「阿尼耶大師,這項新科技……是和魔能有關的嗎?」

所以雖然明知道這麼問不會有結果,甚至會招來反感,但有人還是忍不住的問了一句,沒辦法,他們對於這項新技術太好奇,也太感興趣了!

結果和想象中一樣,阿尼耶對此只是笑而不語,反而是對身邊一人說道:

「法雷閣下,你覺得這項新技術怎麼樣?」

被阿尼耶叫到的法雷看起來五六十歲模樣,而他也正是天空聯盟此次派來的代表,同時他也是天空聯盟的長老會成員之一。

天空聯盟作為天空中的頂尖勢力,並不屬於某一個人,聯盟的管理和運行全部由長老會負責,而對於西格瑪公司這次發布的新一代戰甲,聯盟自然是相當重視,直接就將長老會成員之一,也就是這位法雷閣下派來了。

實際上這一次天空聯盟不僅派來了法雷一個人,這個貴賓包廂里的所有人都是天空聯盟的人,但在這些人中法雷的身份和地位卻是最高的。

「驚艷,驚艷無比。」

而被阿尼耶點到名,法雷就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他這可不是在客氣,而是最真實的想法和感受。

白惡魔戰甲所表現出的強悍,或許還不如聖天使戰甲,但別忘了,聖天使戰甲的級別是五代半,無論表現的多麼強悍都是理所當然的,可白惡魔卻不一樣,在法雷這些人眼中,白惡魔僅僅只是第四代戰甲,卻能有如此表現,竟然能和當今最頂尖的第五代專用戰甲打的平分秋色,這種衝擊,甚至比聖天使帶來的衝擊還要大,確實可以用驚艷兩個字來形容。

聽到法雷這樣的評價,阿尼耶就笑了笑,然後話鋒一轉的隨口說了一句:

「為了這項新技術,洛奇城主可是投入了不少啊。」

「洛奇……?」

阿尼耶的話說完,法雷和其他人就愣了愣,然後才反應過來洛奇是誰,轉而就都看向了擂台。

這也難怪,法雷身為天空聯盟的長老之一,那絕對是真正的大人物,這種大人物哪裡知道洛奇是誰,所以聽到洛奇的名字后,好半天才想起他是誰。

不過雖然好半天才想起洛奇是誰,卻不耽誤他極快的反應,只見法雷隨後就說道:

「阿尼耶大師,這種跨時代的研究,天空聯盟非常願意支持……」

身為天空聯盟的長老之一,法雷的思維是何等靈敏,當阿尼耶提到了洛奇,尤其提到研究的投入后,他立刻就明白了其是什麼意思,所以趕忙表達出了想要出資支持的意思。

但他真的明白阿尼耶的意思了嗎?

顯然沒有,因為他這話還沒說完,阿尼耶就將其打斷,然後笑了笑:

「說起來,洛奇城主和天空聯盟還有舊呢。」

「哦?」

聽到這話的法雷明顯沒反應過來,緊跟著就問了一句:「大師,您的意思是……?」

「當初就是洛奇城主就下了威爾頓閣下,然後將他一路護送回聯盟的,要是這麼說的話,他對你們還是有恩呢,而且我記得洛奇和我說過,威爾頓為了報恩,說過一定會讓他進入聯盟。」

慢悠悠的說了兩句,阿尼耶就看了法雷一眼,帶笑笑容問到。

「法雷閣下,你聽說過這件事嗎?」

「這……」

結果他這一問,法雷就當場抓瞎!

身為天空聯盟的長老之一,哪座天空城加入了聯盟這種事情根本就不歸他負責,都是下面人負責處理的,所以根本就沒聽過這件事。

但法雷的反應也確實很快,立刻就說道:「既然是聖騎士閣下答應的事情,就絕對不會有差錯,想必用不了多久……」

「希望如此。」

和剛才一樣,不等法雷把話說完,阿尼耶就直接打斷,但和上次不同的是,這一次他臉上可沒有笑容了!

而在這之後,阿尼耶就轉身離開了貴賓包廂……

看著他不苟言笑的轉身離開,包廂里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覷,剛才不是說的挺好嗎?怎麼老爺子直接翻臉走了?

「給我將這件事查清楚!」

就在眾人不明所以,弄不清狀況時,法雷卻是突然沖著其他人吼了一嗓子!

「立刻派人去通知聯盟,將洛奇和威爾頓之間的事情,給我調查清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