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沒有發現,這裡的鬼魂氣息已經消失不見了么?這裡,乾淨了很多,走進去看看吧。」


裘長生一臉無語,他淡淡的說了句:「幾日前,這裡鋪天蓋地的陰氣怨氣,也不過有厲鬼而已,厲鬼是怨氣不散的人,既然只是人的事情,我們不會去管,也沒有必要管。我還要找那個用劍訣打碎了玻璃的人,他違反了條款,必須要找到,就不奉陪了。」

話音落下的瞬間,裘長生身體慢慢化作殘影,消失不見了。

古千水腳步緩慢的朝著童話記憶之中走去。

昔日成千上萬人上班的大工廠。

前幾日熱鬧無比的旅遊聖地。

今日卻空無一人。

不止是空無一人,甚至空無一鬼。

裘長生站在原本工人大樓的位置,自言自語之中,還帶著一股期待。

「好一個吳淵,不但在這裡抓到了陰夫子,還收走了這裡的鬼樓么?那個靈,雖然還只是一個鬼,可他已經有了地靈的潛質,我被限制了無法使用修為,不用修行者的法子,也幾乎收不掉他。」

「吳淵啊吳淵,你給了我太多驚喜了。」

「只不過,你抓到了人,不交給我,未免有些不把我放在眼中啊。」

裘長生搖了搖頭,又嘆了一口氣。

「年輕人如果不夠聰明,是很容易死的。」

府國中心樓下。

吳淵和王偉正往外走。

吳淵要尋找陰夫子兩百多個藏身之處,王偉也不讓吳淵一個人走,要跟著一起。

吳淵也說出來了關於小玉體制的事情。

王偉則是也驚嘆,說過陰人可以入陰間,進出若門庭,陰夫子肯定是想要去陰間,才會對小玉有念頭。

至於陰夫子奪走王偉的閻王令和抽魂鞭,都被吳淵找了出來,交還給了王偉。

正走出了府國中心,吳淵調動著身上的氣息,王偉也一張雷行符貼在了腿上。

兩人正要動身之時,吳淵忽而看見了一個人,站在了馬路的對面。

那人穿著一身黑衣,一張古人臉,顯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瞳孔緊縮了一下,吳淵心中發沉。

「來的很快。」

「什麼來的很快?」王偉問道。

「你在這裡等我,我馬上回來。」吳淵低聲說道。

他的身體,頓時消失在原地。

吳淵並沒有去馬路對面,而是朝著更遠的方向跑去。

當他停頓下來時,已經遠離了府國中心了。

只不過,讓吳淵臉色微變的是,地下陰魂奇物交易市場的老闆,竟然並沒有跟來。

等了約莫兩分鐘,吳淵心中一沉。

他立刻回到了府國中心樓下,此刻,這裡竟然已經圍起來了一大堆的人。

吳淵臉色驟變,一股血腥的味道撲鼻而來,就在他之前和王偉站著的地方。

人群也是圍在那裡。

「讓開!」

吳淵一聲大吼,頓時嚇得人群讓開了一條路。 疾步走進人群之中,血泊之中,王偉奄奄一息。

他的胸口位置,有一個貫穿的傷口!

吳淵臉色大變。

「恐怖商店,開!」

意念之中打開了恐怖商店,吳淵瘋狂的尋找長明燈。

終於,吳淵找到了新版的長明燈。

1點修羅晶,比之前貴了十倍,不過續命的效果,也從一天變成了十天。

長明燈直接落在了王偉的頭頂。

這一幕驚的周圍的人目瞪口呆。

王偉嘴角都是血,他艱難的抓住了吳淵的手,眼睛都是無神的。

「上……上樓……」

吳淵臉色再一次驟變。

下一刻,他的身體就消失不見了。

「我靠,我眼花了?剛才這裡不是有一個人么?怎麼一眨眼就消失不見了?」

「……我也是聽到有個聲音喊我們讓開,現在我腦子有點兒昏。」

「我剛才看見了……是一個男人走進來了,他還點了盞煤油燈,真的是很詭異,大白天點什麼油燈,該不是咱們見鬼了吧?」

人群中驚愕的人不止一個。

剛才大家都看見了吳淵,吳淵一瞬間消失不見,自然讓所有人詫異。

正當這時,人群中再一次驚呼了起來。

「你們看!這個人站起來了!」

這個人,自然指的就是王偉。

王偉臉色無比的虛弱,他捂著自己的胸口,接連貼了好幾道符紙上去。

「哥們兒,你受了重傷……怕是肺都被刺穿了,剛才我們已經幫你叫了救護車,你不要亂動……」

一個稍顯穩重的男人立刻勸說王偉。

王偉眼中有一股灰白之色。

明顯,這樣的傷勢真的足夠要他的命。

若不是吳淵及時回來。

若不是這盞長明燈,他就死定了。

王偉的心中驚怕,憤怒,而且恐懼。

剛才就是一眨眼,吳淵離開,他就看到了當時地下陰魂奇物交易市場的老闆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那老闆只是對他笑了笑,說了一句話。

「年輕人,說錯話,就要有教訓,不管是早是晚,總是要來的。」

下一刻,他就感覺自己的身體被貫穿,緊跟著受傷倒地。

自己根本就沒有反抗的機會,只能夠絕望的感受到生命氣息一點點消失,那男人也是走進了府國中心。

王偉很清楚,這個人是沖著吳淵來的。

吳淵剛才一定是想要引開他,卻並沒有想到他沒有跟著去,反倒是直接去了府國中心。

王偉更清楚他的目的,他肯定是要去找吳淵的鬼屋!甚至是吳淵的爸媽!

吳長海和周妍的身體,是在地下陰魂奇物交易市場買的。

就算是陰間奇珍閣交易的,並不是通過這個男人。

可他也是地下陰魂奇物交易市場的老闆。

那裡面發生的事情,自然不可能瞞得過他。

符紙,阻止了傷口繼續惡化。

王偉心裡頭最清楚,他去了根本沒有用,現在最好的選擇就是立刻去醫院,進行傷口處理,縫合。

有長明燈存在,他就能夠脫離危險,到時候再讓吳淵給他陰陽之氣,就能夠迅速的恢復。

可他卻沒有辦法走。

那男人來這裡,直接對他下手,那麼來意就很明確,也很不善了。

吳淵,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王偉跌跌撞撞的走進府國中心,引得一群人尖叫側目。

他的腳下更是拖起一長串的血色腳印,更加驚心動魄。

五樓,鬼屋之前。

吳淵面色難看無比的站在鬼屋門口。

此刻鬼屋之中依舊人聲鼎沸。

夏露在收銀台的位置忙碌著。

她看到吳淵之後,頓時驚喜無比,喊道:「老闆,我還以為你又走了呢,剛才你有個朋友來了,小吳和小周帶著他去對面電影院那裡坐了,店裡頭太忙了,實在是沒有位置。」

下一刻,夏露呆了呆,又喊了句:「老闆?」

因為鬼屋前頭的吳淵已經消失了蹤影。

夏露茫然的走到鬼屋門口,更讓她驚愕的是,已經看得到在對面的電影院門口,吳淵的背影就在那裡。

「我這是出現幻覺了么?剛才老闆過來過嗎?」

夏露撓了撓頭,不知道想起來了什麼,頓時臉色緋紅一片。

她趕緊低下頭,跑回去繼續工作了。

「沒想到你的父母,就是錦城之中梅花十八陣的傳人,更沒想到,梅花十八陣,是傳給了一對夫妻。」

「我叫古千水,上一次,我還沒有告訴你我的名字,你真的很令我驚訝,僅僅幾天,就抓到了陰夫子。」

電影院外面有客人等待時歇腳的椅子。

古千水靜靜的坐在椅子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