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爺爺的!這裡的天氣怎麼這麼冷,剛剛還沒有這麼誇張的!」


說罷,陳天斗便下意識的向著房間的窗戶看了過去。

「嗯?」

他忽然發現,不知何時,自己這間客房的窗戶,居然開了一道縫!

「窗戶怎麼會開的?難道是被風吹開的嗎?」

可是,就在陳天斗目光掃到那窗戶上一道縫隙的時候,卻突然眉頭一皺!

「有人!」

只見一隻紅紅的眼睛,此刻正趴在那窗外,從窗縫之中偷偷的窺視著陳天斗房中的景象。

很快,那隻紅眼睛便是一怔,似是知道陳天鬥眼睛看到了自己了,便身影一閃,詭異的從窗外消失的無影無蹤。

陳天斗一早就覺得這家客棧有古怪。

而發現剛才有人在窺視自己之後,便心中有了一絲不祥之感。

「咚咚咚!」

突然,陳天斗客房之外傳來了一陣輕微的敲門聲。

「客官….客官….」

接著,那店小二便是壓低了聲音,在門外輕輕的呼喚著陳天斗。

陳天鬥眼中精光一閃,頓時聞到了一股香噴噴的肉香味從門外飄了進來。

「誰?」陳天斗輕聲道。

只聽外面的店小二嘿嘿一笑,「客官,這戈壁灘的天氣非常奇怪,剛才風雨一停,溫度便是驟降,掌柜的怕各位客官適應不了這裡的天氣,得了風寒,所以便吩咐我來為你們送上一個熱水袋,還有一屜剛剛出爐的肉包子!」

陳天斗何等機靈,一聽便知道這其中定是有鬼!

旋即他嘴角一揚,微微一笑,「原來是這樣,你進來吧。」

「打擾您了客官!」

說完,店小二便是推門而入,將一個裝滿熱水的皮袋子和一屜香噴噴,還冒著熱氣的包子放在了陳天斗對面的那一張方桌上。

「這位客官,這熱水袋給你驅寒,而這肉包子,是讓你的肚子里有點東西,這樣可以令身體暖和一些,一定要趁熱吃啊,我們家的肉包子,可不是總能吃到的,味道極是鮮美,柔嫩多汁,別提多好吃了!」

卻見陳天斗淡淡一笑,「我知道了,幫我謝謝你們掌柜的。」

店小二連忙應了兩聲,便是出屋去了。

待店小二走後,陳天斗便皺著眉頭,盯著那一屜包子看了看,隨即走了過來,掀開了蓋子。

頃刻間,一陣熱氣與香氣撲面而來,令陳天斗感覺臉上一暖。

「好香的肉包子!」

連陳天斗這樣的吃貨,都不禁讚歎這肉包子做的確有些水平。

「不過這店家很是古怪,不知道這包子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說罷,陳天斗便拿起一個包子,放在鼻前,仔細聞了聞。

可是出了一陣肉香味,便是在沒有聞到什麼其他的味道了。

「嗯,看來是沒問題。」

見包子沒事,陳天斗的肚子便突然咕嚕一聲響了起來。

「這大半夜的,還真有點餓了,既然這包子沒什麼問題,那吃幾個也無所謂。」

說完,陳天斗便是將那一屜包子吃了大半。

可是,當他吃到最後一個的時候,卻突然間感覺到身子一軟,全身綿軟無力,彷彿隨時都會跌倒。

「嗯?怎麼我的頭這麼暈?」

一見自己此刻的狀況,陳天斗心中便是一沉!

「糟了,想不到我這麼仔細,居然還是中招了!」

這時陳天斗立刻就意識到,自己定是中了那店家的蒙汗藥!

「咳咳!」

只見陳天斗沒有片刻的猶豫,連忙將手指伸進了嘴裡,扣了扣嗓子。

「哇!」的一聲,他居然把剛剛吃過的包子都吐了出來。

可是即便如此,那暈眩的感覺非但沒有減輕,反而更重了!

「你爺爺的!我已經這麼小心了,怎麼可能會被人下了葯,那包子明明一點問題也沒有啊!怎麼會!」

突然間,陳天斗想到了利用剛剛掌握的殘天古卷,治癒自己的身體令其復甦,或許可以驅散藥性。

接著,陳天斗便就近坐在地上,很快便進入了冥想狀態。

不過片刻的功夫,陳天斗的身上便是出現了一層細密的汗珠,並有陣陣味道酸澀怪異的白煙,從他的體內緩緩飄出。

很快,陳天斗暈眩的感覺便是減輕了許多。

當藥力完全驅逐之後,陳天斗卻通過殘天古卷的復甦之力,摸到了這家店下蒙汗藥的手段。

在自行修復身體之時,陳天斗感覺到自己的體內,有兩種藥力在同時發揮作用。

如果兩種葯只是單一服用,並無大事。

但是如果將它們中和到一起,那就成為威力極強的蒙汗藥!

陳天斗忽然想起了白天時自己所喝的那陳年女兒紅,立刻就知道這葯是如何下得!

原來那店家知道這裡許多過往之人有修真之士,都精明的很,所以特意將兩種葯分開。

白天喝的酒,就是其中一種。

而第二種,就是這半夜送來的肉包子!

這種分開下藥的方法,除非是六星天脈的強者,能夠嗅出這不易被發現的藥味。

換做尋常之人,根本毫無察覺!

這葯下得不知不覺,令人防不勝防,果然是家有些年頭的黑店!

只見陳天斗利用殘天古卷修復了身體之後。

便是隨手抄起了七星鬼劍!

破門而出!

直奔那掌柜所在!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陳天斗一出房門,便是來到了二樓的圍欄前,向著下面的大堂看去。

卻見此刻的大堂空無一人!

從細小的門縫中,不時傳來陣陣風聲,飄入一股冷風。

而那掌柜算賬的櫃檯之上,唯有一盞燭火,被那微風吹得緩緩擺動,如同月夜中舞動的精靈。

這一道昏暗的燈火,似乎在這一刻成為了大堂中唯一光明,同時也為這裡增添了一絲詭異的氣氛。

「沒人?」

陳天斗心下一轉,便是順著樓梯走下了二樓,站在了這大堂之內四下張望。

忽然間,一陣叮叮噹噹的聲音,正從那身後的廚房傳了出來。

只見陳天斗手握七星鬼劍,微微蹙眉,向著那聲音傳來的地方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

越是靠近廚房,陳天斗越能夠聞到一點奇怪的味道。

這味道微微刺鼻,令人從心頭生出一陣厭惡,卻是陳天斗一向都不太討喜的血腥味!

「你給我快點!別軟手軟腳的像個女人一樣!好不容易來了這麼多肥羊,要是給我出了什麼岔子,當心我要你的命!」

就在陳天斗來到廚房門口的時候,那裡面突然傳來了一陣底氣十足的叫罵聲,如同獅吼,恐怕在白鹿客棧之外都能夠聽得到。

此聲音一出,陳天斗立刻身體一轉,背靠在了廚房門口處的牆壁上。

這時,只聽裡面傳來了一陣顫巍巍的膽怯之音,「掌…掌柜的!你放心,那些肥羊已經都在這裡了,現在只剩下最後一隻還在房間里,恐怕現在已經被迷倒了,我這就去將他弄過來!」

「等一下!這裡的骨頭和肉都沒剃乾淨!弄完了再去也不遲!那傢伙吃了我的蒙汗藥,少說也說睡上個把時辰!」那女人的聲音再響起,如殺豬一般,實在令人心煩。

「肥羊?哼!你們這家黑店,我倒要看看你們在搞什麼鬼!」

說罷,陳天斗便用劍尖輕輕的挑開了廚房門前的帘布,透過縫隙,向著裡面看了過去。

可是沒想到,陳天斗這一看,卻頓時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雙目瞪圓,一臉驚怒之容!

只見在那不過五十平米的廚房之內,竟如修羅地獄一般,鮮血淋漓!

就在距離陳天斗最近的左手一邊,正掛著一人。

原來你也曾赴一場豪賭 此人被脫光了衣服,全身似乎被開水燙過,浮腫蒼白,連一根毛都沒有,正赤身裸體的被掛在一根鐵鉤上!

那鐵鉤狠狠的勾入了他的背脊,可見一根根白骨從傷口處露了出來。

鮮血順著那鐵鉤的邊緣,向下流淌成一片,順著他的腳尖,滴答滴答,一滴滴的落在地面上。

陳天斗一怔,低頭看去,卻見那血液已經緩緩流到自己的腳邊,隨即將腳移開半分,險些就要踩到!

而在那掛在鐵鉤上的男人身邊,還有五六個與他一樣的人,他們都被鐵鉤勾住,懸挂在房梁之上,膚色慘白,想必血都已經要流幹了。

這些人懸挂的地方,形成了一個圓形,將一張案板圍在了中間。

就在這案板前方,正有兩男一女,一共三人,揮刀剔骨,乾的正是起勁!

而那案板上所放置的,卻是一片白花花的細肉。

還有一個只剩半個身子,肢體殘缺不全的死人!

那血液從案板上滴下,染紅了那三人的鞋子也渾然未決,正聚精會神的剔骨剔肉!

只見那兩個男人只管剔骨剔肉。

而那個女人確把肉剁碎做餡,然後和面擀皮!

「畜生!居然做人肉包子!」

這一幕,不僅令陳天斗眉頭緊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