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現在十二級了吧?」狄珞月看了看天色,剛剛過了正午,「我今天也沒啥好乾的了,就帶你做任務好了。順利的話,今天就夠升到十五級的了。」


===============================================================

晚上還會有一更。

大家收藏收藏快收藏~~~~~~~~。

… 87_87698姚小桃是個愛說話的人,一個人做任務連個能說話的人都沒有,有人願意一起來她自然高興。

狄珞月帶著姚小桃把城中能接到的任務都接了,又帶著她去找了武功師傅。

《戲遊記》里的武功分門派功夫和江湖功夫,顧名思義,門派功夫要等拜了門派之後由師門傳授,而江湖功夫則是由城中的武功師傅教授的。

遊戲之中,對於武功的悟性也非常好,師傅示範一遍之後,姚小桃就會做了。她原地練習了幾遍,狄珞月在一旁指點一二之後,那幾個招式她就算掌握了。

「只是掌握而已,招式基本上都有熟練度的設定,用得多了也就熟練了,能夠領悟更高重數的,威力也會變大。」

狄珞月說完后,詢問了姚小桃現在接到的任務,翻出地圖看了會後,道:「走吧。」

跟著狄珞月做任務非常輕鬆,他的等級打這些小怪根本不費力氣,一劍一個,姚小桃一邊感慨一邊在後面撿東西。更讓姚小桃叫絕的是,偌大的地圖,怪的位置,任務品的位置,狄珞月都記得清清楚楚。幾個任務統籌規劃,竟然是半點回頭路都沒走過。

姚小桃把最後的一隻野兔抓進包裹里,轉頭對狄珞月道:「我之前做任務好辛苦,很多任務品壓根不曉得在那裡,想仔細找找還要提防著邊上的怪。」

狄珞月把劍收了起來:「第一次做任務都這樣,我以前也是認認真真找的,找過一遍才能記得。差不多快十五級了吧?」

姚小桃看了一下面板里自己的經驗值,離十五級還差一點點:「快了,這些任務交掉應該就夠了。」

「那去交了吧。」

回城交掉任務之後,姚小桃終於升到了十五級。

狄珞月對自己一個下午的成果非常滿意,笑眯眯道:「今天的晚飯就靠你了,我要吃烤肉。」

姚小桃也很高興,翻開包裹看了看:「肉塊有很多,夠我們吃的了。不過調料似乎不夠了,要先去買一些。」

「成。那之前先去找門派指引人吧,只有她認可了你,你才能夠上螢香山。」

所有的門派指引人都在城北的一間大廟裡,狄珞月邊走邊繼續跟姚小桃說著遊戲里的一些常識。經過一片民房的時候他突然停下了腳步,從巷口朝里張望。

「怎麼了?」

「恩?」狄珞月輕輕應了聲,卻沒有細說,只是讓姚小桃跟著他往裡走。

兩人一直走到最裡面的一間矮房門口才停下來,透過開啟的窗戶,可以看見裡頭灶台邊坐這一個花甲老婆子,她苦著一張臉,一副為難的樣子。在姚小桃看來,這個就是狄珞月說過的那種臉上寫著快來幫我我給你們任務的npc。

狄珞月壓低了聲音,似乎是為了不給那個老婆子聽見:「你一個人進去跟她說說話,看她到底會說些什麼,就當你是一個人來的,我躲到一旁去,不讓她看見我。」

姚小桃不明所以,見狄珞月已經走開,只有硬著頭皮敲了敲門。

「誰啊?」老婆子慢慢地走過來開門,起先神情裡帶著些防備,見了姚小桃之後,她放鬆下來,「小姑娘,這麼晚了還不回家,家裡人會擔心的呀。」

姚小桃正想著要說些什麼,只聽那老婆子又道:「老婆子我一整天都沒有吃東西了,小姑娘會下廚吧?幫我烤只雞來吃吃。」

老婆子話一說完,系統提示接到了「烤雞」的任務。姚小桃從屋子裡走出來,在巷口見到了等著她的狄珞月。

「她讓我去烤只雞回來。」

狄珞月聞言摸了摸下巴,低聲念著:「果然是這樣子啊……」

見姚小桃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狄珞月就把自己的想法說了一遍。

原來這個npc老婆子是個特古怪的人,非常討厭加入了門派的玩家,有一回狄珞月想來碰碰運氣,直接被老婆子拿掃把打了出來。狄珞月不死心,悄悄跟著一個沒有入門派的玩家過來,那老婆子倒是沒有趕那個玩家,只是苦著臉說「哎呀哎呀可惜你不會做菜,老婆子我快餓死了」之類的。

直覺告訴狄珞月這個npc一定會有什麼故事,只是以前他一直認為必須加入了門派才可以學烹飪,這個謎題怕是解不開了。卻不想遇見個沒有入門派就學會烹飪的姚小桃,就帶她來看看能不能觸發些什麼。

這麼一說,姚小桃就明白了,敢情狄珞月是被掃把打了不服氣,非要從這npc身上榨點東西出來。她心裡好笑,面上一本正經地問:「這附近哪裡有雞?」

「雞?」狄珞月的眉頭皺了起來,「怪物裡面沒有雞,揚陵城裡養雞的npc有幾個,不曉得肯不肯賣。」

夜色已晚,很多npc都已經關門睡覺了,此時要是隨意去騷擾恐怕會被捕快追,兩人在城中繞了一圈,沒有法子只好去了酒樓。

店小二聽了他們的來意,擺手道:「白天生意好,雞都殺光了,兩位客官明日趕早。」

狄珞月一屁股在酒樓的長椅上坐下,嘆了口氣:「要不明天再做這個任務吧。哎,沒時間限制吧?」

「任務還有時限?」姚小桃嘀咕著打開面板一看,面色大變,「啊呀還真有,就剩半個多時辰了!」

「糟糕!」狄珞月也有些緊張,他解釋道,「一般的任務都可以放棄之後再重新接,但這樣的隱藏任務怕是放棄以後就再也接不到了。」

「那怎麼辦?哪裡還會有雞?」

狄珞月一拍大腿,笑得有些賊:「周扒皮家有雞。」

=============================================================

鏘鏘鏘!!!

今天的第二更,好睏啊好睏啊~~~

繼續求票求評求收藏,這些都是96的動力呀~~~。

… 87_87698姚小桃聞言下巴都要掉下來了,半天才結結巴巴說:「這裡還有周扒皮?」

狄珞月被姚小桃的表情逗得更樂了,幾乎笑得彎下身去:「當然有!別說是周扒皮了,就連唐僧一行都有,這個世界好玩著呢,也有人四處尋找各種npc的典故。」

狄珞月帶著姚小桃走到城中的一座大院邊上,輕聲道:「一會翻牆進去,這牆不高,白天學的江湖輕功應該就能上去了。動作輕一些,萬一被發現了,被家丁追也就算了,再引來捕快就鬱悶了。」

狄珞月選了一處容易翻牆的位置,飄逸的輕功悄無聲息地上了牆頂,看得姚小桃目瞪口呆,心道:乖乖,居然這麼帥,難怪一群人為了輕功要入天逸門,以前電視上看的完全不夠用啊。狄珞月招招手,示意姚小桃也上來。

姚小桃後退了幾步,深吸一口氣,默念著輕功口訣飛身跳起。身子騰空起來的感覺難以形容,「飛」也就是這樣了吧。姚小桃驚訝之餘,忘了控制身形,竟然飛過了頭,雙腳直接越過了牆頭。

眼看著姚小桃就要遵循萬有引力定律往下墜落,狄珞月暗道「不好」,趕緊伸手去撈,拎住姚小桃的腰帶死命往上提。姚小桃頓時覺得腰快斷了,腦袋朝下氣血上涌,腰腹部的壓力幾乎讓他嘔吐。好不容易等狄珞月把她拉上了去,她趴在牆頭上一動不動。

狄珞月拍拍姚小桃的腦袋,道:「起來起來。我手都快斷了。」

姚小桃好半天才緩過氣來,瞪了狄珞月一眼:「我腰斷了。」

狄珞月躡手躡腳下了牆,見姚小桃跟上之後,一面躲家丁一面朝院子里去。

「雞籠在那邊,下手快一些,抓住一隻就翻牆逃走。」狄珞月再三叮囑。

姚小桃嘿嘿一笑,指著狄珞月道:「我這樣的小嘍啰也就算了,你一個大俠還來做偷雞摸狗的勾當,嘖嘖。」

狄珞月的臉紅了一下,當賊可不是什麼光榮的事,雖說是遊戲里的體驗,但到底是他幹了這樣的勾當,只是嘴上卻不服軟:「偷周扒皮家的,我算是俠盜。楚留香還是盜帥呢。」

姚小桃斜眼睨了他一眼,狄珞月撇過頭不跟姚小桃貧嘴,繞過月亮門繼續前進。

忽然,只聽一陣犬吠響起,黑暗之中憑空竄出一條狗來。狄珞月和姚小桃面面相窺,傻眼了。

居然還有看門狗!姚小桃幾乎要尖叫出聲,她想她應該拔出武器攻擊,可是手腳就是不聽使喚。

那狗朝著姚小桃飛撲過來,狄珞月抓起姚小桃的手拖著就跑:「發什麼呆啊,還不趕緊跑!」

兩人慌不擇路,竟然直接沖向了雞籠。雞群頓時炸開了鍋,四處奔逃。那狗被雞吸引了注意力,不顧狄珞月和姚小桃反而去追一隻母雞,一時間雞飛狗跳,羽毛亂飛。雞鳴狗吠夾雜在一起,整個院子亂成一片。

狄珞月趕緊一左一右抓起兩隻雞,施展輕功翻出牆去,落地沒一會,姚小桃也跟著跳了出來,只可惜著陸姿勢極不優雅,摔個了狗啃泥。

姚小桃爬起身,揉揉摔痛的屁股,抱怨道:「我一個遵紀守法好青年,居然跟著你做了一回偷。」

狄珞月失笑出聲,看著手上抓著的兩隻雞:「我難道不是?就當遊戲里體驗了一把。」

正說著,院子裡頭亮起了火光,一個聲音大罵著:「畜生!鬧騰個什麼勁,信不信宰了你燉湯吃,看把這一院子雞嚇的,明天它們下不出蛋來你能給老子下蛋嗎?!」

狗不再吠了,只是嗚呼了一聲。

邊上有一個尖尖的聲音道:「總管,它雖然叫狗蛋,但狗不會下蛋。」

姚小桃努力用雙手捂住嘴才沒笑出聲來,和死命忍笑的狄珞月一塊離開了。

城門是二十四小時不關的,兩人在城外河邊殺了雞洗乾淨,烤好了一個帶回去給老婆子。

老婆子笑得眯起了眼睛,直誇好吃,等吃完了之後,她擦了擦手,道:「你是不曉得,老婆子我最最不喜歡那些江湖門派了,整天打打殺殺沒個正經的。我以前有個兒子,那叫一個貼心啊,可是有一天他跟我說,他要加入丐幫。我們家有吃有喝的他居然要去做個乞丐,你說氣人不氣人,我氣不過,直接拿掃把打出去了。「

姚小桃聽完一陣冷汗,原來這npc拿掃把打人早有源頭。

「後來我那兒子死了,死前留了樣東西給我。」老婆子打開一個木箱子翻了半天,取出一本小本子來,「這是丐幫最有名的菜譜——叫花雞。老婆子我自己做不好,你烤雞烤得不錯就歸你了。」

姚小桃高高興興地收下了菜譜:「婆婆,等我會做叫花雞了,我來做給你吃。」

老婆子一聽也樂呵了,連聲道著「好好好」。

告別了老婆子,姚小桃和狄珞月一塊吃著屬於他們的那隻燒雞,從下午做任務到現在,兩人也沒吃過什麼,又經歷了一番雞飛狗跳,現在早就餓翻了。

姚小桃一邊吃一邊想翻翻菜譜,從包裹里取出一看,竟然要烹飪50級才能學。姚小桃搖搖頭,她的烹飪不過六級,還遠著呢。

把菜譜收起來的時候系統突然提示:獲得一個稱號。

姚小桃驚喜不已,她趕緊翻出稱號記錄卡一看,卡片中間的一個小格子里出現了「叫花雞廚娘」,那份驚喜頓時變成驚悚,這樣的稱號實在讓她囧囧有神。

狄珞月也湊了過來,看到稱號的時候忍不住大笑了起來,他不管姚小桃不滿的神情,只顧著笑。等笑夠了才指著卡片道:「這玩意你哪裡來的,我從來沒見過。」

姚小桃不語,真要說是把她空投到這裡的老婆婆給的狄珞月也不會信吧。她尷尬地笑了笑:「撿來的。」

「真的?」

「真的。」

姚小桃的經歷經常超出狄珞月的理解,比如能傻傻地在稻花村呆上這麼久,比如提早學會了烹飪,那麼撿到張卡片也不算什麼稀罕事了。

狄珞月問姚小桃借過卡片翻看:「你以前問收集稱號的事,是不是因為這卡片?」

「是。」

「總共100個是吧。」

狄珞月研究著卡片的布局,這卡片說大不大,與一般的賀卡沒什麼區別。說小卻也不小,密密麻麻排下100個格子,奇的是格子里的字竟然清晰可辨,那「叫花雞廚娘」字字筆畫清楚。

卡片從上到下分為四部分,狄珞月指著第三個部分,說:「這四部分的稱號似乎是不一樣的。」

==============================================================================

求票求評求收藏~~~~

96背著籮筐接著~~。

… 87_87698姚小桃從來沒想過卡片為什麼會被分成四部分,此時狄珞月提起,她便認認真真地等著他解釋。

「《戲遊記》里的稱號是分類別的,不同的類別有不同的表示顏色,比如剛剛獲得的『叫花雞廚娘』是綠色的,還有紅色、黃-色和白色。任務最困難、最神秘的就是紅色,之後是黃-色、綠色和白色。」

「剛才那樣的還只是綠色?」姚小桃啃著雞腿,想起那雞飛狗跳的場景忍不住縮縮脖子。

「只是觸發的條件困難點,實際完成並不難吧。我們只是時機不好,選了個養雞的npc都在睡覺的時候,不然應該可以問他們買而不用去周扒皮家裡偷。」

卡片上每個類別的數量並不相同,姚小桃數了數,紅色的十個,黃-色二十個,綠色三十個,白色四十個。

姚小桃長長嘆了口氣,看來要集滿這張卡片並不容易,她的回家之路還很漫長。

吃飽之後,兩人倒也不困,姚小桃活動了幾下身子,道:「現在能入門派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