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說什麼?」顏華不知道羽要幹什麼,艾弗倫卻知道。


「他在找變異精粹,就好像他自己身上的一樣。」對於變異的天使,雖然艾弗倫的資料庫中沒有找到相關的信息,卻可以進行模擬。

利用強大的計算能力,她可以模擬出幾乎所有的變異可能。

而變異精粹,則是一種奇怪的數據變數,其實就相當於一種可能性。

無數次正常變異里,也僅僅只有那麼幾種變異是特殊的,它好像一種不一樣的符號,可以是變異者得到相當的提示。

而羽,恰恰就是天使中的異類。

終於,顏華找到了羽。

只見他半跪在地板上,手指在粘稠的液體中間尋找著什麼。

「能夠長大的因素。」他的聲音還是那麼平靜,好像找到的東西不值一提一樣。

「長大?個頭?」難道是像那種巨像一樣的體型擴大?貌似夜刃口中的那些神經病就是在找這個。

站起身,羽回頭看向顏華,笑眯眯的說道:「是年紀上的長大,不過好可惜,這個小生命太弱小了,沒承受住這種力量。」

手心裡有一粒黃豆大小的淡紅色膠狀團,正在散發著淡淡的光。

顏華有些驚訝,原來他會笑,而且笑起來跟個女孩一樣。

說起來羽本身就長得跟個女孩一樣,如果不是他態度與語氣都以男人自居,很難讓人相信他是男性。

「急速進化。」艾弗倫給出了分析結果,這一小團粘液的作用就是讓變異體飛速的完成原本需要無數時間的進化。

將膠狀團放進顏華的手心,羽的意思很明顯「你來處置吧,我只是好奇而已。」

羽這麼說,顏華卻反而有點懵,他要這種玩意有什麼用?

說實話他又不想變異…………鬼知道會不會長出第三隻手或者第三條腿出來……

作為人類他活的挺快樂的,還是別作死來的更加好。

就在這邊顏華取捨兩難的時候,夜刃幾人也追了進來。

看到顏華手中的東西,傑森的臉色有點難看。

「人性?」看起來他們也知道這玩意,只不過起的名字完全不一樣。

希望小心翼翼的從顏華手中接過膠狀團,她竟然也能感受出這玩意的功能。

「繼續的輪迴,不過沒有太大的力量。」希望看向夜刃,這玩意要怎麼處理?

「算了,交給艾斯吧。不管怎麼說都是那個時候留下來的東西。」夜刃自然知道這些東西其實都是那個時代殘存人類留下的遺物,也許生前這個戰士的一切都化成了這麼一點點的東西。

對於顏華,夜刃還是蠻信任的,尤其是他連考慮都沒有就將這東西交給了希望,讓他安心不少。

這種東西,其實不光方舟里有,可以說當年與天使戰鬥過的地方,都能找到這種類似於強者遺物的東西。

蹲下身檢查了一下地上的粘液,夜刃也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看起來有必要整體掃描一下所有區域……果然是膠狀修復粘液泄露了。」他沉聲說道:「以前,這玩意可以快速的修復戰士身體上的創傷,哪怕只剩下一點點組織都可以完全的重造。」

「現在……由於改造工具的失控,這種東西就變成了可以消滅一切戰士的強大敵人。」地上的這攤粘液,只不過是消化了生命留下來的殘骸而已。

這艘方舟,雖然說幾乎沒有人類了,卻還是有一些不知道躲藏在哪裡的倖存者。

當然了,這些傢伙不一定是人類,也許是野獸也說不定。

不過他們都有一個共通之處,那就是身體里有改造工具需要的輪迴信息。

也就是羽在尋找的變異精粹。

這兩者並不衝突,正是因為生存,才有可能產生變異,哪怕一秒鐘的生存,都有變異的可能性。

生存,適應一切,才是變異的真正起因,一種自我保護。

而改造工具的某種支配意志,就是在尋找這種不知道在哪裡的可能性。

好像與人捉迷藏一樣,這座巨大的要塞里,這些膠狀修復液,正在尋找目標,完成它們的進化…… 生活區毀滅戰士是進不來的,所以掃描整個區域的工作只有精靈小姐姐的維修機器人能夠做的到,畢竟這種擁有自我意識的修復粘液團可以利用一切通道前進。

通風口,水管,甚至是各種牆壁縫隙……

雖然封鎖區域可以做到一定時間內的隔離,但是無法完全封閉空氣流通才是問題所在。

一旦讓它們在方舟內部流動起來,怕是一切生物都會遭到毀滅性打擊。

「精靈們沒有生命危險嗎?」顏華有點擔憂,畢竟現在精靈小姐姐的狀態已經非常的差,萬一再遭到這種東西的襲擊那就麻煩了。

「那到不用太擔心,精靈熔爐是按照戰爭等級製造的,一般傷害根本無法威脅到那裡。」看了一眼通風道口上的粘液痕迹,夜刃搖頭說道:「我們還是以自己的任務為優先。」

反正都已經進來了,繼續封鎖生活區也沒有任何意義,畢竟不可能連通風系統都封鎖住,隔離紗網並不能阻止這種可以將自己分解成為細小膠粒的東西。

生活區往裡,是交流通道區。

其實就是大型物交流通道,原本是為各個生活區提供生活必須品的大型轉運站,當然了一旦戰爭開始,這裡也可以提供運兵的任務,四通八達的軌道運輸系統可以快速將士兵送往敵人入侵的位置。

撫摸著地面的鐵軌,是磁懸浮運輸車的單軌。

這種列車的極速可以達到音速以上,所以就算整座方舟非常巨大,也可以快速抵達。

不過現在的人類已經不使用這種技術了,傳送門與多元亞空間可以有效的解決抵達的問題,再快也快不過轉瞬即達的傳送門不是?

作為時代的回憶,這種東西還是勾起了顏華大學學習的記憶。

「那個時代的人類,哪怕只有非常落後的武器,都仍然沒有放棄站著生存下去的希望,所以最重要的其實不是武力,而是團結與決心。」老教授在講台上的慷慨演講,讓顏華有些感慨。

「僅憑這種東西,我們竟然贏了啊……」如果不是親身站在這座曾經與天使死命戰鬥的堡壘裡面,顏華怕是也根本無法想象當年的人類到底是在何種程度的差距下與天使決戰,他們是憑藉燃燒生命的方式來追趕那種高高在上的超級生物的。

「其實你們都被神話后的天使嚇唬慣了,其實她們也是肩膀上扛著一個腦袋,擰掉了也得玩完。」傑森怪笑道,他們都曾經與天使戰鬥,不也活到現在了么?

希望將手心裡的那點東西展露出來,輕聲說道:「正是因為正常情況下我們不可能是她們的對手,才選擇了這種方法,至於到底對還是錯……根本說不清了。」

作為唯一能夠離開地球的少女,希望在外面學到了很多東西,她並沒有像傑森這樣對天使厭惡並且鄙視,她甚至有點迷茫,將這種東西創造出來真的好嗎?

畢竟在天使的眼中,這種東西非常危險,它將帶來災難,而且到現在為止,這種改造工具確實帶來了災難。

「不管再怎麼防備,也無法阻止這種東西的傳染,並不是每一次都會像蓋亞那樣好運氣的。」說完,希望才發現說漏嘴了,連忙解釋道:「我不是故意瞞著你的,蓋亞其實有和我們一樣的東西。」

蓋亞?顏華這才反應過來,上次在蓋亞希望是有點魂不守舍的樣子,原來是找到了被感染的生物嗎?

「有人試圖用它來製造新的人造人,可惜只造出一些劣等品,全部被我解決掉了。」既然說漏嘴了,夜刃也就索性說開了,畢竟作為顏華手下,希望這樣隱瞞是有些不太妥當。

人造人? 億萬萌寵:逃婚上上策 顏華總感覺想起了什麼,雖然這種東西是違法的,但是想不起在那聽說過。

人造人……霍蒙克魯斯,人造生命體……替身??

想到這裡,顏華猛的醒悟過來,他趕忙問道:「是不是都是女性人造人,白髮少女?」

夜刃怔了一下,卻還是點頭說道:「確實是,你怎麼知道的……」

「原來他一直藏在蓋亞啊。」也只有薩雷德能夠如此執著的只為了製造蕾娜斯而活下去,其實以他的聰明與天賦,隨便給哪個世界的王者做個國師,都能混的風聲水起。

「誰?你認識這個人?」夜刃敏銳的找到了顏華話中的重點,他正愁找不到這個人呢。

阻止改造工具的流通,是他在地球以外的首要任務,也正是這一點,天使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由希望留在人間世界。

為的就是讓他們自己消滅傳染的苗頭。

「薩雷德,我曾經見過他。」顏華也不知道薩雷德現在在哪裡,畢竟自我毀滅后,他到底是怎麼重生的顏華都不了解。

不過這倒是給他提了個醒,如果能夠趕在薩雷德重生之前找到蓋亞的據點,那麼很有可能能夠找到希爾梅里亞的下落。

「我……」顏華剛想問問薩雷德的藏身處在哪裡,夜刃就笑了起來。

「明白,明白。」夜刃也不是腦袋慢的人,既然顏華知道那些人造人的來歷,又知道到底誰才是幕後主使,自然跟這件事有點瓜葛。

將信息發給顏華,他微微笑道:「我呢,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如果你知道這個薩雷德的蛛絲馬跡,一定要告訴我,這關係到我們在天使面前所處的位置。」

他當然知道顏華是巴雷特的人,不管怎麼說他都會以人類的立場為主,這就足夠了。

這邊正說著話,那邊馬克已經搞定了交流通道中樞的控制系統,一列懸浮列車正在緩緩進站。

「我們現在要經過中心區直接到物資區去,那裡有一些我們能用的上的東西。」夜刃看向傑森,他問道:「上次買回來的電磁干擾裝置應該還在吧?我們需要讓自動防禦系統失靈一段時間。」

傑森聞言在口袋裡翻了幾下,拿出了兩個圓球一樣的東西仍給夜刃。

有它在,就沒問題了。

物資倉庫,說是倉庫,實際上是有三十多個足球場大的巨大房間。

裡面上到武器下到食品,各種東西應有盡有。

尤其是第一次看到無菌保存容器里的食物竟然過了一千多年還沒有腐壞,顏華是真的佩服。

「畢竟那個時候的人們是準備跟天使打持久戰,自然是能夠多一份準備就是最好的。」希望不知道從哪裡翻出一根皮筋咬在嘴角,準備將頭髮紮起來。

握起手指敲了敲無菌容器,顏華奇怪的問道:「這裡的食物足夠你們吃幾百年,為什麼還要買?」

放眼望去,一眼望不到邊際的無菌保存容器,每一個都足有百十米長。

最少幾百萬人的口糧,現在已經沒有人可以享用了。

馬克將口袋裡的手槍掏了出來,老式左輪手槍。

握住槍身用握把狠狠的砸在無菌保存器的外殼上,除了巨響,甚至連個裂紋都沒有打出來。

「看到了?那個時候的人太蠢了,為了保證即使墜毀也不會斷糧,他們將這種外殼製造成可以自我修復的裝甲強度了。」馬克無奈的說道,其實他眼饞那邊的酒水庫好久了,可惜沒有小姐姐的幫助是根本打不開的。

沒一會,傑森就扛著兩個大包裹回來了。

「這是消失武器,專門用來對付不死人的,每人一把。」巨大的包裹里放著十幾把黑漆漆的短管霰彈槍。

「只對不死人有效,所以不要胡亂開槍,除非被他們攻擊。」馬克伸手拿起一把扔給顏華,他講解道:「彈倉只能裝彈六發,而且打一發少一發。」

「盡量節省,一旦進去就沒有機會補充武器了。」整理一下頭上的牛仔帽,他點燃一根香煙吸了一口。

羽卻沒有拿這種武器,他輕聲說道:「我能夠對付受詛咒的人類。」

天使自然能夠消滅掉審判夜詛咒產生的不死人,夜刃沒有強求。

「你的武器也能對不死人產生一定的傷害,但是還是盡量離他們遠點,對死亡的渴望很可能讓他們一擁而上。」看起來夜刃幾人不是第一次對付不死人了,甚至連幹什麼都直接暴躁的傑森也沒有放狠話。

應該是吃過什麼教訓吧……

這次沒有原路返回,顏華跟著夜刃幾人鑽進了一部巨大的電梯。

原本這種電梯也是用來運送貨物的,五六個人在裡面顯得非常的空曠。

就這部電梯,足足有一個籃球場的面積。

「出去以後跟上,我們必須快速通過交流通道。」傑森拿出了他的傢伙,一把比人還高的巨大鐵鎚。

夜刃也是左手彎刀右手弩箭,他們不約而同的將槍械武器都背在背後。

希望自然是她的短刀,而馬克,則拿出了一根像短棍一樣的武器。

看起來出門就是一場惡戰啊。

隨著電梯大門的緩緩打開,傳說中的不死人就在……

並不是行動緩慢不斷呻吟著的不死生物,甚至連那種狂暴的見人就撲的狂暴喪屍。

三四個窩在牆根低下的人類緩緩站起身來。

他們的眼中充滿渴望,視線穿過幾人身後的電梯大門,好像那外面就是新世界一樣。

「終於打開了!!」第一個人嚎叫著向著這邊衝來,其他幾個立即跟上。

緊了緊手中的鐵鎚,傑森的眉毛擰在一起。

「呃!!」一聲慘哼,沖在最前面的人被直接打成了肉餅……

其他人卻好像沒有看到這個人的慘狀,腳步不停的繼續沖向了電梯大門。

猛的一錘將第二個人遠遠的擊飛出去,傑森迎著不死人沖了上去。

夜刃幾人也一起發動,沖向越來越多的人群。

也許是第一個人的嚎叫引來了更多的不死人,這些身穿各式服裝的人類繞過街角出現在幾人的視野裡面。

顏華跟在他們後面,他有點懵。

到底發生了什麼?看這些人的衣著反應,根本不是沒有理智的瘋子,卻偏偏眼中透出了讓人驚恐的瘋狂。

「久遠的生命就會換來這些,其實他們不是不怕死,而是死了也比活著舒服。」耳邊傳來羽的低語,他竟然在跟自己講述這些人瘋狂的理由。

「沒有遠遠高於常人的精神強度,成為永生者其實只是愚蠢的自我毀滅而已,除非能夠自我催眠,不然遲早有瘋掉的一天。」羽的聲音平靜,卻透出了一絲輕蔑,他是在輕蔑那些試圖得到永生的傢伙,愚蠢的下等生物卻妄圖得到神的生命,代價就是現在這種慘狀。

彎刀將一名不死人砍翻在地,夜刃的的弩箭準確的插進對面的一位老婆婆頭上。

毫不留情。

不管是婦女還是男人,甚至孩童和老人都不能放走,在場的所有人都懂得這一點。

這些看起來跟普通人沒有兩樣的人類,全都是從那個時代活下來的。

越過一具具身體,顏華出手了。

他手中的劍準確的切開了一位青年的脖頸,將他的頭砍飛了出去。

他並不知道這些人怎樣才會失去行動力,砍飛頭肯定會停止他的行動。

隨著揮劍的空檔,顏華的視線在往來路上飄,潛意識裡他想看看這些人的下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