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都采了些什麼?」朱夫人看葉靈滿滿的兩袋,眼神發了亮。


「一些藥草,我外婆說有用的。」葉靈也不介意打開袋口給她看。

「沒採到蘑菇嗎?」朱夫人的眼神帶著質疑。

「有啊,就一點,在底下。」葉靈指指紡織袋的下方。

朱夫人看了她一眼,想說什麼,終是沒開口。

「沒找到別的嗎?」還是有點不甘心的樣子。

「你找到了什麼?」葉靈裝作要往她筐里看。

「沒,就一點蘑菇,我也采了點藥草……」朱夫人躲開了葉靈的查看。

葉靈點點頭:「嗯嗯,這山裡的藥草挺多的,上次我跟幾個阿姨就是來採藥草的時候看見蘑菇的,大家收穫都不錯呢。」

朱夫人感覺心口被戳了一刀,哪裡不錯了,整筐東西賣掉都不知道有沒有三十塊錢,花了她這麼多時間,還爬了這麼多山路!

「你有多少蘑菇,我跟你買了吧?」她實在是採得太少了,回去有點丟臉的感覺。

「買?你要買我採的蘑菇嗎?」葉靈故作驚訝。

「嗯!你有多少?」

「不知道呀,要回去稱一稱才知道。」

「不用稱。我直接給你錢!」

「可是,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呀。」

「你拿出來我看!」

葉靈聽話的把袋子里的蘑菇拿出來給她。

「還挺多的……」朱夫人氣結,這至少比自己多一倍呀。

「這有多少錢呀?」葉靈裝作不懂的樣子。

「這樣吧,你全部給我,我給你十塊錢。」

十塊錢?你確定?她這裡可是至少有三斤的份量,就算五塊錢一斤也有十五塊呢。

「哦,那我不賣了。」 ……

林逸帶著喬絲琳回到了別墅裡面,不出意外,林若煙狠狠地白了林逸一眼,看起來林逸和這個喬絲琳肯定有什麼事情了,要不然喬絲琳怎麼會一而再再而三的來找林逸?

不過林若煙也有些納悶,喬絲琳是什麼人?共濟會的大小姐,共濟財團的第一人,怎麼能看上林逸這個傢伙?

當然了,有這樣疑問的不止是林若煙一個人,喬絲琳也在納悶,要說林逸這個傢伙長得不是很帥,更不懂得什麼浪漫,怎麼會讓林若煙這樣的大美女喜歡上呢?

不過兩個女人之間雖然有些一些疑問,兩個人還是一見如故,相互拉著小手在一起說著一些貼心話,林逸這才鬆了一口氣,他還有些害怕林若煙會翻天覆地呢。

不過林逸也開始琢磨了起來,上一次答應要給林若煙一個完整的婚禮,現在回來了,是該做出承諾了,不過這可是一件大事,林逸是一點也不能含糊,畢竟林若煙以前是那麼的高貴,跟著林逸可以說是委屈了自己,林逸可不能在這種事情上委屈了林若煙。

不過另一方面,林逸對於這種事情也有些不太懂,女人的想法和男人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林逸還要等一等,等有了什麼好的想法然後在付諸實現。

吃完了晚飯,幾個女人都互相回了房間,喬絲琳則是住在了林逸的房間裡面,雖然別墅裡面很大,可房間也是有限的,林若煙、櫻花玉、美姬子、月霓裳、櫻子和喬絲琳六個人,一人一個房間,就沒有房間了。

櫻花玉悄悄在林逸的耳邊道:「林逸,不如今天晚上你去我的房間吧,我不會說什麼的!」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雖然我也很願意去,」林逸微微一笑道:「不過我還是小心一點的好,林若煙現在還生著氣呢,要是明天早上看到我從你的房間裡面走了出來,那還不吃了我?」

櫻花玉吐了吐小香舌,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無奈之下,林逸只好離開了別墅,本來想找個酒店去住呢,可是一琢磨,不是還有水吟月和戚凌薇兩個人么,不如去找她們呢,她們兩個人肯定也非常的想自己。

打定了主意,林逸就開著車子直奔水吟月和戚凌薇二人的別墅而來,同樣是別墅,水吟月和戚凌薇的別墅相比較林若煙這邊的別墅來說就差了一點,畢竟身份不同嘛!

打量著四周,也有不少人在保護,都是大月氏的人,還有十幾個暗樁,就算林逸想要不動聲色的走進這間別墅都不可能。

林逸也算是放下了心來,起碼水吟月和戚凌薇兩個人住在這裡不會出什麼事情,龍有逆鱗,林逸也有逆鱗,林逸的逆鱗就是自己的這些女人們,林逸不願意她們出一點事情。

看到林逸來了,水吟月和戚凌薇兩個人也是非常的高興,她們是真的沒有想到林逸會來,兩個女人什麼都顧不得了,一左一右攬住了林逸的胳膊,甜蜜的笑著。

感受著這兩個女人的溫柔,林逸也是露出了笑容,自己算不上什麼好人,可有這麼多紅顏知己,林逸真的很滿足,他是真的有些厭倦了地下世界的那些打打殺殺,要不是因為要處理羅斯才爾德家族的事情,林逸真的想要和這些女人隱居起來。

兩個女人見到林逸來了,趕忙開始做飯,雖然林逸剛剛已經吃過了,肚子裡面飽飽的,可看到這兩個女人那麼激動,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說錯了話可是會打擊這兩個女人的積極性的。

坐在了餐桌的主位上面,一旁的水吟月給林逸倒上了一杯酒,林逸端起來一飲而盡,隨即道:「這可是純正的二鍋頭呀,大月氏可沒有這種酒,你們在哪裡弄的?」

「這都是戚姐姐弄的。」 總裁大人,放過我吧 水吟月趕忙道。

戚凌薇那粉嫩的臉頰之上浮現了一抹通紅,有些不好意思道:「這是我從以前的戚氏集團裡面帶來的,我知道你喜歡喝二鍋頭,一直等著你來呢。」

「是啊,我們兩個人都等著你呢,」一旁的水吟月趕忙道:「可你這個沒良心的傢伙,也不知道是忘了我們還是怎麼,過了這麼長時間都沒來,可是讓我們好等呀!」

林逸有些不好意思道:「實在是有些忙,真的不好意思,以後,以後我一定多抽出一點時間來陪陪你們!」

「嗯!」水吟月使勁的點了點頭,攬住了林逸的胳膊,小腦袋靠在了林逸的肩膀,聞著林逸身上那淡淡的煙酒味,只感覺無限的滿足,為了林逸,她可以放棄國內的一切來到這裡,林逸這一句話真的讓她很滿足。

而戚凌薇也攬住了林逸另一個肩膀,同樣靠在了林逸的肩膀上面,一左一右兩位大美女,不得不說林逸非常的享受,從兩邊抱了過來,心中儘是滿足。

這一夜林逸過得可謂非常好,在水吟月的房間裡面折騰了一晚上,水吟月這小妮子本來就如同小妖精一般,林逸哪裡能忍得住?本來林逸還想著去戚凌薇的房間裡面度過下半夜呢,只是水吟月的醋勁上來了,死活不願意,沒辦法,林逸只好愧對一下戚凌薇,下一次就陪戚凌薇吧!

無論喬絲琳還是水吟月,兩個人以前都有著很高的地位,讓她們兩個人放下一切來陪林逸,當真是有些不容易,林逸的心中比誰都要清楚,也發誓要對兩個女人好。

第二天一大早,林逸離開這棟別墅的時候雙腿都有些發軟,坐在了車子裡面,嘴角叼上了一支煙,使勁的抽了一口,緩解了一下睏乏,不得不說水吟月這小妮子就是一個小妖精,太磨人了,林逸差點都從別墅裡面出不來了。

林逸剛從這邊出來,就見到了一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銀狐,銀狐的手下開著車子停在了林逸的身邊,車窗打開,露出了銀狐的臉,銀狐上下打量著林逸,不解道:「刀鋒老大,你怎麼來這裡了?」

「嗯?你們在這裡?」林逸不解道。

「我家就在這裡呀!」銀狐聳了聳肩道。

林逸馬上明白了過來,銀狐的家可不是在這裡么,當下笑著道:「我的家也在這裡!」

說著林逸指了指前面的別墅,銀狐趕忙點了點頭,吩咐一旁的手下用點心,以後關注一下這個地方,防止有歹人對林逸的女人下手。

說起來銀狐現在是真的感激林逸,和林逸去了一趟羅斯才爾德家族總部,這可是讓銀狐大大的出了風頭,現在地下世界銀狐的聲望比以前高的不是一點半點,而銀狐雇傭軍團的生意也是如同潮水一般的涌了過來,所以銀狐的心情非常好。

「老大,有空再說,我要去忙一些事情了!」銀狐道。

「好!」林逸擺了擺手答應了下來。

銀狐離開了,這裡就剩下了林逸一個人,林逸深吸一口氣,隨後開著車子回到了林若煙的別墅,可等林逸回去的時候,林若煙等人已經上班去了,林逸隨便找了一個房間,躺在床上就「呼呼」大睡了過去,可是累死他了。

還是俗話說的好,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田。

不過就在林逸睡覺的時候,武藏五郎已經來到了藍氏城,武藏五郎的動作不可謂不快,接到了岡薩羅的雇傭,馬上就來到了這裡,要對喬絲琳下手。

不過在飛機上面,武藏五郎也調查了一下藍氏城這邊的情況,知道林逸和大月氏這邊的世家大族有些矛盾,想來想去,還是覺得應該和這些世家大族聯合起來,人多力量大嘛!

武藏五郎來到了婆家的重地,當然了,婆家的總部並不在藍氏城,不過婆子藍在藍氏城有自己的別墅,不管怎麼說都是大月氏排名第一的世家大族嘛。

武藏五郎來的很巧,婆子藍因為他兒子婆子夕的事情,這些日子暫時就住在藍氏城的別墅裡面,此時正在生氣呢,恨不得把林逸大卸八塊,這傢伙居然想要讓自己斷後,簡直是太欺負人了。

手下跑了進來,恭恭敬敬道:「婆大人,外面有一位叫做武藏五郎的先生求見!」

「武藏五郎?」婆子藍先是一愣,隨即明白了過來:「快,快有請!」

婆子藍知道武藏五郎的名聲,武藏五郎在地下世界的名聲也是響噹噹的,只不過現在更多的成了笑柄,銀狐雇傭軍團可是踩著東萊王室和伊賀忍者的鮮血成為了地下世界排名第一的雇傭軍團。

武藏五郎打量著婆家的這棟別墅,忍不住有些嫉妒,好傢夥,真是太厲害了,相比較伊賀忍者的寒酸,這裡可謂是豪華到了極點,武藏五郎咂舌道:「建造這樣一棟別墅,我估計需要好幾千萬美金吧!」

一旁婆家的手下笑著道:「武藏先生果然是好眼力,這棟別墅建造一共花了三千萬美金,還不包括裡面的各色設施。」

武藏五郎點了點頭,心中則是有些不快,憑什麼人家活的這麼瀟洒,自己現在有那麼一點錢也要慢慢的用心培育,生怕多花一點錢就入不敷出了,人比人氣死人呀!

來到了客房裡面,見到了婆子藍,武藏五郎的嘴角立刻掛上了笑容:「婆先生,別來無恙!」

婆子藍趕忙道:「武藏先生親自到訪,蓬蓽生輝呀,快請坐!」

武藏五郎也不客氣,就坐在了一旁的沙發上面,婆子藍趕忙吩咐讓人上茶,華夏、大月氏和倭國都有喝茶的習慣。

武藏五郎笑著道:「婆先生真是太客氣了。」

婆子藍端起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隨後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嘴角掛著一絲笑容道:「武藏先生親自到訪,定然是有指教,也就不要拐彎抹角了,直說就好!」

武藏五郎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深吸一口氣道:「好,那我就直說了,婆先生,我是為了刀鋒的事情而來!」

…… 葉靈最後以三十塊的價格把蘑菇全賣了。

賣完還說:「阿姨,下次我採到有還賣給你要不要?」

「再說吧。」朱夫人沒有拒絕。她知道三十塊錢也不虧,畢竟是野生的,比人工的好多了,如果這小丫頭知道市場價,就不會笑得這麼開心了,果然是沒見過世面的野孩子。

葉靈倒不覺得虧,對於她來說,東西換成錢才是最實際的,她知道了這片山,想吃蘑菇不是難事,但有人肯付錢就不經常有了。

朱夫人回程的時候吩咐不要買蘑菇的事情。

葉靈自然答應。

所以回到來的時候,同行的婦人一個勁的誇她能幹。誇著誇著就分走了一半。

兩人有點小遺憾的走了。

葉靈看外婆照顧得還可以,外婆也沒受什麼委屈,於是打算給外婆一個驚喜。

「外婆,你看這個是什麼?!」

外婆眼珠一轉,有點懷疑的把東西拿在手裡,還嗅了嗅,疑惑地睜大眼睛。

「像不像是人蔘?」葉靈高興的分享:「我以前在書上看到過圖片,今天帶那個阿姨到山上采蘑菇的時候,發現了它,雖然不是很大株,可是要是真的是人蔘,給外婆你補身子不是剛剛好?」

外婆卻搖搖頭。

「像、是參……」

外婆卻建議她拿去賣了。

葉靈堅決不同意,雖然只找到一棵年份少的,但是既然有小參,必定也會有大參,只不過是她還沒找到罷了。等時間充足,她再往深的地方去轉,一定能轉到好東西回來的,這樣,她就不擔心沒有錢用了。

錢啊錢,她現在無比需要錢啊。

外婆還想勸她,但是看見她堅決的樣子,終是嘆息了聲。

「外婆,這株是小參,賣了也不值什麼錢,但是它的作用還是在的,給你補身子剛剛好,你別擔心,以後還會有的,到時我們找到好的大參再賣個好價錢,然後我就帶你上醫院作個全身檢查去……」

說著,葉靈扁了嘴,忍住要落的淚。

她覺得自己並不是傳說中很有孝心的人,她有了錢不是想著立刻帶外婆去醫院,而是用來生活了,拿去種紫蘇……

但是她更清楚,把那點積蓄拿去做檢查是不夠的,作檢查一定得到市醫院,到市醫院一定得租個車,還要找人幫忙一起去……怕是沒到醫院,她那點錢就已經用完了。

「小月、乖……外婆……沒事……」

婆孫的淚,皆是苦澀。

「外婆,會好起來的!」

葉靈一咬牙,決定明天再進山一趟。

一一一

外面的世界,葉靈一點都不知道。

朱夫人把蘑菇帶回家之後,朱建安也回了家。

看著採回來的蘑菇,朱建安點點頭,這的確比買的那些品質好多了,如果能栽培出這樣質地的蘑菇,那的確是可見的大筆財富。

但正如他自己說的,人工栽培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建安,你要是想吃,到市場上買就好了……」害得她爬那麼高的山,整個人都是腰酸背痛不說,回來連安慰都沒有一句,但是她又不敢拉臉,畢竟現在家裡他賺的錢最多,都是他說了算,哪天他不給錢自己花,買錢都沒錢。

「頭髮長見識短,你懂什麼。」朱建安繼續研究著蘑菇的品相。

朱夫人只好在一邊的沙發上攤平自己。

「說說蘑菇長的地方。」朱建安看了一眼沙發上的人,馬上收回了視線。

朱夫人懶洋洋的稍微坐起來了一點:「就那樣,山裡地方……」

說著打了個呵欠,累得想睡一覺。

「好好說!」朱建安音量撥高,嚇得朱夫人坐了起來。

小心翼翼的把見到的都說了一遍。

「蘑菇很少?」

朱夫人點頭,想到什麼,想否認已經來不及了。

「你說蘑菇很少,但是你這裡這麼多,還有分了一半給李小玉……」

眼神威脅。

朱夫人頂不住,只好把事情爆了出來。

「你是說,秦小月採的比你還多?」

「對啊,也不知那臭丫頭怎麼回來,明明是個孩子,採的蘑菇卻比我多了一半……」

「人家專心在采,你呢?」朱建安眼裡都是蔑視。

朱夫人一時無語,她自己在山上的時候,因為兩人是分開的,沒人看她,所以走一會歇一會,要不是因為山上蚊子多,她都能眯個覺再去,畢竟陰涼陰涼的……

「呵」朱建安看著她的樣子一聲冷笑,讓朱夫人回過神來。

「我覺得那小丫頭可能採到有好東西!」為了轉移話題,朱夫人把自己的懷疑說出來。

「有什麼?」朱建安睨了她一眼。

「不知道,她不肯給我看。」朱夫人有些泄氣,她當時就覺得另一個袋子里應該有別的東西,但是又沒什麼理由讓她打開給自己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