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你!」鬼狼之主徹底的怒火攻心,伸出兩隻大手,化作狼爪,那狼爪比之前劈死鐵人山主的那時更為駭人。竟直接各從指縫裡迸射出五根一尺長的白色鋒利刀爪。


左右雙爪,十根尖刀,就對著趙老頭的腹部刺殺而來。

趙老頭再次揮動左手,把那兩隻爪子全給拍散,打到一邊,同時緊抓住鬼狼肩膀的右手不斷發力,那股勁道就是生鐵也得被捏成灰。

鬼狼之主的確是個硬骨頭,除了剛剛的一耳光把他打得措手不及,他就沒有哀嚎叫過。「嘎嘣!」鬼狼之主的肩膀處的骨頭髮出脆響,是被趙老頭捏碎了。

鬼狼之主立馬扭動身體,把肩膀從趙老頭那裡硬是抽了出來。「嘶喇!」一大塊血肉被趙老頭生扯了下來,但這可不是趙老頭想這樣,而是鬼狼之主為了擺脫控制,而自己生生扯掉了一塊血肉。

「好狠的心!」趙老頭見他這般狠,也不留情了,從嘴裡吐出一口口水,射向正向後暴退的鬼狼,鬼狼還沒反應,就被打中。「噗!」一口鮮血從口裡吐出,但鬼狼一個翻身,定住身形,就要朝未名殺去。

鬼狼之主一邊朝已經進入狼群和群狼搏殺的未名衝去,一邊運功不斷恢復,只一會肩膀處的經脈便接合上了,雖然血肉不能再生,甚至以後會留下大的疤痕,但這些對於鬼狼之主來說都是身外之物。

他要的是逆我者亡!

鬼狼之主和趙老頭拚鬥的時候。未名則闖入了外圍那群屬於鬼狼寨的狼妖群中。

「猿刀腳!」不容分說,未名就施展開自己在牢房內參悟透的那些招數。一記刀腳踢了過去,宛如一刀劈砍,就是一頭狼妖被踢得飛出好遠,然後撲騰兩下,便一命嗚呼,身下就是血泊一片。

「好小鬼!」一隻妖狼發出獸語,未名定睛看去,正是五尺鬼狼!

鬼狼寨的少主,五尺鬼狼!

「來的好!正好領教一下我的新招!」未名上回慘敗,記憶猶新,根本就毫不猶豫,直接沖了過去。

五尺鬼狼身為鬼狼寨的少主,雖然資質不如父親鬼狼之主,但接受鬼狼之主的指點,學得所謂的狼嚎之功,在士境四級里簡直是無敵的存在。

「平常的妖獸根本就不可能在士境時期學習武藝,你有此機緣,居然不懂珍惜,隨意濫殺無辜,和自己的老頭鬼狼之主沆瀣一氣,實在罪不可赦!」未名大聲叫喊,沖著五尺鬼狼。

五尺鬼狼聞言,被徹底激發野獸本性,本來像他這種低級妖獸就是獸性大於人性,一被激怒更是完全變為一頭野獸。

「嗷嗚!」狼嚎之功,鬼哭狼嚎,周圍十丈以內一切都為之籠罩。花草枯敗,禽獸死亡,但聞其聲,不見其人。

「猿閃!」未名為「七步猿飛」第二個變數所取的名字,閃轉騰挪,迴避躲逃,敏捷若猿猱!

一腳輕蹬地面,騰躍到空中,避開狼嚎之功的主要範圍,再一踢空氣,又躲開另一記狼嚎,未名在空中就是一隻麻雀,一隻蜂鳥,任你再大,你再強,我卻小到你打不著。

五尺鬼狼小五的狼嚎之功遠不如他的父親,只要躲開主要攻擊,就可以完全避開,不被傷到。

未名不停地躲閃,逃避,身形卻在不斷地靠近鬼狼小五,只等著近身發出最後一擊。

「休要猖狂!」鬼狼之主就在這時擺脫了趙老頭的困縛,從牢房那奔殺而來。

「嗷嗚!」鬼狼之主的狼嚎之功可不是那鬼狼小五所能比的,一聲嚎叫,未名渾身上下就是一顫,整個人從半空中掉落下去。

「休要猖狂!」趙老頭一聲暴喝,從嘴裡再度吐出一大口口水,叫道:「口水封魔!」

「砰!」口水脫口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筆直射向鬼狼之主,只是剛剛觸到鬼狼的粗布衣服就狠狠炸開。

鬼狼如遭暴擊,整個人都是一縮,立馬停住,勉強穩住身形,落在地上。

「趙老頭!」鬼狼之主被完全地激得歇斯底里,但此時他仍是要對未名痛下殺手。

「砰!砰!」連續兩個爆炸,那落在鬼狼之主身上的趙老頭的口水真是可怕,把他衣服打濕,粘在上面,卻直到滲透進衣服裡面,接觸到肌膚時才真正爆發出威能。

鬼狼之主這回是徹底被陰了,完全沒料到趙老頭的臭口水竟然能爆炸三次。

「趙—」「砰!」鬼狼之主話未出口,又是一記爆炸,「口水能爆四次!」鬼狼之主算是領教到了趙老頭這個老前輩的厲害,掙扎著,面孔極度扭曲,但仍不死心,對未名發動狼嚎!

他心裡十分清楚,自己打不過趙老頭,只能拿未名開刀,「小鬼,去死吧!」鬼狼之主頭部再度化為黑色狼頭,就要吼死未名。 陸眠憋著一股氣,有那麼一瞬間,想不管不顧的撲過去,揍他一頓。

憤怒之中,僅存的理智,又把她死死拉住。

不行,他還在開車,這樣太危險了。

跟他同歸於盡就算了,怕就怕傷害到無辜的人。

這是不對的。

陸眠咬緊牙關,死死的忍住了自己的衝動,坐在原位,愣是一動不動。

她怕自己一動,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行為。

落得個跟他同歸於盡的下場。

從後視鏡里,看到她憤怒的臉,凌遇深不由得加速。

一路無話。

回到位於CDB鬧中取靜的大平層。

新家有幾個傭人在忙碌,打掃衛生,歸整行李,做飯……

她和凌遇深的行李,加起來就有十幾個行李箱。

尤其是她的行李,特別多。

傭人根據每個行李箱的物品類別,歸整到相應的區域。

「帶你參觀一下我們家。」凌遇深看她一臉怒氣未消的模樣,「需要麼?」

「不需要。」

陸眠負氣地轉身走到客廳沙發坐下,抱起一個抱枕,揣在懷裡,生悶氣。

氣鼓鼓的腮幫子,充分說明了她的怒氣程度。

一時半會兒怕是哄不好的。

快到飯點了,傭人已經在準備午餐。

凌遇深進了廚房,過了一會兒,手上拿著東西出來了。

正生著悶氣,一隻手伸來,送上了一支冰淇淋。

「你什麼意思?」抬頭,看他,很是不屑的目光。

「吃么?」

「呵!好笑,我看起來像是那麼貪吃的人么?」

一支冰淇淋就想收買她,也太小看她陸眠了吧。

簡直是不把她放在眼裡!

「冰箱里只有這一支了,你不吃的話,那我吃。」凌遇深收回手,在她身旁位置坐下。

撕拉。

包裝紙撕開的聲音。

陸眠有一個壞毛病,就是冬天喜歡吃冰的,哪怕是現在室外溫度這麼冷的情況下,她還是樂此不疲的要吃。

身邊的男人,已經厚顏無恥的準備把最後一支冰淇淋給吃了。

吃,還是不吃?

不行。

話已經說出去了,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

現在總不好打自己的臉吧?

可是,她又很想吃啊,怎麼辦?

餘光看到,身邊的臭男人已經開始咬了第一口。

過分!

抹茶味的,他竟然吃!

以前不是不喜歡抹茶味的東西么?

這支冰淇淋,就差寫著她陸眠的名字了,為什麼他還要吃?

啊啊啊……

內心在崩潰著……

不知不覺,陸眠的腦袋,已經轉了過去,雙眼直勾勾盯著他。

她的目光,太過於直白,凌遇深無法忽視,只好面向她,「你要嘗一口么?」

隨口一問罷了。

手也不過是客氣一下,往前稍微伸了那麼一點點。

陸眠的目光,冷冷的瞥他一眼,旋即下移,落在冰淇淋上。

只見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搶走了他手裡的冰淇淋,在他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咬了一大口。

將他咬過的地方,覆蓋掉了。

然後,嘚瑟地沖他挑眉,「真不好意思,現在都被我咬過了。」

凌遇深:「……」

他想到了小時候隔壁鄰居家的狗。 未名此時已經被鬼狼之主剛才的一嚎給吼翻在地,而鬼狼小五落井下石,突然殺至,就是要張開長嘴咬死未名。

鬼狼之主被趙老頭給用口水打得狼狽,卻絲毫沒有改變要結果未名性命的意思。變化黑色狼頭,對著未名就要嚎殺。

其他的那些還活著能行動的妖狼也都一擁而上,把周圍給圍得水泄不通。足足八十匹妖狼全部聽從鬼狼之主的號令,完全就是最兇殘的殺戮工具。

未名根本就來不及翻身逃避,自己已經消耗了不少的氣力,本來一頓搏殺,死了四五頭士境二三級的妖狼,又與鬼狼小五交纏了片刻,之前就為了破開監獄而耗費不少體力,現在的他可以說是山窮水盡了。

「受死吧!」鬼狼之主勃然大怒,既然不是趙老頭的對手,那他就要殺掉未名這個小鬼來教訓趙老頭。

鬼狼之主不愧是宗境老妖,實力遠在蛤蟆王這個沒能化形的老妖之上。根本就是一個把野獸的力量完美融合到人類智慧里的強大人物。

鬼狼之主一聲嘶吼,對著被八十匹士境三級妖狼圍困的未名就是一記毀滅性的打擊。

鬼狼小五趁機也隨之發起了狼嚎之功,它的狼嚎之功雖不比自己的父親,但對於未名來說,也是碰到必傷。

一前一後,兩道聲音波浪化作快刀,這樣一來,未名就是插翅難逃。

「鬼狼!」趙老頭也是回天乏術,自己就是再能吐口水,也不可能吐到離自己遠去的鬼狼之主。被逼無奈,他只好咬牙跺腳,對著鬼狼之主的狼嚎功也發起了嚎叫。

趙老頭功力深厚,雖然沒有學過鬼狼那種完全依靠聲音附帶力量的聲音功法,但先天的高深內力就足夠他發出不弱於鬼狼之主的叫聲。

「鬼狼!畜生!」趙老頭果然是生猛老頭,完全就是一聲嘶吼,把原本就坍塌部分的牢房又給震得裂開了大量細縫,細縫蔓延開來,以牢房為中心把四面八方,將近七八丈範圍內的地面都給弄出了裂紋。

叫喊聲把鬼狼的氣功削弱抵消大部,形成了一面鋼鐵之盾擋在未名身軀前。

未名當然不能辜負趙老頭的這個拚命為他創造的機會,極速爬起身來,以那聲音盾牌為掩護,對著後方的鬼狼小五的狼嚎聲迎了上去。

「—五尺鬼狼!現在就是你和我決一死戰的時候了!若不是你追殺我不放,蛤蟆王也不會死!」未名心裡覺得鬼狼小五才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一個完全就是野獸的鬼狼寨的少主。

未名再次運用猿閃,這次沒有上幾回的那般輕鬆自如,而是吃力無比。未名現在算是被鬼狼之主的一記狼嚎給震得渾身發軟,他要是會流血,恐怕剛剛就已經和鬼狼之主一樣大口吐血了。

不過他在牢房中,內心世界里參悟了「七步猿飛」的那幾個變數,已經將真氣提煉的無比精純,只要能不斷歇息,凝練補充,真氣就能和士境五級的精英較量互拼。

「臭小鬼!」鬼狼小五發出獸語,「其他人都不要過來,這是我的獵物!」

鬼狼小五也是個厲害人物,在同輩裡面怎麼說也是數一數二的,又豈會示弱。完全就是兇猛野獸的它根本就沒變過,和之前一樣不去躲閃,更不要周圍狼妖的插手,就是要與未名硬碰硬。

猛獸的鬼狼小五,敏捷的至尊未名,兩個人互相搏殺,你來我往。

未名避開狼嚎,躲閃狼鬼利爪,一記「猿刀腳」就是踢中鬼狼小五的頭部,鬼狼小五被打得仰過臉去,但又立馬一尾巴掃中未名面部。

未名被打得火辣辣的疼,臉部破了些皮膚,未名早已對自己身體的一切經脈都施加了凝氣功,因而不用控制,那傷口裡就自動流出紅色液體來。但是只是外傷才會流血,內部受傷卻不會。

這一切都是為了掩人耳目,未名實在覺得人心險惡,而像鬼狼之主這樣的陰險人物又多如牛毛,不得不隱藏這些。

「嗷嗚!」鬼狼小五已經再度撲襲而來,而那面聲音盾牌快要被鬼狼之主給擊破,未名沒有選擇,他必須要趕快擊殺鬼狼小五。

「猿刀腳!」面對鬼狼小五張牙舞爪,鬼哭狼嚎的那些手段,未名全然不顧,只是放任它進攻,自己直接要和他拼個你死我活。

兩人都是完全不留退路,破綻百出,沒有任何防守的動作。這是殺紅了眼的戰士才有的狀態。

未名不得不殺!鬼狼小五殺無可殺!

「砰!」鬼狼小五果然是狼族精英,身軀比岩石塊更堅固,未名一記猿刀腳,腳尖如刀,貫穿如虹,居然都沒把它的皮肉破開。

未名覺得心裡一陣發疼,胸口被鬼狼小五一爪給掏中,自己現在皮開肉綻,因為凝氣功的緣故更是血肉模糊。

鬼狼小五猩紅的雙眼見著鮮血,聞到血腥味,早已饑渴難耐,就準備待會吃掉未名。

「臭小鬼!你輸—嗷!」鬼狼小五發出不甘的叫吼,自己已經勝利在望,可額頭眉心卻是劇痛。等它抬眼向上看去,卻見到一隻腳插在它腦袋上。

不知何時,未名的一隻腳自他身後踢出,從他的頭頂上方通過,已經狠狠地插入鬼狼小五的額頭。

鬼狼小五感到一股溫熱的液體從腦袋上流了下來,流到自己的嘴裡,然後,它伸了伸舌頭舔舐了會兒,就這樣癱倒在地,抽搐了幾下就此斃命。

「呼呼—」未名的腳收了回來,捂住被撕開的胸口,大口喘著粗氣。心裡覺得「七步猿飛」這門武功更加的可怕。

未名現在對「七步猿飛」的了解越深入,就越覺得這門武功遠不止師級這般簡單,雖然浮屠祖師說過殘留的一頁「疾步式」只是師級武功,但未名卻覺得那隻不過是因為「七步猿飛」帶有的副作用—「修鍊不全,就會止步不前」而使得它不被認可。這門武功的一頁殘卷也絕對是師級頂尖的武學,比綠瀑籮的「碧葉枯手」更強勁。

未名剛才從後面出腿,繞過自己頭頂,踢死了鬼狼小五。用的正是「七步猿飛」的第四幅圖畫所演示,被未名稱作「猿蠍尾」的招數。

未名下定決心《七步猿飛》這本秘籍自己定要得到其他殘卷。

未名正在喘氣恢復之際,那鬼狼之主已經打碎了聲音盾牌,朝他殺來。

「你竟敢殺我兒!不過它死了就死了吧!但你要陪葬!」鬼狼之主此人真是無情冷血,即便親眼目睹自己獨子被殺也是絲毫不為所動,只是繼續他之前的行動,要殺死未名。

周圍的八十頭妖狼卻是顯得悲壯,為自己的少主感到憤怒。一齊撲殺過來。

八十妖狼全部都是士境三級,甚至有士境四級的好手,就是未名全盛時期也只能成為炮灰,未名趕緊忍著劇痛,一個猿閃,避了開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