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來啊,正好看看你的實力最近退步了沒有。」


「喲,好大的口氣。」

兩名頭上青筋直冒的少女一個掏出了御幣,一個雙手握緊了掃帚,盯著對方,臉上偏偏還帶著不停抽搐著的笑容。

「來吧。」

「怕你不成。」

二人大喝一聲,猛地朝對方撲了上去。

「讓開讓開,別擋路。」

隆隆的雜亂腳步聲傳來,一群人急匆匆的跑過,把站在路中間的靈夢她們撞飛了開去。

「唉喲!」

腳步聲迅速遠去,靈夢和魔理沙抬頭望著她們的背影,一臉的愕然。

「發生什麼事了?」

「我也不知道。」

剛才看了一下,走在最前面的是光和暗兩姐妹,後面還跟著路娜查爾德跟斯特紗菲婭兩名小女僕。

嗯,對了,四季映姬和小野冢小町,好像也混在了隊伍裡面呢!

這兩個傢伙,是什麼時候跑來的?

「還、還要打嗎?」

魔理沙愣愣的問道。

「笨蛋,想打你自己一個人打吧!」

這個問題真是蠢斃了,這時候應該做的,就是立刻追上去看看究竟發生什麼事了啊!

靈夢一骨碌爬起來,拔腿就向著光她們走的方向追去。

「等一下我啊……」

反應稍微慢了一刻,不過魔理沙也接著跟上去了。

「那個傢伙,跑得可真夠快呢!」

根據兩位女僕長的話,那隻妖jīng似乎正朝著神根島的邊緣地帶逃竄。

只是實在無法想象對方還是身懷重傷的,她們追了這麼久,都還是沒能夠追的上她。

「既然她都逃掉了,我看還是別管她算了。」

靈夢有點想不明白,既然對方並不需要自己這邊的幫助,那沒必要繼續追上去的吧?

強加給別人的善意,有時候也會變成惡意的啊!

這是某個傢伙對她說過的原話。

「那怎麼可以呢!」

如果那隻妖jīng沒有來過神根島,那還可以放任她不管。可是都進來過星黎殿了,就沒有坐視的理由。

「服務要周到。」

「侍奉不能半途而廢。」

這些都是清清楚楚寫在《女僕守則》裡面的,每一句話光和暗都深深的記在了腦海裡面。

「麻煩。」

巫女感到很有些不以為然。真不愧是那傢伙的僕人,做事情也是同樣的刻板。

「發現目標。」

儘管莉莉黑已經盡最大努力逃跑了,不過傷痕纍纍的她,又怎麼可能跑得太快呢?沒過多久,她還是被追上了。

「啪啪。」

看到逃不掉了,女孩驀然發出了一堆光彈,靈夢幾人連忙避開,只是她們的速度也因此被迫減緩了。

而莉莉黑卻趁著這個機會,竄進到了下面的樹林裡頭去。

「啊,這傢伙,真是討厭死了。」

發泄著無意義的怒意,幾個人也衝進了樹林當中。

越是接近神根島的邊緣,這裡的樹木就長得越是茂密,而且內部錯綜複雜,一個不小心就會迷路了的。

所以一般情況下,都沒有人敢單獨跑到這裡來。

幸好身邊還跟著光暗兩姐妹,如果只有魔理沙她們的話,可能就要跟丟那個小傢伙了。

跟著她們倆,很快的,大家就找到那隻妖jīng了。

各種外形古怪的參天巨木覆蓋了這一片區域,樹底下盤根錯節,有的互相纏繞在了一起,在中間構成了一個相當寬大的空間。

莉莉黑就躲藏在了一個由四棵大樹的根部盤旋形成的「籠子」裡面,周圍都被無數粗細不一的樹根包圍得嚴嚴實實的,除了那個只能容一個人鑽進去的氣口之外,根本沒有其他的出入口了。

暗望著那個密實的樹根形成「籠子」,眉頭不禁一皺。

「這下子麻煩了。」 「這下子可麻煩大了。」

暗望著那個小得只能容一個人爬進去的通風口,喃喃說道。

「什麼麻煩的?現在她可是無路可逃了。」

如果那傢伙還是到處亂飛,想要抓住她可能還困難一點。可是現在她都自己鑽進這個「籠子」裡面去了,這簡直就是自己把退路斷掉了啊!

「好了,快點給我出來吧。」

魔理沙跑過去,彎腰就向鑽進那個入口裡面去。

「快回來。」

靈夢忽然跳過來,揪住她的后衣領,猛地往後面一扯,將她扯開了。

還沒等魔理沙對她的行為作出反應,就覺得眼前一亮,幾排激光幾乎是擦著她的臉從入口的裡面shè了出來。

少女往後倒下,神情獃滯的癱坐在了地上。

「該……該死的,為什麼沒有人告訴我,你們在追的是那麼危險的傢伙啊?」

回過神來的魔理沙幾乎是暴跳如雷了,她剛才可是差點就慘遭毀容了啊!

「所以我才說麻煩大了的。」

入口那麼小,對方只要守在了另一頭,其他人就根本沒辦法進去得了。

「可惡,既然這樣,直接把這裡炸飛掉就好了。」

魔理沙氣呼呼的掏出了「迷你八卦爐」來,她現在只想好好地教訓一頓那個竟然敢偷襲她的傢伙。

「別魯莽。」

「快停手。」

光和暗都知道對方不是在開玩笑的,連忙拉住了她。

「她的身體都沒有恢復,你這樣做只會讓她傷上加傷的。」

「這跟我沒關係。」

魔理沙可不管這些,敢對她動手,那就要做好會被反擊的覺悟。

「煩死了。」

見這傢伙喋喋不休的,堅持要動手,靈夢上來就是一拳把她打暈,然後拖到了一邊去。

「不如用火吧!」

這時候,小野冢小町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不行。」

女僕長想都沒想,就立刻否決了。那隻妖jīng又不是老鼠,怎麼可以用火攻呢!

況且,這裡可是叢林,放火的話一個不小心可是會引起火災的。

大家又提出了其他的想法,可都被一一否決了。

「這樣也不行,那樣也不行,不如別管她算了。」

靈夢覺得實在沒必要在一個不認識的傢伙身上浪費那麼多時間,既然對方想找死,那就讓她去死好了。

碰巧還有閻魔和死神在這裡呢!正好順便審判一下她。

「沒錯,直接炸飛這裡是最簡單的。」

魔理沙又跑了出去,大聲的直嚷嚷著。

「給我滾遠點。」

靈夢一腳就把她踹飛掉,這傢伙實在是太吵了。

「真的要丟下她不管嗎?」

說實話的,光的耐心也因此消耗的差不多了,她還從來沒碰到過這麼難以伺候的傢伙呢!

「這樣子真的好嗎?那個孩子可是受了很重的傷啊!如果連你們都不願意幫助她的話,那她還能夠向誰求助?」

小野冢小町說的一番話,讓其他人都陷入了沉思當中。

「小町……」

四季映華望著她,眼中充滿了敬佩的神sè。

「誒誒,剛才我好像說了什麼很囂張的話嗎?」

看到大家這種反應,死神反而覺得不好意思了。

「不,小町小姐你說得對。」

暗用力點點頭,假如這時候她選擇了退縮的話,就對不起頭上的這條緞帶了。

「可是,該怎麼做呢?」

這句話頓時問倒了所有人。能夠想到的方法她們都試過了,可那隻小妖jīng就是不願意從「籠子」裡面出來,而且一旦接近入口就會立刻遭到攻擊。

這種軟硬不吃的傢伙,還真的讓人十分頭疼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