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傅總!」


她招手。

「你陪着安安吧!她心情不好,你陪她去跳舞,她好像很喜歡跳舞!」

楊霞提議。

李安安手上的酒杯一下被奪走,她偏頭,有點不高興。

宴會廳燈光暗了,可能是為調節氣氛。

傅藝橫衣服上的酒已經被擦拭乾凈了,面具下嘴唇抿著弧度,不太高興。

「我,只喝了一小口。」

李安安理虧。

見傅藝橫臉色還是不怎麼好,笑。

「好了,我答應你,不喝了好不好。」

她嫣然一笑,有點撒嬌的意味,因為傅藝橫對她真的很好,她不想惹他生氣。

男人大手摸在她的臉頰上,李安安想躲,但對方手很快,到了她的紅唇,再上面摩挲一下,之後用力一按,帶着點懲罰的意味。

李安安僵住了,腦子一邊空白,生怕傅藝橫下一秒說出別的話來。

好在傅藝橫面具后的眼眸閃了閃,並沒有說別的。

突然李安安感覺有點頭暈,不知道是不是剛才喝酒急了,有點醉意,又被帶入了舞池。

舒緩的音樂響起,李安安被摟住了腰,她纖細的手搭在對方強有力的胳膊上,低着頭,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楊霞端著酒杯站在舞池邊。

兩人可真是般配啊,雖然都帶着面具,但流露出來的氣度,怎麼也這掩不住,簡直就是金童玉女,只要安安不那麼害羞就好了。

她目光又看向角落,幾個服務生着急聚在一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不過都不管她的事。

只是暗暗奇怪,龍總特意讓她把安安帶來,現在又把她晾在一邊算怎麼回事,是讓給傅藝橫了,真搞不懂這些男人是怎麼想的

其實安安和傅總一起也挺好的,傅總年輕有為,實力雄厚,

龍庭端著酒杯過來。

「做得不錯」

他誇獎

楊霞以為她安撫了李安安受到了龍總的誇獎。

「這都是我應該做的。」她謙虛的笑。

龍庭目光落在舞池中一對尤為出色的男女身上,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對方很眼熟。

楊霞又出聲「不過龍總,下次定好了女伴不要輕易換,安安臉皮很薄」

龍庭挑眉,眼神詢問什麼意思?每個字他懂,但合在一起,他怎麼就不明白。

楊霞看向舞池。

「不過傅總對安安真上心,兩人看着很般配啊」

龍庭算是抓住了重點,語氣拔高。

「你說舞池裏的人是李安安和傅藝橫,那?那個女人是誰?」

楊霞往龍庭指的地方看了一眼。

梁倩和褚總也在舞池裏,翩翩起舞,舞池不少人主動讓開,兩人成了焦點。

「梁倩啊,褚總特意送了她價值幾十萬的禮服,你不會不知道吧!」

雖然梁倩和褚逸辰成為焦點,但她覺得安安和傅藝橫跳得更好,更為優雅,好看。

。零點中文網] 齊墨川直接起身,「你們在哪裡?」

一旁,蘇小荷和厲天昊在看到齊墨川的反應時,也都放下了手裡的冰淇淋。

齊墨川在他們的眼裡,從來都是冷靜的鎮定的,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能處理得了的人物。

可此刻,他眼睛里散發出來的擔心是那麼的明顯,再加上他這一個問句,便證明,佳美出事了。

齊墨川顧不得才包紮好的傷口,飛奔向醫院的方向。

哪怕楚子陽告訴他佳美只是皮外傷,沒有什麼大礙,只是向他說明一下的情況,他還是心急如焚。

外科診室。

佳美髮呆的坐在那裡,任由醫生處理她額頭的傷勢。

「怎麼回事?」齊墨川直接沖了進去,劈頭問向楚子陽,他把佳美交給楚子陽了,楚子陽就應該照顧好佳美。

「做檢查的時候,不知道她想起了什麼,突然間的站起來就往牆上撞,如果不是我哥及時衝過去抱住她,只怕你現在看到的就是直挺挺的她了,齊少,我覺得佳美當年所受的刺激,一定與什麼冰冷的器械有關,所以,她一做檢查,就會不由自主的抗拒。」楚子洵替代楚子陽回答了。

他哥沒有任何照顧佳美的義務,齊墨川把佳美交給他哥完全是不負責任的行為,所以,哪怕佳美是在他哥的手上受傷的,也不能怪他哥,他不喜歡齊墨川看他哥時的表情。

楚子洵護犢子了。

他就是要護著他哥。

齊墨川這才回過神來,佳美沒有大礙就好,他沒想到自己一著急竟然失去了理智,「報歉,我也應該陪著她的,子陽,麻煩你了。」

楚子洵的解釋中的意有所指,齊墨川聽得很明白。

他不是不想管佳美,而是在調取了佳美二十幾年的治療資料后發現她很抗拒檢查。

她出的問題是在腦部,腦部的血管和神經縱橫交錯,如果不進行一次又一次的多次檢查和反覆印證,誰也沒有辦法檢查出來她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檢查不出來具體的情況,就沒有辦法對症下藥,所以,她一病就是二十幾年。

楚子陽點點頭,「無事,她是你妹妹,也就是我妹妹。」

齊墨川走向佳美,正好醫生做完了最後的處理,「可以了,傷好之前不能碰水,這樣就可以了。」

「佳美,來,哥哥帶你回家。」齊墨川聲音放柔的看著佳美,她的眼神有些空洞,只是望著某一點在發獃,但是手,卻是一直一直的緊攥著楚子陽的手臂的。

緩緩的轉頭,卻是目光獃滯的眼神,然後,當看到齊墨川伸過來的手時,她身子一晃,便靠到了楚子陽的懷裡,「不要,我不要跟哥哥回家,我要跟子陽哥哥回家。」

「……」

「……」

眾人都是懵的。

就連厲天昊也是懵的。

「小姑姑,就回我們上午玩過的別墅,不好嗎?你不是很喜歡那裡嗎?」厲天昊看到齊墨川在擔心,便想做齊墨川的神助功,小姑姑這兩天可聽他的話了,他要幫爹地。

「不好,我要跟子陽哥哥回家。」佳美死死的攥著楚子陽,彷彿一鬆開,楚子陽就再也不要她了似的。

「佳美,哥哥的家才是你的家。」齊墨川深吸了一口氣,聲音更溫和了,俊顏上也展現出了一抹溫笑,就想用笑容來暖化佳美受傷的心靈。

她應該是想起什麼了,然後整個人都不對了。

可現在,誰也沒有辦法走進她的大腦里,去查勘她想起的那件可能讓她覺得尤其恐怖的事情。

「不要……我不要……我只要子陽哥哥。」

齊墨川這才發覺不對。

佳美明明是今天才見到楚子陽的,可對楚子陽的依賴實在是太過明顯,很有可能是他和厲天昊對她的暗示在她的大腦里深深紮根了。

這可不好。

「佳美,回哥哥家裡,很快就能見到媽咪了。」

「不要,我不要媽咪,不要哥哥。」

齊墨川一陣嘆息,完了,就只這一折騰,佳美似乎只認楚子陽的樣子,其它人誰都不認了。

連他和厲天昊也不認識了一樣,一點也不親近了。

「墨川,如果你信得過我,就把佳美交給我好了,其實在剛剛那個檢查之前,她一直都很聽我的話,很乖的,應該不會對我造成什麼其它的困擾,就是看你會不會相信我了。」楚子陽對上佳美全身心的信任他的模樣,還有,感覺到那隻一直緊攥著他手臂的手上的力道,又如何放得下齊佳美呢。

她對他,應該是絕對的信任。

比對齊墨川,還更信任。

齊墨川汗顏了,他只是想要讓楚子陽哄佳美乖乖檢查,他從來沒有想過把佳美就此交給楚子陽,楚子陽跟他一樣忙,都各管了各自的公司,哪裡有時間照顧佳美呢,「子陽,你很忙,還是讓她跟我回家吧,小荷會照顧她。」

「哇」的一聲,齊墨川的尾音都沒落,佳美就大哭了起來,「我要跟子陽哥哥回家,我愛他,我愛他。」

「……」

「……」

眾人再一次的懵逼。

最懵逼的是楚子陽,如果不是確定佳美真的有病,智商也欠費,她這一句,他還真的認定她是愛他了呢。

可如今這個社會,早就不是古代那種大門不出二門不入的社會了,男男女女互相見得多了,一見鍾情什麼的也早就只成了一個詞語罷了。

可佳美這一句,彷彿就真的是對他一見鍾情了似的。

楚子陽撫額,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面對這樣的佳美了。

今天才認識,今天才見面,說愛這個神聖的字眼,太早了些吧,也太假了些吧。

可偏偏對上的是齊佳美,對上她乾淨而又清澈的眼睛,卻讓人覺得她說的就是真的,倒是其它人對她的質疑都過份了似的。

只遲疑了一下,楚子陽就柔聲道:「乖,我帶你回家,不過,佳美不能影響我的生活和工作喲。」

「嗯嗯,我不影響子陽哥哥的生活和工作,我乖乖的,子陽哥哥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不讓我做什麼,我就不做什麼,好不好?」

。 崔亞娜坐在椅子上,像是身上有蟲在爬一般,扭來扭去沒有半分安靜。

她把試卷分數仔仔細細的算了一邊,然後把還沒發的那兩科預測分數算上,自己考的比以前可差的太多了,這次怕是要跌到倒數去。

如果那天早上沒有錯過一場考試就好了。

以前她考的最高的就是那一科,有了那科的成績,排名至少能往前進兩百名。

崔亞娜怎麼也沒想到,她竟然還會遇到自己人生當中的滑鐵盧,還是在那麼重要的時刻。

她可是和蘇念打賭了,要比成績的啊。

萬一蘇念考的好了怎麼辦?

會不會分數比她高?

崔亞娜越來越焦急,看到自己派出去打聽蘇念分數的小姐妹回來,立馬怒吼:「快點啊,磨磨蹭蹭幹什麼?問個分數都要那麼久!腿斷了不會跑嗎?」

對方很是委屈,不甘的頂嘴:「才過了三分鐘而已。」

崔亞娜不想聽廢話:「蘇念考了多少?」

「每科就二三十分,加起來一百分都有點不到,還有兩科沒發,應該是一百多一點,你放心,肯定是沒有你高的。」

崔亞娜想想自己現在就已經有三百多分了,剩下兩科就算是蘇念考滿分都追不上她,更何況蘇念還那麼差勁。

剩下兩科估計也是二十多分。

緊張的心情終於放下,崔亞娜不屑的笑了。

「還真是沒有一點自知之明,這樣的成績,當初竟然真的敢和我打賭,現在她怕是急的要死了吧,你回來的時候,蘇念在教室裡面的表情怎麼樣啊?」

崔亞娜有了底氣,表情愈發囂張,覺得蘇念現在怕是已經準備好收拾東西滾人了。

特別想要知道蘇念究竟是個什麼樣子,然後好解自己這幾天的氣悶。

小姐妹不敢說她回來的時候還看見蘇念在那笑呢,人本來就長得好看,笑起來更像是仙女似的,要是這麼說了,崔亞娜得罵死她,只好支支吾吾的開口。

「我看她被嚇的要死,應該是明白自己考的不如你,蘇念在之前的學校成績就不怎麼樣,她還能考多好,你這兩天就沒必要那麼擔心。」

崔亞娜看著自己的試卷,想起蘇念每場考試都離開的那麼早,還信心滿滿的樣子,給她帶來的心慌感覺實在是太強烈了,現在終於徹底放下心來,冷笑一聲。

「本來也就沒有把她放在眼裡過,只是怕她被逼急了,走什麼旁門左道而已,現在……呵。」

崔亞娜不說話了。

旁邊的小姐妹倒是好奇起來:「你是說怕蘇念作弊嗎?她哪敢啊,學校對於作弊可是零容忍,到時候她就得立馬滾蛋了。」

崔亞娜聽到作弊兩個字,眸光閃爍了一下。

「我可沒這麼說,她要是作弊還只能作弊到這個成績,那才是厲害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