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傻……」哼哼將出現在傻子的身後,雙手撐著膝蓋,彎著腰抬起頭剛說出一個字,便硬生生的將剩下的話咽了回去。


傻子竟然像是一個正常人一樣靜靜的站在峰巔之邊,不瘋不傻不癲,默默地向下看去。哼哼將知道,忘塵峰的這裡可以將半個絕仙幽林收入眼底。

哼哼將腦子中飛速想著,傻子到底在想什麼,該不會是想要輕生吧,也不對,他們妖精修行至此,都有仙法護體,就算這峰再高,也還摔不死他們,傻子到底是要幹什麼?

這時,傻子忽然說話了,語氣透著無限悲涼,又似是一聲悠久的嘆息。

「你真傻,我真笨。」

哼哼將茫然不知傻子在說什麼,張了張嘴巴,最後把直起腰,把手放在嘴邊,輕輕咳嗽一聲,想要說點什麼。

傻子突然轉頭,側目睥睨了他一眼,神情溫潤,只是目光中似乎帶著一股凌厲如刀的鋒銳,渾身的氣勢也隨之一變,此時此刻,哪裡還有半點的傻氣?

「傻子,你,你沒事吧?」哼哼將半天才開口說了一句話,此時的傻子周身的王者之氣絕不亞於剛剛的金毛獅妖,雖是溫潤如玉的面容,卻讓哼哼將覺得有些莫名的拒人千里之感。

傻子眉頭細微處凝了凝,快步走向哼哼將,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日光西下的原因,哼哼將覺得傻子剛邁出一步,下一步竟像是縮地成尺的站到了他的面前。

「你叫什麼名字?」

「哼哼將。」哼哼將回答后忽的瞪著眼睛驚訝道:「你,你不傻了!」

傻子沒有回答哼哼將的問題,但言語行動卻已經證實了這些,傻子沖哼哼將淡淡一笑,開口道:「我會記著你的,再見面的時候,我會告訴你我的名字。」

……

「我是龍倚天!」

人間日升月落的景象,在一處白霧茫茫之地卻並沒有上演。

一柄手掌寬的金色長劍,劍柄處一條四爪金龍栩栩如生,似乎下一秒就會破劍而出,騰空飛起一般。

血紅色的靈珠終於停止了旋轉,像是散盡了力氣一般回落至一身著素白輕紗的女子手中。

「嗡——」

一聲劍鳴嗡然響起,一道光芒自金劍之中竄出,在光芒消失殆盡后,金劍的一旁,出現一仰面而躺的男子。男子身著一身不然纖塵的白袍,一頭赤金色長發肆意而張狂的鋪散開來。

「你醒了。」長至腳踝的墨色長發,隨著女子的走動,飄然而起。

「神女。」男子睜開眼睛看著面前的女子,薄唇輕啟。

「我叫幽若,你的守護者。」自稱幽若的女子淡淡的開口,不等男子問話,便已開口道:「我雖為神女,但卻無力對抗魔族,你不只是龍珠選定的龍王繼承者,更是我們神族認定的天地共主,幽若代表神族,隨時聽候調遣。」

「我為什麼會出現在未來三百年之後?」男子不懂,他的神魂為何會出現在未來,一切就彷彿一場夢一般。

「這是我們神族的禁法,歸魂之術,你與殤龍血陣之中遭受魂飛之刑罰,我及時將你的神魂鎖與滅元劍之中,並藉助滄海紅靈珠之力,修補你的神魂。」

幽若神女說到這裡頓了一頓,才接著道:「但此禁法也有弊端所在,在此之中,你的神魂會出現在哪裡,是我們不能控制的,並且不完全的神魂會使你忘記自己是誰,分不清夢與現實,甚至會長眠不醒,而待我法力耗盡之時,你便再也無法醒來。只有想起你是誰,神魂才能從中逃脫而出。」

「這麼說,那只是我的一個夢?」

「不,也有可能是真是存在的,神魂不同於實體,它可以穿透神之臨界點,到達另外一個完全不同的時空,可能是過去,未來,或者是一個你完全想象不到的地方。但這些僅僅是天書所記載,幽若對此並不清楚太多。」

男子輕輕笑了笑道:「我知道了。」忽的想起某個人跟自己說過,那個關於高曉的女特種兵的故事,如此一來,似乎很多事情都說得通了。

「主,那麼,接下來您有何打算?」

此時的幽若已經改口稱對方為主,能夠在神魂遊離之時仍不忘本我的人,即使他們自詡高深的神,能做到的也沒有幾人。

男子緩緩起身,金劍倏地鑽進他的身體,他沒有回答幽若的話,因為,接下來的事情,不能再似百年前那般堅決,他開始猶豫了……

元旦快樂,祝願所有看文的寶貝們新的一年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合家歡樂,開心幸福!

為了慶祝美好的2015的到來,藍夏今天奉上二更,稍後還有一更哦!親們么么噠! 五月二十三日,農曆四月初七。

一勾彎月斜掛天邊,郝仁和宣萱站在卧龍山峽谷的石壁前,他們在等待著貔貅洞的開啟。

這已經是他們第三次前往大周空間了。

昨天,郝仁剛剛為他和寒煙的兒子辦完滿月酒,今天一早他就開始準備出門的東西。因為這次可能歷時一年,所以他們需要帶的東西太多了。

其實這些東西基本上都是為宣萱準備的,比如玉屑、內衣、衛生巾、衛生紙、旗袍和高跟鞋之類的。可是臨到出門時,宣萱反而不想走了。她捨不得孩子。

思文雖然不是她親生的,但是這一個月大家爭著抱、抱著哄,那真比親生的還親。別說宣萱不想走,郝仁自己也捨不得。

猶豫了半天,郝仁終於下定決心,趁年輕,再闖闖,爭取能和一些高人過過招,把自己提升至天階。最好給兒子們摸索出一條通過渡劫的捷徑。

至於宣萱不想走,他也不強求,這丫頭每次都跟著他擔驚受怕的,也委屈她了。就讓她在家好好休息休息吧!

宣萱不去,寒煙她們又不樂意了。她們「硬逼」著宣萱跟郝仁走出家門。因為如果郝仁一個人出去,說不定下次再回來他的身邊就又多個女人。

她們都領教過郝仁的「功夫」,這種血氣方剛的男人,指望他在外面做一年的和尚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們都覺得郝仁的身邊應該有個姐妹陪著,而這個人則非宣萱莫屬。

因為,第一,宣萱與郝仁去過兩次大周國,有了經驗;第二,宣萱跟著郝仁,也應該早早的懷上一個。

就這樣,宣萱被大家「轟」出了家門。

花火青春裏的愛 「哥哥,貔貅洞怎麼還不開,是不是開門的日子改了?」宣萱久等不開,就有點急躁。

「不會的!這種時空之門的開啟不是由人來決定的,都是天地自然之力經過千萬年的演變形成的。而且,上次師叔他們出來時,也沒有什麼變化,難道這短短的幾個月之間,它就會變?」郝仁笑道。

正說著,二人的眼前突然一亮。原本完整的山體慢慢出現一個半圓形的洞,裡面的兩隻貔貅原本在地上趴著,也慢慢地站了起來。

「老貔!老貅!」郝仁大聲叫道。

兩個靈獸看到郝仁,立即也來了精神。它們屁顛屁顛地從山洞裡跑了出來,跟郝仁和宣萱兩人熱乎。

郝仁和宣萱把他們攜帶的玉屑拿出來,讓兩個貔貅舔著吃,又逗他們玩了一會兒,然後走進山洞,向山洞的另一頭走去。

走出山洞,外面正是陽光明媚。二人循著上次的路徑,穿過森林,來到山外面的陳家村。

現在陳家村的村長已經是陳三了,之前村長的陳藺已經當上鎮長了。

陳三一見郝仁和宣萱,立即恭恭敬敬地上來行禮,然後將二人請到家中,盛情款待。他的村長就是郝仁給爭來的,他是個知恩圖報的人。

因為此時離天獄森林的開啟還有十多天,所以郝仁和宣萱並不急著趕路,就在陳三家中住了一夜,然後由陳三安排下人,套了馬車將他們送進京城。

一路顛簸,三四天後,郝仁宣萱來到了大周國都城外的軍營。

墨玉聽說侄女和侄女婿來了,立即帶著梁雨、陶甲和陶亥以及一班特種兵軍官迎了出來。

接下來的幾天,郝仁和宣萱都在酒宴中度過。先是墨玉宴請,接著是首相璽文宴請,然後幾個副首相和各部的部長宴請。

墨玉是個聰明人,他緊握手中的軍權,在大周國的各個地方部隊中都安插了自己的人。同時以此為倚仗,努力交好首相璽文。

而璽文也需要藉助墨玉手中的軍權,鞏固自己的地位,他們兩人合作得很愉快。看到墨玉的局面已經完全打開,郝仁就放心了。

六月七日這天,一大早,墨玉就派了幾個特種兵,套上馬車,將郝仁送到了天獄森林的邊上。

此時,天獄森林中大霧瀰漫,幾步之外,根本看不清任何東西。郝仁雖然可以放出神識,探測幾十米之內的所有空間,但是林中的除了一堆堆的白骨,就沒有別的了。

隨著太陽升起,天獄森林中的大霧也逐漸消散。小路曲曲折折地通向遠方。一個特種兵告訴郝仁,這條小路就是通往天獄城的。

郝仁向幾個特種兵揮手作別,然後和宣萱肩並肩走進了天獄森林。

森林中的小路雖然又彎又窄,卻還平坦,宣萱雖然穿著高跟鞋,走起路來也不費力。

路兩邊的樹木形狀奇特,在地球上根本找不出任何與它相似的樹種。兩人不緊不慢地走著,一邊走,一邊看稀奇。

三個小時之後,郝仁看到前面有一個城門。城門上面有三個小篆體的大字:「天獄城」。

城門洞里,有幾個衣著款式各異的人正在圍著一張告示在讀。郝仁看他們的衣著,有的穿大周的服飾,有的衣著則象大周國中的英格蘭服飾。

郝仁猜測,這天獄森林中的人,有很多都是來自大周國,所以他們的服飾近似大周的子民。

那幾個人正聚精會神地讀著那張告示,口音也與大周國相似。只聽一人念道:「敬啟各位居民:我獵人公會近期需要進入黑暗沼澤獵取魅獸,現誠徵十名小刀手。要求能熟練錄取魅獸皮毛及剜取軟魅。皮毛及軟魅歸本公會,魅獸骨肉歸刀手。另付每日工錢十軟魅。安全自負,死傷與本公會無關。報名從速,額滿為止。」

一人讀完,旁邊的另一個人就開始發牢騷:「不行,我不去!」

身邊人就問道:「這條件不是很好嗎?一天十個軟魅,我們一家的開銷才一個軟魅!」

又有人說:「就是啊,而且魅獸的骨肉也歸我們,這些肉帶回來之後,都能賣給城裡的飯店,也是一筆收入啊!」

剛才說不行那人冷笑道:「你們懂個屁,那些魅獸長得有狗那麼大,由你背,你能帶多少出來!還有,你看這告示的最後一句『安全自負,死傷與本公會無關』!那些魅獸也是吃人的!你以為你能斗得它們!」

郝仁聽了,小聲對宣萱說道:「要不,我們倆去報名,到黑暗沼澤看看!」 「主,那麼,接下來您有何打算?」

此時的幽若已經改口稱對方為主,能夠在神魂遊離之時仍不忘本我的人,即使他們自詡高深的神,能做到的也沒有幾人。

男子緩緩起身,金劍倏地鑽進他的身體,他沒有回答幽若的話,因為,接下來的事情,不能再似百年前那般堅決,他開始猶豫了……

「當年唯心的神魂也是你們分離的吧。」男子言語中篤定的口氣,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平淡的問出。

「沒錯,正是幽若。」沒有去猜想此時男人心中如何做想,會有何反應,幽若不卑不亢的回應。「幽若也只是在當時情況下做出最有利的選擇,不過龍唯心為何會喪失一部分記憶,幽若並不清楚。」

幽若乃幽冥神族神女,縱使龍族是並不亞於神族的存在,但在神族的眼裡,他們依舊自命不凡,高人一等。

神族也的確有神族驕傲的資本,就比如補神魂,還有,分離神魂……

男人擺了擺手,關於龍唯心丟失記憶的事情,他想他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當然,跟幽冥神族無關,「我修復神魂用了多久。」

「自大葬神之森一戰到現在已經五天了。」

男子果然如此的點了點頭后,悠悠的轉身離去,緩緩傳出一句話:「幽冥神族果然深謀遠慮,在下佩服。」

幽冥神族居然在百年前就料想到了如今,甚至先一步掌握了他的弱點,護住了龍唯心的神魂,也許幽冥神族也正是仗著守護龍唯心神魂有功,此時才敢出現在他的面前提出讓他承擔天地共主這個沉重的擔子吧。

若不是他再見唯心,或許今日他仍舊會選擇與百年強相同的路,但現在,他多了一個選擇,他更想知道,唯心會怎麼做。

天地共主聽著何其威風,但隨之而來的責任與壓力也不是誰都可以承受的,不論想與不想,他都別無選擇,在龍珠選定他的一剎那,或者說在他出聲的一瞬間,這些便都已經註定了。

幽若看著男子漸行漸遠的身影,淡淡呢喃道:「龍倚天,希望你能擔得起我的一句主之稱。」

巍峨高山,接連不斷,延綿不絕。

半山腰的一處茂密叢林之中,一條赤紅色飛龍盤旋飛翔,周身散發而出的赤龍真火炎炎燃燒著。

山腳不遠處,一身長長的彩鳳霞披的鳳后現在鳳宮之中,看著那瘋狂修鍊的赤龍,低低嘆了一口氣。

「鳳后寧願你一如從前一樣傻下去,也不想見你現在這般不要命的修鍊。」

「唯心!」鳳后忍不住開口喚出。

赤色火龍身形一頓,化作一道火光飛馳而來,一身著抹胸黑紗的赤發女子出現在鳳后的面前。

「鳳后。」龍唯心沖著鳳後點了點頭,開口喚道。

「現在的龍珠還不是完全形態,還缺少一股靈力,雖然勉強助你修復龍身,但龍珠此時的力量大不如從前,為確保萬無一失,還是應當將另一股力量找到。我派人查到,應該是還剩下一顆紅靈珠。」鳳后抬手幫龍唯心擦去額間的汗水,這才悠悠開口。

對比,龍唯心也感覺到了,龍珠的確是還少了一股力量。

「鳳后,太子殿下醒了。」一名小侍女急匆匆的出現在鳳后的身後,伏身稟告道。

鳳后心中大喜,快速離去,直奔鳳斐然的寢宮。

龍唯心邁出的腳步卻忽的一頓,已經七天了,自大葬神之森回到鳳界按照人間的時間來算,已經七天了。鳳斐然醒來了,但白展極卻沒有任何消息,雖然看得出景落眼中流露出的情愫絕非假意,但龍唯心還是對景落心存芥蒂,畢竟她是魔,這是無法改變的事情。

不知道為何,龍唯心的心中,對魔有著莫名的抗拒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