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前面的船隻請注意,我們是XX艦隊,我們是XX艦隊,請你停止航行,報上身份,報上身份,不然我們將作出攻擊。」


(本章完) 在艦隊的喊話聲中,那艘小艇似乎並沒有注意到眼前的龐然大物,依舊自顧自的行駛著。當艦隊司令官通過望遠鏡看到張沐陽本人時,卻見張沐陽也正在看著他,一瞬間,他只感覺到一股寒氣,從自己腳底心陡然而起,直直躥上腦頂,他忍不住打個寒顫。猛然間他想起一句話,當你在凝望著深淵時,深淵也在凝望著你。

「前面的艦艇,我再重複一次,如果你不配合行動,我們就要開火了。」

就在司令官的副手還在喊話警告時,艦隊司令官,猛然喊道:「聽我命令,全部開火,幹掉那艘小艇。」

聽到長官下達命令,儘管心裡還有遲疑,但艦艇上的士兵還是聽命開火。

瞬間,槍炮聲大作!

「呯呯呯!」

「轟轟轟!」

「嘭嘭嘭!」

海面上掀起陣陣巨浪。

除了艦載導彈之外,戰艦上其他常規武器全都開火,在這強大的火力面前,任何東西都將要被摧毀,更何況一艘小小的遊艇。艦隊司令官通過望遠鏡看到這一幕後,長長的吐了口氣。作為經歷過戰爭的他,絕對不是一個膽小的人,但是當他在看到張沐陽那冷眸時,就忍不住陣陣發抖,面對那樣第一個魔鬼,還是遠距離消滅掉最好。

當槍炮聲逐漸落定,海面上已經再也看不到剛剛的那艘小艇,如此密集的火力下,那艘小艇連同小艇上的人,應該已經被撕的粉碎。

司令官輕輕吐了口氣,同時心裡忍不住嘲諷自己,他不就是一個人么?自己剛才何必怕成那個樣子,他再厲害,也只是一個人而已,而自己擁有的可是兩艘戰艦,雖然他們已經老化,雖然在別的大國眼中,這些戰艦都是活靶子,但是對於單個的人來說,它仍舊是鋼鐵巨獸,仍舊是海上的霸主。

就在司令官不停的安慰著自己,同時準備上報高層,給自己慶功的同時,忽然有警報聲響起。

「警報,警報有不明能量體,正在接近。」

「警報,警報有不明能量體,正在靠近。」

「天哪,那是什麼?「

在司令官的驚恐的眼神當中,一道金光正在接近他的艦隊。

「該死的,給我攔住他。」

原本已經停下的艦炮聲,再一次響起,但是金光躲過那些炮火,眨眼而至,幾乎不給他們反映的時間。

「轟!」

戰艦發出一陣輕顫,那種感覺,就好似被艦艇的炮火擊中了一般。艦艇的前甲板上,突然多出了一道人影。正是剛剛從巴彥島出來的張沐陽,他正愁自己的小艇速度太慢,這越國艦隊就送上門來,而且還作死的攻擊自己,這能慣著他們么?當然不能。

如今的張沐陽,二轉巔峰,半步金丹。先天道體。神魂圓滿堪比金丹中期,早已經可以硬撼一般的軍隊,即使他們有重武器,但是只要給了張沐陽近身的機會,那勝負便沒有了其他懸念。

除非是遠距離大範圍導彈打擊,讓張沐陽避無可避,或許可以將他給滅了其他情況想要殺他,難如登天。這一次也是越國艦隊司令作死,他的艦艇距離海岸線太近,導致張沐陽有了接近的機會。

在第一輪火力控制之後,心懷大意,以為已經滅了張沐陽,其不知他正用了這短短几分鐘的空檔期,接近了艦艇,等他們反映過來時,已經太遲了。張沐陽依然落在了艦艇的甲板上。

沒有強大修士保護的艦隊,在張沐陽的面前,宛如一隻紙老虎,他想怎麼揉捏,就怎麼揉捏。

「特種部隊呢?上去給我幹掉他,不惜一切代價,哪怕是動用重武器。」

「聯繫總部,讓他們派支援趕過來。」

「來人,來人……」

艦隊司令發狂一般的喊著,指揮自己手下的士兵,想要幹掉張沐陽,可惜想法是美好的。普通人在這麼近的距離下,即使有武器能把他怎麼樣呢?硬抗了兩道火箭彈之後,艦隊上的大部分武裝人員,已經全都變成了屍體。

張沐陽喝著艦隊司令官珍藏的香檳,慢慢走到他身前坐下,道:「你選擇生存還是死亡。」

艦隊司令官此時看向張沐陽的眼神,就好像看到妖怪一般,他很想逃走,很想遠離張沐陽,但他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雙腿如同被灌注了水泥一般不能移動,同時他的手臂也根本無法舉起,全身上下,似乎只有自己的腦袋和嘴巴能有用。

「該死的華夏人,你休想讓我投降,我們越國人,絕對不會向你屈服。」儘管很害怕,但這艦隊司令官不愧是從曾經戰場上走下來的人物,骨頭倒是硬的很,在張沐陽恐怖的勢力和威壓面前,還敢說出這樣的話。

這種精神雖然很讓人敢動,但是最為自己的敵對勢力,作為曾經手掌沾過自己國人鮮血的劊子手,張沐陽可不會玩什麼崇敬用著,輕輕打個響指:「回答錯誤。」

「啪!」司令官的腦袋直接炸成粉碎。而後他眼神看向另一個人。

在接連殺了三人之後,終於有了屈服者,在死亡面前,總有人的骨頭不是那麼硬的。跪倒在張沐陽面前的越國軍官,正是剛剛那個給司令官提建議,派出特種小隊的哪一個。

「給你兩個小時的時間,將艦隊開到華夏海域,途中不管遇到什麼,都不要理會。」

投降者點頭道:「明白。」

張沐陽點點頭道:「你是一個聰明人,到了華夏之後我,我會保證你的生命安全,還有。」張沐陽指了指不遠處,正急急靠過來的另一艘艦艇道:「這個,是你們的投名狀,他們死,你們活。」

很顯然張沐陽的這個命令有些誅心,但是已經選擇投降的越國士兵,已經沒有了別的選擇。

「轟!」

艦艇的火炮再次開啟,只不過這一次,指向的不再是張沐陽,而是他們昔日的戰友,對面的艦艇顯然沒想到,會遇見這樣的情況,艦艇瞬間受到重創。

(本章完) 當張沐陽坐著軍艦,喝著香檳溜達到華夏海域內時,剛巧有巡邏的艦隊到達這裡,一番交接之下,張沐陽換船回家。艦艇休息艙內,戴長生一臉苦逼的看著張沐陽。

銅羅鎮愛情 「我說沐陽先生,您這次鬧的也太大了,這把軍艦都給綁回來了。你讓我怎麼交代。」

對於這貨吐得苦水,張沐陽理都不理,明顯是得了便宜還賣乖,見他嘚啵嘚個不停,便懟了一句「你跟誰交代?越國么?要不我去跟他們聊聊?」

本來想從張沐陽這裡套路點好東西出來的戴長生,連連擺手道:「別別別,現在正亂著呢。你在出面,越國猴子惱羞成怒,那就真有可能打起來。」

張沐陽丟了一顆靈果到嘴裡道:「打就打嘍,還怕幾個越國猴子?當初又不是沒揍過,他們現在的水平,平推沒問題吧,不行我就再去玩一會,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保證他們騰不出手來。」

眼看張沐陽作勢準備再回去,戴長生趕緊將他拉住道:「得得得,您是爺,歇著吧您,還嫌不夠亂。」

張沐陽橫了他一眼,表示鄙視。就他那小九九,一眼就看清楚了好么?現在的越國,高端修士戰力,被張沐陽屠虐一空,萬一真打起來,都不用張沐陽出馬,只需要調配幾個國內修士,就能將越國的後方攪個天昏地暗,再加上PLA的強大火力,越國真敢動手,分分鐘教他做人。

就在張沐陽乘船回國這會,越國外交部正和華夏某部門打嘴仗。

「貴國欺人太甚,這次你們必須給出一個交代。」

不同於猴子的氣急敗壞,華夏外長氣定神閑的看著對方道:「交代?交代什麼?你說的話我怎麼聽不懂。」

「你不要裝糊塗,張沐陽不是你們國家公民么?他在我國發現了滔天罪行,必須要接受應有的懲處,不然不但會影響我們兩國的關係,在國際上對你們的聲望也會造成很大損失。如果貴方不配合,我們將做出報復行動。」

越國代表見華國政府人員那事不關己,甚至還有幾分幸災樂禍的模樣,心中又急又恨,可惜又沒什麼辦法,只能放狠話。

在聽到越國猴子的威脅言論后,剛剛還滿面淡然的政府官員,臉色頓時一變,一幫越國猴子,還這把自己當成什麼人物了。冷哼一聲道:「配合?配合個屁,你怎麼證明他是張沐陽,怎麼證明他是華夏人,有證據么?就那個視頻?我分分鐘可以給你上百個。誰知道是不是你們自己內亂,而且我建議貴方不要做出過激反應,以免造成雙方不必要的誤會,不然後果自負,還有,貴方應該先給我們一個交代,為什麼你國的軍艦,會出現在我們國家的海域內。」

面對如此強詞奪理的言論,越過外交人員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想要再威脅幾句,可對方根本給他機會,一頓夾槍帶棒的話說出來,懟的他們上氣不接下氣。

原本準備兩個小時的會議,開了半個小時就談崩了,華夏政府官員的態度很明確,沒有證據你說個蛋,就算有證據老子也不承認,有本事你咬我啊,那麼大一個國家,被一個人縱橫來去自如,也不嫌棄丟人,還特么曾號稱世界第三,還特么有來呢跟我叨逼叨,快特么躲到廁所里哭去吧,再**那就再懟你一次。

回到住所內,這次外交行動的負責人,忍不住哼上幾句國粹,心情太特么爽了,打個比方來說,不聽話還老愛鬧事的鄰居,被自家裡的小子給教訓了,對方沒有抓到現行不說,還拐了點東西回來,讓對方只能打碎了牙往自己肚子里咽。在外面的時候,或許還要收斂一下,畢竟是泱泱大國,不能幸災樂禍,回到自己地盤的時候,那就想怎麼樂就怎麼樂,誰也管不著。不爽?不服氣?那就憋著。

當越國官員聽到華夏人回去就開了慶功宴后,臉色那叫一個精彩,可形勢比人強。不說有張沐陽這個人形核武器在,但就說華夏現在的國力和軍力,他們也就只能忍著。至於報復?還是歇著吧。作死也不是這樣作的。

與此同時,張沐陽單人吊打越國修行界的消息,瞬間傳遍整個世界,所有人都在打聽張沐陽的消息,如果說張沐陽之前只是在國內聲名赫赫,那麼這一次之後,他現在就是舉世聞名,尤其是各國政府,已經將張沐陽列為SSS級別的危險人物。

對於這一切的發展,張沐陽渾然不在意,他此時已經回到中海張家,躺在搖椅上歇著,同時查看著這次在越國的收穫。除了幫自家兄弟出了口氣,揚名立萬之外,他這次外出收穫同樣不少。

赤炎草自不必說,他還掃蕩了越國修行界大半的存貨,靈藥靈石不可計數,年份少於五百年的,張沐陽看都不看,直接丟到張家府庫內,八百年左右的,丟到一邊角落,以後可以和別人交易用,至於上千年的,才能入了張沐陽的法眼。

靈石雖然越國較少,但張沐陽也足足撞了上百噸,這還是因為他乾坤袋有限,專門挑了上品,至於其他法器材料,足足有上百件,雖然多數張沐陽都用不著,但裡面也有幾個少見的極品鍊氣材料。

除此之外,最最讓張沐陽感興趣的,就是封印了那邪神分身的三尊佛像,還有在破碎的大殿中所得到的高僧舍利子。佛教在越國境內本就很興盛,高僧也出了不少。

張沐陽這次得到的高僧舍利,雖然不是他印象當中那個,但效用也絕對不凡,佩戴在身上,隱隱感覺神魂安穩,而且在其中還有一股極為精純的能量。更為重要的是,這件佛寶在張沐陽渡劫時,可以幫他抵禦心魔,雖然張沐陽現在神魂安穩,又有神秘葫蘆在手中,不懼暗中搗亂的天魔,但是有了這東西在手,無異又多了一層保障。

佛寶吶!單論這玩意的珍貴程度,猶勝張沐陽手中的三尊佛像,要是讓其他佛教徒知道了,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得到它。還真是人無外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

張沐陽現在的身價,足可比擬一國。

(本章完) 當然,張沐陽這次越國之行除了這些之外,還有許多看不到的好處,比如政府的態度還有各方勢力的反應,雖然越國這件事,被有意識的封鎖了消息,但是這樣的事情,怎麼可能密不透風,一時間張沐陽的名號,在國內更上一層樓。朋友們歡呼雀躍,敵人則是潛伏的更深,沒有人願意和如日中天的張沐陽發生衝突。

在家裡休息了幾天後,張天華找到了張沐陽道:「中海市的一些商界名流,還有政府官員,組織了一場慈善拍賣會,你有時間參加一下。」

張沒有用下意識的拒絕,畢竟他現在身份不同,主要精力要放在修行上,五行靈丹就只差一味藥引,距離他突破至三轉就只差一步。而且對於這種略帶幾分交際性質的宴會,他沒有太大的興趣。

「爸,我就不去了吧,沒什麼意思。」

他的這個反應,在老爺子的眼中太正常不過,但是他有他道理:「沐陽,我知道你現在的心思,不想浪費自己的時間,但是你仔細想想,現在的張家在你的帶領下,可謂是盛極一時,但是月滿則虧,張家現在表面上無人敢惹,但是樹大招風,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在暗地裡,不少人在盼著咱們張家倒霉,所以要和光同塵一些,所以這次你去參加這個慈善拍賣會,也算是放低一下姿態,你要是嫌煩,露個臉招呼一下幾位大人物就成,剩下的會有其他人去做。」

老爺子的這番話,其實張沐陽並不怎麼贊同,所謂樹大招風、木秀於林,那要分人,像他現在這般,幾近於天下無敵,什麼人敢來惹麻煩,就算是日後小世界降臨,那些小世界當中的人物出現,他張沐陽也不怕。不過他老人家既然說了,張沐陽也不好拒絕,他老人這是華夏人普遍有的中庸之道。

「成,反正閑著也是閑著,那我就去轉一圈。」

張天華說的這場慈善拍賣會,在市中心的一家頂級會所里舉辦,不同於普通的慈善拍賣,但凡是能來這裡的人,非富即貴而且身價至少數十億,真正的權貴圈子。

之所以組織這場拍賣會,慈善只是一個幌子,更多的是做一個交際的品台,這樣名聲更好一些,畢竟還有官員參加。等張沐陽到了拍賣會場時,這裡早已經車馬如龍,停車場里最便宜的車,也都是幾百萬上下的,要不然就是掛著市政府的牌子。

帝少凌天穹 會所里名流雲集,冠蓋如雨。

張家雖然是去年才從燕京搬遷到的中海,但已經成了這裡的一方諸侯,如果不是張家在張天華的要求下頗為低調,極少仗勢欺人,依照張家現在的威勢,稱之為中海霸主,也不是不可以。畢竟,除了官面上張家少有作為,其他無論是經濟、還是江湖勢力,張家認了第二,那個敢稱自己第一。

至於中海本土圈子,為什麼沒有排外,沒有排擠張家,一小部分是因為張家本來就有實力,但更多的是,張家崛起的速度太快,而且有張沐陽這一尊大佛,簡直睥睨一切。

至於為何不在官面上有所動作,一個是沒有必要,另一個也是自保之舉,畢竟現在的張家勢力太大,毫不誇張的說,在經濟領域,張家一門就可以掀起一場巨大的金融風暴,從江湖地位上,因為有張沐陽的存在,張家本族修士不提,單單是投靠到張家的,也有數十位,當作供奉。其他武者更是多如牛毛。

現在吳特手下光特種兵就上百名,還有潛伏在國外遙控指揮的幾個雇傭兵團,這樣的武力,任何一方勢力都要掂量掂量,如果張家在此基礎上,在插手政府,那就是踩了界限,國家決不允許。

此時,在宴會當中,大人物們都在包廂里私聊,大廳里站著各個家族、勢力的青年力量。這幫人聚在一起,三三兩兩的相互小聲的交談著。

「張家的人呢?還沒來么?」

一個體型較胖的年輕人晃了幾眼周圍小聲問道。

他身旁一人答道:「沒呢?人家張家現在作為中海一霸,自然要擺擺牌面,講講排場,什麼玩意,一幫小赤佬。」說話的這人,有些陰陽怪氣,他的家族和張家在利益上有競爭和牽扯,所以對張家頗不感冒。

聽他這麼一說,趕緊有人攔住道:「蔣老三你不要亂說。」

那年輕人被朋友這麼一攔。脾氣更大道:「我怎麼亂說了。張家不就是出了一個張沐陽么?有什麼了不起。」

他的話音剛落,便有人嗤笑道:「看給你酸的,張家出龍,就算咱們父輩他們那幫人,都要低頭,蔣老三你就別叨逼叨了,認清楚現實,少在嘴上惹禍,要是給張家的人聽見了,你可不好受。」

蔣老三冷笑一聲,道:「我怕個求,張家現在是牛逼,我是惹不起,可他們也別太猖狂,不就是有個張沐陽,不就是修士么?別人家未必沒有,之前曾經和張家結怨的李家、王家都請了高手。」

「高手?能高過張沐陽么?我可是聽說,張沐陽現在號稱咱們國家修行第一人,國家很多事都是他去處理的,而且還是特九局的副局長中將銜,還有啊,最近有傳聞張沐陽一個人把越國給挑了,現在越國正在全世界買殺手,要暗殺他呢。」

老三雖然也聽過這樣的傳聞,但卻嗤之以鼻,根本不信:「扯淡,他才多大,這種傳聞你也信?華夏第一人?副局長,中將銜單挑一個國家,你咋不說他飛上天和太陽肩並肩呢?不過有人要暗殺他確實是真的,而且連帶張家很多人,都上了暗殺榜,就算他張沐陽再厲害,能擋得住幾個,張家起早落敗。」

說到這裡,蔣老三再次壓低生意道:「我打聽到消息說,很多修行界的……」

他的話沒說完,身邊便有朋友猛地戳了下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在說了,這時門口傳來一陣喧嘩,張家來人。原本在包廂里談事情的很多大人物,起身相迎。

(本章完) 張家現在在中海的地位,不論再怎麼低調,落在別人眼中,還是一尊龐然大物,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忽視,哪怕你是再牛掰的世家。自從張沐陽如彗星一般崛起之後,張家崛起之勢,依然不可阻擋,由一個單純的商業世家,變成了真真正正的豪門。沒有人敢忽視,位置越過就越明白現在張家的地位,就越能體會到張沐陽的恐怖。

步步成婚,總裁好囂張 所以在聽到張家來人之後,在場的大人物,不少人都起身相迎,剛剛在議論張沐陽的那個小團體,儘管心裡再怎麼不服,再怎麼暗中詆毀,但仍舊不能阻擋張家的光輝。

大廳的門口,走進一群俊男美女,其中有眾人頗為熟悉的張天豹,張沐雨,不過這一次作為張家在外代言人的張天豹並沒有走到前面,而是一個年輕人。

他面容清秀,用現在流行的話來說,就是大帥逼一枚,在張家眾人的簇擁下走進大廳。面對眾人的矚目,並沒有半點的不適,只淡淡的掃了一眼,便往張家的位置走去。

「這人是誰?」

大廳里只要是不認識張沐陽的,都在心裡暗暗猜測,能得到張家人的簇擁,尤其是張天豹都在一旁小心翼翼的伺候著,那他在張家的地位,一定高的嚇人。難道是那一位?

這裡的都是人精,不少人都猜到了張沐陽的身份,只是不敢確認,畢竟他現在有點相當於傳說中的人物,總是在大家口耳相傳當中,沒有幾個看到過真容。

「張先生你來了。」

中海市汪副市長,算是跟張家有著不錯的交情,而且和張沐陽也有數面之緣,當初戴長生去張家招攬邀請張沐陽進特九局,就是他在其中牽線搭橋。這次在看到張沐陽之後,急忙起身迎了過來,在他如今這個位置,許多國家機密他都了解一些,所以更加明白張沐陽的恐怖之處。

聽到他這麼一招呼,眾人嘩然,居然真的是他,這位不是應該在家中修行或者四處遊盪么?怎麼還會來參加這樣的聚會。在眾人的印象當中,張沐陽有點類似於武俠中的隱士高人,武痴一類,來參加這樣的世俗活動,實在出人意料。

不少只聽聞張沐陽其人,未見其容的高官巨富,全都迎了過來,不同於剛才,這次大廳里大半的人,幾乎都圍了過來。都想仔細看看,這位名聲大噪,名震一方只存在於傳說當中的張沐陽到底有什麼奇特之處,居然能在短短的一年多之內,闖出這般的名聲,能叫原本已經衰落的張家,重新登頂最厲害的世家豪門。

看到如此盛況,跟在張沐陽身後的張家眾人,全都與有榮焉,面有得色,只要有張沐陽在,張家變無所畏懼。一年前他們還被張沐坤父子趕出了張家,一年後整個中海,誰還敢小覷他們。

「汪市長,久違了。」

對於政府官員,張沐陽雖然不怎麼喜歡打交道,但該有的禮節還是要有的,大家淺言交談之後,也沒多聊各自落座。

剛剛還在暗中詆毀嘲諷的那幾人,現在全都熄火了,一個個低著腦袋不吭聲,他們這種人,多和網路上的那些鍵盤俠有些像,背後叫的歡實,一遇見真事,比特么狗都慫,垃圾一個。

「蔣老三你剛才說修行界怎麼了?」蔣老三的一個朋友,見張沐陽進了包廂后,小聲問道。

旺夫福妻有空間 蔣老三現在臉色難看,尤其是看到張沐陽那麼威風之後,心裡各種憋屈,他看了眼周圍,沉吟了下說道:「待會你們就知道,張沐陽雖然厲害,但也不是沒有人能管得了。」

對於他的說辭,眾人都是將信將疑,畢竟張沐陽現在的名聲太大了。

蔣老三見大家都不相信,說道:「張沐陽是修行中人,這次來參加拍賣會的也有修行眾人。」

「那有怎麼樣,除非能壓的住張沐陽,不然也沒用,而且憑張沐陽現在的聲勢修為,誰會願意憑白得罪他。」剛才小懟蔣老三的那人繼續道。

「我說出來嚇你們一跳,,知道隱世宗門么?」

「隱士宗門?」

在場的人低聲驚呼一聲,他們並不是第一次聽見這個稱呼,畢竟大家都是權貴,對於很多消息還是很靈通的,隨著靈氣的復甦,許多隱藏的修行世家,慢慢顯露於人前。而且在國人的印象當中,這些隱藏世家都是世外高人,牛的一批。

這個消息,讓眾人心中一熱,大家都是年輕人,憑什麼你張沐陽就這麼秀,把所有人的風光都搶了去,而且還是一個外來人。如果能有一個別的勢力,來把張沐陽的氣焰給壓下去,哪怕只是持平,他們心裡也是願意的。只要有人能夠給張沐陽壓力,那麼他們也不用在張家的勢力下瑟瑟發抖,他們自己還有自己的家族,會有更多的發揮空間。

「就算是隱世宗門,他們也不一定會和張沐陽起衝突啊。」

雖然這幫人對隱世家族,有著良好的印象,但是仔細想想,對方沒必要得罪張沐陽,得罪張家這樣的龐然大物啊。

對於朋友的質疑,蔣老三輕笑一聲道:「那些隱藏家族裡的子弟,哪一個不是天之驕子,他們誰服氣張沐陽,尤其是張家現在還佔了那麼多的修行資源,名利這兩個字都佔了,你還覺得會沒有人來找張家的麻煩?」

聽到他說的這麼信誓旦旦,眾人心裡一琢磨,也認為他說的有道理。

「蔣老三,你還有什麼消息,給大家都透漏一下唄,別再藏著掖著了。」

「是啊,到底是哪位高人,哪裡的隱世宗門,要喝張沐陽掰手腕。」

「對對對,你再說說。」

一聽張沐陽和張家會遇見麻煩,所有人心裡都巴不得多聽幾句,對於眾人的追捧,蔣老三心裡頗為舒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