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又是你,趕緊離開,還想見我們長老,你以為你是誰?」


看到兩人又開始攆人了,黎天也就放心了,你們如果態度恭敬,讓我怎麼敗家。

一塊高級靈石瞬間出現在手中。

「啪!」

小李飛刀的等級雖然不高,但是手法還在啊,靈石直接擊中一人面門。

「這個算入場券嗎?」

一邊說著,黎天一邊看向屬性欄,卻發現,敗家金額漲的太快,看不出到底有沒有敗家成功。

這大黃吃的真快啊!

黎天深深的感慨,卻毫不猶豫的再次拿出靈石。

一塊看不出來,那就多幾塊,不就是靈石嗎。

「啪啪啪!」

一塊,一塊,又一塊。

散發著巨大靈氣波動的高級靈石,就這麼擊打在兩人的身上,可是他們彷彿沒有感覺一樣,只是瞪眼看著掉在地上的靈石。

「這樣我可以進去了嗎,這樣呢,還不行嗎,我還就不信了,你們再不說話,我就砸死你們好了。」

嘗試到最後,黎天發現,自己這種敗家方法同樣成功了,只是這個敗家效果,還是不夠啊。

想要敗家,還是要進入斗戰場中,所以他有些不耐煩了,準備動用技能丟靈石。

直到這時,兩人才反應過來,急忙低頭去撿靈石,同時不忘了說道。

「您請,您請,斗戰場的大門隨時為您敞開,只是要叫長老,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我們也沒有權利通報。」

「沒有權力,你們廢什麼話!」

黎天抬腳就要進入斗戰場,只是這時他卻不經意的回頭,對著幾十個圍觀群眾說道。

「那幾十枚高級靈石,扣除入場券的錢,就送給你們了。」

門口維持了短暫的寂靜,立馬變的喧嘩。

「放下我的靈石!」

兩個門衛的結果,黎天不知道,但是一定不會好到哪去。

敗家可以,但是把靈石給自己煩的人,那就不行了。

……………………

進入斗戰場后,黎天直接走向中間的斗戰台,周圍,和三重天一樣,還是幾十萬人在圍觀。

斗戰台上,一人正在與一隻妖獸搏鬥著,其中的刺激兇險,讓圍觀的眾人嗷嗷大叫。

黎天的到來很快就引起了別人的注意,幾個人就衝出來,將黎天攔住。

復仇首席的撩人妻 「幹什麼的,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趕緊退後。」

黎天微微一笑,感覺位置已經差不多了,便不再前行。

「叮,恭喜宿主成功敗家一百萬高級靈石,等級提升一級,目前等級318級,魂武士八重天。」

系統提示正好傳來,黎天心中歡喜,笑容更盛,腳尖直接點地,飛天而起。

本來他就離中間很近,這一起飛,頓時成了場中的焦點。

「各位,本人水神宮劉六六,人送外號六哥,最近聽說紫宵宮出了個敗家子,號稱敗家第一人,我水神宮表示不服。

今日來此,就是為了讓你們知道,本人才是天下第一敗家子。」

這是黎天想了好長時間才想到的名字,作為一個黎天的死對頭,紫宵宮不能用了,就只能再起一個名字。

斗羅之知識至上 那能配得上的也只有水神宮了,話說水水更健康嗎,而劉六六這個名字,一聽就很六不是嗎?

如果有人懂得什麼是很六,就會感覺更加的雷人了,在場的人雖然不懂,但是也被雷的不清!

紫宵宮黎天,他們是聽過,但是只聽過那是一個死能吹的傢伙,沒聽過他是個敗家子啊。

而且就算人家是敗家子,你用的著不服嗎?

敗家是什麼好事嗎?這也要攀比!

黎天哪裡管他們什麼想法,前期鋪墊已經結束,現在應該開啟敗家模式了。

「叮,恭喜宿主成功敗家一百萬高級靈石,等級提升一級,目前等級319級,魂武士九重天。」

看看,知道我快要敗家了,叫大黃都給我來了一個助攻,那絕對不能辜負大黃的一片苦心啊。

「在場的所有人聽著,接下來我會灑下一百萬高級靈石,誰撿到就是誰的。」

話落,他點繞著觀眾台飛了起來,在他的身下,是一片片的靈石掉落,沒一會的時間,一百萬靈石就被黎天敗完。

「叮,恭喜宿主成功敗家一百萬高級靈石,等級提升一級,目前等級320級,魂武士十重天。」

伴隨著等級的提升,黎天終於達到了這次的目的,他要等的人出現了。

「在下斗戰場二長老,不知劉兄弟,可否前來一敘?」

………………

PS:晚上六點加更兩章,求訂閱,求推薦,求打賞,求月票,謝謝! 要是別人來,阿晚肯定不會來打擾這位起床氣極其嚴重的祖宗,他說:「貼膜的周小姐來了。」

裡頭安靜了好一陣。

剛睡醒的那位少見得有點慢半拍,聲音惺忪,出奇得顯得無害,他說:「門沒鎖。」

周徐紡進來的時候,江織剛把外套穿上,他抬手時,她剛好看見了他黑色毛衣下一絲絲皮膚,但很快被他用毛衣遮住了。

江織看了阿晚一眼:「出去,帶上門。」

「哦。」

阿晚出去,關上門,守在休息室門口,把耳朵貼到門上,然後屏氣凝神。

「找我什麼事?」江織坐下,手裡捧著杯熱水在暖手,剛被叫醒,臉上被壓出來兩道紅痕還沒消。

這人睡覺一定不老實,周徐紡想。

她把黑色背包放下,擱地上:「送給你的,賠禮。」那隻雞在他身上拉屎,她很過意不去。

江織目光從她臉上挪到那個包上:「又是雞?」眉宇的嫌棄,到底藏不住。

「不是,是牛奶。」她頓了一下,補充,「兩箱。」

她說話的時候,總是沒什麼表情,可語氣,又總是一本正經,給人有呆又冷的感覺。另外,這個牌子貴得很,兩箱牛奶,她得貼多久的膜?

怪人。

江織把杯子放下,從沙發上站起來,趿著拖鞋走到離她一米的地方,看她的眼睛,這雙眼睛漂亮是漂亮,深看不得,會讓人心慌。

「周徐紡。」他叫她名字,第一次這麼叫。

周徐紡抬頭,目光定定的,心想,原來他不止長得好看,聲音還好聽。

江織又往前一步,神色不明,一雙眼深邃得瞧不見底,黑漆漆一片,他問:「我好看嗎?」

周徐紡表情呆了一下。

他語調漫不經心的:「我問你,我好不好看?」

他為什麼明知故問呢?他是她見過最好看的人,跟她的棉花糖盒子一樣好看,她也不瞎,視力那麼好,怎麼會看不到。

她點頭:「嗯,好看。」

江織嘴角彎了一下,果然,他這該死的美貌。阿晚那個智商欠費的,倒說准了一次,這個傢伙,是瞧上他的美色了,所以才做出一系列引起他興趣的古怪舉動。

也沒什麼奇怪的,他見得多了去了。

他下巴一抬,心情不錯,語氣也算友好,說:「你別喜歡我,我對女人沒興趣。」

這人雖怪,但挺有意思,如果她是個男的——

「好,我不喜歡你。」

江織被她正兒八經的回答噎了一下,一口氣堵住,臉爆紅,肺都疼了,捂著嘴就猛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她怎麼跟追他的那些男人女人不一樣?不應該他拒絕後,她死纏爛打地非要繼續追他嗎?

「咳咳咳咳咳……」

越咳肺越疼!

周徐紡氣定神閑地站著,臉上沒什麼特別表情,問:「你有沒有事啊?」

江織拿起放在一旁的杯子,也顧不上燙嘴,灌了一大口,順了氣,臉還熱著,冷著眼瞅她:「你嘴硬什麼?我又不會拿你怎麼樣。」

周徐紡表情由呆變懵了。

她沒嘴硬啊。

棉花糖的盒子再漂亮,她也只是會多看看,不會怎麼樣,江織也一樣,她喜歡他的樣貌,但是她不貪圖,她也喜歡粥店新買的那個吊燈,每次去送外賣都會多看幾眼,但她不會偷回家的。

江織被她的表情搞得有點煩躁,背過身去解扣子:「你出去吧,我要睡覺了。」

「哦。」

周徐紡就走了。

江織:「……」

她智商是不是跟林晚晚一樣?!

他這午休就睡了一會兒,再躺回床上就睡不著了,渾身都他媽的不舒坦,他自尊心被她踩得粉碎了,勝負欲和征服欲也被她激得空前絕後了,他怎安睡得了。

下午,有三場戲要拍,有一位女演員狀態不好,一直ng,很顯然,導演很生氣,脾氣很大,直接撂了手裡的劇本。

「不用拍了,去調整狀態,要是明天還是這個樣子就不用來了。」

那個女藝人白著臉,一直道歉。

周徐紡問方理想:「她是誰?」

「你說程妃然?」方理想在吃雞,抽空瞄了一眼,「天星的藝人,不怎麼有名氣,好像是個新人……靠,這個菜逼,會不會打呀!」

一局遊戲結束,方理想毫無懸念地輸了,氣得她直罵娘,遇到一個傻·逼,技術菜得不行也就算了,還老是裝逼,最後兩兩對戰的時候……那菜鳥居然把身為隊友的她給炸死了。

好氣好氣!

方理想深深吸了口氣,問周徐紡:「怎麼了?」

她搖頭。

她聽力太好,今天忘了帶隔音耳機,剛剛聽見了那個女孩打電話。

「我不會放過你們!」

「那些骯髒的勾當,我會全部公開。」

「我怕什麼,大不了魚死網破。」

程妃然。

周徐紡在浮生居見過她,那次,她被幾個男人欺負。

因為那個程妃然ng次數太多,原本五點能拍完的戲,拍到了七點,周徐紡當群演的那場排在最後拍,她回御泉灣的時候,已經快八點了。

她點了份外賣,蹬了鞋子坐在沙發上吃棉花糖。

霜降上線找她:「有新的委託人了。」

她起身去冰箱,並沒有刻意避著電腦的攝像頭,從沙發到冰箱以她的速度,只用不到兩秒。

拉開冰箱門,她拿了罐牛奶出來:「委託人要我做什麼?」

她不做飯,以前也沒有冰箱,因為最近喜歡上了江織喝的那個牌子的牛奶,就買了冰箱,她發現冰著更好喝。

「委託人在珠峰大廈存了東西,讓我們七天後把東西取出來,送去電視台,周清讓收。」電腦屏幕上,霜降打字過來,「委託金兩百萬。」

兩百萬,不低了。

周徐紡靠在冰箱旁,特別認真地一口一口喝牛奶:「委託人呢?」

「我調查過,沒有什麼特別的,叫程妃然。」

程妃然……

又是她啊。

「接不接?」霜降問她。

她把最後一口牛奶喝完,捏著罐子抬手,一個拋物線,扔進了垃圾桶:「接。」

周末,薛寶怡把哥兒幾個約出來,說有大事商議,大事就是——陪他吃雞,這貨最近迷上了遊戲,有點癮,偏偏菜得要死。

喬南楚一進包廂就在打電話。

「那個報案人有點古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