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只剩下最後一個當事人,周澤韜。」


「我會讓他,親自跪在你面前,向你磕頭,認罪伏法!」

秦蒼穹的聲音,很平靜,也很凝重。

帶着一股威壓!

他秦蒼穹,決不食言。

說到。

做到。

而當聽到,秦大哥的這句話時。

坐在輪椅上的沈姍,嬌軀……微微顫抖。

眸中,只剩下無盡的淚水,緩緩滑落。

……

走出江南武區醫院時。

秦蒼穹的眼角處,已是有些霧氣。

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

沈家姐妹,被虐待至此?

秦蒼穹,又怎能不悲?

他雖是武帥。

卻也有七情六慾。

也有悲歡離合。

他能夠感受到沈家姐妹的心情。

秦蒼穹輕輕掏出一張紙巾,擦拭掉眼眶的霧氣。

同時,他又抽出一張紙巾,遞給了一旁的薇婭。

一旁的薇婭,此時已經哭得眼眶紅腫了。

方才,她親眼見到了病房內,沈姍跪恩的那一幕。

薇婭與沈姍,本就是大學同學。

此時,更能感同身受。

她也哭了,淚水止不住落下。

「謝謝。」薇婭接過紙巾,擦拭着眼眶的淚。

「你的車,明日,我會讓公司重新給你訂一輛。」秦蒼穹走到那輛扭曲變形的奧迪A4轎車面前,淡淡說道。

這輛紅色奧迪A4。

因為經過昨夜,那一場飆車賽的撞擊。

整輛車,都已經扭曲變形了。

車身受損眼中。

薇婭美眸複雜,輕輕點了點頭。

秦蒼穹拉開車門。

而後,他和薇婭,一同上車。

奧迪A4轎車,急速飛馳,駛離而去…… 不多不少,五十萬金幣,一局定輸贏。

當眾宣告,我……萬不同今天就坑你了。

「這樣也好,一局分勝負。」

在無數震驚目光中,柳無邪將卡片丟出去,賭犀牛獸贏。

「瘋了,他就是一個瘋子。」

「我看他就是一廢物,反正又不是自己的金幣,犀牛獸的勝算不足一成。」

「還是看戲吧,五十萬金幣,輸光了看徐家怎麼賠。」

「……」

沒有人看好柳無邪,像是看小丑一樣,看他怎麼出醜,徐凌雪無奈嘆息一聲,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嗷嗚……」

極風豹發出一聲尖銳的嘯聲,斗獸已經開始,飛撲而上,猶如一陣疾風,出現在犀牛獸的身後,張口狠狠地咬下去。

「嗤嗤……」

鮮血飈射,碗口大的一塊血肉,被極風豹撕扯下來,場面血腥之極。

犀牛獸的速度很慢,躲避不及,僅僅一個照面,身上多了好幾道傷口,血液染紅了擂台,場面極其殘忍。

許多女子撇過腦袋,不忍再看下去,進入山脈歷練,要比這個還要殘酷十幾倍。

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笑意,嘴唇微微動了一下,真氣化音,聲音壓縮成一條細線,猶如一道氣體,穿梭出去,需要極強的靈魂技巧才能做到。

犀牛獸搖搖欲墜,在極風豹瘋狂的襲擊之下,身上傷痕纍纍,已經站立不穩,一道聲音莫名其妙鑽入它的腦海,雙眸露出一絲茫然。

鮮血的刺激,極風豹更是露出兇狠之色,恐怖的妖氣,瀰漫整個斗獸場。

四方看台少說也有萬人,買極風豹贏達到九成,不泛很多人博一個冷門,十倍賠率,極具誘惑力。

「柳公子,不好意思,這五十萬金幣我就笑納了。」

犀牛獸死亡只是時間問題,最多一個回合,必死無疑。

「勝負未分,萬公子現在說未免太早了吧。」

柳無邪端起香茗,輕輕的呷了一口,悠然自得,斗獸場上的變化,漠不關心,跟小胖子聊天反而多一些。

「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我就讓你死個痛快。」

萬不同一臉陰狠,剛才被雷濤狂扇耳光,這口惡氣一直沒機會發泄,恨不能把柳無邪踩在腳底下,狠狠地摩擦。

擂台傳來劇烈的轟鳴聲,犀牛獸的蹄子不斷摩擦地面,舔了舔右腿被撕下的傷口,發出一聲悲憤的吼叫,沖向極風豹。

這是自尋死路,犀牛獸利用強大的防禦能力,還能多活一陣,直接衝上去,只會死的更快。

極風豹身體彈射而起,在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張開血盆大口,咬向犀牛獸的脖子,這要是被咬中,犀牛獸必死無疑。

兩尊妖獸距離越來越近,電光石火之間,犀牛獸突然做出一個匪夷所思的動作,身體猛然蹲下,極風豹的身體貼着它的頭頂飛過去。

而就在這時候,犀牛獸的後腿猛地彈起,極風豹失去重心,被后蹄狠狠地擊中胸口,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這一擊少說也有千斤之力。

詭異的一幕,讓萬不同渾身打了一個哆嗦,猛地站起來,一臉不敢置信。

極風豹狠狠摔在地面上,發出痛苦的哀嚎,犀牛獸身體一個急速轉彎,四蹄騰飛,整個擂台發出猛烈晃動,馴獸師立即衝上去,想要阻止。

已經來不及了,犀牛獸巨大的體型,落在極風豹的身體上,留下一地的碎肉,極風豹死亡前,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

「嘶嘶嘶……」

四方傳來大量倒吸涼氣的聲音,怎麼會這樣,極風豹輸了,被不擅長進攻的犀牛獸擊敗,太過匪夷所思,斗獸場開了一百年也沒出現過類似的事情。

「詭異,太詭異了,極風豹的反應能力遠遠高出犀牛獸,它是怎麼做到的。」

人群炸開了鍋,犀牛獸一連串做出的動作,眼花繚亂,超出一階妖獸的範疇,難道被神靈附體?

萬不同無力的坐在椅子上,極風豹輸了,意味着他輸掉五十萬金幣。

「多謝萬兄慨慷解囊,五十萬我笑納了。」

很快有人送過來五十萬新的卡片,這樣的場合,萬家還不敢作假,除非他們以後不想在滄瀾城立足了。

「柳兄真是好運氣,萬某佩服佩服,敢不敢我們再賭一場。」

萬不同雙眼通紅,典型的賭徒形象,輸掉金幣,急迫想要扳回來,這些金幣是家主拿出來的,他輸不起。

嘲諷柳無邪的那些人,每個人臉色極其難看,恨不能扇自己一耳光,罵人家是廢物,他們自己才是最大的廢物。

「樂意奉陪!」

柳無邪淡淡的說道,不帶一絲感情,大量的金幣,才能購買靈石,佈置聚靈陣,加速突破境界。

徐凌雪美眸中流露出一絲震撼,真的是運氣嗎?

第二場很快開始,兩頭妖獸在馴獸師的驅趕下,來到擂台上,分別是獨角莽跟烈焰鷹,兩個都是攻擊性極強的妖獸,為了捕捉烈焰鷹,萬家沒少出動人力物力。

「榮哲兄,這小子不簡單啊!」

田家家主壓低聲音,第一場的比賽有些太詭異,連他們這些洗靈境都沒搞清楚,極風豹怎麼會敗。

「運氣好而已。」

萬榮哲倒不是很在意,先讓他贏一場,一共十場斗獸,只有到最後才知道誰是最大的贏家。

又到了開盤時間,四方前來的武者,紛紛下注,這一場賠率相差不多,任何一方都有勝算。

「柳公子,這一次你先下注吧。」

萬不同做出一個請的姿勢,讓柳無邪先下注,擂台上的馴獸師右手指做出一個怪異的動作,除了萬家絕對的高層外,沒有人認識這個手勢,卻瞞不過柳無邪的雙眼。

「我沒這個習慣,還是萬兄先請吧。」

話音一落,四周無數人有掐死他的衝動,先選擇佔盡了優勢,為何將優勢白白的送給別人,這小子從哪裏來的底氣。

「哥,你真是我哥,在贏一場,我就拜你為大哥。」

松陵湊到一張桌子上,一臉欽佩之色,讓松家弟子一頭黑線,柳無邪是出了名的廢物,滄瀾城每個人見到他都要繞道走。

「那我就不客氣了,我賭獨角莽一百萬金幣。」

豪賭,真正的豪賭,一擲萬金,一百萬金幣是一個什麼概念,相當於徐家五座兵器坊三個月的利潤。

斗獸很快開始,獨角莽長度達十米,巨尾橫掃,一股惡臭之氣,湧向四面八方,徐凌雪拿出香帕捂住鼻子。

烈焰鷹一個俯衝,尖銳的嘴巴啄向獨角莽的腦袋,雙翅遮天蔽日,形成一陣狂風,掀飛地面上無數碎石,射向四周牆壁,發出砰砰聲。

「看這架勢,烈焰鷹的勝算很大啊,為何萬不同放棄選擇它,而是選擇獨角莽?」

很多人都不解,烈焰鷹雙翅被控制住了,無法高空飛行,保留低空俯衝的本領,仗着先天優勢,勝算極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