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可以!!!」


紫夜妖藍光爆閃,嘴角微微上揚,很堅定的答應了慕言的要求,若自己殺了大祭司,奪了完整的紫葉神竹,那他三五年之後就可以稱霸這方天地,甚至可以打破禁錮,成為幾千年來第一個聖人!

大祭司等人看不出慕言他們已經暗地商議好了,卻還在等待時機,不能插手,只能幹看著。

慕言傳音讓武輕狂等人裝作力竭,無力再戰,選擇修復傷體,自己卻和紫夜妖戰的『天河破碎』,卻傷勢不再添,反而大部分的傷口卻在快速癒合。

漸漸的,大祭司也瞧出了端倪,眉間緊蹙,搞不懂這是什麼情況,可是風清羽擋在他們中間,想殺慕言,就要先過風清羽這一關,一旦打起來,死的可就不是這一點點人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不僅僅大祭司和風清羽看出了問題,連蘇欣都察覺到了慕言和紫夜妖竟然聯手了!

「我、操!!剛剛還打的你死我活,聯手的速度竟然更快!」

狂信徒震驚,神衛軍震驚,大祭司更是驚的不知道說什麼,也無法去質問。

風清羽嗤笑一聲,知道這樣的結果根本不覺得奇怪,紫夜妖身為妖族皇者,而慕言更是腹黑的不行,若真殺個你死我活,說明二人真的就該死了。

見二人傷勢好的七七八八了,風清羽帶著蘇欣直接駕馭神龍沖霄而去,坐看山河萬里。

「我們看戲,現在是他們的時間!」風清羽淡淡的說道。

蘇欣看著這樣的場景,不禁呼出一口濁氣,紫夜妖和慕言聯手,再加上武輕狂等人,對戰這些神殿,即便殺不了大祭司,保命是足夠了。 蘇欣看著這樣的場景,不禁呼出一口濁氣,紫夜妖和慕言聯手,再加上武輕狂等人,對戰這些神殿,即便殺不了大祭司,保命是足夠了。

大祭司冷眸相對,死死盯著紫夜妖,眼中的寒光如箭。

「紫夜妖,違背我的意志是很殘酷的!」大祭司直言不諱,冷聲喝道。

「哈哈哈,我紫夜妖一族乃是妖族皇者,我的意志便是神的意志!大祭司,你太看得起自己了,不過是一介神殿總祭司罷了,想對付我們兩個,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紫夜妖狂笑道。

「大祭司,今天殺你,百年之內我會讓你們的教宗去陪你!」慕言魔氣衝天,八方氣勢被強行調動,恐怖的烏雲席捲漫天。

「我們被神殿關押了這麼久,是該報仇了!」

雲中飛和楚奇、武輕狂三人縱身上了虛空,虎視眈眈。

紫夜妖看了看武輕狂手中的赤妖劍,眼中光芒一閃,不過還是壓制了貪念,赤妖劍什麼時候都可以搶回來,但是紫葉神竹不一樣,錯過這次機會就可能再也沒機會了。

慕言和紫夜妖對視一眼,嘴角同時露出一絲冷笑,淡淡的說道,「你我聯手殺了大祭司,武兄殺少司命,雲兄和楚兄牽住狂信徒,如何?」

「沒問題!」紫夜妖等人毫不猶豫的回道。

像大祭司和慕言以及紫夜妖的大戰,再多的狂信徒都無補於事,速度,力量,有著天壤之別。

大祭司一聽,臉色頓時大變,不禁將視線轉向虛空上的蘇欣和風清羽,低沉的說道,「風將軍,聖女殿下,難道你們要袖手旁觀嗎?」

「哈哈哈,聖女殿下,我來殺你,可是和大祭司做的交易,他答應給我紫葉神竹,而要求我取你性命,你還要幫他么?風先生,你確定要幫著你的仇人嗎?還有諸位狂信徒,大祭司涉嫌謀殺聖女,是叛神者,你們也要跟著叛神嗎?」

紫夜妖直接放出了重磅炸彈,炸的狂信徒呆立當場。

「別聽他血口噴人!你有何證據是我讓你殺聖女的?你不過是在挑撥離間而已。」大祭司憤怒的吼道。

「是不是你讓人殺我的,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叛神罪名成立!所有狂信徒以及神衛軍原地待命,任何人不得插手這件事!」蘇欣拔出聖光劍,直指靈城,神威浩蕩,震懾世人。

「聖女大人,你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憑什麼判定我叛神罪名成立!涉及到天主教總部長老以及祭司的罪名,必須要通過長老會才能判決!你這時候孤立我和少司命,和謀殺神殿高層有何區別?」大祭司冷聲質問。

紫夜妖和慕言等人並沒有衝動,只要蘇欣禁止狂信徒行動,那麼今天大祭司必死無疑!所以都在給蘇欣時間。

「謀殺高層?你要證據是么?我問你,我對各城神廟下的命令,你有何權利阻止?你不敬聖女,暗地阻止聖女命令,就是阻止神令,這便是叛神,今夜又派人私自截殺那些叛神者,那些可都是聽了你的命令才叛神的人,你卻毫不顧忌的暗殺,簡直有辱神殿威嚴!」

「另外紫夜妖是不是你邀請來的,我想大家心裡都有數,你這種過河拆橋的人,這滿天下都在看著呢!所以,所有狂信徒聽令,全部後撤,若敢不聽從命令,帶我查明真相,你們全部要陪葬!你們考慮清楚,為了這種隨時拋棄隊友的人賣命,值得嗎?」蘇欣冷聲質問道。

大祭司怒火滔天,這些事情雖然是他做的,可是沒有留下任何證據可以證明是他做的!蘇欣完全是想當然的將罪名指出來,反而讓他有一種被冤枉的屈辱感。

狂信徒咽下唾液,大部分人毫不猶豫的選擇站到了蘇欣身後,不過始終有部分人是大祭司的私人死忠分子。

神衛軍戰力不強,這個時候選擇站在蘇欣背後才是最好的選擇,很快,十萬人就分成了兩隊,百分之八十的人選擇了聖女,百分之二十選擇了大祭司。

少司命臉色難看,真正的鐵杆手下只有這一批人,強者不多,如果人數還不能突出,那這次真的會敗!

「真是聰明的女人!不過我先警告你,別指望我和大祭司兩敗俱傷之後再出來佔便宜!否則下次見面就是不死不休,我不信你能逃過我的追殺!」

紫夜妖咧嘴冷笑,陰森的牙齒,紅色的長發,藍藍的目光,即便面貌英俊,可是也讓人無法把他代入到人類身份中來。

「風清羽,你這是和紫夜妖妥協嗎?堂堂戰神,面對妖族卻猶如狗一樣!你還是戰神嗎?」大祭司慌了,身邊就這幾個忠誠的人,連武輕狂等人都對付不了,自己就算再強,最多勉強勝一個慕言或者紫夜妖,但是二人一聯手,那只有等死的份!所以這個時候必須要把風清羽拖下水。

風清羽嗤笑一聲,幫大祭司?簡直痴人說夢!

「大祭司,這是你們神殿內部的事情,紫夜妖對於我而言,既不是叛國者,也不是敵國進攻人員,而慕言,和我騰龍更是無冤無仇,我為何要插手?如果你請求幫忙的話,我或許會考慮一二,你這樣的說話態度,我憑什麼幫你?」風清羽嗤笑道。

「單憑你指使人殺欣靈,我就想把你五馬分屍,你先祈禱能從他們兩個人手中活著逃出來,再來面對我吧,若是能再從我手中活著逃走,便算你命大!」風清羽殺氣凌然,毫不掩飾。

呼呼呼……

寒風呼嘯,冰凍人心,大祭司徹底放棄爭取風清羽,嘴角露出殘忍的笑容。

「你們這些螻蟻,真當我梵帝神地走出來的人都是廢物嗎?沒有真正的神靈術,我怎麼有資格當時梵帝神地的總祭司?」大祭司咧嘴冷抽,低沉的說道,「殺你們不簡單,但是費點事情,也不是太難!」

大祭司一飛衝天,竄入了雲霄之中,雙手擎天,神光鋪天蓋地,彷彿真神降臨,滔天氣勢被徵用,匯聚成一柄裂天神劍,以摧枯拉朽之勢洞穿蒼穹,鎮壓大地,包裹了所有人。

「以神之名,借神之威,聚氣成刃,化神斬!」

一聲怒喝,天崩地裂,烏雲翻滾,盪向八方,萬里月光傾灑天地,一道巨大的利劍斬斷一切禁錮直逼而來。 一聲怒喝,天崩地裂,烏雲翻滾,盪向八方,萬里月光傾灑天地,一道巨大的利劍斬斷一切禁錮直逼而來。

真正的神靈術,神主傳下的秘術,和普通的神術完全是兩碼事,普通的神術都是神職人員創出的秘術,屬於凡品,只不過冠名為神術而已,其實和這些普通修者創造出來的秘術完全沒區別。

神力刮的萬靈渾身刺痛,靈寵哀嚎,瑟瑟發抖,只有蒼龍和鳳凰依舊傲立,俯視眾生。

戰場中心只剩下慕言和紫夜妖,雲中飛等人直撲那一批大祭司的死忠分子,武輕狂一劍貫穿雲霄,逼退少司命。

戰場一分為四,兩大妖孽逆沖虛空,與一百多歲的梵帝神地總祭司強行對轟,造成天地崩裂,山河倒流,荒古大樹被連根拔起,被強大的氣勁絞碎。

少司命對戰武輕狂,楚奇和雲中飛兩人牽住一萬多狂信徒和神衛軍,速度快到了極致,時而一劍洞穿生機,最後狂信徒不得不施展防禦大陣,衍化出一道巨大的五光十色的氣罩。

神衛軍和狂信徒開啟防禦罩,進攻不足,防守有餘,但是再想對兩大強者發出的犀利的攻擊是不可能了。

風清羽此刻面色淡然,這個時候絕對不可能插手任何一方,畢竟他不是散修,代表的依舊是騰龍帝國,一旦參戰,就要把騰龍過捲入戰爭中。

吟……。

金龍咆哮長吟,消失的無影無蹤,風清羽一手攬過蘇欣的蠻腰,將她帶到靈城外十里處的一座山峰上,手起刀落,劃出一副碩大的石桌和椅子。

「美麗的公主,請坐,我一邊吃著美酒靈果們一邊欣賞大戰。」風清羽現世了高崇的貴族氣息,風度翩翩,隨手一顫,大批靈氣十足的上等靈果和靈酒出現在石桌上。

「我知道你喜歡這些小玩意,特意收集了一些,對靈魂修為有很大的幫助。」風清羽懶得去看大戰,直接當眾泡妞了。

蘇欣面色微微難看,不知道如何去給風清羽解釋自己和慕言之間的事情,想了許久之後不敢開口,害怕徹底失去風清羽,也或許是不知如何開口,只能默默的拿起一個奇特的靈果啃了起來,目光游散戰場。

風清羽見蘇欣欲言又止,並沒有逼問,只是倚靠在椅子上眺望遠方,一雙眸孔如火炬一般盯著大祭司造成的威勢,臉色有些凝重。

「沒有想都這個老傢伙竟然如此恐怖,只是他的天靈追風御劍術不知道修鍊到了第幾重!恐怖他的修為就算不是天靈境,也遠超普通的半步天靈境強者了。」風清羽低沉自語道。

「那紫夜妖和慕言的勝率大概有多少?」蘇欣微微一怔,以為大祭司只是個風燭殘年的老頭子,沒有想到真正死戰的時候竟然如此強大。

「大祭司的年齡大約一百二十餘歲,比慕言他們兩個再加上我們兩個都要大,年齡對於修者而言,除非到了大限,否則年齡越大,他的優勢就會越大!所以今天慕言想殺大祭司,恐怕有點困難。」風清羽微微皺眉說道。

鳳凰展翅,火燒天地,慕言魔氣縱橫,與妖異的紫夜妖形成聯手之勢,恐怖滔天。

紫夜妖的紅髮變長,眼睛的藍光彷彿藍寶石,妖異的眼睛可以凝滯時空,只要對視一眼就會呆立當場,手中的妖神號角光芒大作,輕輕一吹,一頭巨大的凶獸憑空出現在空中。

吼……

荒古異獸咆哮,無視神光鋪天,直接抓向遠在虛空上的大祭司,虛空不斷崩碎,如真的神獸一般。

「雕蟲小技!」

大祭司冷笑不止,巨劍橫掃撞向天地,聖光奪人,直接劈在神獸虛影上,神獸虛影如真實存在的一般,前肢合十,直接卡住了擎天大劍。

轟……

「劍道誅天!」

慕言化作一道劍虹,縱橫天地,猶如閃電逆沖,從地面射向洪荒,直接斬向大祭司的本體。

「一劍化萬劍!」

大祭司雙掌交錯,虛指巨劍,巨劍竟然瞬間化作萬劍,鋪天蓋地沖向慕言。

轟……

萬劍再合一,狠狠的撞在慕言的魔劍上,天道轟鳴,震耳欲潰,延伸百里開外,身在地面上的普通修者和百姓被活活震暈,大批狂信徒和神衛軍吐血不止,轟然倒地。

慕言被這一劍狠狠的壓制,虛空扭曲,不斷崩碎,身體血肉被震的四分五裂,染紅蒼穹。

荒古凶獸力大無窮,巨大的牙齒崩碎巨劍,隨即奔向大祭司,滿嘴獠牙可以崩斷山河。

嗡嗡嗡….

紫夜妖藍光更加奪人,身體輕顫,紅髮纏繞纏空,所有的精神力都用在控制荒古巨獸上,控制巨獸瘋狂撲殺大祭司。

「招妖神術!你的修為還不足以召喚出真正的妖神虛影,今天我要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是多麼凄慘!」

大祭司聲音陰寒,恐怖滔天,半步天靈境的修為已經脫離了人的範疇,舉手投足間拘走一座山峰,連根拔起,直接鎮壓向巨獸。

轟轟轟……嘩嘩嘩……

風清羽旁邊一座巨大的山峰被連根拔起,大樹被扯斷,無數山石從虛空墜落,大手虛空一抹,一道氣勁沖體而出,巨大的氣罩直接籠罩整個山峰。

「不用擔心,繼續看戲。」風清羽淡然的說道。

蘇欣看著這些在地球上足以稱之為神的人彼此廝殺,心中猶如翻江倒海,平靜的面孔掩飾不了狂亂的內心。

「沒有想到這才只是地靈境大圓滿境界的存在竟然可以真的坐到翻江倒海,移山震天!若是天靈境強者出現,會是什麼樣子的?」蘇欣凝聲問道。

「天靈境,我也沒有見過這種級別的強者出手過,傳聞教宗就是天靈境,而且是整個大陸上唯一的天靈境,不過修者聯盟內肯定有天靈境強者,而且不止一個!不過這種級別的存在根本不願插手凡人世俗中事,所以很少有人看見他們。」風清羽想了想便說道。

「這個世界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好奇怪,凡人和修者共存,卻有一批至強的高手不願出現,那他們平日里都在哪裡生活?總不能天天躲在深山老林吧。」蘇欣此刻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奇,彷彿有個未知的世界一直凌駕於這座大陸上。

「聽說當人修鍊到天靈境的時候,聖域的人會出現接引天靈境強者,天靈境強者破壞力巨大,不允許生存在世間,不過很多年沒有誕生過聖人這個層次了,聖人之上便是至高無上的神。」

「不過這都是虛無縹緲的傳說,誰也沒有見過天靈境強者被接引走,而我也沒有見過真正的聖域。」風清羽淡淡的搖了搖頭,對這種傳說將信將疑。

這邊還在談論,那邊的戰場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大祭司彷彿真如神靈一般,震懾萬靈,大量的狂信徒開始倒伐,追隨他的腳步,瘋狂的沖向雲中飛和楚奇。

血流成河,屍骨堆積如山,靈城外化作地獄,簡茹漠然後撤,尋找機會奪神器。

巨獸虛影被大山鎮壓,大山崩碎,巨獸殘破,卻依舊傲立虛空,藍色的血淚從紫夜妖眼眶內迸射,彷彿受到重創的不是荒獸而是他本人。

「無知小兒,不知天高地厚!我百年歲月若還對付不了你們兩個小娃娃,那就太小看神殿的力量了!」大祭司嗤笑,頭髮散亂,猶如風魔一般。

大祭司虛空一抓,竟抓向風清羽和蘇欣座下的山峰,山峰亂顫,蘇欣一驚,不過風清羽卻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渾身靈力外泄,將整座大山鎮在原地,任由大祭司如何用力,這座山都紋絲不動。

「哼!」

大祭司和風清羽同時悶哼,聲音在虛空對撞,殺氣四射,戰意對轟。

「怎麼?你是不是覺得無敵,可以以一戰三了?」風清羽冷聲質問道。

「風清羽,今天的事情,等日後必定問你要個交代!」大祭司蒼老的面孔有些黯然,同時戰兩個年輕一代至強者,其中一人還是妖族皇者,損耗的生機巨大,今天能不能勝利都是兩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