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同志們,我給大家爭取到了一項福利。」


「星哥星哥什麼福利。」

「我和老闆說了,我的房子裝修,若是在七天之內完成,報價減半,省下的錢,我請大家吃飯。若是七天之內沒有完成,該多少,還是多少,但是我依然要請大家吃飯。」

「這個好。」

「我尋思著,要是七天之內完成,我請大家吃大餐,要是七天之內完不成,我只能請大家吃點調味料了。」

「切,這算什麼福利。誰能在七天之內完成。」

仔細算算,改水電,兩天。

裝修材料黃沙,水泥,地板,四五天,一個星期。

木工一個星期。

油漆工一個星期。

你要在一個星期之內完成,開玩笑啊。

更別說,還有其他的安裝了。

燈具,衛浴,哪裡是一個星期里就能完成的。

「大家能不能發散一下思維。我有說限制人員嗎?我有說限制時間嗎?我有說限制標準嗎?鄉親們,是我自己的房子。又不是婚房,簡單裝修裝修能住人就行。縱有良田萬頃,日食不足一升,縱有華屋千間,夜宿不過三尺。我的要求不高。」

「這好搞。」

「這不就行了。」

「還有,裝修材料的選擇,大家都是專業的,這個可以統一直接定製啊。在說,我來統一協調,我就是業主啊。別忘了這點啊。」

「好,我們等著大餐。」

「行,等會我建立一個群,大家有什麼疑問,可以直接交流。我建立的群,我們自己的群,不要老闆參與哈。」

哈哈,大家都懂的一個表情。

「快,看看,鄉親們,都幫我看看,還有誰沒有在群里。」我在群里發了一條信息。

「都在了吧。」

「怎麼才我們幾個?」我以為,我們會是一個很大的集體。

現在才發現,人很少啊。。。

「不行啊,我感覺還少很多人啊。」

「我看看,還有誰。」

「現在設備都有沒有。」

「測量的設備。」

「有啊。」

「那行,我們今天開始測量。」

「晚上辛苦一下,把大致的圖紙繪畫出來,具體的慢慢加。」同時發個紅包。

「行」

「具體的房型,在資料里都有,玫瑰小區的房型,這裡基本都有。」

「行,你看一下,私發給我,我來找,找到后,我給你確認。」

「好。」

「就這幾張,你看一下。」手機收到了私信。

「就第六張,和我家的相似。」我大致的瀏覽了一下,確認著,回復著。

「就是這張,大致的樣子,是這樣的。具體的尺寸,晚上我給你測量調整。」

搞的很火熱的樣子。

「材料供應商,幫我聯繫一下啊。我不要內部價格,我要親人價格。」

「什麼樣的。」

「無所謂的,只要和大致的風格一致就行。」

「什麼風格。」

「按照圖紙的風格,現代的。樣板就不要改了,具體的尺寸稍微調一下就行。」

「好。」

「圖紙風格不是現代的,」

「無所謂的,就照那個風格來。」

「是大眾的嗎。」

「大眾化的就行,看一下,各位老闆那裡有沒有備貨。」

「這些都是大眾化的,應該有。」

「不要應該,我要確認。」

「好,我現在問一下。」

「感謝」

「燈具呢。」

「差不多就行了,我相信你們的眼光。」

「你看這個行嗎。」

「可以。」

「不在挑選一下啊。」

「我相信你。」

「那你看看這個呢。」

「每個房間,數量別弄錯了。」

「好的。」

「牆面呢,喜歡什麼風格。」

「無所謂,我要的是時間,怎麼快?」

「什麼都不弄快。」

「也不能太糊弄啊。。。」

「親人們,上上心啊,別糊弄啊。」

「不你說要快的嗎?」

「我錯了,你忍心嗎。」

橫刀奪愛:夜少的野蠻前妻 「那你要什麼樣的,毛病。」

「哎,怎麼和業主說話呢。」

「耶豬」

「好吧,我是豬。」

「但是,我的豬圈,可不能糊弄啊。」

「給你貼牆紙吧,我感覺這個快。」

「還是PVC吧,我感覺那個更快。」

「也行。」

「看看有沒有。」

「嗯」

炸群了。。。

「好了,數據測出來了,我私發給你,大致都是一樣的,只是一些小細節要改動一下。」

「直接發到群里吧,這樣大家都能看出來。」

「大家都是老師傅了,看到什麼樣子,就都有數了。」

把房子的數據測繪結束,打好水平。

等著明天開工了。

果然啊,到哪裡都是靠大家一起努力啊。

若是沒有這群人,我想,我的房子會永遠放在那裡吧。 陳浩走了,徐成站在原地,原本下午的風,徐徐而來,很是舒適。

但是風吹在身上,他卻感受到了冷意。

這是……一腳踏進了虎窩啊!

“好了,別聽陳大師的,他只是跟你開玩笑。”龍大師笑呵呵開口,安慰了徐成一句。

徐成精神一震,歡喜的看着龍大師:“這麼說,我不用交二十萬的伙食費,也不用白天干活,晚上學習了?”

龍大師疑惑的道:“我說的是送你去精神病院,你想哪裏去了?”

徐成:“……”

“呵呵,別想美事了孩子,跟我來,我帶你去住的地方,正好你來的巧,我打算在後山開一個藥園,種一些比較獨特的靈藥,工作量比較大,斷斷續續的,估計等你離開的時候,就能完工了。”龍大師說着,臉上露出了笑臉。

不知道爲什麼,感覺皮一下很開心。

可能是和陳道友接觸久了,受到影響了吧。

以前的我,纔不是這樣的。

找到宋敬廬,把它需要的東西給它後,這貨就說要走了,連行李包都準備好了,顯然預謀久矣。

陳浩也是無奈,遇到這麼個有雄心的主,尤其是它還附帶百年道行任務,不管能不能成吧,支持一下總是可以的,萬一成了呢。

人家鹹魚翻身,青史留名,哥們任務完成,道行入庫。各得其所,美哉美哉。

目送宋敬廬離去,一時間陳浩站在原地,不知道幹什麼了。

想了想,陳浩去後山看望白露。

自從來到三水觀後,白露因爲自身的問題一直在閉關,尤其是得到龍骨湯的滋補,進步很大,不過也因此,白露接觸到了某種玄妙的瓶頂,進入了更深層次的修行狀態,如果領悟到了,或許能夠徹底蛻變化蛟,成爲真正的蛟龍。

當然,這一步不僅領悟極難,也是兇險萬分,能否成功就看它自己了。

陳浩意念感知,能發現白露的存在,卻無法交流。

顯然,白露已經進入狀態。

默默駐首片刻,陳浩臉上露出一個微笑,轉身飄然而去。

雖然無法交流,但是片刻的感知中,陳浩就發現,白露很穩,這一點,就能說明它在進步,只是時間的早晚而已。

不過一衆小夥伴都在進步,陳浩也不能鬆懈。

法力又有了一大截的增長,即將躋身道門最頂尖修士之列。

而陳浩的常規神通卻還是老三樣。

天罡步,天罡劍法,掌心雷。

什麼呼風喚雨,撒豆成兵,都是淺嘗輒止,一般用不到,厲害的用不上,感覺都委屈了這兩樣神通。

另外還有三昧火待修行,七十二變沒試驗,符籙,陣道,各種小法術都落灰了。

法力跟上了,法術也要跟上,所以陳浩回來的路上就總結了,這一次要好好的把自身的神通都整理一遍,系統的修行。

雖然天罡步天罡劍法,掌心雷是自己最厲害最熟練的,必須堅持。

但是另外的神通也不能荒廢,否則辛苦做任務賺來有毛用?

尤其是三昧火,這個神通雖然還沒成,但是多次接觸,還有道卷中記載,這玩意都屬於道門最最頂級的神通。

無物不燒,萬邪不侵。

如果能夠修煉成功,那陳浩就算是有了真正安身立命的護身之能了。

當然,現在只是三昧火的基礎,想要修成還遠,不過也要加入修行名單了。

迴轉道觀,陳浩就開始第一次嘗試修行三昧火。

人身三味,心火,腎火,氣海火。

三火人體之根本,聚焉而爲火,散焉而爲氣,升降循環而有周天之道。

這就是三昧火的本質,領悟這一點,即可修行三火,凝聚三昧。

陳浩接受傳承,就等於領悟了三昧火的根本,領悟這一塊,立刻就節省了無數時間,他所需要做的,就是按照傳承的知識,來不斷的實踐,摸索出最契合自身的修行之法。

緊閉雙目,心如止水,意念凝聚,內觀天地。

玄玄乎萬象變化,云云兮氣如闌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