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君墨寒,我的父皇母后呢!」一道女聲聲線冰冷。


「朕殺了。」皇帝的聲音並沒有什麼起伏。

但是就是這樣不咸不淡的聲音,讓女子直接怒了。

「君墨寒!不是說好的嗎,我跟著你走,你就放過我的國家,我的父皇母后嗎?!」

最後的談話不了了之。

女子奪門而出,在碰到夜玖的時候,她眼底閃過一抹震驚之色,夜玖也是愣住了。

同樣的紅衣,同樣的容顏。

夜玖進入御書房的時候,那女子還沒有回過神來。

「把我當替代品?」夜玖看著笑盈盈的迎上來的男人。

君墨寒摸了摸她的頭:「怎麼可能,我的皇后是獨一無二的,誰都替代不了。」

夜玖懶懶抬眼:「那剛才那個女子是怎麼回事,聽說你為了那個女子,將一個國家都給滅了。」

而且她和那個女子長的一模一樣,這不得不令夜玖多了幾分心思。

《我的夫君是絕色》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搜書網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搜書網!

喜歡我的夫君是絕色請大家收藏:()我的夫君是絕色搜書網更新速度最快。 一個又一個的壞消息接踵而至。

江岸,林天成有王夢欣,凌墨晴,欒靜竹三個紅顏知己,統統不知所蹤。就連錢浩明父子兩人也受到波及。

凌遠山同樣落入敵手。

若不是楊曉鵬師傅捨命相搏,林天成的父母也是凶多吉少。

京城,就連和林天成只有師生情誼的夏雪也被人帶走。

申市,林天成和夏思思王梓萌兩人並不存在男女關係,完全是因為李小藝才認識,但就算是這樣,兩個女生也杳無音信。

除此之外,還有在申市鋒芒畢露的魏家豪和康俊義。

很明顯,除了在軍營裡面的李茹菲等人,幾乎所有和林天成有過關係的女人都被帶走。

羅少卿和凌遠山兩人,是林天成在江岸的兩駕馬車,幫林天成守住了江岸的大好江山。

魏家豪和康俊義則是林天成在申市的代言人。

也就是說,對方出手精準狠,除了林天成的父母,還有羅少卿身份非同尋常,其他人統統慘遭俘虜。

林天成不用想也知道,這是李家,蕭家,南家的動作。讓林天成沒有想到的是,京城穆家的人,竟然也牽扯其中。

根據林天成的了解,門派世家和官方是有默契的,他們有特權,但並不能殃及無辜。

這一次,四大世家的人可謂喪心病狂。

在房間裡面靜坐許久,林天成掏出手機,撥通了穆家穆青青的電話。

穆青青接通電話,沒有開口。

林天成聲音有些戰慄,「穆青青,你們習武世家的人,不是光明磊落,恩怨分明嗎,九龍山一戰,三大世家的老祖求饒,我可以理解那是他們的緩兵之計,但為什麼要禍及家人。」

穆青青也有些心虛。

身為習武世家中人,她素來高高在上,根本不會把尋常人放在眼中。

她快意恩仇,但也有自己的堅守,這一次四大家族的所作所為,確實讓她感到不適。

她心中嘆息一聲,「世家深深,人性涼薄,哪有什麼解不開的恩怨。只不過,因為你的成長速度太快了,大家都懷疑你身上有逆天的修鍊資源。而且,除了穆家,其他三大世家的修鍊資源都被你洗劫一空,他們又哪裡會甘心。」

林天成道,「我沒有什麼資源。只要你們放了我的親朋好友,我願意把三大世家的修鍊資源拱手奉還。」

穆青青道,「就算我相信你又有什麼用?」

林天成便沒有再說什麼,掛了電話。

他沒有和四大家族的任何巨頭聯繫,沒有意義。

現在,四大家族捏住了林天成的命門,林天成沒有半點討價還價的餘地,只能等待消息。

他覺得,四大家族的人抓了那麼多人,為了避免引起公憤,應該還要有一些布置的,短短兩三天內,應該不會找他。

沒有遲疑,林天成離開房間,來到伊芷陌居住的房間門口,敲了敲門。

「誰?」伊芷陌怯怯的聲音中帶了幾分警惕。

「是我。」

幾分鐘后,伊芷陌打開門,用狐疑的目光看著林天成,「還沒睡?」

林天成表情沉重,「芷陌,聽我說,我這邊出了一些很嚴重的狀況,你不能留在我身邊了,我先送你去京城軍區。」

伊芷陌輕『啊』了一聲,低下頭去,滿臉都是緊張和擔憂。

想到穆楓對伊芷陌的特殊對待,林天成於心不忍,他遲疑了下,「你也可以選擇去江岸。」

「可以。」伊芷陌輕聲回答。

林天成查詢了一下申市飛往鳳城的班機。最快的是早上。

由於時間已晚,就算林天成現在動用特權,想要包機前往江岸也要耗費不少時間。

這一晚,林天成就站在伊芷陌房間內的落地窗前,看窗外燈火闌珊,一夜未眠。

第二天,林天成抵達鳳城機場的時候,是楊業在機場迎接。

看見林天成,楊業趕緊上前幾步,聲音低沉,「林少。」

林天成一邊走一邊問,「我大哥呢?」

楊業遲疑了下,「在殯儀館。」

林天成已經做好了接受任何壞消息的心理準備,但聽到楊業說殯儀館,太陽穴還是不由突突跳動起來。

他深吸了口氣,「是誰?」

楊業道,「楊曉鵬師傅,大大小小十九處利器傷,羅總見到楊曉鵬師傅的時候,楊曉鵬師傅已經不行了,他也沒有留下隻字片語,羅總請了江岸最有名的入殮師給楊曉鵬師傅化妝,還有楊曉鵬師傅的酒壺,也拿去修復了。」

這個時候,聽到身上的電話響了,楊業接通電話,聽了幾句,然後把電話交給林天成。

「天成,入殮師這邊已經忙完了,酒壺也修復的很好,你知道楊曉鵬師傅是哪裡人嗎?」

林天成道,「楊曉鵬師傅閑雲野鶴,四海為家,送楊曉鵬師傅去林家村,找風水大師選個好地方,準備好足夠的烈酒。」

「行。」

林天成和羅少卿通完電話,並沒有第一時間回林家村,而是去了林四海夫婦臨時安頓的地點。

事實上,四大世家的人已經收網,應該不會再對林四海夫婦下手,但羅少卿等人哪裡會放心。

林天成先去見父母,也不是不知道死者為大,只是他很清楚,此刻烏雲密布,電閃雷鳴,但真正的暴風雨還沒有到來啊——林天成也不知道,此一去,是否還有歸期。

甚至,他這次和父母見面,很可能是永訣。

在楊業的陪同下,林天成按捺住內心的負面情緒,見到林四海夫婦的時候,已是雲淡風輕。

由於楊曉鵬師傅擋下了穆家穆白,林四海夫婦並沒有受到影響。

看見林天成回家了,夫婦兩人自然是歡天喜地的。

宮素雲還是有些擔憂,「天成,我們在家裡住的好好的,怎麼突然換地方了,不習慣。」

林四海搖了搖頭,「你媽媽沒有麻將打了。」

宮素雲瞪了林四海一眼,「我和天成說正事。」

林天成還沒有想好怎麼解釋,楊業笑道,「其實也沒什麼大事,天成集團因為業務上的關係,得罪了一個競爭對手,對方憑本事競爭輸了,天天在外面說要拚命,林少不放心你們,這才讓你們換了地方住,很快就會過去的。」

…… 最終喬思語交了五百塊錢的罰款將厲默川從派出所帶了出來。

送走兩人後,派出所的人都重重地鬆了一口氣,人家小兩口打打鬧鬧的,害得他們差點成為炮灰。

走出派出所的門口,喬思語的氣還沒消下來。

轉頭看向一直跟在自己身後的厲默川,喬思語用食指戳了戳他的胸口,「我真懷疑你腦子是不是壞掉了,大庭廣眾之下告白引得所有媒體都把順昌集團圍了個水泄不通不說,現在居然連五百塊錢的罰款都交不出來還讓我來領你,我……」

「我所有的工資都花在今天的告白項目上了,可沒想到錢花完了不說,告白沒成功,還惹得你生氣,思思,是我的錯,對不起嘛……」

「……」喬思語都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拉着厲默川就趕緊上了車,真怕這傢伙再做出什麼驚駭世俗的事情,「回家再收拾你!」

眼底的精光一閃而過,厲默川的嘴角邪邪一勾。

回到家喬思語還沒來級的跟厲默川深刻的交流一下,就接到了顧擎天的電話。

一聽顧擎天說顧清明因感冒引起的肺炎住進醫院時,喬思語將Sweety交給韓姨后急匆匆朝門口跑去。

胳膊突然被厲默川拉住了,「我陪你過去。」

此時喬思語也無暇和厲默川生氣,趕緊點了點頭。

一路上喬思語都心急如焚,愧疚和自責深深地佔據了她的內心。

厲默川看着喬思語慘白的小臉,左手開車,右手握住喬思語的手柔聲安慰道:「你不用擔心,岳父大人不會有事的。」

喬思語的心思完全在顧清明身上,完全都沒注意厲默川說的是「岳父大人」而不是「顧老先生」,自然也沒有反駁他。

被他溫暖的手心緊緊地握著,喬思語原本緊張急躁的心莫名的安定了下來……

「厲默川,你說我是不是很混蛋?」

厲默川知道喬思語是在說她在顧家和段瀟南之間選擇了段瀟南的事兒,便勾唇輕笑了一聲,「嗯,的確有點混蛋。」

「……平時也沒見你這麼誠實。」

「不過無論你混不混蛋,我對你的愛只多不少。」

對於厲默川一逮到機會就表白的事兒,喬思語實在是無力吐槽了。

喬思語和厲默川剛到顧清明的病情,就見顧擎天和顧瑾言從病房裏走了出來。

看到兩人凝重的臉色,喬思語的心突然一涼,幾步衝過去抓住了顧擎天的胳膊,「表哥,哥,爸怎麼樣了?」

顧擎天看了顧瑾言一眼,顧瑾言便皺着眉解釋道:「舅舅老了,身體的各種技能下降,這次的流行性感冒勢頭比較猛,他沒能扛得住,轉成了肺炎。不過病情已經得到了控制,以後還是需要多注意才行……」

一聽顧清明的病情已經得到了控制,喬思語心裏的大石頭終於落了地。

看了看病房,她猶豫了許久之後,還是乾笑了一聲,「既然爸已經沒事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說完,喬思語慌慌張張的轉身就要走,身後卻響起了顧擎天的聲音,「來都來了,不進去看看?」

。 #《暗戰》正式開拍,撒糖夫婦現場撒糖。#

#最新娛樂報道,影帝與當紅演員拍攝現場互動親密,疑似男女朋友#

#撒糖夫婦只差官宣,拍攝現場公開撒糖#

熱搜榜首再次被兩人霸佔,引來年糕黨一通抵制。

【你們這些無良媒體怎麼可以斷章取義,只依靠幾張照片就說什麼撒糖夫婦,已舉報!】

【不要再拿顧蔓瑤來侮辱我家哥哥,年糕才是永遠的神,你們這些人根本什麼都不懂!】

【年糕yyds!】

【拒絕年瑤,抵制顧蔓瑤,年糕yyds!】

……

休息室里,高墨已經定完妝,坐在裏面等著拍攝,想到要給顧蔓瑤當女配,心底的惡氣無處發泄!

「墨姐,就算是女配,她這個女主也要撐起來,您是影后,不信她一個十八線的藝人能搶走您的風采,到時候誰出彩,誰才是女一號!」

助理端來果汁放在桌面。

聽到這話,那張陰沉的臉才露出一抹笑容,淡淡開口,「沒錯,她一個底層演員拿什麼撐起整部劇,誰出彩誰才是女一號!」

她倒想看看顧蔓瑤到底有什麼本事?

「墨姐,我看網上媒體對顧蔓瑤和江余年炒cp炒的挺厲害的,要不要我們也用點手段,不能讓那個底層演員搶了風頭。」

聽到助理的提醒,高墨盯着杯子,沉思著,似乎想到什麼,倏然抬頭,笑得詭異,「這樣不就可以了。」

拿起手機,在微博里發條動態,順便配上她與江余年第一次合作時拍的劇照,並配字。

【希望這次的合作讓我們更默契。】

言語間都是曖昧的氣息。

很快評論區炸開。

【永磕年糕:恭喜年糕再次合作,祝大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