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告訴我我想知道的。」


王玥笑眯眯的把那張黑卡放在桌上敲了敲說,

「你知道我想知道什麼的,所以我們還是直接點好了,你說對吧?羽蛇神小姐?」

面對直接叫破自己真實身份的王玥,雅典娜雖然略有些意外,略微沉默了一下后,還是點了點頭說,

「我可以告訴你所有你想知道的,但我也很抱歉,我那愚蠢的弟弟已經盯上你了,或者說你的兩個徒弟。」

面對雅典娜的解釋,王玥並沒有任何意外,

「看出來了,畢竟你這盛產屠龍勇士,恐怕不只是龍,就連「蛇」其實也是他的目標吧?」

說着王玥的手還在不斷的敲擊桌面,

「可惜你的『弟弟』里屠龍勇士太多了,所以我也沒法知道到底是哪個傻瓜盯上了我們。」

「所以你的敵對勢力到底你哪個『弟弟』?還是說。。。」

「不只是弟弟?」

面對王玥的疑問,雅典娜再次沉默,王玥也沒有要求她立刻說的意思,只是繼續敲了前桌面然後招來服務員再次添加了一份餐點。

直到無法王玥新的美食再次被送上來,雅典娜才開口說,

「我想我應該再次更改對你的看法才對,你是怎麼發現的。」

「你們也並沒有太過於遮掩啊。」

王玥看着雅典娜指了指她說,

「只要略為了解你們的『神話』以及你的本體后,這些情況都不難猜不是么?」

雅典娜的本體在王玥第一次見到這個女人的時候就發現了端倪,畢竟作為戰爭和智慧的女神,雅典娜雖然在各種情況下都做的十分完美,但是在化形上似乎由著某些王玥當初的問題。

無法完全化形成功,這似乎是很多強大妖精的通病,只要不是天生就有這方面的天賦,越是強大的妖精在化形上就越發的困難。

只是和王玥不同的是,王玥選擇了用一種完全不是正常妖精能想的到的方法完成了化形。

但雅典娜選擇的是,半化形,也就是保留一定自己本體特徵的化形。

而雅典娜最為顯眼的,就是她那完全不屬於人類的眼睛,想讓王玥不注意到都難。

有了這個突破口,裁定自然而然的就能看穿其中的一些雅典娜的掩飾,再結合一些王玥來之前專門核對的資料,自然就不難猜測其中的貓膩了。

7017k 【嗨,江宿,好久不見。人在韓國,剛下飛機。給你打電話你沒接,就在這裡和你說一下啦。前段時間我在義大利進行了系統訓練,算是封閉式吧,在這個過程中考慮了很多關於未來的事,正好陰差陽錯的結識了一位韓國女團公司經紀人。關於未來,我大概要從韓國練習生做起,然後在韓國出道!祝我好運吧~等你回信哦!】

江宿看到這條消息,內心無比激動,就像消失的老朋友突然又出現在你面前,並且告訴你她過的很好。

江宿腦海中浮現出顏安青的一顰一笑,剛想回復她,門外傳來江媽媽警告的聲音——

「江宿,你看完就老老實實把手機給我放回去!不許私自藏起來!」

江宿拿著手機,高聲回應:「知道了,我還沒找到手機呢!」

「就在第一個抽屜里!」

「哦哦!我再找找!」

江宿一邊說著,一邊快速想辦法。

他一定要搞到手機才行。

否則即便現在回復了顏安青,也無法收到她以後的消息。

江宿的眼神暗了暗,大腦飛速旋轉,翻看著通訊聯繫人。

突然,江宿看到吳志博的一條未讀消息,腦袋裡靈光一閃,立馬興奮地點進去。

和吳志博的對話截止在他上次他發的種子。

「英語複習資料.avi」

這名字懂得都懂。

江宿馬不停蹄地打字:「好兄弟!在不在!」

吳志博秒回:「好兄弟!在!遊戲里剛死,有何吩咐?」

江宿激動的心,顫抖的手:「現在立刻馬上把你的頭像換成英語老師的頭像!然後催我看複習資料!和我說一些關於英語比賽的事!我要把聊天記錄拿給我媽看!手機能不能拿回來就靠你了!」

吳志博:「我滴個乖乖.jpg」

吳志博:「明白,over!」

十幾秒后,江宿眼看著吳志博的紗霧頭像換成了英語老師的唯美意境頭像。

緊接著,吳志博發來消息:「江宿,今天給你發的複習資料你看了沒有?比賽大部分題型都在資料里,你一定要多看看,看多了你就懂了!」

吳志博:「競賽主題是生命大和諧,有什麼不懂的隨時問我!」

江宿秒懂吳志博話里的意思,忍著笑,把之前那些不必要的聊天記錄刪掉,只留下有用的聊天記錄。

然後回復吳志博:「好的老師,我知道了!」

吳志博:「你先看一下,一會兒我再給你劃一下重點。」

江宿默讀了一遍兩人的對話,覺得沒有問題,便興沖沖地拿著手機出去找老媽。

「媽!我們英語老師又讓我參加比賽。」

江宿一邊說著,一邊給江媽媽看手機屏幕。

「她還說一會兒要給我劃一下重點。」

江宿說的一本正經,儼然一副「我真的不是想拿回手機,我純粹是為學校著想」的正義之氣,說道,「要不我就先拿著手機吧,畢竟現在沒有手機就很麻煩。」

江媽媽看著聊天記錄,擰起眉頭。

看頭像,她能確定這是江宿英語老師的微信。

正糾結著,「英語老師」又發來消息:「對了,明天上午提醒我,我再發你另一份作文題型的資料。」

江宿內心狂喜:好兄弟!好助攻!

江媽媽見狀,終於做出讓步:「行吧,那你就拿著手機吧,但你要是再敢因為手機惹出事來,你就別想再用手機了。」

「嗯嗯嗯。」江宿忙不送迭的點頭,臉上洋溢著抑制不住的喜悅。

「行了,你們英語老師讓你看的資料你就點開看,多看看。」江媽媽一邊說著,一邊伸手點開那份「英語複習資料.avi」

草!

江宿心中頓時警鈴大作,嗖的一下把手機拽回來,屏幕向內,手指瘋狂按「減音量」鍵。

還好還好,沒有什麼奇怪的聲音傳出來。

江宿沖江媽媽一陣心虛的尬笑:「媽,那沒什麼事了,我就先回屋學習了啊。」

江媽媽雖然覺得兒子的行為和表情有點奇怪,但也懶得再繼續深究,揮了揮手,像趕蒼蠅一樣趕道:「去去去。」

江宿成功拿到了手機!

回到卧室,「砰」的一聲關上門,江宿興奮地看著自己的寶貝手機。

屏幕上正在上演著碳基生物的愛情與繁衍。

江宿偷偷打開6%的音量,聽到女人發出的簡短有力的英語辭彙。

真·英語複習資料。

江宿躺在床上,歇了一會兒后理了理思路,給顏安青做了回復。

算算時間,現在他這裡雖然是十點多,但顏安青那裡已經十一點多,該是睡覺的時候了。

所以江宿也沒想著她會回自己的消息,便開開心心地打開了Timi。

玩了一把關羽,又開了一把,這次選了凱。

正當江宿玩的不亦樂乎的時候,突然進來一條遊戲預約消息。

江宿沒在意地瞟了一眼,但當他看到那個充滿少女感的ID后,心裡猛地「咯噔」一下——完蛋!這是顧芮芮!

果然,顧芮芮發來消息:「你是誰?」

江宿沒回她,她很快又發了一句:「你為什麼玩關羽,怎麼沒玩李白?」

哦豁,這話明顯就是在套他。

江宿深知顧芮芮的小心思,趁著回泉水的時候,給她回了四個字:「不是本人。」

顧芮芮回復:「哦哦,我說呢。」

之後,江宿沒回她,她也沒再繼續發消息。

終於可以安安靜靜打一會兒遊戲了。

江宿心想。

卻沒想到微信彈出顧芮芮的消息:「好想你呀,可惜你手機被沒收了,我這樣給你發消息應該不會被發現吧。」

「剛剛聽了你唱的《小星星》,我們宿宿唱的就是好聽,可可愛愛,嘿嘿。」

「剛才我登錄了一下王者,居然發現你在線,嚇了我一跳,然後問了一下,果然不是本人。」

「我就說嘛,你沒手機,怎麼可能玩遊戲。」

……

江宿無語的嘆了口氣,默默忍受著屏幕一遍遍彈出微信小窗口遮擋遊戲視野,內心吐槽女生為什麼可以對著一個不會回復的聊天框絮絮叨叨那麼久?!

顧芮芮還在微信碎碎念:

「我多希望玩遊戲的是你呀,我就可以和你一起玩了。」

「所以你現在是在讓誰玩你的號啊。那個人我認識嗎?」

「咦,不對,你這個號不是微信登錄的嗎?你沒手機驗證的話,別人的手機怎麼能登錄你的微信??」

「???」

「所以……江宿???」

「江宿!!!」

手機「嗡——」的一聲。

【顧芮芮邀請你進行語音通話】

。 陸成的手術,常威隆都根本不用看,陸成的技術到底如何,昨天就看過了。

陸成只要不是個傻子,就不會拿自己拿到手術許可權后的第一台手術開玩笑。陸成是個傻子嗎?答案顯然不是。

膝關節鏡下膝關節清理術,只是操作性的技能而已,並不需要太多的理論和辨證,把該清理的地方都清了就行。又不是每個病人的核磁都會出現問題。

而陸成在競賽時候所表現出來的,在盲盒下的操作熟練度,那速度可比其他人都要高一大截,甚至啊,就算是他們親自上去,都未必能有那麼靈巧。

陸成得到了醫務科的手術授權,可不僅僅只是因為陸成能夠做手術,也能夠有能力對手術的效果進行自己的系統評估了。

在這樣的基礎上,陸成做完了這台關節清理術,也就沒太多的意外了。

而且朱歷宏也看了關節鏡的報告單,有問題也肯定會直接引出來。

現在正是這個病人要下手術台,下一個病人做術前準備的時候,他們不去休息,干杵在這裏幹嘛?如果現在都還需要他們來消毒和鋪巾的話,那這些研究生學什麼?做什麼?

難道都要和陸成一樣,主刀么?

兩個人又重新走出了手術室,沒有半點要駐步的意思。

而跟着常威隆兩個人上來的同高波、范丞和鄧志則是臉上都有點傻了。

陸成今天做的關節鏡手術不是骨四科的第一台,也絕對不是最後一台,誰要說自己作為管床醫生沒跟過上級醫生做過關節清理術,那絕對是他在偷懶。

只是,自己幾個人吃個飯的工夫,陸成就要下台了。

這是拿手術當自行車蹬了是不?朱歷宏和常威隆都不敢這麼快,就算是號稱手術室快男的胡磊教授,做個關節清理也不敢這麼快吧?

問題是常威隆和朱歷宏還沒多說什麼。

這?

有點恐怖了吧。

難道湘省男湘雅二醫院骨科手術室快男分部的『快了男生』終於又要換人了么?

因為這一台手術台上就只有他和季末兩個人,所以陸成便沒有和別的主刀一樣,做完手術就下台了,然後干對着一助努努嘴這種事。

而是與季末一起縫合,剪線,包紮和縫合起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