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呦,還挺硬,再打。」


「我說各位大哥,趁我這當哥哥的不在,欺負我弟弟妹妹是幾個意思?」易天一個箭步衝上去,四道清脆的刀劍齊鳴聲,易天將四個傭兵的大刀全都格擋回去了。

易天早就看出來了,在場的六個傭兵出來老大是三階外全部都是二階,至於是初級中級還是高級,憑氣息倒不好確認。二階好對付,但易天不認為自己比那個三階的傭兵頭子強,因為,對方已經是中年了。

少年時期是靈力增長的高峰期,然後隨著年齡的增長會慢慢變緩,如果不能把握住機會進階到更高的層次,靈力甚至會停止增長。而靈力不再增長的那類人,就會在技巧和經驗上下功夫,對方已是中年卻還才三階,恰恰就是這類人,在技巧和經驗上,後輩只能追及而不可能超過。

但是易天不得不出來,因為紀瑩和紀塵危險了。

「呵,又來一個找死的。」傭兵頭子見易天就是剛成年的毛頭小子,心裡不由大定,示意四個剛才動手的傭兵說道,「擒下他們。」

傭兵頭子混跡江湖,閱人無數,在他發現紀瑩和紀塵時,一眼就看出這一定是大家族的後輩,本不想動手,但紀瑩拉著紀塵直往他們守衛的地方去時,就不得不出來阻止了。紀瑩一看對方突然出現,拔劍抵抗,於是,打鬥就這麼開始了。

幾個傭兵實力不高,但常年打鬥廝殺,經驗和技巧都不少易天可比的,但易天也有自己的依仗,那就是鐵劍。鐵劍削鐵如泥,只要削斷對方的武器,就意味著這場戰鬥勝利了,畢竟在沒有徹底瘋狂到喪失意識的情況下,沒人會伸著脖子往刀口上撞。

兩柄大刀劈來,易天鐵劍一揮,一柄大刀應聲而斷,那傭兵縱然歷經廝殺,卻也沒有遇到過剛開打完全就斷裂的情況,頓時愣住了。

易天轉身一個側踢,將他踢出兩三米,許久才捂著胸口站起來,實力大損。這都還是易天留情的結果,否則三階的實力去踢人,全力之下四階也得退避。

而另一個卻在同伴倒飛出去的同時僵持住了,大刀墜地。因為在他的脖子上,橫架了一柄劍,那把削鐵如泥的鐵劍。

雖然易天的速度很快,但兩個傭兵本也不至於敗這麼快,只能怪他們看易天年輕,太輕敵了,而易天的鐵劍也太出乎他們的意料了。當他們發現不尋常時,已經晚了。

紀瑩和紀塵各對上一個傭兵,可剛交上鋒,易天那邊已經結束了,於是他們也就各自退了。紀瑩和紀塵跑到易天身後,一臉挑釁地看著那傭兵頭子,大有『你來抓我啊』的意思。

「怎麼回事?」易天佯怒,低聲對紀瑩吼道。

「這裡有靈石礦,他們……」紀瑩自知闖禍,難得有一絲愧疚浮現在臉上,小聲解釋,可是不等她說完,對面傭兵頭子已經說話了。

「公子果然厲害,是我眼拙了。」那傭兵頭子明明長得是一副惡相,卻裝出一副笑臉,看他的表情似乎不在意,可在他的眼睛里閃過一絲的忌憚,但更多的還是對易天手中鐵劍的火熱。

像他這種可能一輩子都不能進級四階的人來說,一把利器在手,實力至少翻倍,實力越強,也就意味著獲得將更多。哪怕不能據為己有,獻給上面的人也可以獲得大獎勵。

「不過,看來還得我們來過過手了。」傭兵頭子看中了易天手裡的那把劍,回爐重造,一定能造出順手的利器。但在沒有穩勝易天的情況下也不敢把話說絕,以防自己輸了對方做絕。

傭兵好鬥嗜殺不怕死是眾人皆知的,可是,他們也愛惜自己的生命,甚至有些傭兵也是貪生怕死的。

傭兵頭子取出大刀,走到場地中央,等著易天過來。看他那大刀,比之其他傭兵的更大更厚更重,光是揮動,都能讓人感覺到巨大的壓力撲面而來。

易天感覺到很意外,想不到對方居然會單挑,如果一起上還能有壓力,單挑的話,鐵劍在手,對方的武器相當於擺設,差不多都穩贏了。

易天收回鐵劍走了過去,紀瑩和紀塵趕緊地退到場外。而那個傭兵也趕緊地溜回對面,本以為不死也得受傷,現在安然無恙,多少還是有些激動。

「公子,小心了。」那傭兵頭子笑著說了一句,大刀高舉,力劈而下,並沒有其他花招式。

易天眼中精光一閃,雙手握劍,逆劈而上。

「鏜……」清脆的刀劍撞擊聲響起,鐵劍倒回,一陣顫抖讓易天險些沒能握住,倒退了四五步。

易天看著對方,很是意外。虎口卻是一陣疼痛,手臂也有些發麻,鐵劍出鞘,無往不利,可這次卻吃虧了。對方身形未動,大刀出現了一個大口子,卻並沒有折斷,第一次交鋒,易天就落入了下風。

可是傭兵頭子卻高興了,他的大刀是他的寶貝,花費了大代價才打造出來的,做不到削鐵如泥,卻堅硬無比,加上他力大如牛,大刀一出,同級別很少有人能抵擋。雖然出現了大口子,沒有折斷正說明自己的大刀能抵抗住易天的鐵劍,有得一拼之力,或許,真的能將鐵劍奪過來。

「哈哈,再來。」傭兵頭子哈哈大笑,跨步前來,大刀劈出。

易天剛才吃了個暗虧,硬拚卻沒能折斷對方的武器,反倒被震傷手臂。見對方再來,卻也沒有退避再次迎了上去,不過,卻不在硬拼了。

傭兵頭子的招式大開大合,威力難擋。易天左閃右避,以鐵劍護身,卻在避免與對方直接碰撞。幾番打鬥下來,各自增添了些傷口,卻誰也奈何不了誰,。

「你是耗子嗎,總是躲是什麼意思。」傭兵總是易怒的,易天在避免和他直接碰撞逐漸消磨了他的耐心,怒吼起來。

易天充耳不聞。笑話,停下跟蠻牛硬拼,那不是找虐嗎。

「去,殺了他們。」傭兵頭子怒吼,直指在一旁觀看的紀瑩和紀塵。他在不確定能否拿下的易天的情況下殺機不曾露出,現在,雖然還沒有拿下易天,可憤怒讓他決定提前殺人滅口,同時,他也要這樣激怒易天,讓易天不再閃避。

幾個傭兵都是出生入死過命的交情,現在老頭一發話,都凶光外露地像紀瑩紀塵殺去。

「你找死。」易天吼道,「斬金……」易天不再閃避,鐵劍在握,橫劈而去,既然對方想要,那就滿足他。

「哈哈,好。」傭兵頭子要的就是這種效果,鐵劍揮來,大刀用盡全力劈去,為的就一擊奏效,將易天震傷。

「鏜……」

易天寸步未動,傭兵頭子卻倒退兩三步,而他的大刀,已經只剩一半在手,另一半已經飛出了場外。

「怎麼可能?」傭兵頭子自語,滿臉的不相信,只是事實就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幾個傭兵見老大敗退,全都停住了。紀瑩紀塵趁機跑到易天身邊,這裡才安全。

「原來你開始一直沒有動用這鬥技。」傭兵頭子見多識廣,自然看出了最後一擊易天動用了一式威力霸道的鬥技,就是這鬥技,讓鐵劍劈斷大刀。

「滾。」易天冷聲說道,對方開始不曾表露殺機,言辭之間還表現得比較正直,可最後卻想斬殺紀瑩和紀塵,這激怒了他。

傭兵頭子猜得不錯,開始易天的確沒有用鬥技斬金,因為這種情況下真的沒必要折斷對方武器,可是不用斬金與之硬拼,易天卻有不能奈何對方,所以才閃避游斗。

「後會有期。」傭兵頭子知道自己剛才做得有些過了,不過好在易天沒有下殺手,不敢多說什麼,帶著人就走了。

而他在這裡的目的也顧不了這麼多了,因為在他看來,現在天未大亮,易天能出現在這裡,一定是為那東西來的。自己已經敗了,再留,反倒可能搭上性命。 「哈哈,想不到你這麼厲害。」紀瑩興奮地喊道,若非她身上有些輕微的傷口,看起來就像個無事人。而她的弟弟紀塵,神色激動之間,還有一絲的餘悸。

「說吧,把你剛才的話說完。不然我可不管你。」易天沒好氣地說道,心裡慶幸自己跟著過來了,否則他們出事了還不知道呢。

從紀家出來不到一個時辰,因為紀瑩,易天已經打了兩場架了,以後好有不知道多少架等著自己打呢,紀瑩果然是個惹禍精。

「這裡有個靈石礦脈。」

「靈石礦脈?你怎麼知道?」易天聽到靈石礦脈的確有些震驚,靈石呈固態,有些像礦石,所以靈石聚集的地方也會稱為礦脈。不過,易天立刻也想到,這裡距離紀家可以說近在咫尺,如有靈石礦脈早被紀家挖空,最多留下一個廢跡,那份震驚也就消散了。

「哼!」紀瑩挑釁地看來易天一眼,這才說道,似乎感覺能知道這個消息是很厲害的。「剛才我走在前面,突然見到四個傭兵好奇怪,就偷偷溜過去偷聽,剛好聽到這邊有靈石礦脈就被他們發現了,然後問了我幾句就對我動手了。」

「然後你怪我對你沒好臉色所以就不告訴我,帶著紀塵跑來挖靈石了是吧。」

「是。誰讓你牛氣哄哄的樣子。」

「再然後你和你弟弟差點就死在這了。」易天真不知道說什麼好,說紀瑩錯了,她絕對不會承認的,相反還會責怪易天對她的態度有問題。

「指路吧,在哪邊?」易天說道,既然來了,沒有理由放棄啊,哪怕是廢跡也要去看看才能死心,更何況既然有傭兵把守這裡,那應該還有靈石殘留才對。

「那邊。」紀瑩思索了一下,不甘心地說道,抬手指向不遠處的亂石廢墟。

易天沒多說什麼,抬步走了過去。

亂石廢墟不大,可卻比較長,而看地上的痕迹,這個亂石廢墟似乎很久沒人來過了,石塊上都是風化水蝕的痕迹。走進廢墟,拐過一個彎,在那山腳的石壁下有一個人工挖掘出來的山洞。洞口高不下三米,裡面黑黝黝的。

易天在洞口居然發現了不少現成的火把,應該是有人發現了自己想要挖掘卻還沒來得及而留下的部分火把。

「要不要一起進去看一看。」易天回頭問道。

「當然要。」紀瑩回應得很痛快,而後又用低不可聞的聲音嘀咕,「萬一全部被你私吞了怎麼辦。」

「我覺得還是不要吧。」紀塵也有些意動,卻考慮到這是別人先發現的,雖然那些傭兵現在走了,卻不代表不會再回來。「萬一那些傭兵再回來怎麼辦?」

「也對。」易天掏出火摺子將火把點燃,說道,「我們趕緊進去看看,然後抓緊時間走。」說罷帶頭走了進去。

「就是嘛怕什麼。」紀瑩立馬拿起火把點燃,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跟在易天後面。紀塵間兩人都進去了,便也拿火把跟了下去。

洞里亂石遍地,空氣很是潮濕,走在裡面,易天有種回到了古墓的感覺。

裡面分叉眾多,縱橫交錯,易天也不懂那邊有靈石,一味地找最大的那條岔路一直走下去,走了不下半個時辰,終於走到了洞底。而易天發現,這裡的靈氣似乎比別的地方更濃郁了些。

在洞底的石壁上還靠著幾把挖掘用的堅鑿,牆壁上也還有大片挖掘過的痕迹,從挖掘開的地方看去,裡面的確是有靈石存在。只是品質較差,本應潔白如玉的靈石,在這裡看起來有些發黃。相信這應該是挖掘這個山洞的勢力看不上這種靈石而遺留下來的。

不過,即便這樣的靈石,對於那些在底層打滾的傭兵來說,也是價值不菲的。如果數量還不少的話,對傭兵的誘惑力可是非常大的。

「就這樣的靈石啊。」紀瑩看起來很是失望,他們修鍊用的靈石品質比這好了不知道多少,很自然完全看不上這樣的靈石。

紀塵倒沒有嫌棄的表情,滿是好奇,似乎對於靈石的來歷很感興趣。

易天也是有些失望,不過突然神色一動,似乎想到了什麼。便將手掌貼在靈石壁上,噬靈悄然而動。

紀瑩和紀塵都不知道易天在做什麼,易天也懶得解釋。靈石壁中的靈氣被噬靈牽引,通過手掌,化為靈力,進入了易天的經脈。

易天突破三階高級已經有些日子了,雖然一直運功不輟,偶爾也吞噬靈石獸核補充靈力,但卻一直未能達到飽和狀態。沒辦法,凈靈訣最大的弊端就是消耗靈氣太大,導致進階困難,換做別人吸納這麼多靈氣早夠突破到四階了。

石壁里的靈石品質很差,好在數量不少,蘊含的靈氣也是極為可觀的。駁雜的靈氣被緩緩牽引過來,甚至連石壁深處的靈氣也被牽引出來,噬靈凈靈同時運行,化為易天的靈力。

凈靈噬靈都被冠名為訣,但是他們有本質的區別。凈靈訣是功法,算是一個修鍊者修鍊的根本,而噬靈訣只是一套奇異特殊的法訣,各自運行,互不干擾。

易天閉著眼,保持著最初的狀態,靈氣滾滾而來,易天沒有打斷放棄的理由,至少,也得多吸收一點,反正帶不走,能吸收一點是一點。

約莫過了一盞茶的時間,紀瑩和紀塵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易天正有了放棄的打算,畢竟拖得太久可能被人堵在山洞裡,而靈氣太過駁雜,嚴重影響了吸收的效率。

可是突然,易天明顯地感覺到,一股不同於剛才的靈氣進入了體內。這股靈氣更加精純,更加濃郁,比之以前用以修鍊的靈石毫不遜色。易天頓時就猜到了,石壁裡面遺漏的,還有品質不錯的靈石,就因為這股精純的靈氣,讓易天打消了放棄的念頭。

精純而濃郁的靈氣被易天迅速轉化為靈力,導致易天的狀態一直持續著。

紀瑩和紀塵也猜測到了易天在做什麼,紀塵倒還好,可是紀瑩在不耐煩的同時也有了一絲的鄙夷。像她這種出身高貴的富家女,修鍊從來不用垃圾的靈石,也從來不會像易天這麼倉促,見縫插針般的修鍊。

紀瑩還記得第一次見到易天時,那時候易天還是個虛弱狼狽的乞丐。可是,紀瑩對易天卻生出了一絲的親切,再見時親切感雖然消失了,可卻也讓易天在紀瑩心裡留下個不錯的印象。

而這次,真的讓紀瑩有些嫌棄易天了。當然這不是紀瑩的錯,因為她的家族,因為她的心性,因為她這是在拿自己和易天對比,但是她忽略了,她所謂的高貴來自家族父輩。

這,只是因為紀瑩經歷得太少。 日上三竿,易天和紀瑩紀塵才從山洞裡出來,對比於紀瑩因為一無所獲而惱火的樣子,易天倒是心情愉悅,收穫良多啊。易天可真沒客氣,運用噬靈,將那股精純的靈氣完全吸收了才罷手,這也讓易天距離四階更近了一步。

從易天走進山洞算起到出來為止,時間過去一個多時辰,主要還是因為進去的時候不熟悉導致花費了過長的時間。而這時,早已經有人在洞口等候著了。

易天將火把扔在地上走了過去,暗罵自己糊塗。明知道這廢棄的靈石礦脈已經有主,自己卻因為貪圖靈氣而耽擱了太多的時間,這下被人堵了吧。

「團長,就是他們。」先前易天見過的那個傭兵頭子似乎只是個小人物,此刻見到易天幾人出來立刻指著易天惡狠狠地說道。在他的旁邊,站著一個比他還凶神惡煞的傭兵,不過卻沒他魁梧,實力大概也就伯仲之間,能做團長,估計是腦袋比較好用一點吧。

在團長的周圍,圍了一層傭兵,徹底把亂石廢墟的出口堵住了。而易天還注意到,在這些傭兵之後不遠處,並排站著三個華服少年,看起來比易天大上幾歲,像是大家族的後輩,此刻正談笑著,偶爾看向易天這邊也是用充滿不屑的眼神。

未等易天開口,對方團長冷著臉說道,「這位公子,這裡是由們先佔著的,你過來就搶奪,是不是太霸道了。」

「這完全是個誤會,在下的弟弟妹妹調皮到處亂跑,不小心闖入了這裡,不曾想卻造成了這樣的誤會。」易天打算陪個禮道個歉,看能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畢竟對方人多,打起來怕紀瑩紀塵受到傷害。

「誤會?」團長冷笑一聲,「既然是誤會為何打傷我的人,又進礦洞?」護短的人總是能看到對方的不對,而忽略其實是他的人先動手對方紀瑩和紀塵的。

「這真的是誤會。」易天眉頭微皺了一下,對方的態度和語氣實在令易天不喜。甚至紀瑩都幾乎忍不住要跳出來了,只是被紀塵攔下,對她示意讓易天去處理,這才又安分下來。

「閣下的人以大欺小對付我弟弟妹妹,我才不得已出手,不小心誤傷了,我對此感到抱歉。至於進礦洞只是因為一時好奇而已,並非來此和閣下搶奪什麼。」

「哼,我才不屑做你妹妹。」紀瑩在後面小聲地嘀咕。

「你說謊。」對面傭兵里有人喊道,易天看去,卻是早上出手對付紀瑩的那四個傭兵,沒想到他們是一夥的,開始易天還真以為他們是打劫的呢。此刻說話的傭兵情緒有些激動,「早上就是你指使你妹妹偷聽我們的談話,然後藉機過來搶奪的。」

這個傭兵說完,團長的表情更冷了。而後面的三個少年卻在事不關己地談論著。

「這少年看起來不弱,只是看氣質不像大家族出來的,反倒是後面兩個,出身可能有些來頭。」其中一個少年說道,聽語氣好像完全沒有把易天三人放在眼裡。

「哈哈。」另一個少年笑著介面說道,「大家族出來的怎麼可能看得起這廢棄的靈石礦脈。」

「這些我都不感興趣,我唯一的興趣就是,他。」最後一個少年直盯著易天,「到底有沒有他們所說的神兵利器。」

「哈哈……」另外兩人相視一看,笑了起來。他們身份高貴,就是因為那傭兵團長說這裡有神兵利器才有興趣來看看,至於那廢棄的靈石礦脈,裡面即使有些遺留的靈石,他們也看不上。

「這……」易天剛想解釋,團長打斷說道。

「多說無益,用拳頭說話。泥鰍,你們四人走漏的了消息,還是你們六個人,把守不力,給你們戴罪立功的機會。你們上,拿下那幾個小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