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呵呵,我可是記得當初金尾你甚至落井下石呢!」巨猿冷哼一聲。


金尾獼猴面色一寒,冷冷道:「你們真的是想要開戰嗎?我可是不會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哼哼!就憑你?」金睛虎譏諷道,「真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啊!什麼時候你這小猴子也這麼張狂了!」

「哼!老虎?你是說你大哥還是說你?」金尾獼猴冷冷道,「如果是你的話,那可還不夠資格!」

「自然是我大哥!有我大哥在的,你算什麼東西?」金睛虎臉上露出自豪之色,冷笑道,「一隻禿尾巴的猴子罷了!」

「你說什麼!」金尾獼猴大怒。

金睛虎見戳到它的痛處,不由大笑了起來,而巨猿也想起了關於金尾獼猴的流言,不禁開懷大笑。

原來金尾獼猴的尾巴,本是有三米多長,十分漂亮。但它小時候因為偷吃一位強者種下的靈藥蟠桃,而且樹上的所有桃子吃了個精光,惹怒了那位強者,它的尾巴被斬斷一截,只剩下現在不到兩米了。

「哼!那個人我早就已經殺掉報仇了!」金尾獼猴怒道,「你們也想要和他的下場相同嗎?」

巨猿金睛虎聞言先是一愣,看了看暴怒的金尾獼猴,而後爆發出更加猛烈的笑聲。

「找死!」金尾獼猴一尾鞭甩出,直擊向金睛虎。

金睛虎見狀,不敢怠慢,連忙收斂的笑意,一躍閃過攻勢。

只見被金睛虎閃過的尾鞭,在橫掃幾十顆樹木,震裂山石之後,終於被金尾獼猴收回。

「你是真的想要開戰了啊!」金睛虎收起了笑意,認真起來,冷冷道。它磨拳搽掌,虎口長嘯一聲,便欲動手。

「還說什麼!將它解決掉!也算了解了從前的恩怨!」巨猿冷笑道,其身上毛髮豎立,巨掌便欲拍下。

金尾獼猴冷笑一聲:「你們的塊頭大,但速度可是比不上我啊!」話音未落,金尾獼猴便飛身穿梭,身形難以捕捉。

「你以為塊頭大就是弱點嗎?」巨猿搖了搖頭,身形一搖,旋即變為普通人那麼大,轉頭對金睛虎說道:「蠻虎,抓緊時間把它解決掉,還要救治傷員呢!「

金睛虎聞言,點點頭,身形一變,也縮小為正常大小。

三個身影在林間閃爍,令人看不清蹤跡。

一陣劇烈的震動傳來,令林風心神一震,不由擔心的看向白石與小豬,待得發現他們安然無恙,林風才鬆了一口氣。他抓緊恢復傷勢,先前金尾獼猴的一爪,雖然被令牌阻擋住了,但是對林風卻並非沒有傷害。即使只是震動,也對林風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這時,金尾獼猴已經與金睛虎巨猿戰到了一起。面對兩個堪比自己的存在,金尾獼猴相形見絀,難以支撐。

而金睛虎與巨猿卻是極為輕鬆,甚至還開口調笑道:「怎麼了,小猴子?你不是挺厲害的嗎?怎麼不行了?」

「是不是太虛了!看來要喝點猴腦補補身體了!」

金尾獼猴氣的七竅生煙,但是對手太強,它確實無力壓倒!

林風傷勢微微恢復了一些,不影響行動。他便向著昏迷的白石與小豬趕去。他們兩個正在昏迷之中,巨猿的戰鬥很可能會波及到他們!

金尾獼猴餘光微微一掃,看到林風向著白石與小豬走去,旋即冷笑一聲,想到了一個計策。

只見一道金光閃過,林風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轉瞬之間就發現自己被一條長長的尾巴捲住,吊到了半空中!

這正是金尾獼猴出手所為!它看出林風與巨猿之間關係不淺,便想到用林風來威脅巨猿與金睛虎,令它們不敢過分而為!

「你們兩個最好給我乖乖的住手!否則這個人類的小名可就不保了!」金尾獼猴冷笑道,旋即尾巴用力一縮,將林風勒緊。林風吃痛,不由發出一聲悶哼。

「你!」金睛虎怒目而視金尾獼猴,無奈的停了手,「真是卑鄙小人!」

「哼!你們兩個圍攻我一個,怎麼不說是卑鄙?」金尾獼猴還擊道,它現在有林風在手,不怕巨猿與金睛虎不乖乖聽話!「我不知道這小子究竟與你們有什麼關係,但是看來關係肯定不淺!不然你們也不會為了這個小子就放棄攻擊!」

巨猿聞言,眉目閃爍不定,不知在想些什麼。

「你也無需想什麼計策出手相救!我尾巴的速度絕對比你們出手快!不相信的話,就用這小子的命做賭注來試試看啊!」金尾獼猴冷笑道。

巨猿聞言,無奈的將心頭的念頭打消,不得不承認了金尾獼猴的話。確實,它出手的的速度不會快過金尾獼猴的尾巴速度。

「你們如果想要讓他活下來,就乖乖的束手就擒!在你們的靈魂上印上我的印記!」金尾獼猴再度開口,這一句話卻令巨猿與金睛虎臉色一變!

靈魂上烙印上對方的印記,這就等於淪為了對方的奴隸!無論對方做出什麼樣的要求,自己都無法反駁!

巨猿與金睛虎陷入了進退維谷的境地中!一方面,它們不想讓林風身死;但是另一方面,它們又不想淪為金尾獼猴的奴隸!

看到巨猿與金睛虎正在深深的思索之中,金尾獼猴不禁冷笑道:「沒想到他的地位在你們心中這麼重要,竟然遲遲不能做出決斷!也罷,看在相識多年的份上,我就將條件放寬一點吧!」

巨猿與金睛虎聞言,猶如在困境中看到了希望一般,不禁一齊望向金尾獼猴。

金尾獼猴看到巨猿與金睛虎的反應,得意的笑了。 「我的要求就是,你們兩人之中任選一個人,成為我忠實的奴僕,我就可以放過林風!」金尾獼猴玩味的看著巨猿與金睛虎,看著它們會做出怎樣的回復。

巨猿與金睛虎以及另外兩者,是結識已久的四兄弟,關係無比親密,生死與共!這令從未得到過的金尾獼猴嫉妒不已。現在看到林風這三兄弟之間同進退共生死,不由引發了它往日的嫉妒。金尾獼猴不惜千方百計,就是想要證明這世上根本沒有什麼兄弟,只有權力與實力才是真正可靠的!

巨猿與金睛虎長嘆一聲,相視一眼,而後望向被抓住的林風。不由的搖了搖頭。

這實在太難了!

一方是自己的兄弟!另一方卻是與主人有著莫大關聯的人!這究竟該如何選擇?即使強大如它們,此刻也難以做出抉擇。

金尾獼猴看著難以抉擇的兩人,不由冷笑連連。「看吧!哪裡有什麼兄弟情義!都只是羈絆而已!遠遠不如權力可靠!」

巨猿聽到金尾獼猴的叫囂,忍不住把拳頭捏的咯吱作響,但卻強壓怒氣,沒有出手。

金尾獼猴冷哼一聲:「看吧!什麼兄弟感情,只會將人變為畏首畏尾的懦夫!」

巨猿忍不住,一步踏上前去,震動地面,讓人幾欲站立不住!

「冷靜!」金睛虎按住了巨猿的肩膀,阻止它出手。因為它已經看到,金尾獼猴將尾巴又縮進了一些,林風的面色更加痛苦。

「哼!我倒要看看你們到底能夠做出什麼樣的抉擇!」金尾獼猴冷笑道,得意的坐在樹上,看著金睛虎與巨猿進退兩難的樣子,心中暗爽不已。

正是這時,一陣金光閃現,直衝金尾獼猴而來。

金尾獼猴不由大驚,雖然不知從何而來,但卻暗暗感到一陣心悸。它連忙躲閃,混亂之中,早已顧不上林風。

林風從空中重重的摔下。

巨猿眼疾手快,發現有變,早已飛身上前,將林風接在手中,避免林風跌落到地上。

只見巨猿懷中的林風輕輕揮著手中的令牌,輕笑道:「成功了!」

巨猿定睛一看,這赫然便是主人的令牌!當初第一次相見,自己就是不慎被金光掃中,被定住了身形!原來先前突兀出現的金光便是這個!它不由一笑,看向金尾獼猴躲閃過去,又暗嘆可惜。若是金尾獼猴被金光掃中,定住了身形,恐怕它這一次就難以逃脫了!巨猿一定會在它的靈魂上留下自己的印記!讓它淪為奴隸!

金尾獼猴眼見閃過一擊,不由暗鬆了一口氣,但轉眼一看,林風卻已經在巨猿手中!它不由暗嘆,自己先前太著急避開攻勢,竟將林風忽略掉了!微微掃視,金尾獼猴將視線轉向了昏迷的白石與小豬。

林風的視線一直注意著金尾獼猴,在看到它的視線所向的時候,林風不由心神一驚,急道:「快!它要去抓白石與小豬!」

金尾獼猴見林風識破了自己的企圖,轉臉冷笑一聲,旋即向著白石奔去。

只見眼前白光一閃,金睛虎赫然出現在白石身前!將金尾獼猴牢牢擋住!

「你不是說你的速度最快嗎?現在怎麼樣?」金睛虎冷笑道,嘲諷的看向金尾獼猴。

金尾獼猴功虧一簣,惱怒至極,但是卻又無從發泄,不由氣的毛髮豎立,雙眼噴火!

林風見狀,不由鬆了一口氣。有金睛虎在守護著白石與小豬,就不需要再擔心了!

「小猴子,你還是快滾回去吧!哈哈!」巨猿也嘲諷道,它邊說邊為林風注入玄力,幫助林風恢復傷勢。有了巨猿的幫助,林風立刻感覺身中一股暖流流過,不由感覺舒服了許多!

金尾獼猴怪吼一聲,全身玄力爆發,巨大的衝擊襲來,竟將其身周圍的所有森林山石夷為平地!衝擊還在向著四周蔓延!

「快擋住!護住他們!」巨猿大呼,它自然不怕,只是這種威勢卻不是林風他們所能夠抵擋的!

金睛虎早已做出反應,將白石與小豬牢牢護在自己身後,將衝擊完全擋住!

巨大的衝擊在肆虐,飛鳥騰飛,走獸驚跑,而這一片森林瞬間化為一片狼藉。

林風再次放眼望去,這原本蔥翠茂盛的一片森林,現在竟然化為一片荒野,難以找到一顆完好的樹木!而金尾獼猴也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它會不會是隱藏起來了!」林風開口問道。

巨猿輕輕一笑:「不會的!金尾獼猴不會那麼不識趣!它自然能夠分清敵我形勢,在處於劣勢的情況下,它怎麼會再次留下?」

「不過它還是有可能在你們與我們分離之後,襲擊你們!」金睛虎提醒道。

林風點點頭,他自然想到了,金尾獼猴不會這麼輕易的放棄!無論是凰典,還是羞辱過它的林風!想到要面對金尾獼猴這麼一個可怕的敵人,他不由頭痛不已!

「今天就先跟我們上山歇息吧!」巨猿開口道,「明天我們送你出亂古域!」

林風點點頭,這確實是最好的主意,憑藉目前的身體狀態根本無法趕路!林風望向倒地昏迷的白石與小豬,不由苦笑不已。

「多謝猿前輩出手相救!」林風誠懇道,「不過你卻是怎麼得知我們陷入困境呢?」

巨猿望向林風手中的令牌,笑而不語。

「是這個?」林風拿起令牌,疑道。

「對!」巨猿笑道,「這令牌是由我們的主人煉製,其中注入了我們四兄弟每一個人的一滴精血!當這令牌面臨巨大危機的時候,我們就能夠感受到!因此當金尾獼猴以手爪刺向你的胸膛的時候,恰巧被這令牌阻擋!全部威勢都作用到令牌上,我們自然感受到了!」

「不過也是這小猴子運氣不好!竟然擊到了這令牌上!」金睛虎笑道,「若是擊到了其他地方,我們就不會得知了!」

「或者說是你的運氣太好了!」巨猿看向林風,「竟然恰巧擊打到這令牌上了!」

林風苦笑一聲:「若是運氣真的好,怎麼會遇上這種變態的敵人!」

巨猿與金睛虎聞言一愣,旋即大笑不已。

「走吧!再過一會,天色就要晚了!」巨猿說道,旋即身形變大,將林風與白石小豬都放到一隻手掌中,邁大步向著山峰而去。金睛虎則跟隨在身後,警惕的看著周圍的情況,絲毫不放鬆。

遠處,傳來一絲冷哼。若是走近便可以看到,這便是先前消失的金尾獼猴。它冷笑一聲,旋即道:「鼻子真是比狗還靈啊!竟然這麼警惕!不愧是那個人的走狗!」

金尾獼猴從樹上一躍而下,穩穩的站在地上,望著漸漸遠去的巨猿與金睛虎,淡淡道:「你們畢竟守護不了他們一世啊!我可是還有著大把大把的時間呢!」

「你最好祈禱不要讓我抓到你啊!林風!」 一夜倏忽而過。

第二日,林風的傷勢已經恢復了十之七八,而白石小豬也早已醒來,在巨猿與金睛虎的幫助下,他們都恢復了大半。原本巨猿還希望林風等人能夠在這天戰峰多停留一些日子,完全恢復之後再離開,但是卻被林風以『夜長夢多』為由謝絕了它們的好意。巨猿與金睛虎將林風一行人送到了亂古域的出入口處!

「不能再往前送你們了!我曾在主人面前立下誓言,守住天戰峰,在主人歸來之前絕不離開!」巨猿嚴肅說道,目光恭敬無比。

林風點點頭,再次道謝道:「多謝猿前輩護送!若是日後有什麼林風能夠幫的忙,林風決不推辭!」

巨猿並未因為林風現在實力低微就嘲笑他,認為這不切實際。而是嚴肅的點了點頭。「去吧!一路小心!」巨猿與金睛虎一齊說道。

林風一行人與巨猿金睛虎道別一聲,便再次踏上了歸途。

「桀桀!」金尾獼猴怪笑一聲,冷冷道:「果然分開了!這下子到了靈葉域,我看看倒還有誰護著你們!」

話音未落,一道身形閃現,竟出現在靈葉域通往亂古域的通道前等候。只見此人一身黑衣,長長的黑髮散落,一雙黑眸,看上去冷酷無比。

「黑羽!」金尾獼猴大驚失色,「他怎麼會在這裡?」它臉色一變,不由回憶起了當初的事情。金尾獼猴還清楚的記得,黑羽一人,將自己一方勢力殺的血流成河,即使自己出手也無法抵擋他!

「難道他也是……」金尾獼猴臉色冷冷,心中暗暗祈禱,不是自己心中所想的那般。

林風一行人穿過通道,便到達了靈葉域。

靈葉域,比之亂古域修行環境稍微差了一些,但卻勝在自然環境優美。 月未央:江山美人決 在這種優美的環境下,修行者更容易平心靜氣,也更容易溝通天地大道。而亂古域卻太過喧囂。

呼吸著這裡的空氣,林風不禁露出笑臉:「終於回來了!」靈葉域並不如亂古域大,若是加速前行,在今日日落之前便能夠趕回葉城!

然而還未看清周圍的景色,林風便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