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呵呵,抱歉,朕還真的看不上汝等這種人呢。」


袁術一邊如此說著,一邊無情揮動手中龍淵劍。

唰!

一道精光閃過,蔡瑁已是人頭落地。

他腦袋骨碌碌掉落在地上,一雙眼睛還瞪大著,彷彿不敢相信自己就這樣死在袁術手裡。

他那雙眼正好瞪著張允,直接把張允給嚇傻了,磕頭如搗蒜般求饒道:「仲氏陛下饒命,末將並沒有殺劉表和劉琦父子,末將只想要活著,末將並沒有錯啊!」

袁術厭惡道:「夠了!身為一個武將,汝竟然這般貪生怕死,丟人不丟人?」

說罷,袁術又一次揮動手中龍淵劍。

唰。

精光閃過,張允人頭同樣落地。

旋即,袁術又看向那些剩餘瑟瑟發抖的荊州水軍士兵們,寬慰道;

「汝等不必懼怕,他們二人是因為不忠不義,才會被朕殺了的,汝等二人,只要無愧於心,便是可以。」

聞言,那剩餘的荊州水軍士兵們,紛紛磕頭如搗蒜道;「我等以後,絕對忠誠於仲氏皇帝陛下。」

袁術笑眯眯點點頭:「甚好,甚好……」

接著,他便率領大軍進入江陵城。

拿下江陵城后,袁術算是取代劉表,徹底掌握了荊襄九郡。

之後,他便任命蒯越為荊州刺史,負責處理荊州一系列零散政務。

等安排完一切后,袁術就打算班師返回壽春,畢竟那麼久過去了,他也不知道曹操那傢伙有沒有再搞鬼。

相比於劉表,袁術覺得曹操才是一個合格的對手啊!

沒想到的是,就在他準備班師回朝之時,荊州邊境信陵城傳來消息,說是遭到大批川軍進攻。

川軍,來自益州。

看樣子,是益州牧劉璋聽說劉表不行了,所以才趁火打劫想要分上一杯羹啊。

很可惜,他遇上了袁術。

一點兒也沒有墨跡,袁術當機立斷,親自帶著大軍前往支援……

信陵城,十萬川軍兵臨城下,由蜀中大將張任率領。

面對如此多的敵軍,信陵太守慌得一批,估摸著要不然投降算了。

但也就在這時候,有消息傳來,說是仲氏皇帝袁術正式拿下荊襄九郡,聽聞信陵有難,所以趕來支援。

如此,信陵太守不在懼怕,甚至還站在城樓上,指著張任叫罵道;「張任,汝這個老匹夫,我們家仲氏皇帝袁術快要領援軍趕來了,汝快快逃命去吧。」

作為從劉璋之父劉焉執政益州時期起就開始追隨的將領,張任年齡確實挺大了。

但,這也不代表,他能夠任由別人侮辱。

當場,張任拉弓搭箭就朝著城樓射去。

信陵太守冷笑道:「哈哈,老匹夫,汝以為汝是個什麼東西,還能夠射中我么?汝休要做夢了……」

話還沒說完,信陵太守猛得感覺自己喉嚨一涼。

竟然是自己的喉嚨,真的被利箭給射穿了。

啊這……

看著源源不斷流淌出鮮血喉嚨,信陵太守一屁股蹲倒在地上,已然死得不能夠再死啦。

「張任將軍真乃神射手也!」

「張任將軍威武!」

張任如此表現,可謂是大大激勵了川軍將士們,使他們一個個激動叫喊起來。

而信陵城的守軍將士,在看到自家太守大人被射殺后,一個個慌不擇已,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張任見狀,大手一揮,打算趁勢攻佔信陵城。

忽然間,一陣驚天動地行軍聲響起,卻是袁術率領大批袁軍趕到了。

張任眯起眼睛,看著那身穿龍紋黃金戰甲的袁術,呢喃道;「有意思,這就是那稱帝逆賊袁術么?」

與此同時,袁術也看到了張任,揮動著手中龍淵劍大喝道;「汝是何人?竟然膽敢侵犯朕的地盤?」

張任抱拳道:「末將張綉,拜見仲氏陛下……末將聽說陛下與劉表正在荊州交戰,便想要來幫幫忙,沒想到的是荊州已被陛下拿下了。」

「既然如此,那末將就先告退啦。」

真的,張任此來,就是為撿便宜而已,現在便宜撿不著,袁術大軍要在自己這邊之上,若是真的正兒八經交戰話,怕是得不償失也。

所以,他要撤軍了!

袁術冷哼一聲沒有說話,內心也在考慮要不要把這支川軍入侵隊滅掉,畢竟現在北邊的曹操還沒被滅掉,所以他現在還沒有去滅劉璋的想法。

「張任師兄!」

「張任師兄!」

就在這時候,有兩道歡喜的叫聲響起,竟然是趙雲和張綉衝出,對著張任欣喜如狂叫喊著。

袁術差點兒忘記了,趙雲張綉跟張任師承同門,皆是槍神童淵的弟子啊!

張任看到他們兩個,也是挺意外的,詫異道;「張綉師弟?子龍師弟?原來你們目前在仲氏皇帝手下做事啊?哎呀呀,這可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了呢。」

「這樣吧,為兄先走了,汝等日後要是有空的話,就到川中去找師兄,我請汝等吃飯。」

說完這番客套話,張任就要帶軍撤離了。

然而,袁術卻是威嚴叫喊道:「張任,朕要汝走了么?」

聞言,張任唯有止住腳步,皮笑肉不笑道;「不知仲氏皇帝陛下,還有何事呼?」

張綉和趙雲紛紛勸說袁術道;「陛下,看在我等面子上,要不然還是算了吧。」

然而,就在這時候,信陵城樓上傳來守軍們的哭喊之聲;「陛下,這個張任,剛剛把我們的太守大人給射殺了!」 畢竟慕容藍覺得慕容家主尋找自己,只可能是把自己當顆棋子。

現在又久久不行動,那背後一定有更龐大的計劃。

其實她不知道的是,慕容家主只是覺得慕容藍太像他母親了,所以別人想讓慕容藍多陪伴他一段時間。

這個舉動可是引來了慕容夫人的不滿,可是現如今慕容家已經變成了這個樣子,她也不敢說些什麼。

畢竟慕容家的落魄,跟他也是有一些微乎其微的關係。

慕容家大少爺可是看不慣慕容藍和自己父親這副情深意切的樣子,每次都摔門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慕容夫人只能在一旁陪笑的說道:「他今天心情不好,希望你們理解一下。」

說完之後便也離開了客廳的位置,留下了慕容家主和慕容藍兩個人。

慕容藍訕訕的笑了笑,望著眼前的父親,他倒是頭一次感受到父愛,只不過她明白,這一切都是虛偽的罷了。

「父親如此這般對我,怕是阿姨和哥哥都要吃醋了。」

慕容藍從不叫慕容夫人母親,因為她知道慕容夫人跟自己母親相比,也不知道差到哪裡去了。

況且她只有一個母親,怎麼可能叫慕容夫人母親呢?

慕容家主深深地望了慕容藍一眼,可能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所以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太像了,簡直跟你母親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

慕容藍聽到自己母親,嘴角抽了抽。

這也是她第1次在自己父親嘴裡聽到母親,不過這卻是因為自己跟母親長得像。

想到以前,不管慕容夫人怎麼欺辱自己,慕容家主就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慕容藍不禁握緊了自己的雙手,她遲早是想讓這些人付出代價的。

韓風聽完了慕容藍給他彙報的東西,心裡也是有些震驚的,看來慕容藍倒是真的讓慕容家主有些改觀。

不過改觀雖改觀,卻也破壞不了他們的計劃。

畢竟聽慕容藍的語氣,他就知道慕容藍對這次復仇十分的堅定。

「好好按照計劃實施吧!」

韓風說完之後,便掛了電話,百無聊賴的躺在了床上,把手機放在了一旁。

不過卻又突然想起了什麼,又把手機拿到了自己的手上。

看著那個熟悉的聊天框,還有熟悉的頭像。

自己好像已經很久沒有跟白蓉蓉聊天了,只不過最近事情太多了,所以韓風一直沒有這個時間罷了。

想來白蓉蓉也是很久沒有聯繫他了,韓風心裡就閃過一絲落寞的神情。

不過畢竟是自己在追別人,所以韓風很快就恢復過來,試探性的給白蓉蓉發了一句:「在嗎?」

白蓉蓉剛洗完自己的頭髮,就聽到了手機消息的聲音,她連忙拿起手機,終於看到了那個熟悉的頭像。

其實她這些天也一直都在等著韓風給他發消息,因為他知道母家家主一般都是很繁忙的,所以並不想要打擾韓風,一直都在等著韓風給她發消息。

如今終於收到了消息的,也抱著手機,笑得像一個孩子一樣。

「我在。」

白蓉蓉小心翼翼地回復了兩個字,然後便一直抱著手機,期待著韓風的回復。

韓風似乎也沒有想到白蓉蓉會秒回一樣,心裡也陷入了糾結,但不知道該給白蓉蓉發些什麼,所以自然也是有些猶豫的。

他把對話框的字打了又刪,刪了又打,心裡還是沒有拿定主意。

另一邊的白蓉蓉看著正在輸入幾個字,打著哈欠,可是遲遲收不到韓風的消息,白蓉蓉心裡也是十分疑惑的。

難不成是自己手機壞了嗎?她有些疑惑的檢查著自己的手機。

實在看不出來哪裡有毛病,於是又拿了一個放在床頭櫃的手機,熟練地登上了自己的微信賬號。卻發現還是沒有收到木家家主的消息。

白蓉蓉皺起了眉頭,於是連忙跑下了樓,去到了自己父親的書房裡。

白蓉蓉禮貌的敲了敲門,白老爺子連忙讓白蓉蓉進來。

聽到這敲門聲,白老爺子就知道來者是誰,因為也就只有白蓉蓉敢在他工作的時候打擾自己吧!

「蓉蓉找我有什麼事嗎?這都這麼晚了,怎麼還沒歇息?」

白老爺子抬起頭來,臉上沒有絲毫不悅的神情。

往常這個時間白蓉蓉早就已經休息了,卻沒有想到竟然在現在找到了自己。

「爹,你能給我換個手機嗎?我這手機好像壞了一樣,收不到消息。」

白老爺子有些疑惑的就皺起了眉頭:「那我明天就派人給你買一個最新款。」白蓉蓉一臉笑意的點了點頭:「爹對我最好了,我剛才給你磨了杯咖啡,現在還在打磨咖啡豆,等等我就給你端來。」

白老爺子點了點頭,不過卻用眼神瞟了一眼白蓉蓉的手機屏幕。

看到木家家主4個字,白老爺子就明白過來。

他這個傻女兒喲!只是收不到人家的消息罷了,就如此激動的樣子,這要讓他怎麼放心把女兒嫁出去呀!

正是這個原因,所以白老爺子才打算讓別人入贅的。

只不過如今遲遲沒有挑選到合適的人選,看來自己女兒是對木家家主情有獨鍾了。

只不過讓木家家主入贅的話,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白老爺子無奈的嘆了口氣,又望了望自己的女兒。

正在猶豫的韓風,手機里突然推送出一條消息,於是立馬來了靈感。

「明天一起去天文館嗎?聽說這次天文館可是難得一遇的。」

剛打算離開的白蓉蓉,就收到了韓風的消息,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毫不猶豫的回復:「好啊!」

看著自己女兒滿心歡喜的樣子,白老爺子也是十分高興的。

只見白蓉蓉揮了揮手,然後對自己父親說道:「父親手機就不用買了,至於咖啡的話,我待會就讓下人給你端過來,我先回去睡覺了,父親大人晚安。」

白蓉蓉說完之後,還等白老爺子反應過來,就一溜煙的跑了。

白老爺子只能無奈的看著白蓉蓉的背影,看來自己女兒以後也是一個見色起意的傢伙。

。 「怎麼會……」

北條誠懵逼的張大了嘴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