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哈哈,你倒是有些意思啊。」


老者並沒有發怒,反而大笑開來,隨後望著童毅,道:「你若是能擒得一頭仙鶴,我便可保你進入后萬華聖院獲得最高的待遇!」

「有靈藥、聖葯嗎?」童毅忍不住問道,不過隨後一句話實在是令人咂舌:「我這人胃口不大,一天千株靈藥即可,偶爾有聖葯換換口味就好了。」

老者聽聞,當場就咳出一口老血,這是氣的,只見他吹鬍子瞪眼的望著童毅,道:「你也不怕撐死,我看你不要來我們聖院了,還是去搶劫吧!」

也難怪老者生氣,畢竟這小兔崽子實在是獅子大開口了,一天千株靈藥,這真不如去搶,雖然人家聖院家大業大,但是一天千株靈藥也養不起啊。

「真窮!」童毅一臉鄙夷的樣子,斜睨老者。

「你這是什麼眼神?」

老者對於這個眼神很是不爽,隨即一氣之下,道:「你若是能擒得一隻仙鶴,我不敢說一天千株靈藥,但是一個月我還是能答應你的!」

「好,我替老大答應了,我這就去抓只仙鶴烤了吃!」

未等童毅說話,烈焰鳥便是應了下來,隨後猙獰一笑,頓時向著遠處仙鶴飛撲而去。

只見遠處,天空赤炎漫天,神虹貫日,偶爾爆發出陣陣哀鳴聲,同時哪裡狂風肆虐,飛沙走石。

沒過多久,烈焰鳥回來了,整隻鳥看起來頗為狼狽,身上還沾染了片片血跡,但是它卻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老大,不辱使命,我拼盡全身力氣,最終還是幫你傷了幾隻仙鶴,到時候你就挑著那幾個跛腳的仙鶴抓就好,然後咱們烤了吃!」烈焰鳥對著童毅嘿嘿笑道,看起來是要多猥瑣有多猥瑣。

「好,看在你這麼努力的份上,這次就不給你留鶴屁股吃了!」童毅欣慰的點了點頭,隨即他快步遠處,起身一躍,沖向前方仙鶴群。

老者聽聞一楞,隨即大笑,笑的很燦爛,:「哈哈,這次總算撿到寶嘍!」

「唳——」

一道嬌小的身影竄入仙鶴群后,哪裡頓時就跟炸開了鍋似的,一聲聲哀鳴不斷響起,一時間,天空中鳥羽紛舞,一道人影在哪裡不斷的這場折騰,這是一場沒有任何懸念的戰鬥,更是令人不忍直視的戰鬥。

開始老者露出了笑容,然後慢慢變成了驚容,直到最後他的笑容完全僵硬了,因為他發現,這個小屁孩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料,因為他實在是太兇殘了!你見過五六歲的孩童跟個野人似的,抓到仙鶴就是敲暈、拔毛,然後扔進麻袋裡的么?

最終,他忍無可忍,憤懣開口,道:「你個熊孩子,趕快停手,在這麼下去,仙鶴都被你扔進麻袋裡了!」

童毅開始並沒有理睬他的話,但是後來他感受到老者的憤怒,同時感受到了一股令人窒息的威壓后,方才停手,隨後有些不滿的瞪著老者,道:「你個老不死的,這仙鶴是你家的么?我才抓幾十隻而已,不是給你留不少呢么?」

「老大,咱說話小心點,這個老癟犢子實力簡直強的變態啊!」

烈焰鳥聲音很低,害怕老者聽見,剛剛它感覺到了一股威壓,僅僅一瞬間它渾身的鳥毛就炸立了,因此它知道,這個其貌不揚的老頭絕對是個狠茬子。

不遠處,老者嘴角一陣抽搐,但是最終還是沒有發怒,而是強行擠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你通過了,老夫說話算話,絕對會給予你聖院最高的待遇,但是,你能不能把這些仙鶴放了啊?」

「不行,這是戰利品,今日我們要吃燉仙鶴吃!」未等童毅開口,烈焰鳥就直接嚴詞拒絕,那一臉堅決的樣子,就跟仙鶴是它抓似的。

「沒臉,還搶我話!」童毅怒喝,一棍子就掄了過去,將它後腦勺砸了個大包。

「沒臉,還搶我話!」

童毅怒喝,一棍子就掄了過去,將它後腦勺砸了個大肉包。

「寶寶心裡苦,但寶寶不說。」

烈焰鳥揉著後腦勺,無比委屈,就跟受氣的小媳婦似的。

「還敢跟我裝嫩?」童毅又怒了,擼袖子就過去一頓拳打腳踢。

「啊,殺鳥了……」

「救鳥命啊……」

…… 「哎呦,爺的小腰算是被你折騰折了……」

……

許久后,童毅舒展了下筋骨,看著老者,問道:「你剛剛說啥來著?」

「我說仙鶴咱是不是能放了?」老者愣了楞說道,因為他發現自己又低估童毅了,這傢伙下手是真狠,那可是他的跟班啊!結果就因為一句話,被揍的鼻青臉腫,短暫性癱瘓,這簡直就是個暴力狂。

「不行,這是我的戰利品,我今日要燉了換換口味!」童毅肅然而拒,他很想嘗嘗仙鶴味道,因為從未嘗過。

說完,童毅不在理會那個黑臉的老頭,架起古鼎,從麻袋拎出仙鶴,隨手就扔進古鼎燒燉了起來。

沒多久,古鼎內就傳出一股香氣,肉香撲鼻,這絕對是世間少有的美味佳肴。

「熟嘍!」

童毅聞到了香味,當他揭開鼎蓋后,裡面的香氣瞬間瀰漫開來,並蕩漾出一縷縷霞光,哪怕是不遠處的老者都動容了,露出驚異之色。如果仔細看,你會發現他的嘴角都生出津液了,此時的他很想上前分羹,滿足口腹之慾。

「好!」老者說道,這是發自內心的讚歎。

他吃過許多罕見的美食,但是跟眼前的絕對不是一個檔次,他要是知道仙鶴是這等美食,肯定會天天偷一隻,好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慾。

「這是世間少有的美食,老大,咱們把剩下的仙鶴都捉了吧!」烈焰鳥偷偷抿了一口湯,小聲的說道,此時的它都感覺自己整個鳥都飛升了一般,那種感覺是無法言語的。

這種肉鮮柔嬌嫩,肥而不膩,入口即化,吃上一口令人終生不忘,這已經不再是味覺的享受,而是精神上難以表達的享受。

「你是不是想進鍋里泡泡澡啊?」童毅沒好氣的瞪了它一眼,感覺它很蠢,原本自己的想法已經被他攪和了,不遠處的老者肯定會監督他們的。

「算了,就當我沒說,我繼續和我的湯吧!」它很識趣,知道自己不能吃肉,只有喝湯的份,要是在說話恐怕湯都沒的喝了。

「看把你可憐的,一起吃吧!」童毅見它那個可憐的樣,也是有些於心不忍,隨即大方地說道。

「啊……」

烈焰鳥眯著眼睛一臉享受的樣子,隨後它很是得瑟的望著遠處的老者,道:「想吃么?我跟你說,這仙鶴肉肥而不膩,入口爽滑,那叫一個美啊!」說著,它又扔進嘴裡一小塊肉,那叫一個享受。

「小鳥崽子,你信不信老夫讓你無法入院?」此時,老者心裡憋著一股氣,很想找機會撒氣,憑啥他倆在哪吃,自己瞅著?

「喂,老頭這和我沒關係,我可是等著你說的千株靈藥呢。」

童毅從鍋里探出腦袋,有些不滿的望著老者,隨後又繼續埋頭苦幹。

「你倆在哪裡吃好意思嗎?」老者忿忿不已,道:「難道你倆就好意思眼睜睜的看著我在這裡瞅著你倆吃?」

「我會閉上眼睛的!」兩者相視一眼,隨即異口同聲地說道。

「看你這麼可憐的份上,這塊骨頭你拿去吧!」烈焰鳥抹了把嘴,張嘴吐出一小塊骨頭,可它見老者露出一臉厭惡樣子,頓時叫道:「你別不知好歹,我以前吃肉可是從不吐骨頭的! 熊孩子之穿越萬界搞事情 見你可憐,特意給你留了一塊骨頭,怎麼你還不得意了?」

剛剛它吃了不少,雖然沒吃飽,但是很滿足了,很自覺的走到了一邊,竟然仰躺了起來,翹著二郎腿,從嘴裡扣出一根很纖細的骨頭,竟像模像樣的剔起了牙,因為它總看見童毅剔牙,感覺很酷,所以特此模仿。

「你有牙么?」老者瞥它他一眼,滿臉都是嘲諷之色。

「我吃過仙鶴肉,你吃過么?」烈焰鳥反駁,斜睨他,一臉不屑的樣子。

老者瞬間語塞,此時的他,現在恨不得一巴掌把它拍死,因為這鳥說話太毒了,可是他不知道,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它的老大。

「咳咳,那個……要不也讓我嘗一口?」老者走上古鼎旁,對著童毅試探性的問道。

「想吃?」童毅問道。

老者沒好意思說,只是點了點頭。

「我再問你話,你是不是想吃!」童毅再次重聲問道。

「是,老子想吃!你個小兔崽子非要老夫說出來才可以么?」老者爆發了,聲音很大,好似驚雷一般,震的這片空間都在嗡嗡作響。

「啊……我聾了,我要死了!」烈焰鳥尖叫,隨後它慢慢的癱倒在地,翻著白眼,一動不動。

它感受到老者的怒意,擔心突然過來找自己麻煩,畢竟剛剛它說的話很毒,打算裝死避難。

「我這耳朵啊,都要被你震聾了!」童毅捂著耳朵,一臉不滿之色,隨即很是大聲地說道:「你都把我家大紅硬生生給震死了,我憑什麼給你仙鶴肉?」

「它在裝死!」老者很是平靜地說道。

「你瞎說,我才沒裝死!」烈焰鳥當時就不樂意了,頓時起身大叫。

「那你怎麼栽倒在地上一動不動?」老者斜睨,一臉鄙夷的樣子。

「誰告訴你我裝死了?我是剛剛吃仙鶴肉,吃的有些補過頭了!」它臉不紅,心不跳。

老者聽聞臉色瞬間又黑了,直接對著它暴吼出聲:「你個鳥崽子,再敢說我就把你宰了!」

他真的怒了,因為這鳥嘴太賤了,揪住一句話還就沒玩完了。

「哦……」

它畏懼了,很是乖順的點了點頭。因為它知道,眼前的老者雖然看起來跟凡人一般,但其實是因為老者已經返璞歸真,這是一種質超脫,老者若真的發怒,恐怕整個東荒都會顫抖。

「哎呀呀,您老生什麼氣呢?」童毅趕忙打圓場,為其捏肩,「您老的那一份我自然是留了,隨時等您去食用!」

他不是因為老者生氣方才如此,主要的原因還是怕老者發怒而牽扯到自己,從而把答應自己的千株靈藥給作廢。

「還是你小子會說話,等入了聖院,我絕對會讓你得到聖院最好的培養!」老者是咋看童毅咋舒服,為什麼這孩子讓你看起來那麼順眼呢,而且老者已經將童毅當做徒弟來看待了。

「噗——」

烈焰鳥聽到這話,當場噴出一口骨頭渣子,隨即捧腹哈哈大笑,這是它聽過最好笑的話了,因為它居然有人說童毅是好孩子,他若是好孩子的話,那世界就沒有好人了!

「這鳥怎麼了?是不是發瘋了?」

老者看著地上不停打滾大笑的烈焰鳥,眼神中充滿了不解。

童毅笑道:「沒事,正常,這鳥有病,天天都會發瘋不要管它!」

「你才有病呢,你全家都有病!」烈焰鳥就跟打了雞血似的,直接破口大罵,可是話剛說出去,就後悔了。只見它眼睛始終盯著童毅,見他居然沒有反應后,當即像天上猛然躍起,展開翅膀就向著遠方逃竄。

「砰——」

童毅瞬間動了,直接砸在了它的脊背上。

「嗷——」

烈焰鳥厲聲慘嚎,它感覺自己被一座大山砸到了,感覺渾身筋骨都要碎了。

「你剛剛說什麼?」童毅躺在它身上,淡淡開口。

不遠處,老者被剛剛那聲慘嚎部驚的渾身也是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叫的太慘了,同時對童毅也是有了一個更深刻的了解。

「我說我有病,我全家都有病。」它連忙糾正,而且它的聲音也不像剛剛那麼大,反而很小,整個鳥看起來更是有些憔悴,看來剛剛那下子,給它砸的不輕。

「你們繼續啊,我繼續吃我的肉。」老者一邊啃著手中的肉,一邊說道。

「滾!」

「滾!」

數日後,烈焰鳥的傷已經基本痊癒,同時肚子也是鼓了起來,看樣子這幾日應該沒少吃,而且它感覺自己的體魄更是是強大了不少。

童毅看著滿嘴油漬、頭髮邋遢的白衣老者有些不滿地說道:「喂,死老頭,這幾天你吃我們不少東西了,應該帶我們進入聖院了吧?」

「好,這就送你倆去!」

老者擦了擦嘴角的油漬,趁他倆不注意,一腳踢一個,只見兩道光點先後衝天而起,眨眼間便徹底消失在這片天地。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