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哈哈,膽小鬼,連個地洞都不敢進!那我們走了,你就在外面喝風吧!」格莉德見提西亞變回百米巨人的模樣,知道他肯定想用蠻力拆洞,帶著三人向深處走去。


斯露德見危險解除,向格莉德把兩人介紹一番,而後拉著她的手撒嬌道:「格莉德,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是我以前修的一個洞穴,前兩天沒事來看看,沒想到會碰到你們。對了,你們怎麼會招惹上那個恐怖的傢伙?」格莉德道。

斯露德於是把和艾格瑟戰鬥,之後提西亞又出現的事說了一遍。格莉德搖頭苦笑道:「你們有麻煩了,這傢伙最記仇不說,速度飛快,嗅覺還靈敏無比,你們一旦出現在約頓海姆的地面上,肯定會被他追查到的。」

卓越心說我就知道這趟不好走,只是沒想到上來就碰這麼強大的存在。想了想道:「格莉德,約頓海姆像提西亞這麼強大的巨人多嗎?」

「這麼強大的傢伙,要是有十個八個估計奧丁該睡不著覺了。」格莉德性格豪放爽朗,竟然開起了奧丁的玩笑。

斯露德沉聲道:「提西亞是約頓海姆最強大的巨人之一,能像他一樣強的不會超過三人。」

「真尼瑪鬱悶,怎麼剛來就碰到這麼強大的怪物,不會是洛基告的密吧?」

卓越想著把這些一說,斯露德也皺起了眉頭,喃喃道:「若真是那樣的話,這一路上肯定有許多該死的大傢伙在等著我們,智慧之泉就難取了。」

三人都是一陣氣悶,不約而同地為前路發愁。格莉德這時道:「我倒知道一條地下通道能趕到智慧之泉南邊不遠處,只是那通道我也許久沒走過,不清楚現在怎麼樣了。」

卓越想了想沉聲道:「既然那個該死的提西亞那麼厲害,就是沒有其他巨人也不好走,我看還是走地下吧。」

格莉德見斯露德和忒提絲也都點頭同意,就把詳細地路線告訴他們。

四人又走了一陣,只見前面豁然開朗,頭上鐘乳石倒垂,來到和上次的矮人國度差不多的一個地下世界。格莉德這入口笑道:「我只能送你們到這兒,剩下的靠你們自己了。」

三人謝過格莉德,按照她說的方向繼續趕路。走了一陣卓越覺得悶,想到佛教中的阿修羅族,似乎和這巨人差不多,也是男醜女靚。於是笑道:「斯露德,這些巨人好奇怪啊,男的一個二個丑不可言,女的又都這麼漂亮!」

「是嗎,殺了艾格瑟是不是後悔了?」兩人一起回頭齊聲道。說完才發現步調出奇的一致,又都是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

卓越故意嘆了口氣:「唉,你們這些女人啊,總喜歡沒事喝飛醋,這都哪跟哪兒啊!」

「哼,誰吃醋了,我幹嘛吃醋!他們生來就那樣,鬼才知道什麼原因。」斯露德頭一昂,胸脯一挺,不屑地道。

卓越想了想又笑道:「我都懷疑那些女的是不是女巨人,不然這差距也忒大了。男的幾十上百米高,女的兩米左右,這生活在一起型號尺碼也不對啊,怪不得那些女巨人喜歡神靈和人類!」

斯露德一愣,脫口而出道:「什麼型號不對,你什麼意思啊?」

說完看忒提絲臉一紅,似乎明白過來什麼意思,唾了卓越一口,沒好氣地道:「真不要臉,整天凈想些不健康的內容。」

卓越儘力憋住笑,一臉認真地道:「看看,我是說他們身高體重相差太大,根本就沒有共同點。這你也能想歪,真是思想不健康。」

「妹子你別理他。他那賤嘴,你一理他,他能說半天不帶重樣的。」

忒提絲說完拉著斯露德把卓越趕到前面,限定卓越不能離她們少於三十米,把個武什卡特逗得在異空間大笑不止。卓越無奈,只得開動全副的精神力向前探查趕路。

地下世界沒有白天、黑夜之分,三人渴了飲些地泉,累了找個地方休息一陣,雖走得慢點,卻也比在上面提心弔膽強。

不久來到一段空氣潮濕的區域,到處是滴答的水聲和潺潺的流水。卓越知道肯定是到某段暗河地泉處了,剛把精神力外放出去,猛然感覺一陣空氣波動,接著一股腥風撲面而來。

「小心!」

卓越大喝一聲提示,接著一個縱躍跳到旁邊,就見一個數米長的顎足瞬間從遠處襲來,正打在剛才所站的地方,周圍的山石被打得四處紛飛。

定睛一看,只見一條數十米長的巨大蜈蚣張牙舞爪地出現在面前。那蜈蚣紅頭黑背,身上的環節如巨大的盔甲套在上面一樣,兩眼如兩盞巨大的紅燈籠,嘴爪之間有幽冷的藍光閃動,悉悉索索地還響個不停,顯然是巨毒之物。

「不凡小心,這是百足天龍,不光力大無窮、防禦強悍,而且還有劇毒。」斯露德抽出寶劍,在後面大聲提示道。

「什麼百足天龍,這分明是只黑鐵蜈蚣嘛!」卓越暗暗撇嘴,這北地人是見龍見多了怎地,什麼怪物都喜歡安個龍字。

他由道祖打入意識海里的丹藥總匯里看過這東西,知道它們性情陰冷,喜食動物精血,性主寒,有劇毒,黑鐵之名的由來,就是因為它們外殼堅硬無比,刀劍難傷。只是黑鐵蜈蚣一般都是幾厘米長,這傢伙不知什麼原因竟然長這麼大,恐怕不好對付。

這時那蜈蚣滋滋怪叫幾聲,百足齊動,帶動一陣腥風,再次向卓越撲擊而去。卓越知道這怪物力大無窮,根本不能以力相抗,又是縱身一躍再次閃過。

「嘭!」「嗷,該死!」

原來他躲閃的過程中一個沒注意,頭竟然直接撞到頂上的山石了。落地后揉了揉頭,鬱悶地道:「這鬼地方真是操蛋,做個動作都束手束腳的。」

說著見那蜈蚣作勢又要撲擊,再不給它機會,祭起金光劍就向蜈蚣頭上刺去。只聽噹的一聲響,金光劍不但沒破開這黑鐵蜈蚣的防禦,反被它一下彈起跳得老高。

「這劍是廢了,竟然連個破蜈蚣都砍不動。」

卓越正想著,那邊又傳來叮叮兩聲響,原來忒提絲兩人趁機各刺一劍,也都被它那強大的防禦給反彈出去。

黑鐵蜈蚣兩次撲擊卓越不成,反被卓越三人刺了幾劍,雖然沒傷到它,卻激起了它的凶性。只見它身體左右來回擺動,噼里啪啦地撞在左右的石壁上,整個地洞都被它那蠻力撞得亂晃,撲簌簌下去了細石雨。

「這他媽什麼招數這是,不會是想把整個洞穴撞塌,把我們埋裡面慢慢食用吧?」

果果小姐的傾城時光 卓越想著再不遲疑,把戰神槍化作一件銀甲套在身上,抬手招出殺戮之劍,發動劍裡面的殺戮戰意,大喝一聲一躍而起,直向那蜈蚣頭上斬去。

那隻黑鐵蜈蚣此時也感受到了強大的殺意波動,本能地抬起前面一對顎足去架,就見紅光一閃,那對粗大的顎足讓卓越一劍切成兩段。

黑鐵蜈蚣疼得吱吱怪叫兩聲,大嘴一張,噗地噴出一道黑色的毒液。卓越不敢硬擋,趕緊一躍跳開,卻被那蜈蚣趁機一頭撞在肚腹上,瞬間飛出去十幾米遠,啪地一聲撞在石壁上。

忒提絲趁機飛出兩根冰魄神針打向那兩盞燈籠般的大眼,卻被它搖頭一震瞬間撞落在地。

「好傢夥,真是兇悍,若是在外面我就想辦法收服你了。」

卓越說著和武什卡特交流一聲,正打算一起祭出玄冥和殺戮之劍,就聽一聲雷聲響起,接著一道紫色的粗大閃電瞬間打在那頭蜈蚣頭上。 原來斯露德見形勢危急,取出臨行前托爾交給她的一把紫電劍,發動劍內蘊含的雷電之力,恰好打在正要再次攻擊的黑鐵蜈蚣頭上。

這一擊其實並未造成什麼傷害,只是黑鐵蜈蚣似乎很怵閃電,剛才的狂暴之態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吱吱怪叫幾聲,再不敢貿然發動攻擊,只是圓睜巨眼,小心戒備著三人。

卓越剛才那蜈蚣一愣神的工夫一躍跳到它背上,全力一劍刺了下去,一米多長的殺戮之劍沒柄而入。只是結果卻令他大跌眼鏡,長劍竟然根本就沒刺透蜈蚣背上的黑鐵護甲。

「好傢夥,這傢伙身上的護甲少說也有一米五厚,怪不得如此囂張,這可比後世的裝甲車可牛逼多了。」卓越拔劍搖頭嘆息。

那蜈蚣似乎能聽懂人言,不屑地看了卓越一眼,猛然又向旁邊的石壁上撞去。卓越一見趕緊一躍跳開。

斯露德這時提醒道:「不凡,天龍頭、背上的護甲太厚了,很難穿透,它的弱點在那倆巨眼和頭前的一對細長觸鬚上。」

「我知道了!」卓越答應一聲,接著向兩人傳音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配合攻擊。斯露德你先發動閃電刺激它,忒提絲用冰魄神針攻擊雙眼,我找機會削它的觸鬚。」

斯露德點頭答應一聲,右手長劍一揮,咔嚓一聲悶雷響,接著又是一道一米多粗的閃電照那蜈蚣頭上打去;忒提絲取出兩枚冰魄神針,嗖嗖兩聲也再次向它雙眼飛去。

黑鐵蜈蚣頭猛地一縮躲掉閃電打擊,接著又是一搖頭,利用體外的護甲擋掉飛針。只是第三次卻沒躲掉,被卓越趁機飛到頭前,一劍揮出,那對長大的觸鬚被他齊根削斷。

黑鐵蜈蚣觸鬚一失悶聲嘶叫幾聲,再不顧及隨時打來的閃電,百足齊揮,再次向卓越撲去。只是似乎沒掌握好空間距離,竟然乓地一聲撞在卓越身前的石壁上,又是震得整個地下山洞亂顫。

那蜈蚣接著又是幾次撲擊,不過要麼距離不夠,要麼方位判斷不準,而且忒提絲繞到它身後它似乎也沒有發覺。卓越指著它大笑道:「我知道了,這觸鬚有定位和聽覺的功能,怪不得是它的軟肋。」

忒提絲見整個地底晃動不已,似乎隨時都有塌陷的危險,趕緊道:「快想辦法收拾掉吧,不然這地下通道非被它撞塌不可。」

「斯露德,其實它還有一個弱點,我這就證明給你們看!」

卓越說著一躍來到黑鐵蜈蚣側面,唰地一劍斬出,正砍在一條近米粗的步足之上。那步足雖然也有黑甲防禦,卻比腹、背上的要弱許多,被卓越一劍齊根斬斷。

黑鐵蜈蚣一足既失,立即首尾一圈,一起急向卓越抽去,卻被卓越一縱閃開,再次一劍削掉一足。如此再三,數息的工夫卓越已經斬落中間五足。

那蜈蚣這時也知道情況不妙,再也顧不上傷人,扭頭就向之前來的方向快速竄去。

卓越一邊追上去斬足一邊道:「這腿上的黑甲並不厚,你們全力也能削斷。我們把它砍成一個肉軲轆,看它還怎麼到處爬。」

忒提絲和斯露德使用的長劍雖然不似殺戮之劍這般鋒利,卻也不是凡品,一聽立即一左一右飛躍到那蜈蚣身邊,像卓越一樣都是舉劍猛劈,那蜈蚣的步足果然應聲而落。

蜈蚣雖然有百足之稱,實際只有三十多隻,用於爬行的也就十五六對。之前卓越已經斬斷一側的五隻步足,這時三人幾劍又削斷數只,那黑鐵蜈蚣的速度很快慢了下來,最後站都站不穩了,搖搖晃晃地噗通一聲摔在地上,不甘地回頭再次一口毒液噴出。

卓越一躍躲開,趁機一劍向那燈籠般的眼睛刺去。那蜈蚣本想搖頭躲開,卻忘了身體不便,被卓越刺個正著,通紅的燈籠瞬間滅了一隻。忒提絲最後一根冰魄神針飛出,終於打中另一隻眼睛,兩盞燈籠全都熄滅。

黑鐵蜈蚣雙眼一瞎,步足再斷,此時已經成了待宰的羔羊,只能無奈地四處噴射黑色的毒液,以阻止三人靠近。只是它本就不以噴毒攻擊為主,體內也沒有多少毒液,很快就噴吐殆盡,趴在那裡不甘地吱吱亂叫。

「安息吧!讓我們三人都費了老大的力氣,你這一生也算圓滿了。」

卓越說著一劍削掉它口中的一對陰森大顎,把戰神槍化作數米長槍,一槍由口中貫穿後腦。黑鐵蜈蚣掙扎了一陣,終於嘶叫兩聲倒地死去。

忒提絲兩人也都累得一身汗,坐在它背上歇息,忒提絲苦笑道:「這怪物真恐怖,感覺比我們殺的那個九頭蛇還難打。若不是有斯露德妹子的紫電劍,我們很可能只有逃命的份。」

卓越用劍切開蜈蚣身上的黑甲,從它體內取出毒腺,又把那對觸鬚找到收起來,笑道:「不一樣的,殺九頭蛇的時候有赫拉克勒斯那個蠻子在前面扛,而且地勢開闊,我們可以從容進攻。這地洞都被這蜈蚣大半個身子佔住,我們根本施展不開,若在洞外我們又豈會如此狼狽。」

「這種個頭的百足天龍很麻煩的,我們見了一般也不願惹它。」斯露德道。

卓越這時猛然聞到一股腥氣,開始還以為是那黑鐵蜈蚣身上的,一分辨感覺不對,過去一看,原來是不遠處的一個洞里傳來的。於是提槍向那洞里慢慢走去。

洞很大,有百米來深。進去一看,只見成堆的白骨散落在洞內各處,還有不少各式各樣的活物,都被注射上麻醉劑不生不死的封在那裡,旁邊一個小坑內還有上百個白色的蜈蚣卵。

「好傢夥,我們要是被捉,估計也會被製成這種**食物封在這裡,以備它子女享用。」

卓越說著把那些白色的蜈蚣卵全都收到異空間去,斯露德奇道:「不凡,你要這些幹嘛,準備養天龍?」

卓越一笑道:「嘿嘿,這你就不懂了。這些蜈蚣卵都是上好的煉丹藥材,能製成祛除疼痛的靈丹妙藥,這次喀戎老爺子那條腿終於不用再承受痛苦了。」 三人在地下通道中又走了幾日,雖然也碰到一些怪物,不過再未對他們形成什麼威脅,數天後終於來到通道出口。此時正是白天,寒冷的北風呼嘯,洞外白茫茫一片冰雪,溫暖的南風似乎根本影響不到這裡。

卓越仔細觀察了一番,見外面毫無動靜,害怕有霜巨人埋伏在某處,又把卓瑪從異空間招出來,讓她出去查看一番。

斯露德見他那謹小慎微的樣子有些不爽,撇嘴道:「格莉德說這裡離智慧之泉沒多遠,我們直接飛過去不就行了,看你那膽小的樣子,真是枉為男兒身!」

「別廢話,一個提西亞就夠頭疼的了,我可不想再惹上另一個強大的存在。」

正說著卓瑪已經趕了回來,一臉嚴肅地道:「主人,你要去的地方一路上的確有不少巨人,從地上走想不驚動他們恐怕很難。」

卓越一聽眉頭擰成個川字,冷笑道:「看來那個巨蛇沒說錯,你們亞薩園的確有它們的內應。我只是納悶那內應怎麼會知道我們的目的,我似乎沒和別人說過啊,不會是奧丁那個老傢伙泄露的吧?」

斯露德一聽不樂意了,立即眼一瞪道:「嗨,注意說話的口氣,什麼老傢伙,那是亞薩園的主人,諸神之王。」

卓越冷笑道:「嘿嘿,我沒罵他就算是好的,我能百分之百肯定是他泄露出去的。」

斯露德一聽更是不悅,立即高聲道:「別冤枉好人,這麼做對他有什麼好處,別忘了我可也和你們在一起?」

忒提絲趕緊道:「行了,現在哪是追究這個的時候,先想想怎麼穿過這片區域吧!」

「還想什麼,直接飛吧,反正怎麼都要驚動那些巨人,飛過去速度還快點。」

卓越說完見兩人都沒什麼好的辦法,一躍從洞口跳出,縱身飛到高空,開動荷魯斯之眼一看,果然有許多巨人呆在北去的路上,正不停地四處觀望。

忒提絲兩人和卓瑪這時也都來到空中,於是眾人一起隱匿身形,慢慢向北飛去。

那智慧之泉在世界之樹的第二條主根旁,那條主根撬動土壤,形成一座巨大的高山。也許是因為世界之樹的原因,山上難得的一片綠意,在這冰雪的世界里分外顯眼。

「嗚~!嗚~!」眾人飛到一半的距離,卓越正慶幸還未被巨人發現,猛聽一個沉悶而悠遠的號角聲響起。

「尼瑪,我就不明白我們飛這麼高他們怎麼看見的。」

卓越一邊發泄著心頭的鬱悶,一邊把速度提到最大。忒提絲三人見行蹤已經敗露,也不再保留,都是全力向北飛去。

眼看離那座青山不遠了,只聽西邊猛然傳來一聲鷹鳴,接著一隻銀鷹出現在視野里,耳邊也響起提西亞那久違的笑聲:「哈哈!三個小東西,這次我看你們還往哪兒跑。」

「我阻他一阻,你們快先過去。」卓越說著也不減速,雙手上揚開始聚集能量,準備用混元斬給他來個出其不意。

斯露德眼一瞪道:「你也忒小看人,我斯露德還不是貪生怕死的人。」說著抽出紫電劍就要反攻過去。

卓越一聽差點沒氣吐血,沒好氣地道:「豬腦袋,我是阻他一阻,又不是去拚命,你急什麼。」

提西亞變的那隻銀鷹速度飛快,幾句話的工夫已經飛到眾人不遠處。卓越這時手上的混元斬能量也終於聚集完畢,於是猛然停下,回頭雙手猛然向前一甩,大喝一聲走,轉身再次向那座青山猛衝過去。

提西亞一見立即拉高身形,想從上面飄過。只是一低頭髮現這光圓竟然又迎面跟了過來,這時再想發動風浪已經來不及了,只得伸出鐵爪硬撞上去。

只聽轟隆一聲巨響,而後是他的驚叫聲,接著空中有許多鷹羽飄落。原來他速度太快,和那混元斬一撞,本對他沒什麼威脅的爆炸也產生了些傷害。傷雖然微不足道,他的身形卻被這氣浪一阻,速度立時下降許多。

「該死的,我一定要把你碎屍萬段!」提西亞暴叫一聲,雙翼連揮再次加速沖了過去。

「快降落到山上,我們利用森林掩護。」卓越說著率先落地,忒提絲三人也是迅捷地鑽入到林中,一刻不停地向前跑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