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哦,楊道友聽過我?」葉雄有些意外。


「天神帝國通緝榜上的人,實戰力強悍,神界唯一佛魔妖三道同修的人,我豈會不知。」楊開正臉上依然帶著笑,又道:「葉道友前程似錦,以後還請多擔待。」

「一個被追殺得狼狽而逃的人而已,楊道友見笑了。」

葉雄有些奇怪,現在的楊開正對他的客氣,有些過於異常。

昨晚兩人在大殿上見過面,他一直很平淡,一點都不像現在這樣子。

可能是暴龍在場,他不好意思。

或許還有別的原因。

「葉道友,你看一下上面的大屏幕,可有什麼需要的?」楊開正指著面前的一個巨大的水幕。

此刻的水幕上,寫著四十幾種物品,全都是頂級的材料,這些東西如果在外面,肯定會被轟搶。

「這些都是咱們這裡面的人用來交易的東西。像咱們這些修士,修鍊過程之中肯定會遇到了一些自己用不上,但是別人很有用的東西。如果你看上了,可以跟物品的主人商量,雙方交易。當然,如果你身有什麼東西不需要的,也可以拿出來放到水幕上,等別人用有價值的東西來跟你交換。」楊開正說道。

葉雄身上最珍貴的東西就是神器。

現在他身上有天命輪,五行神劍,黑暗之中,毀滅之錘。

除了天命輪他沒辦法拿出來之外,剩下的幾件神器他都可以用來交易,說不定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葉雄目光落到水幕之中,細細地看著,突然眼睛一亮。

冰蟬蠶蛹。

這是修鍊真猿變第八變金猿王所需要的材料。

真猿八變需要神猿王本尊的血脈,他已經有了,現在還差兩樣東西,五行神土跟冰蟬蠶痛。

這兩樣東西他一直都在尋找著,但是從來都沒有碰到,沒想到今天會在此事遇到。

「葉道友可是相中了東西?」楊開正笑著問。

「確實是相中了一樣東西,對我有點用。」葉雄點了點頭。

「既然這樣,請葉道友去用自己一件有價值的東西登記吧,想在這裡交易,必須要一件有價值的東西,這是規定。」楊開正說道。

葉雄點了點頭,朝中心的物品託管處走去。

「道友你好,請問是要參加交易會嗎?」

「參加交易會,必須要一件有價值的物品,經過我們公認,覺得有價值才可以。」

前台的那名高挑的美女微笑地說道。

見葉雄還在猶豫,那美女繼續說道:「道友請放心,這裡是暴風城,舉行這麼久的交易會,從來都沒有出過事,沒人敢在這裡撒野。」

葉雄想了一下,將毀滅之錘拿出來。

幾件神器之中,他最沒用就是這個,五行神劍有時會用,黑暗之心是路瑤的神器,他也不可能扔掉。

暗虎已死,這神器落到誰手裡,他不在乎。

「道友請稍等。」那美女將小錘帶了進去。

十分鐘之後,美女回來了,笑道:「道友,神器毀滅之錘已經被鑒定,現在在物品價值榜上排行第二,你擁了交易的資格,這是你物品卡,掛在胸口,憑此證你能隨便跟周圍擁有憑證的人交易。」

美女將一張刻著『二』字卡片遞給他。

「多謝。」

葉雄點了點頭,將卡片放在胸前。 這裡來的人大多數都是多次來的,所以根本就沒有多餘的溝通。

「葉道友果然厲害,沒想到身上還有當初的十大神器,好大的手筆。」楊開正又走了過來,笑道。

「神器雖厲害,也要適合的人才有用,我用不上。」葉雄說道。

「可惜老夫修鍊的是道門功法,不然還真想跟你交換一下。」楊開正笑道。

「那就真的很遺憾了。」葉雄淡淡地說道。

楊開正似乎能感覺到他聲音裡面那冰冷的語氣,笑道:「葉道友,你去找人交易吧,我也忙了。」

葉雄點了點頭,兩人分開了。

葉雄目光落到水鏡之上,只見上面的冰蠶蟬蛹排在第六,目光當下掃視著場中的人,看看誰的胸牌是六。

突然,一名白面書生他面前,擋住他的去路。

「道友,可有興趣跟我交易?」

白面書生長得有些油膩,粉嫩嫩的皮膚,看起來就像個娘們。

如果不是葉雄能看透他,還真以為他是女扮男修呢!

世界上居然還有這麼妖的男人。

「不好意思,我對你的東西沒興趣。」

書生胸前的牌號是三十四號,對應水幕上的物品是生骨斷續丹,這種東西雖然是治傷的靈藥,但是跟別的物品相比,還是相差太遠了。

「道友第一次來吧,不知道排號只是個入場券嗎,真正的好東西沒幾個人擺上去的。」白衣書生笑道。

葉雄啟動慧眼,瞬間掃過他的身體。

是道修。

元氣說不上洪厚,也不算弱,中規中矩的那種。

這種程度,根本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你是道修,我這毀滅之錘對你似乎也沒用啊!」葉雄道。

「我沒用,但是我朋友有用啊!」白衣書生將摺扇收了起來,指著那邊角落的一間暗室,笑道:「道友,咱們去那裡聊如何?」

「為了方便交流交易,大殿兩邊建了很多房間,這些房間能隔音,還能擋光,方便交易者之間交流。」

「想聊,得看你有什麼能讓我動心的東西,我可沒那麼多時間。」葉雄冷哼。

「《真鳳變》五變之後修鍊功法,這個足夠嗎?」白面書生笑道。

葉雄瞳禮一縮。

他目光炯炯地盯著對方,冷冷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對方居然知道他最需要是《真鳳變》五變以後的功法,這實在是太不可意議了!

「葉道友別緊張,在這裡起碼有一半以上的人認識你,堂堂天神帝國最高的賞金,你又不易容,不知道你才怪。」白面書生似乎早就猜測到他反應一樣,繼續道:「你的資料已經曝光,修鍊佛道妖三道,妖道之中,你修鍊的是五靈變,其中《真鳳變》六層以上的功法已經失傳兩萬年,所以真鳳一族,沒有人能再來神界,被稱之為最沒落的神獸一族,這些都不是秘密了。」

「既然真鳳變後面的功法失落,你又如何得知,我憑什麼相信你?」葉雄問。

「這裡人多,說話不方便,實話跟你說,雖然咱們可以用隔音禁制,但是這裡的人精明到你無法想像的地步,通過嘴唇動作,都知道你在說什麼,咱們還是進去聊吧!」白面書生再次邀請。

葉雄已經被成功吸引,根本就沒有拒絕的能力,當下兩人進入一個小房間之中。

小房間裡面只有不到十平米的地方,空空也,什麼都沒有。

萬古神帝 「有什麼咱們就直接說吧,別拐彎抹角了。」葉雄直接說道。

「在跟你談交易之前,我先跟你講段故事,你聽過神山之變嗎?」

葉雄點了點頭,神山之變他如何會不知,連背後的主使之人他都知道。

這白面書生一副知曉天下的樣子,就看他能說出什麼東西來。

「略略聽過。」 快穿之大佬總想當廢材 葉雄點了點頭。

「神山之戰之後,陸青鋒勝出,成為新一任神帝,他當上帝位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鞏固自己的地位,所以他發出邀請函,邀請各境強者前去參加他的升任大典。 重生之豪門影帝 作為五境之中最著名的五神獸秘境,神猿王國,玄武境,青龍境,白虎鏡跟鳳凰秘境,也在邀請之中。」

登基大典,為鞏固名聲,這一點做法很正常。

「神界有一條不成文的條文,就是想當神帝,除了實力夠強之外,還必須要鼻青眼腫征服一輪三國五境,你知道這一輪三國五境指的是什麼嗎?」白面書生問。

「一輪指的自然是代表神帝身份的神器天命輪,至於五境,應該就是五神獸秘境,至於三國是什麼就不知道了。」葉雄說出自己的猜測。

「三國指的是天神帝國,夢幻國度,還有聯合王國。」

天神帝國葉雄知道,就是現在陸青鋒已經掌控的帝國,至於夢幻國度跟聯合王國,葉雄還是第一次聽到。

看來在神界,還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東西。

「夢幻國度是一個非常神秘的地方,我也只是聽說,沒有去過。」

「至於聯合王國,就是海螺星域,暴風星域,極光星域,神鳥星域,漩渦星域跟地獄星域,這六大星域組成的聯合國王,以前這六大屬於天神帝國之外的星域,是一個聯合體,陸青鋒登基無能,這些星域就各自獨立了。」

原來如此!

葉雄總算明白了。

這樣說起來很有道理。

整個神界,天神帝國加上這六大星域,已經佔了整個神界大部份已知面積。

加上五境,如果把這些都征服,這個神帝之位坐得就算安穩了。

可惜,陸青鋒除了還掌控著天神帝國,別的條件都不滿足。

這個神帝當得夠差夠憋屈的!

「你說這些跟真鳳族失落的功法有什麼關係?」葉雄問。

「陸青鋒登基,鳳凰秘境所有會六層以上功法的強者都在邀請之中,然而,就在這些修士離開秘境,前往天神帝國的時候,所有人神秘失蹤。五名真鳳族的絕世強者,蹤跡全無,其中包括真鳳族的族長火鳳凰。」

失蹤的五人,都是什麼境界?

「一名合體後期,四名合體巔峰,特別是火鳳凰,一身修為據說不下於當初任何一名神將,她也失蹤了。這件事情直到現在,依然是一件懸案,沒有任何人知道真相。從那時候開始,鳳凰秘境從五境最強大的一族,變成最弱的一族,幾乎從神獸之中除名。」

「你的意思是說,你知道這些人在什麼地方?」葉雄目光炯炯地盯著對方的眼睛。

這件事情太重大,他答應過火炎要幫她找到真鳳族失落的功法,這件事情必須要弄清楚。 「我可能知道這些人在什麼地方。」

白面書生一邊說,一邊從身上將一根漂亮的羽毛拿了出來。

這根羽毛火紅色,很長很細,十分絢麗。

「認得此物嗎?」白面書生笑著問。

「鳳凰羽。」葉雄點了點頭。

「準確來說,這是鳳凰七變變身術變化的羽毛。」

《真鳳變》跟《真猿變》一樣,都有九重變化,每一變都不同。

越到後面,變身威力越強,身體也變得越發絢麗。

傳說,修鍊到真鳳九變能化身火鳳凰,鳳凰涅槃,擁有不死之身。

這根羽毛如此漂亮,應該是六層以上的變身不假。

「這根羽毛從何地方得來?」葉雄問。

「這就是,我跟你交換的籌碼。」白面書生見引起了葉雄的興趣,才開始說出自己的條件。

葉雄當下哈哈大笑起來,聲音之中,滿滿都是嘲諷。

「就憑一根羽毛,就想跟我交換價值第二的毀滅之錘,你覺得我可能同意?」

這根羽毛,有可能是真鳳族高手沒失蹤之前就留下來的,也有可能有人收藏起來,哪怕他真是出自失蹤的真鳳族高手身上,但是不知道經手多少次,想從一根羽毛上查出失蹤的真鳳族高手下落,難度多大,可想而知。

只要葉雄不是腦抽了,都不會同意這個條件。

「這可是事關真鳳族唯一的線索了……」

葉雄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等一下,等一下,我們再談談。」

葉雄轉身說道:「我這人喜歡直接直往,不喜歡拐彎抹,我今天來這裡只看上一樣東西,就是『冰蠶蟬蛹』,如果你有能力把它弄到手,加上你的消息,我可以答應你交換,如果你弄不到的話,我就自己去交易。

冰蠶蟬蛹的價值被排在第六,葉雄的毀滅之錘被排在第二,這樣交易起來也合情合理。

「一言為定,你等著。」白面書生馬上就答應了葉雄的要求。

然後,他走了出去,找到那名冰蠶蟬蛹主人,開始商量起來。

不到十分鐘,兩人就成功交易,讓葉雄有些意外。

白面書生帶著冰蠶蟬蛹跟手上的鳳凰羽回到葉雄身邊,說道:「我已經成功弄到,你可不能言而無信。」

你是軟肋,也是盔甲 毀滅之錘可是神器,這麼珍貴的東西,他怕葉雄反悔也正常。

葉雄點了點頭,說道:「我答應的自然不會反悔。」

兩人交換了物品之後,葉雄問:「你現在可以告訴我,這鳳凰羽從何處而來的。」

「其實,這鳳凰羽是我從暴風深淵外圍撿到的。」

「暴風深淵,可是暴風星域西邊的暴風中心?」葉雄眉頭皺了起來。

他們一行五人,答應暴龍去探查暴風中心為何東移,那地方好像變是暴風深淵。

「沒錯,就是赫赫凶名的風暴中心。」

說到這暴風中心,白面書生臉上依然帶著驚恐,繼續說道:「三千年前,我初來暴風星域,雖然早就有人提醒過我,進入的時候別從西邊進入,但是那時候的我年輕氣盛,以為區區的空間暴風算得了什麼,不想繞路,進入了暴風深淵,結果……我足足被困了三年,最後才死裡逃生,從裡面出來,這根鳳凰羽,就是我那時候無意之間撿到了,至於是不是跟失落的真鳳族有關,那就不得而知了。」

「暴風深淵真的這麼恐怖嗎?」葉雄喃喃道。

「反正比你想像之中要恐怖的多,兄弟,我勸你以後如果要離開暴風星域,千萬別貪方便,一定要繞路離開西邊。」白面書生提醒。

「多謝,我會注意的。」

由於雙方只是單純的交易,各自都沒有留下自己的名字。

得到自己需要的東西,葉雄也就離開交易中心。

表面上毀滅之錘的價值,遠在這兩件東西之上,但是適合自己的才是最有用的。

毀滅之錘在葉雄手裡,現在一點價值都沒有。

出去之後,葉雄溝通向燕兒,兩人再隨便聊了片刻,就回到城主府。

一路上,向燕兒巧妙地向他表達了各種好感,但是葉雄根本就沒有讓兩人的關係升華的意思,於是也就很隱晦到表達出來。向燕兒雖然很失望,但是也知道感情之事不可能勉強。

回到房間,葉雄倒在床上,開始考慮接下來怎麼做。

聽白面書生這麼說,這次進入暴風深淵查探,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有可能非常危險。

如果不是為了查探真鳳族秘密,葉雄聽到白面書生這番話,還真有可能會半路退出。

雖然向北幫他擊退鐵男,但是這並不值得他為之拚命。

三天之後,葉雄得到通知,暴龍讓他們出發。

……

暴風星域,西邊,暴風邊沿一千公里的地方。

暴龍,向北,還有五名進入深淵查探的修士,懸浮在半空之中。

「暴風每天都向東挺進,如果查不出原因,再過兩年,最邊沿的地王星也被刮入風暴中心,十幾億的生靈就要遷移,勞民傷財,一切靠你們了。」暴龍說道。

「城主,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儘力查探清楚的。」楊開正說道。

「此次一行,你們是一個小團體,既然作為團體,就要有小組長,楊開正是你們五人之中骨齡最大,修為也是最強的,左洛,杜強,葉雄,洪野,你們四人要聽從他的吩咐,可有問題?」暴龍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