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哼!」然而小公主雲夢並未搭理他。


「小哥哥,怎麼了?你的朋友被人欺負了?」她才下來,而且並不具備秦毅的神念能力,所以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看到秦毅臉上寒光湧現,再看看這亂糟糟的現場,也能猜到一些。

「這個人是你親戚嗎?能殺嗎?」秦毅指著公孫傑說道。

「小子,你不要自尋死路!」公孫傑身邊的兩位人仙強者頓時橫穿上來,攔在身前。

雲夢也被秦毅給問的懵逼了,要說親戚,這公孫傑跟自己確實有親屬關係,公孫傑是國主二老婆家族的子嗣,只不過兩者並無血緣,因為她是國主跟大老婆的女兒……

而且她很討厭公孫傑這個人,他在俞夏城做的壞事太多了,上層圈子幾乎都傳遍了。

……

秦毅只是看著雲夢,這個小丫頭很討人喜歡,如果她說對方身份有點重要,秦毅倒是可以考慮饒了對方一條狗命,畢竟湯圓跟月靈沒有受傷,如果她倆受傷了,雲夢的話也不頂用了。

「呃……公孫傑這傢伙雖然很該死,不過也不用殺了他吧……會惹大麻煩的……,到時候我父王都會生氣,我要是幫你說話的話,父王肯定會把我關起來……」雲夢怯怯的說道。

秦毅眉頭微微皺著,他的目的是參加所謂的武道大茶會,而這一次的武道大茶會的舉辦方正是俞夏國,若是鬧得不可開交,不管是對雪家還是對他自己都不好,到時候若是出了意外,找不到安妙音,才是最大的損失,畢竟秦毅來這個世界的目的只有兩個。

找到通往修真界的路,另外一點就是打聽魔宮、安妙音的消息,把安妙音給救出來。

只不過之前在情報閣弄到了消息,得知安妙音平安無事,而且貌似還幹了不少大事,秦毅現在也不著急了。

「小子,你敢動我試試?整個皇城都會通緝你,連帶你全家都會被處決殺乾淨!」公孫傑有恃無恐,特別是聽到對方居然問雲夢公主能不能殺了自己?這他媽讓丫怎麼能忍?

「誰讓你說話了?」

秦毅反手就是一巴掌抽了過去,雖然距離不夠,可那巴掌產生的氣勁直接抽在公孫傑的臉上,一道血痕直接劃過,他凌空翻了三圈,狠狠摔在地上,右邊臉頰出現一道五指血痕,血痕很深,至少一點皮肉被扯了下去。

公孫傑當時就愣住了,知不道是被摔的,還是被打的,還是不敢相信這種鄉下來的鄉巴佬居然真的敢對他動手? 整個一層大廳死了一般的寂靜。

「這個瘋子!」

「有點意思。」容缺雙手抱在胸前,眼睛頓時一眯,盯著秦毅,似乎要把對方看透,然而秦毅能夠呈現給他的信息太少太少,只有那種萬年古井無波的表情,似乎天塌下來也有個高的頂著那種,完全就是無視了所有人的眼神、表情。

他似乎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

「在俞夏城,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公孫傑這個惡棍挨打,像我們這些人,動手教訓他恐怕都會惹得一身騷,麻煩不好處理,這個十堰區來的小子有什麼膽量?」容缺旁邊來了一個年輕人,似乎跟他很有話題。

「膽量這種東西,只會源自於三種東西。」

「要麼他身後有著滔天的權勢,至少也是能夠壓的過公孫家,很顯然……在俞夏城幾乎不怎麼存在,除非他是俞夏國王子。」

「要麼就是擁有滔天的力量,這種力量至少也是得讓俞夏國國主看中,至少也要是天級宗門大師兄級別,顯然……這在俞夏國也不存在。」

「只有最後一種可能,他是個蠢貨。」

容缺淡淡分析道。

「我看第三種比較實在。」旁邊那年輕人笑著說道。

容缺點了點頭,「前兩種都不可能,自然是第三種。」

此時此刻,那兩名公孫傑的護衛也在短暫的驚愕之中回過神來,並不是他們不願意動手攔住秦毅的攻擊,而且秦毅太直接太迅速,根本沒有給他們反應的時間。

「給我殺了他!」公孫傑扯著嗓子嘶吼,這一聲嘶吼扯動了臉上的血痕,給他疼得齜牙裂嘴、慘叫的撕心裂肺,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受了什麼酷刑,實際上也就一點無所謂的傷痕而已。

那兩名人仙保鏢對視一眼,交換了一個眼神,忽然瞬間爆發出驚人的力量,這力量是只屬於人仙境界強者的,引動了周圍的天地元氣。

秦毅心中冷笑,對於這種自不量力的人,他真的不想浪費時間浪費力氣,只是看到躺在地上的那公孫傑露出報復性的獰笑,秦毅忍不住想再給他一個打擊。

「滾!」

秦毅抬腳出拳,一拳打在胸口,一腳踢在小腹,恐怖的力量爆發出去,兩人瞬間倒飛,甚至還保持著出招的姿態,落在公孫傑身上,來了個疊羅漢,三人十分尷尬的躺在地上,半天沒起來。

眾人想笑又不敢笑,生怕公孫傑報復。

「我的女人你也敢動主意?嗯?」秦毅走到跟前,俯視著公孫傑,那兩名人仙境界的高手滾到地上,面色極度難看的盯著秦毅,這種情況實在是超出兩人預料之外,以他們的力量,在這裡只要不是碰到那些硬茬兒,基本上是橫著走的,能夠突破到虛仙境的哪一個不是大教長老?或者是頂級天驕?

「有意思,容缺兄,這小子有點實力啊!」忽然站在容缺身邊的那人坐直了身子,眼睛湧出一抹亮光。

就連容缺都是正色盯著秦毅,露出沉思,忽然又坐了下去,「也就是實力強一些的蠢貨,不過我對他倒是有些興趣了,我想知道他後面會怎麼死,或者……意外的活下去,畢竟看這個樣子,雲夢公主是認識他的,指不定會保他。」

容缺對秦毅的關注多了一些,覺得這倒也是這武道大茶會期間的一大樂事,若是沒有這些樂子,這兩天會不會太過無聊了一些?

「或許是利用了雲夢小公主的善良,這事兒若是被俞夏王知道了,他死的會更快。」旁邊的青年笑眯眯的說道。

他並不看好秦毅,得罪了公孫傑不說,還跟皇室纏上了關係,皇室可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啊……

……

「你完了!我一定會弄死了!」

公孫傑活了一輩子,從來沒有受到過這麼大的屈辱,他根本受不了,那驕傲且脆弱的自尊心不允許,特別是今天這裡這麼多人,甚至有其他國家天之驕子在此。

秦毅一腳踩到了他的臉上,臉頰骨頭直接裂開,血水濺了一地。

「你還沒有搞清楚現在的狀況啊?我隨時都能要了你的命,而你的賤命對我來說,一文錢不值,我只是懶得因為你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而已。」秦毅冷笑著說道。

雖然沒有殺他,卻不妨給他一些難以忘記的教訓。

「我說公孫傑,你都這樣了能不能爭點氣別喊打喊殺的了?本來就是你的不對,你要是再這樣我就去稟告父王,讓他來限制你。」雲夢公主的一句話才真正起到了殺傷力,公孫傑表情難看到了極點,一邊的臉幾乎要變形,渾身都在顫抖,氣結於胸,幾乎要喘不過氣來。

他深深的記住了秦毅這張臉。

「滾吧!」秦毅抬起一腳,將三人都踢到了門口。

「你們沒事吧?」秦毅看向湯圓跟月靈她們,「你這丫頭,純心給我吸引仇恨的是吧?」當秦毅看向湯圓的時候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臉蛋。

「反正對你來說也就是動動手指頭的事情,不是嗎?我們的秦仙師?」湯圓雙手抱著,氣呼呼的看著秦毅,目光若有若無的在那個雲夢公主身上撇過,露出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

「你這是故意諷刺我的吧?」秦毅有些無奈的翻了個白眼,不知道哪裡做的又讓這個小祖宗不高興了。

「我可不敢,我現在還得靠你罩著呢,不過你要是繼續沾花惹草,我說的話是會兌現的。」湯圓望了望秦毅的下身。

不知道為什麼,秦毅當真感覺下身一涼,眼皮抽了抽,對這丫頭徹底無奈了。

月靈倒是沒什麼感覺,秦毅就是她的主人,秦毅不管是做什麼她都會支持,並且為之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彷彿這就是她的使命一樣。

「小哥哥,這幾位都是你的朋友啊?」雲夢湊過頭來。

「沒錯,雪晴、雪玲、月靈、還有湯圓。」秦毅一一介紹,隨即指著雲夢說道,「這位叫雲夢,聽說是俞夏國的公主。」

聽到這話,這大廳之中還未散去的人都是冷汗直冒,什麼叫聽說?這本來就是俞夏國的小公主,別人想見一面都見不著的,好像這小子隨隨便便就應付了,也太裝逼了吧?

「雲夢公主,我早就聽說過您了,您的煉丹技術很好,長的還漂亮,以後甚至可以追隨雲嵐大公主的步伐呢!」雪晴雪玲兩個人就像是小迷妹一樣,危機解除,瞬間竄了上來,圍攏在雲夢公主身邊,可是又不敢靠的太近,害怕得罪了公主。

秦毅沒有感覺,可是對於俞夏國人來說,他們的公主確實是高高在上的,地位無可比擬。

「姐姐是沒有人能超越的,我還早呢。」雲夢一邊笑著一邊回答,很謙虛。

主要是因為秦毅她才會跟這些人交流,否則她根本不會下來。

「小哥哥,那個公孫傑我雖然警告他了,不過他肯定不會善罷干休的,你以後要小心啊。」雲夢忍不住提醒說道。

「無妨,若是他再敢招惹我,那就是真的自尋死路。」秦毅對這件事並不在意。

就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一陣人流喧嘩的聲音突兀的響了起來,很多人的目光都是瞬間朝著能量梯那邊望去,其中有些人甚至驚叫起來。

「大公主!」

「大公主殿下怎麼下來了?」

「那就是雲嵐大公主?比畫中的更漂亮啊!」

從能量梯那邊走出來數道人影,其中最前方那人白色長裙飄飄,頭髮被鳳凰發簪束起,渾身充斥著無法逼視的高貴氣息。

便是容缺他們這一刻都是從位置上高高的站起,伸著頭朝著那邊望去。

「雲夢,你給我過來。」一道不容置疑的冰冷聲音從她口中傳來。 雲夢公主小臉一白,明顯露出有些害怕的表情,看的出來這個雲嵐大公主在雲夢面前還是很有威嚴的,雲夢不敢反抗,慢悠悠的走了過去,就像是一個犯了錯的小孩。

雲嵐大公主管教她們這些妹妹弟弟就像是長輩一樣,當然,這也是她的種種使然,帶給他無語倫比的信服力,同輩的沒有幾個會不服她。

包括那些心高氣傲的王子公主。

「誰讓你下來的?你的丹藥煉好了嗎?」雲嵐大公主望著雲夢,這個最小的妹妹也是最不成熟的一個,很讓人不省心,太容易騙了。

「姐姐……我……,我把丹爐煉炸了……,不過這位小哥哥已經指點了我,下一次我就能煉好了。」雲夢小心翼翼的說道,面對姐姐,她大氣都不敢喘一個。

「指點?你的老師呢?不聽老師的話,讓什麼亂七八糟的人指點你?忘了你的身份了嗎?」雲嵐眉頭一皺,訓斥道。

「我……對不起,可是小哥哥真的很厲害,老師都比不過他,要不是小哥哥我現在都被炸傷了。」雲夢辯解說道。

「恩?」雲嵐一愣,「怎麼回事?」

雲夢給她解釋了一下事情經過,隨即雲嵐皺眉看向秦毅,秦毅能夠看到對方眼中深深的鄙夷,這種鄙夷是不是刻意的,而是一個久居高位的人去看一個普通人自然而然就有的目光,那種藐視就像是一個人類看著一隻螞蟻,秦毅能夠真切的感受到。

「那個張導師這般無用么?若是你出了什麼意外,他便是死了也不能謝罪。」

隨即雲嵐招了招手。

「讓那個煉丹導師滾蛋吧,我們丹法閣不需要廢物。」

「好的,我這就去處理。」一名老者站出來說道,隨即走上了能量梯,可以想象,等待那名煉丹老師的下場可能不僅僅是解僱那麼簡單,畢竟是雲嵐大公主親自發話。

「姐姐,你太凶啦……」雲夢紅著臉說道。

「記住你自己的身份,不要跟不三不四的人接觸!」雲夢嚴厲說道。

「雲嵐大公主,小公主年少,心智還不成熟,難免有奸人想要打她主意,她還分辨不出,只要把源頭解決就行了,您看呢?」一名老者在她身後說道。

雲嵐大公主點了點頭,隨即她的目光終於才正視秦毅。

隨著她的目光,所有人都盯著秦毅這個人。

「有好戲看了,這小子竟然引來了大公主的注意,他何德何能啊?」容缺平靜的表情下,隱藏著一絲寒芒。

作為整個俞夏國的天之驕子,雲嵐大公主是所有男性的夢中情人,自然容缺也不例外。

只是雲嵐大公主眼光何等之高?普通武者之流根本無法入她的眼,即便是容缺這種地級宗門大師兄,都只能讓她勉強看看。

人家可是天級宗門的聖女,更是俞夏國的第一公主。

「容缺兄,你是覺得讓大公主處理這種垃圾,髒了她的手嗎?」旁邊的青年笑著說道。

「任何人都不能玷污大公主,即便是讓大公主動手料理垃圾也不行。」容缺狹隘到極致的心胸,讓得這一件小小的事情,便記恨上了秦毅。

他寧願親自出手代勞,也不想大公主跟這種鄉下來的鄉巴佬沾染上任何關係,敵對也不行,對方還不夠資格做大公主的對手。

「呵呵,那就找個機會給他做了,不過看他身手也不錯,會不會有點麻煩……」那青年男子隨之陷入沉默。

「你跟公孫傑的事情我剛剛都看到了,以後離我妹妹遠點,我可以保證公孫家不找你麻煩。」雲嵐大公主不容置疑的說道,絲毫沒有給秦毅拒絕的機會,說著便拉著雲夢離開。

「卧槽,這小子真是走狗屎運啊?他跟公孫傑的事情就這樣算了?」

「沒辦法,大公主出面,公孫家也要憋著,除非他們不想好了。」

都覺得秦毅走了狗屎運,大概他是這俞夏城第一個動了公孫傑最後還能平安無事的人。

「你太自以為是了,我不過是路過隨便指點了你妹妹雲夢一番,並沒有其他想法。」秦毅笑著說道,實際上他都懶得開口,只是這雲嵐大公主說話著實讓人有些不爽,否則秦毅不至於如此。

「他說什麼?他說雲嵐大公主自以為是?」

「天吶,真是無知者無畏,揍了公孫傑就算了,他還想得罪雲嵐大公主?他有幾條命啊?」除卻一些看向秦毅宛如看傻子似的目光,還有很多則是咬牙切齒的盯著秦毅,恨不得在這裡殺了他,這小子連他們的女神都敢擠兌,真是活膩了。

「嗯?你信不信我讓人打爛你的嘴。」雲嵐大公主面色一冷,眉宇間透露了些許殺氣。

「如果要動手的話,我想我可以代勞,尊敬的雲嵐公主殿下。」忽然容缺站了起來,一個輕點落到雲嵐公主的附近,態度極好的說道。

「姐姐,這個小哥哥說的是真的,而且要不是他關鍵時候保護了我,我現在都被炸傷了。」雲夢聽說要動手,連忙拽住了雲嵐的衣角,著急說道。

雲嵐瞪了她一眼。

「小公主,不要被有些人迷惑了,你身份尊貴,不知道多少人想盡辦法往你身邊靠,對於任何人都有有防範意識,這些十堰區來的小角色能有什麼能耐?說不定是他們提前計劃好的。」容缺笑著說道。

「容缺公子果然是一語中的,揭破了人心險惡啊,哈哈哈。」那之前待在容缺身邊的青年,這個時候也是飛身下來,笑著說道,一瞬間似乎矛頭全部指向了秦毅。

秦毅並未憤怒,只是覺得有些好笑,這些人一個個都目光頂天,把自己太當回事了,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雖然說這個靈雲大陸的武道修真確實比地球界要高級很多很多,可他秦毅的眼光又並非是局限於一個地球界,他得到的是正統的修真界傳承,也了解了很多的修真界的東西,從黑大帥的口中更是知道了無數的有關於修真界的秘辛,可以說他的見識遠比這些靈雲大陸的要高太多太多。

「雲夢說你救過她,那麼從現在開始一直到武道大茶會期間,我保證你在俞夏城不會遇到絲毫麻煩,不過作為條件,你從今以後絕對不能再靠近我妹妹,這是我最後的讓步。」

雲嵐甚至於根本沒有搭理容缺他們的話,只是對這秦毅如此說道。

「我說了,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雲夢若是不想跟我接觸我也不會打攪她,公主這種身份在我眼裡,跟普通人區別並不大。」

「我們走吧。」秦毅說道,雪晴雪玲她們老老實實的跟在後面,一聲不敢吭。

雲嵐眉頭皺的很深,這是一次異性讓她碰壁,第一次有異性居然這麼不給她面子,這個人的樣子她記住了,她會讓對方深切的後悔。

「姐姐……」

「閉嘴!」雲嵐現在心情並不好,第一是丹藥的問題,第二這個小丫頭也太不讓人省心了,不知道自己什麼身份嗎?就胡亂跟一些亂七八糟的人接觸。

等到秦毅離開、雲嵐大公主帶著雲夢公主也上了能量梯之後,一層大廳才再次熱鬧了起來,不過討論的全都是這十堰區的鄉巴佬跟公主的事情。

「一刻鐘之內,我需要剛剛這個青年全部的信息!」雲嵐大公主坐在豪華房間的沙發上,不容置疑的說道。

兩名老者迅速退下去辦,對於俞夏國來說,想要打聽一個人的消息簡直太容易了。

「姐姐……這麼打聽人家是不是不太好啊?」

「雲夢你太小了,你是我們俞夏國的小公主,若是討到你的歡心,以後就是俞夏國的駙馬爺,是我聖靈教聖女的妹夫,這是無數男人夢寐以求的身份。」雲嵐認真說道。

「哦……」

一刻鐘很快過去,那兩名老者慌張跑來,面色跟之前的平靜有著很大差別,「大公主,那小子有點不簡單啊!」 「慌慌張張的像什麼樣子?有什麼情況直接說。」雲嵐大公主眉頭微皺。

而雲夢則是眼巴巴的盯著那名老者手中拿著的一份情報紙。

俞夏國內,雲嵐大公主想要什麼情況,完全可以去這裡的情報閣去取,不需要支付任何費用,這就是她的特權。

「難道那個小哥哥大有來頭,是什麼厲害人物?」看到這兩個老者慌慌張張的神色,雲夢心中一動,目光中似有期待。

「雲嵐大公主,那小子來歷不清,這一點就連情報閣都查不到,不過最近十堰區那邊發生了一些大事,倒是跟那個小子有關。」兩名老者將那張情報紙拿到跟前。

「這是十天之前的情報,那小子當街殺了當地城主府的大公子,還有長空劍宗的一名內門弟子,由此引起城主府還有長空劍宗的反彈,然而最後的結局卻超乎預料之外,那小子居然把城主府跟長空劍宗過來的隊伍全部殺光了,就在街上。」

「還有這回事?長空劍宗是容缺所在的宗門吧?一個地級宗門,不應該發生這麼荒唐的事情才對。」雲嵐公主洗了口涼氣,忽然露出沉思。

「是啊,奇怪就奇怪在這裡,長空劍宗過去的隊伍並不算弱,按照情報快看,至少有十幾位人仙高手,甚至還有虛仙境長老。」兩名老者面容謹慎說道。

虛仙境啊,放在哪裡不是名震一方的存在?

「虛仙境長老……」雲嵐大公主喃喃自語,忽然她想到秦毅之前對她說的話。

「你太自以為是了……」難道真的是她太自以為是了?

「這個人真的是我們俞夏國十堰區的?」雲嵐公主望著兩人。

兩人直搖頭。

「這個人就像是憑空蹦出來的,之前十堰區並沒有聽說有這號人存在,就是十多天前忽然出現在十堰區青陽城的雪家。」

「好,繼續關注他的消息,我承認我開始感興趣了。」雲嵐擺了擺手說道,等到兩人離開這豪華房間之後,她緊鎖眉頭再次露出沉思。

「姐姐,我都說了那個小哥哥真的很厲害的,雖然脾氣有點不好,可是真的很厲害。」雲夢信誓旦旦的說道。

雲嵐出奇的這一次沒有出言反駁,能夠敵得過虛仙境還能將之斬殺,能不厲害么?這已經是大教大師兄級別的強者了。

「雲夢,你說他指點過你?他指點了你什麼?說給我聽聽。」雲嵐大師姐好奇問道。

雲夢一五一十的將秦毅教授她的一些煉丹要點解釋給了雲嵐聽,雲嵐越聽眼睛越亮,最後吸了口氣,「果然有點門道,看來並不是一個純粹的江湖騙子。」

「不過雲夢,你還是不要跟他距離過近,畢竟身份懸殊,他靠近你不會有好事。」雲嵐叮囑道。

雲夢撅著小嘴,顯然有些不高興,不過在姐姐面前,她只得點頭答應。

有點不明白姐姐為何總是拘泥於身份,小哥哥是好人啊,而且本來就很厲害不是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