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哼!」


聽著刀傲的話,古禪撇了撇嘴。

自己隱藏最深的手段,難道還不能將這小子拿下不成?就算不能將他徹底煉化,恐怕也能讓他的實力大幅度削弱,到時自己再出手,還不是當即將他擊殺?

而之所以古禪在使用這招之前有太多的忌憚,是因為以他現在的實力來說,還不足以完全駕馭這封魂刀,也就是說如果出現什麼異動,連他都有可能受到封魂刀的反噬。

晃了晃腦袋,古禪索性不再去想那麼多,而是微微閉上雙眼,感受起封魂刀內的情況來。

……

此時的傲爽,只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血紅色的空間中,入目之內,天空之上似乎根本沒有盡頭,黑影閃爍,不知有怎樣的存在在那邊浮現而出。

腳下所踏,也根本不是什麼實質般的地面。

而是異常柔軟好似水面,更為確切的說,就如同踩在了血海之上,甚至還有種酬郁之意,若不是傲爽身形靈動,且修鍊了詭步,很有可能在這血紅色空間內寸步難行。

「咕嘟!咕嘟!」

這時,四周的血紅色地面上,卻是傳來陣陣奇異的聲音,一道道波紋漣漪輕微泛起,伴隨著大量氣泡,一道道血紅色的人影,逐漸從波紋中顯現而出。

「嗬……」

這些人影的呼吸異常粗重,口中也是不時傳來幾道讓人聽了有種眩暈之感的聲音,細細看去,他們莫不是一副衣衫襤褸,面目憎惡,頭髮凌亂的厲鬼摸樣。

望了望頭頂之上不知距離自己有多遠的黑影,再看了看這些人影,傲爽的心中已然有了一個差不多的實力評估:「這些應該都是被古禪擊殺,或是被這封魂刀擊殺的武者,只是因為封魂刀的特性,靈魂被封印在了這裡,恐怕想要毀滅他們,使用的方式都要和擊殺尋常武者有些不同,不過雖然看起來好似很頭疼,但對於自己來說,又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傲爽可是還記得,自己修鍊的大魔囚天功,有著煉魔識的功效!

「古禪,恐怕又要讓你失望了,在你心中最為強悍的手段,恰巧被我剋制……」

想到這裡,傲爽索性不再理會這些向自己沖伐而來的人影,而是徑自盤坐了下來,手掐靈訣,運轉起大魔囚天功來,嘗試著將這些殘魂全然煉化,強大自己的靈魂之力。

「噝噝……」

一絲絲精純的純黑色靈魂之力,宛若一道道細碎的絲線般,緩緩自傲爽的身體中逸散而出,在血紅色的空間內顯得異常格格不入,可萬般血紅色氣息,好似又根本奈何不得它。

「嗚!」

而就在這些靈魂之力出現之時,那些人影好似都感受到了什麼可怕的存在,發出陣陣嗚咽的慘叫之聲后,沖向傲爽的身形都是猛然頓住,隨後驚恐地轉過身去,想要快速逃離。

「這就像跑了?不知道一句話么,上山容易下山難啊……」

望著那些倉皇逃竄的人影,傲爽神色微微一動,保持著原本盤坐的動作,緩緩漂浮了起來,身形微顫,整個人的身影變得有些虛幻起來的同時,出現在了那些人影的上方。

就當傲爽出現在這些人影的上方之時,在其身邊那些宛若絲線般的純黑色靈魂之力,也是在盤旋繚繞之間,向下面的那些人影游曳而去,幾乎在一瞬間,便是透過他們的眉心處,鑽入了身體中。

出奇的是,當傲爽的靈魂之力鑽入這些人影的身體中后,他們竟然詭異地停住了身形,根本都不再逃跑不說,神色間甚至露出一種類似於輕鬆的神情來。

而諳熟察言觀色之道的傲爽,也是明白了他們的神色間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神情來。

那是因為他們常年被封魂刀封印於刀身之中,飽受著各種折磨和屈辱,如今被傲爽將靈魂徹底煉化,對於他們來說又何嘗不是一種……解脫?

隨後便看到一縷縷靈魂之力,開始跟隨著傲爽的靈魂之力,自這些人影的眉心處鑽了出來,旋即在從傲爽的眉心處,進入了他的識海中,被靈魂體徹底煉化。

修鍊了大魔囚天功而且擁有魔珠的傲爽,這些人影在他看來,真的就是一種極佳的資源。

只見傲爽的識海中,靈魂體在煉化了幾道靈魂之後,身體都是變得凝實了一些,就連頭頂上的魔珠,都是在微微流轉之間,表現出一種頗為欣喜之意。

原本魔珠,在自傲爽穿越時剛一進入他識海中,便是有些虛弱,而經過這段時間的恢復,也是恢復了一些,可在和妖無極的一戰中,又是恢復了原本虛弱的狀態。

如今這些靈魂之力,雖然對於魔珠來說有些微不足道,但也是聊勝於無,畢竟積少成多,而且這封魂刀內封印的靈魂,顯然也不止這些,只要傲爽一直煉化就可以了。

此時傲爽是順風順水了,但古禪就感覺出不對勁了……

「咦?」

輕咦一聲之後,古禪的眉頭隨之緊緊皺了起來,怎麼那些靈魂都奇異的消失了?這點暫且不說,傲爽的神色怎麼越發神采奕奕起來,就好似剛剛吞食了什麼奇丹妙藥一般。

「再試試!」

一念及此,古禪屈指一點封魂刀刀身,血紅色空間內的氣息驀然開始涌動起來,一道道身形雄偉,氣息異常強橫的人影開始逐漸出現在傲爽的身體周圍,殺氣瀰漫。

感受著突然出現在自己身邊這些人影身體中的氣息,傲爽的嘴角處微微翹起一絲弧度,左臂抬起,掌心處那魔魂古印凝成的劍形印記微微張開,一絲絲精純的靈魂之力,頓時逸散而出。

只見傲立在傲爽身體四周的強悍人影,身體竟然都是開始了震顫,眉心處張開,靈魂頓時被攝了出去,隨後他們的身體都是快速乾癟下去,化作一灘灘肉泥。

「不可能!」

古禪頓時驚駭一聲,眼前發生的一切遠遠超出了他的認知,在以往中,這些靈魂體根本就是殺之不盡,驅之不竭的,自己往往能夠活活將對手耗死在封魂刀內。

可怎麼傲爽,居然能夠不戰而屈人之兵,好似還能利用其強大己身?

感受著自己靈魂體再煉化這些靈魂再度增強一分,魔珠的流轉速度也是變快了之後,傲爽心底一喜,雙眼隨之緩緩睜開,而就在那漆黑的眼眸睜開的一瞬間,整個血紅色的空間內,都是猛然劃過一道漆黑魔光!

「古禪,你就是拿不住我!現身受死吧,我免費送你一程,讓你去下面找你弟弟!」 「可惡!」

古禪一聲怒吼,雙目中那原本漆黑的瞳孔,竟在此時化作了兩縷灼灼燃燒的靈焰!

他萬萬沒想到的是,自己最為強橫的手段,居然被傲爽如此輕易地破解,而且自己的攻擊,不僅打在他身上不痛不癢不說,更像是一種養料和資源,供其恢復自身。

而外面觀戰的眾人雖然不知道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可聽到前者的怒吼,看到那幾十丈長封魂刀的刀身之上,血紅色氣息徑自翻騰而起之時,也是猜出裡面必然發生了什麼。

「裡面的兩人到底戰鬥到了什麼情況,還真不好說,不過從古禪的怒吼聲中也能看出一些東西來,他必然是吃虧了,可戰鬥沒到最後,誰也說不好誰贏誰輸。」

「據我估計,八成是傲爽贏了,要知道他還沒有施展戰紋,許多強橫的手段都沒有使用,而且他和古禪戰鬥之時太從容了,只略微退後過一步,顯然他認為這場戰鬥十拿九穩了。」

「那也不一定,雖然優勢是一點一滴建立而起的,但有時候往往就是一瞬間的事,可能只是一個細小的偏差,先前營造出的局面全然消失,被人反敗為勝。」

眾人雖然不知道傲爽和古禪兩人到底打到了什麼地步,但略微的猜測還是能夠說出來的,只不過有人更傾向於傲爽能夠打敗古禪,有人則是保持著另一種觀點。

……

而在封魂刀的刀身之內,古禪也是不再隱藏自己的身形,出現在傲爽身前幾百米處,雙目中滿是仇恨的火焰,似乎恨不得立刻將後者生撕活剝,立刻斬於刀下一般。

反觀傲爽,神色倒是越發的從容,劍眉在略微的抖動間,逸散出一絲絲飄逸的氣息來,顯得有些神秘不說,更是讓得古禪不知如何下手,一時之間愣在了原地。

望著古禪,傲爽搖了搖頭:「我能感受出你身體的殺氣,但我不得不打擊你,對我沒有任何的影響,其實走到這一步,又能怪得了誰,還不是怪你自己?報仇心切我可以理解,但你錯誤地評估了你我二人的實力。」

這倒不是在打擊著古禪的心境,而是在闡述著事實,在靈玉大陸上『打了小的,來了老的』很正常,但最起碼也要有著那份實力吧?否則被反殺的話,豈不平白落下笑柄?

聽著傲爽那諷刺的話語,古禪還真是無言以對,這一戰自己太過託大了,他沒想到突殺沒出手,自己就先忍不住了,一直打到了現在,自己反而沒了任何的底氣。

求饒?苟且偷生的活下去?雖然可能有著一絲的生機,但難保不會在武道之心上留下缺陷,致使以後在修鍊時出現心魔,以後能不能再作突破都不一定。

而且最關鍵的是,自己恐怕,求饒都沒用!

所以這個想法一出,就被古禪給否定了。

就在古禪思索著對策之時,傲爽卻是打量起這封魂刀內的空間來,暗想自己若是能將這把靈器得到,每次將人斬於刀下后都能吸取對方的靈魂,自己再運轉大魔囚天功將其煉化,一來能夠強大自己的靈魂,二來能夠讓魔珠恢復的快一些,豈不是一石二鳥之計?

而且別忘了,現在傲爽並不知道這封魂刀內到底有著多少的殘魂,可根據其所迸發出的殺氣來看,顯然不在少數,簡直可以稱得上是海量的資源。

無意間,古禪看到了傲爽的眼神,當他發現後者正在打量著這血紅色空間之時,也是猛然間明白了什麼:「你竟然又看中了這把封魂刀,小子,難道一把狂風飛旋刀還不夠么?」

「還不夠么?」

聽到前者所說,傲爽輕笑一聲:「呵呵,你以為我真不知道你打得什麼主意不成?這把封魂刀其實並不比狂風飛旋刀弱,只是以你現在的實力來說,根本無法駕馭,就算勉強能夠用來戰鬥,可也發揮不出五成的力量,如此一來的話,還不如便宜了我。」

「小子,你!」

古禪顫巍巍地抬起了右手,怒指著傲爽,可『你』了半天都沒有說出下面的話來,這皆是因為,他被傲爽那足智近妖般的心智震驚到了,沒想到他居然看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沒錯,若是真要較真的話,封魂刀可能比之狂風飛旋刀還要強大一些,可它畢竟是一把邪刀,有時連使用者古禪都感覺極為頭疼,這才想要尋到一把次它一級的寶刀來使用。

「你什麼你啊?你和古天蘭還真是一家子的,死到臨頭了,疑問還如此多啊。」

說到這裡,傲爽也是想起了古天蘭在臨死之前,想要知道自己性命一事,但恐怕他已經沒有那個機會了,而如今的古禪,也即將要步他的後塵,和他去下面見面。

「你找死!」

古禪一聲暴喝,丹田處驀然升騰起洶湧的血紅色靈力,整個人身軀一震之後,上身的衣衫竟在那狂暴的血紅色氣息之下,登時被撕扯成數十道碎片來。

隨手一撕,他上身的衣衫頓時如同碎紙片般被撕了下來,除了露出裡面的健壯的身體外,一絲絲精純的血紅色氣息,也是完完全全將他包裹進去,猶如一個徹徹底底的『血人』。

單手一抓,一把血紅色長刀頓時出現在了其手中,那完全就是由其靈力演化而成的,此時的古禪,在經歷了連番的戰鬥和消耗后,身體中已經隱隱出現了一種疲乏之意,可他是無論如何不敢鬆懈下來的,畢竟傲爽就站在那邊,隨時可以出手。

「最後一擊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只見古禪整個人從沉悶的狀態下猛然躍起,大片的血紅色氣息在其身後劃出一道道殘影來,他雙手緊握手中長刀,高高舉過頭頂的同時,身體在空中彎成了弓形!

血紅色的靈力,在其身後劃過的軌跡宛若一道道流星,可雖然看起來有些璀璨,但若是細細感受的話,定能感受出一種懾人心魂的氣息來,那是強大的殺氣。

「血殺流星!」

整個封魂刀內的空間,似乎在這一瞬間都是亮了一分,這些流星般的血紅色利芒好似要將傲爽生生吞噬進去一般,宛若實質的殺氣,更是無時無刻不在刺激著傲爽的神經。

面對著古禪的殺招,傲爽的神色也是一凝,因此此時不管是這般精純的靈力,還是實質到極點的殺氣,都讓他感受到了一絲壓力,暗想畢竟是名副其實地高階天靈師強者,實力的確不凡。

一絲絲同樣精純無比的純黑色靈力,猛然自傲爽的身體中迸發而出,而他整個人也是猛然踏前一步,右手一抬,中指和食指化作劍狀,一指點了出去!

「斷雲……碎玉殺!」

純黑色的雲團,開始逐漸浮現於傲爽的身體周圍,隨後只見一道厚重凝實的劍芒,如同破開天際的隕石般,迎上了古禪的攻擊,在千萬雲團的烘托之下,彷彿真的能夠破天!

現在的傲爽,招式間的轉換也不像過去那般有板有眼,而是率性而為,斷雲碎玉殺本是劍招,卻被其用劍指使了出來,那化雲劍訣同樣也是劍法靈技,可卻被其加註於劍法之中。

「轟!」

下一刻,傲爽和劍指便是和古禪的血紅色長刀猛然碰撞在了一起,伴隨著陣陣震耳欲聾的轟鳴之聲,仿若天雷滾盪,一股股靈力波動,源源不斷地向四面八方盪開!

……

外面的眾人,只見封魂刀幾十丈高的刀身猛然一震劇顫,一道全身都是血紅色的身影便是如同炮彈般的被轟了出來,猛然砸進了地面之中,強大的力量,使得風雲塞那由堅硬的青靈岩打造的地板,生生被砸出了一個幾十米深的地洞來!

此人自然是古禪,剛才那一瞬間,有些眼裡較好的人,依然看到了他此時那渾身浴血,面色慘白,披頭散髮的凄慘摸樣,不由微微搖了搖頭,暗嘆一聲。

這一戰,古禪還是敗了。

「唰!」

而就在這時,傲爽也是自封魂刀內沖了出來,不過神色間也是出現了一絲蒼白,可瞬間便是被其隱沒而去,看到那人形的地洞之時,沒有絲毫地猶豫,當即沖了進去。

剛才的碰撞中,傲爽也是感覺到身體中氣血翻滾,不過幸得自己體質強橫,這才被生生壓了下去,暗呼這天靈師階強者果然不是靈師階武者能夠與之相比的,簡直如同那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蟲,即便到了最後一擊,還是能夠爆發出這般力量來。

不過驚嘆歸驚嘆,趁著現在這個時機,還是將這個後患徹底擊殺為妙。

就因為想到了這裡,傲爽才立刻便是沖入了地洞之內。

「呃!」

眾人只見地洞之內隱隱透發出一陣黑光,隨著古禪的一聲慘叫之後,傲爽的身形便有再度出現了眾人的眼前,不過在他的手中,則是提著一名赤果著上身的武者。

那人披頭散髮,透過雜亂的頭髮,依稀能夠看出其中那慘白的臉色,和嘴角處的血繼來,而隨著傲爽的身形停留在了半空中,一絲絲殷紅的血繼,洋洋洒洒地自半空散落在了地面上……

「什麼!」

這時,一名武者好似發現了什麼,當即一聲驚呼,手指顫巍巍地指向傲爽手中所提的人,聲音有些顫抖地說道:「古……古禪、禪的……心臟……沒了?!」 聽到前者的驚呼,眾人連忙看去,這才發現,傲爽的致命一擊,更確切的說是將古禪的心臟生生抓碎了,一些碎肉至今還掛在他的心臟左近周圍,讓人看起來心底發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