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啊?」大姐頭面色更變,此時看著丁三,心裡不由更是驚懼了。


「你寫,還是不寫?」丁三冷眼看著大姐頭,沉聲道:「你要不願寫,那我可以找別人寫!」

「別別別,我……我寫,我這就寫……」大姐頭連忙從丁三手裡奪過筆記本和筆,低著頭刷刷刷地寫了起來。

參與這件事的人真不少,大姐頭足足寫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筆記本上密密麻麻地寫了兩頁,總共一百多號人,才算把她知道的人全部寫了出來。

「丁叔叔,我……我知道的就這麼多了,他們背後還有別的關係網,這我就不知道了。」大姐頭小心翼翼地看著丁三,道:「丁叔叔,這個寫完了,那……那我可以走了吧……」

「走?」丁三瞥了大姐頭一眼,道:「誰讓你走了?」

「啊?」大姐頭瞪眼,道:「丁叔叔,剛才你說的。只要我寫出了這些名字,你就會放過我的啊!丁叔叔,你……你不能說話不算數吧?」

丁三道:「我剛才說的是,只要你把這些名字寫出來,我就會給你一個機會,我可沒說會直接放過你!」

「機會?」大姐頭詫異,道:「什麼……什麼機會?」

丁三沒有說話,只一把抓住那大姐頭的脖子,將匕首抵在了她的脖子上,道:「老實跟我走,不然弄死你!」

感受著脖子上那匕首的冰涼,大姐頭兩條褲腿都濕了,卻是嚇尿了。被丁三用匕首架著脖子,她哪裡還敢有半點反抗,只能乖乖跟著丁三走出水房,上了頂樓。

這宿舍樓總共六層,丁三帶著大姐頭上了頂樓。大晚上的,這裡空蕩無一人,夜風冰冷,吹的大姐頭渾身哆嗦,不知道丁三究竟是要幹什麼。這深更半夜的,把她帶到這頂樓,肯定沒什麼好事啊。

若是換做一般女孩子,第一個想到的,便是對方是不是想侵犯自己。而這大姐頭,她倒不怕丁三侵犯她,反而想讓丁三侵犯她,這樣她就能保住性命了。對她而言,什麼都不如她的性命重要。

可是,丁三又不是那些禽~獸,就算殺了她,也絕對不會對她們做出那樣卑劣的事情。

「你幫我做了一件事,我這個人向來說話算數。我說過要給你一個機會,就絕對不會反悔!」

丁三說著,帶著大姐頭走到樓頂邊緣,從上往下看了看,這六樓頂還真的挺高的啊。往下一看,還有種眩暈的感覺。

大姐頭更是不敢往下看,更不敢接近邊緣分毫,只怕突然掉下去了。

「丁叔叔,你……你到底想做什麼?你要什麼,你說吧,要多少錢,我……我都能給你,你……你放過我吧……」大姐頭泣聲哀求道。

「我會放過你的,不過……」丁三頓了一下,沉聲道:「前提是你從這裡跳下去!」

「啊?」大姐頭瞪大了眼睛,急道:「這……這跳下去還能有命嗎?丁叔叔,你……你這不還是要殺我嗎?」

「六樓跳下去,未必會死,說不定還能有生還的希望呢。」丁三道:「最關鍵的是,我剛才給你說的,是我會給你一個機會,而不是直接放了你。你害死我女兒,你讓我怎麼放過你?我沒有直接殺了你,已經算是信守承諾了。你要是不願意跳,我殺了你也可以!」

丁三說著,順手揚起了匕首,朝大姐頭揮舞了兩下。

大姐頭臉色都變了,急道:「我……我沒有害璇璇啊,丁叔叔,你誤會了啊……」

「誤會?」丁三冷聲道:「那就當我是誤會了吧,不管怎麼樣,你今天要麼從這裡跳下去,要麼我就割斷你的喉嚨。你自己選擇,是死,還是試一試?」

大姐頭看了看身後樓頂邊緣,又看了看丁三,她不想跳,但又害怕丁三。想要祈求,但是看著丁三那冷峻的表情,她知道現在一切的祈求基本都沒用了。

「還沒想好嗎?」丁三不耐煩地道:「要不我幫你一把?當初你們把我女兒打死的時候,有沒有考慮這麼久過?」

「姓丁的,你……你不得好死!」大姐頭咬牙切齒地道:「你就會欺負我們這些孩子,別的還有什麼本事。就算你殺了我又能怎麼樣,我大哥一定會為我報仇的,他一定會讓你死得很難看的!」

「我殺了這麼多人,我都沒想過能死得很好。」丁三冷聲道:「孩子?哼,我女兒不是孩子嗎?我爹媽六七十歲的老人了,不照樣被害死了?我兒子才六歲,被那些人趕到街頭,靠在垃圾桶里撿東西吃才活下來的。孩子?我也要讓你們這些雜碎,嘗嘗孩子被人殺死的感覺!」

丁三越說越怒,走上去抬腳便踹在了大姐頭的后腰上。大姐頭哎喲一聲,一個站立不穩,直接從這樓頂摔落下去。

「啊!」大姐頭一聲驚叫,不過聲音並沒有持續多久,隨後便是啪的一聲。丁三從樓頂上看下去,大姐頭已經倒在了一片血泊當中。就她那樣子,不死也得殘廢了!

大姐頭的事情倒是引來不少人的注意,隔壁男宿舍樓的管理員出來看了這邊的情況,立馬便打電話報警了。不過,此時丁三已經離開了這所學校,正朝財政所吳所長家趕去。

這個吳所長,名叫吳天德,在這鎮上也是個風雲人物。畢竟掌握財政,權力很大,家裡也很有錢。他家的房子,在這鎮上算是最好的了,找他家也是最容易的。

走到院牆外面,丁三遠遠地便聽到院子里有狗叫聲傳來。這個吳天德喜歡養狗,院子里養了兩條斗狗,很是兇悍。平常拉著這兩條斗狗在街頭走過,鎮上的人離老遠看著,都立刻躲開了,讓這吳天德很是滿意。

就這兩條斗狗,還在鎮上鬧出過幾次事呢。有幾次吳天德沒有拉緊,這斗狗掙開鏈子,咬傷了鎮上幾個人,包括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現在小女孩臉上還有一道深深的傷疤。但因為吳天德有錢有權也有勢,鎮上的人對他也是敢怒而不敢言,很多人心裡都憋了一口氣。

丁三以前也很害怕吳天德,但是,到了現在這個地步,他已經沒有什麼害怕的了。走到吳天德家外面,圍著院牆轉了一周,找了一個比較容易攀爬的地方,悄悄順著院牆爬了上去。

坐在院牆上,丁三並不敢直接跳下去,而是從院牆上面往下看一眼。果然,在黑暗當中,兩個黑影無聲無息地潛伏在院牆下面,正悄悄盯著他呢。

這是斗狗的特性,發現有人不會叫,而是潛伏在下面,等著給人致命一擊。以前吳天德跟人吹牛的時候,說過這倆狗的情況,丁三還記得這事。現在看來,還的確是這樣啊。

丁三也沒有下去,而是從隨身帶的袋子里,拿出了一個組合的弩箭。丁三的父親以前還喜歡打獵,所以家裡留有這些弩箭之類的,沒想到這一次派上用場了。

丁三裝好弩箭,瞄準第一條斗狗,直接一箭射了過去。弩箭直接刺穿斗狗的脖子,那斗狗在地上連哼唧都沒哼唧出來,直接倒在地上。

另一隻斗狗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彎腰在這斗狗身邊嗅了嗅,也不知道自己的同伴是怎麼回事了。

丁三卻沒有任何的遲疑,重新裝上一把箭,和剛才一樣,將這個斗狗也撂倒在地。

解決了兩條斗狗,丁三這才從牆上慢慢爬了下來。將兩條狗身上的弩箭取了下來,又在弩上裝了一把新箭,這才轉身朝著旁邊的閣樓走了過去。

… 閣樓裡面的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丁三慢慢走過去,推了推房門,那房門竟然沒鎖。這吳天德也真算是大膽,這麼多仇家,晚上睡覺都敢不鎖門,看樣子他對院子里這兩條斗狗很放心啊。

丁三推門走進房間,也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吳天德家一共有七口人呢,真要把他們全部驚醒了,那自己一個人肯定是殺不了他們那麼多人的。

丁三慢慢摸索進第一個房間,這個房間是個儲藏室,裡面並沒有住人。丁三走出房間,又繞進第二個房間,房間里睡著一個中年婦女。丁三仔細一看,這婦女還是他以前的一個老鄰居,不知道怎麼跑這裡住下了。

丁三有些詫異,這個婦女不是吳天德家的人,他肯定不會殺她。但是,又害怕她被驚醒壞事,猶豫了一下,丁三還是將她搖晃醒。

婦女還在熟睡當中,突然被人搖醒,還是有些迷糊,揉著眼道:「葯都熬好了,就在廚房裡,可以直接喝的……」

感情她還以為是誰來叫她起來幹活呢。

丁三捂住她的嘴,低聲道:「大嫂子,是我,丁三!」

聽到丁三的名字,婦女頓時驚覺,轉頭看向丁三,明顯很是驚愕。若非被丁三捂住了嘴,只怕已經驚叫出來了。

「大嫂子,別害怕,別把他們叫醒了!」丁三慢慢鬆開手,這婦女也真的沒有驚叫了。

「你……你……你怎麼在這裡?」婦女驚訝地道:「你……你家的事怎麼樣了?我聽說,弟妹和叔叔阿姨他們……」

丁三嘆了口氣,緩緩搖了搖頭,道:「沒錯,他們都不在了!」

「啊?」婦女瞪大了眼睛,而後低聲呼道:「作孽啊,弟妹多好的人啊,怎麼……怎麼就這麼沒了?」

「就是吳天德這個畜生乾的!」丁三咬緊牙關,沉聲道:「這次我過來,就是要找他報仇的。大嫂子,你怎麼在這裡?」

「我來給人當保姆的……」婦女頓了一下,道:「丁三,你……你可別做什麼衝動的事啊。吳天德家大業大,要是讓警察抓住,他一定會告死你的!」

「就我現在這樣,我還有什麼害怕的嗎?」丁三苦笑一聲,道:「我既然來了,就沒準備活著回去。大嫂子,今晚的事,跟你沒有關係,你就當做什麼都沒看見。別出這個房門,不要讓兄弟難做!」

「丁三,你真的要找他們報仇嗎?」婦女急道:「這可是要挨槍子的大罪啊!」

「我已經殺了七個人了,本來都是死罪了。再多殺幾個,也不算什麼!」丁三沉聲道:「大嫂子,你別出來就是了。」

「哦,我……我不出去……」婦女被丁三剛才的話嚇到了,也不敢再勸丁三了。

「對了,吳天德那個王八蛋,睡在哪個房間?」丁三沉聲問道。

「他……他估計不在家吧……」婦女道:「吳天德在外面有好幾個小老婆,晚上很少回家的。大兄弟,你想找他,今晚恐怕不是時候啊。要不……要不改天再來?」

「不用!」丁三斷然搖頭,沉聲道:「今晚我既然來了,他在不在家,我也要殺個夠本。他害得我家破人亡,我就要讓他家也寸草不生,我要讓他嘗嘗家人被殺的痛苦!」

說這話的時候,丁三面容猙獰,整個人就好像入魔了一般。旁邊婦女嚇得渾身哆嗦,當然是什麼話都不敢說了。

丁三又問了其他人住的房間,然後走出房間,按照婦女說的位置,挨個房間找了過去。

最先找到的,是吳天德兒子住的房間。吳天德的兒子今年剛上初中,在學校也是個無惡不作的小霸王,房間里放著各種各樣的健身器材,床底下還放著砍刀之類的呢。只不過,他在學校再怎麼囂張,現在也都沒用了。

丁三捂住他的嘴,將他弄醒,而後在他耳邊低聲道:「吳天德害死我一家人,你要為他做的事付出代價!」

那小子還想掙扎,但他一個初中生,哪裡掙得過一個正值壯年的人。被丁三一刀划斷了脖子,鮮血將床都染紅了,直接倒在了血泊當中。

接下來,丁三又走進其他幾個房間,接連殺了吳天德的兩個女兒,一對父母,還有他的妻子,這才收手。而此刻,丁三全身的衣服都被鮮血染紅了,整個人看上去如同殺人狂魔一般。他那扭曲的表情,讓他看起來更是恐怖。

俗話說,相由心生。如今的丁三,心魔已非常深重,殺的人越多,他的殺性就越大了。原本那個老實人早已不復存在,現在有的只是一個為了報仇而生存的殺人狂魔!

解決了吳天德家的人,丁三也沒有在這裡逗留,找那婦女詢問了吳天德幾個小老婆住的地方,便直接帶著自己的東西往吳天德小老婆居住的地方趕去。

走出吳天德家,鎮上到處都是警笛呼嘯,高中學校里的事情已經傳開了,警察正在全力調查這件事呢。

那個大姐頭掉下樓,並沒有直接摔死,而是掙扎著說了丁三的事情方才死掉。丁三的名字,也讓不少人著實吃了一驚。畢竟,其中不少有錢有權的人,都摻合了丁家的那件事,所以這些人現在也都是人人自危,只害怕這件事也波及到自己的身上。

吳天德小老婆的家裡,吳天德正和小老婆躺在床上,根本不知道外面已經發生了天大的事情。突然,床邊的電話鈴響起,直接把吳天德震醒了。

吳天德拿起電話,沒好氣地道:「誰啊?這大晚上的,讓不讓人睡覺了!」

「是我,老林!」電話那端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正是派出所所長林勇。

「老林啊,怎麼了?」吳天德詫異問道,他跟林勇關係不錯。林勇這個時候打電話,肯定有什麼大事發生了。

林勇沉聲道:「剛才丁三殺到你們家,你家的人,除了保姆之外,全都被他殺了!」

「什麼!?」吳天德直接跳下床,對著電話大吼道:「那……那我的孩子呢?」

「都死了!」林勇沉聲道。

「****他個祖宗!」吳天德對著電話怒吼道:「丁三這個王八蛋,他膽子也太大了吧。連我家的人都敢碰,我非弄死他個王八蛋,****他祖宗十八輩了!」

「老吳,你先別激動!」林勇沉聲道:「丁三這次擺明就是要復仇,你可要小心。他不僅殺了你家的人,還在高中殺了七個人。算起來,他今晚已經殺了十三個人了。這個人,現在非常恐怖!」

「什麼!?」吳天德頓時驚呆了,剛才的憤怒也全都變成了恐懼。之前不知道丁三殺了多少人,他還不怕丁三。可是,現在聽到對方殺了十三個人,他頓時蔫了。殺了十三個人啊,那是什麼概念,簡直是殺人狂魔,他哪裡還敢去找丁三的麻煩啊。

「怎麼……怎麼會這樣?」吳天德顫聲道:「那個丁三不是個農民嘛,怎麼……怎麼這麼狠啊?我的孩子還小啊,他個王八蛋,他也下得去手?我爹媽都多大年紀了,他也能殺?」

「老吳,你別心存僥倖,你是不是忘了丁三的爹媽女兒是怎麼死的了?」林勇沉聲道:「我告訴你,這次丁三估計是不會罷休了。這件事必須儘快解決,不然咱們都別想安穩了!」

「怎麼……怎麼解決?」吳天德顫聲道,他都嚇蒙了。

「你現在在哪?」林勇道:「丁三從你家那保姆那裡,問出了你幾個小老婆的位置,我估計他正在去找你呢!」

「什麼?」吳天德立馬跳了起來,慌張道:「那……那我先跑了啊……」

「你能跑到哪去啊?他說不定就在街上哪個位置,你跟他跑到一起,那不死定了!」林勇沉聲道:「你不用擔心,你先說你在哪,我這就派人去保護你。等丁三去了,順便把他解決了,永絕後患。要不然,你一直這樣跑,也不是個辦法!」

「對對對,把他引過來,把他引過來!」吳天德大喜,道:「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就沒事了!殺了他就沒事了!」

「那你現在到底在哪啊?」林勇無奈地道,這吳天德被嚇得都沒了方寸了,問了半天還是沒說最關鍵的事情。

吳天德這才回過神,連忙把自己的位置給林勇說了一下。林勇也沒有任何的遲疑,立馬便派人過來了。

而此時,丁三還沒趕到吳天德住的地方。他一路還要躲避那些警察什麼的,所以走的很慢。等他趕到吳天德這個住所外面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多了。

丁三握緊匕首,趁著夜色慢慢翻牆進了院子。剛往前走了幾步,旁邊卻突然傳來一個森寒的聲音:「不許動,再動我開槍了啊!」

丁三愣了一下,便在扭頭去看的時候,旁邊卻突然衝出來兩個人,直接將他撲倒在地。

丁三拚命掙扎,但他又豈是這些人的對手。這兩個人將他按倒,旁邊便又衝上來幾個人,把他牢牢按在了地上。丁三拚命掙扎,卻也根本無法掙開分毫,被人牢牢按著,連一點反抗的力氣都沒有。

… 深川市這邊,葉青也還沒有睡覺,他剛剛接到了黑熊的電話。黑熊他們已經趕到了天惠市,丁三住的那個鎮上,正在到處尋找丁三。而且,他也把丁三殺了那麼多人的事情給葉青說了。

「還是晚了一步!」葉青嘆了口氣,他本來是想在丁三殺人之前把他救過來的。現在丁三殺了這麼多人,這件事想解決,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丁三現在應該是去找那個吳天德了,隊長,現在咱們怎麼辦?」黑熊問道:「還要不要再去救他?」

「找吳天德?」葉青皺起眉頭,道:「這件事都鬧開了,他現在去找吳天德,那不是找死嗎?吳天德能沒準備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