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啪……」男子一巴掌拍在了青年的腦袋上。


「老子現在是煉體九重的強者,怎麼會傷風!別扯那沒用的,還有誰不服?告訴我,老大帶你去滅了他們去!」男子臉上露出傲色,沖著身旁的幾十名煉體境的人大聲開口。

「老大,聽說張懷仁,揚言要滅了咱們,你看!」身旁另外一個男子臉上帶著恭敬的神色看著男子。

「哼!張懷仁?兄弟們,走,咱們去把張懷仁幹了!」吳敵大喊一聲,帶著身後的人,消失在原地。

吳敵,這個最近在北昌郡外圍崛起的強者!幾天的時間便將北昌郡的最外圍統一,手下有一群煉體境的強者,這股勢力雖然很小,但是卻在吳敵的經營下,緩慢的壯大著。

洛天將腦袋中雜亂的想法揮散出去,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心中暗嘆:「吳敵啊吳敵,希望下次見到你,別讓我失望吧,北昌郡,韓家,趙家,我會回去的!」

「洛雷,這次算你撿著,記住,我讓你死,你絕對活不成!」段星辰臉上露出狠色,走到洛天的身前,如果不是有著所有昆崙山中的宗門定下的規定,段星辰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出手,什麼宗門聯合收徒,在他眼裡,只不過是走個過場而已。

「誰生,誰死,還真的不好說啊!」洛天臉上露出微笑,將凝心匕在手中掂了掂。

「你叫落雷是吧!」就在兩人談話間,三大宗門的宗主來到了洛天的身前。

「嗯?引起注意了么?」洛天心中疑惑,臉上卻是露出恭敬的神色。

「將你手中的匕首交出來吧,這等東西,不是你能掌控的,我們先替你保管,等到你有足夠的實力,在來昆崙山中取出!」段塵封臉上露出嚴肅的神色,看向洛天。

「什麼?連三大宗門的宗主都看重洛雷手中的匕首,這匕首得有多逆天?」人們臉上帶著敬畏的神色,看向洛天手中的匕首。

洛天聽到三人的話,臉色瞬間變的陰晴不定起來,他沒想到自己引起三大宗門注意的是手中的凝心匕。

「為什麼?」洛天臉上帶著不甘心,這凝心匕是他的東西,就沒有將其獻出去的道理。

「沒有為什麼,這匕首,太過邪惡,為了以後東域的安寧,你還是將他交出來,讓我們封印上比較好!」段塵封臉上露出不悅的神色,他們三人何等身份,能夠自降身份前來索要,洛天就應該乖乖的交出來,還敢出言反問。

「如果我說不呢?」洛天將頭低下,沒人能看出洛天此時的表情。

「靜……」整個風雷台瞬間變的安靜起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帶著強烈的震撼,沒想到居然還有人在這昆崙山中,敢違背三大宗門宗主的意願。

此時,洛天之前以煉體境跟段星辰對峙帶給人們的震撼,在此事面前已經徹底不算什麼了。

「狂妄!」段塵封臉上露出怒意,元靈巔峰的威壓,瞬間施展出來,臉色陰沉的低吼一聲。

「咔嚓……」洛天腳下的台階,瞬間破碎開來,雙腿狠狠的插進了地面之上。

「你在說一遍?」段塵封似乎也是第一次被人頂撞,語氣中帶著說不出的冰冷。 第三百五十六章第二關

洛天臉色陰沉到了極致,對方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讓他想到了當初李修平在飛雲門看向自己的眼神,想到了自己掉進忘憂潭中,兩名侍衛的表情,想到了古千雪和古雷被帶走,上官飛三人那看自己不屑的眼神。

情到水窮處 洛天心神俱震,臉上露出明悟的神色,長年的同級無敵,讓他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驕傲之心,雖然自己很是控制,但是多少還有一點,忘了最初修鍊的目的,忘了自己在某些人的眼中,依然是個螻蟻而已,只不過是個強大一些的螻蟻而已。

「實力,我要實力!」許久沒有出現,一直被洛天壓縮在身體中的血紅色的元氣再次躁動起來,雙眼漸漸的變成了血紅色。

「交給他!剩下的我幫你想辦法,一定要壓住!」冷秋蟬冰冷的聲音,傳進了洛天的腦海之中。

「嗡……」洛天瞬間恢復到了清醒的狀態,抬頭看向段塵封。

「三位前輩,是三大宗門的宗主,如此欺壓強行索要一個晚輩的東西,難道不覺得羞愧么?」洛天臉上毫無懼色,視線在段塵封趙宏盛和冷宏才的臉龐掃過。

「瘋了!」人們心中低呼,心神再震,就連鄭欣也不例外,臉上露出一絲焦急的神色,他們可是知道,這麼多年來,還是第一次有人如此挑釁三大宗門的威嚴。

「自尋死路!」段星辰心中大喜,心中期待著三大宗主,如同碾死一隻螞蟻一樣,碾死洛天。

「你是在挑釁我們三大宗門的威嚴,你知道么?若不是看你資質不錯,此時你已經是一具屍體!」段塵封臉上終於露出了不耐煩的神色。

「年輕人,做人可不要這麼衝動啊,交給我們吧,我可以向你保證,只是暫時保管,如果我們真的想要搶奪,你以為你會有機會么,這個匕首邪氣的很,對你也沒有什麼好處!」一道溫和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中響起,讓洛天精神一震。

洛天不由得朝著另外兩名宗主看去,冷宏才,在洛天看向自己的剎那間,微不可察的露出一絲笑意。

「是他!」洛天心中疑惑,目光不由的看向身邊的冷秋蟬。

冷秋蟬目光之中帶著擔憂的神色,微微點了點頭。

洛天心中一暖,此時他自然明白,冷秋蟬一定是向冷宏才為自己說話了。

「小兄弟,欣兒跟我說了你,交出來吧,等到將來你實力強大在來取也是一樣的,這件東西,現在真的不適合你!」不等洛天反應過來,另外一道聲再次在洛天腦海中響了起來。

鄭欣臉上帶著笑意,沖著洛天點了點頭。

「好,我交出來可以,既然段宗主說只是替我保管,那我可不可以選擇將其放在哪個宗門保管?」洛天臉上露出堅定的神色。

「你別給臉不要臉,在討價還價,信不信我現在就一巴掌拍死你!」段塵封臉上露出怒意,強悍的氣勢再次朝著洛天壓去。

「咔嚓……」洛天膝蓋彎曲,一絲骨頭斷裂的聲音在雙腿之上響起。

「我選擇將它,交給御靈宗保管,御靈宗的信譽,我信的過!」洛天臉色難看,沒理會段塵封的威脅,目光中帶著幽冷,看向段塵封。

洛天說完,強忍著元靈巔峰的壓迫,將手中的凝心匕,朝著冷宏才扔去。

烏光閃耀,凝心匕,穩穩的落在了冷宏才的手中。

「哼!」段塵封冷哼了一聲,不過隨後他看了洛天一眼,整個人便是微微一震。

段塵封整個人都感覺到一股寒意,彷彿被一頭遠古的凶獸給盯上了一般,看向洛天的目光不由的微微露出一絲殺意。

段塵封的殺意轉瞬即逝,他是何等身份,堂堂三大宗門的宗主,昆崙山中沒有老祖出世的情況下,最頂端的人,此時若是對一個晚輩出手,那麼也真是將天劍宗的臉丟盡了。

「好了,下面開始第二關吧!」冷宏才看見氣氛有些尷尬,當起了和事老來。

「哼……」段塵封冷哼了一聲,三人再次大步走回到了高台之上。

「實力啊,實力,沒有實力,終是螻蟻!」洛天眼中露出堅定的神色,看著高高坐在高台之上的段塵封。

「第二關,考驗的是你們的悟性,分為兩個小的環節,首先是感悟功法,其次是自創武技,而評判的標準便是,石碑的高度,石碑越高,那麼你的武技便越是逆天!」冷宏才開口笑道,目光溫和的在眾人的臉上一一掃過。

「兄弟,我跟你說啊,這三大宗門的宗主啊,就秋蟬妹妹的父親,是個老好人,為人很是和藹啊,想當出我可是把他得罪了夠嗆,但是人家大人有大量……」鄭欣臉上帶著敬佩的神色,將自己怎麼得罪的冷宏才,最後冷宏才也沒計較,講述了出來。

聽到鄭欣的敘述,洛天臉上帶著玩味,看向冷秋蟬,他怎麼也想不到,這樣一個爹,怎麼會養出這樣一個女兒來。

「哼……」冷秋蟬似乎看出了洛天心中所想,冷哼了一聲,目光清冷的看了一眼鄭欣。

「嗡……」不等眾人,反應過來,挪移之力再次將人們挪移到了空間之中,只不過此時洛天的周圍在也沒有在那裡嘮叨個沒完的鄭欣,也沒有了目光清冷的冷秋蟬,只有一個三丈高的石碑而已。

石碑很是普通,但是洛天卻從石碑上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這壓力有些熟悉,類似那種皇者的壓力,跟皇極印上面的壓力差不多,但是比起黃級印的剛猛來,多了一絲溫和。

「看看這第二關,到底有什麼特殊之處!」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手掌緩緩的按在了了石碑之上。

「嗡……」洛天的手掌在按在石碑上的一瞬間,洛天的識海中傳來陣陣的轟鳴,大片的畫面烙印在了洛天的腦海之中。

轟鳴過後,洛天彷彿再次站在了另外一片空間當中,這個空間,沒有元氣,但是卻是綠意盎然,洛天試著催動了一下身體中的元氣,卻發現自己的身體中,沒有絲毫元氣可用。

「這種感覺很是熟悉,彷彿當初被鎮魂鼎,強行拘走了神魂一樣!」洛天心中暗嘆,臉上露出大驚的神色。 第三百五十七章青木帝皇經

風雷台外界。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再次看向了天空之上的巨大光幕,臉上露出期待之色,這第二關比拼的是悟性,悟性對一個修鍊者來說不可或缺,甚至有些資質平庸之輩,悟性奇高的時候,也可以修鍊到極高的境界。

空蕩的空間當中,一道威嚴的聲音在眾人的耳中響起,這道聲音帶著一絲滄桑,帶著一絲威嚴。

「我從遠古走來,帶著蒼天的意志,卻被鎮壓在這塵世之中,往生,枉生,什麼是生,我一直在尋找著如何度過此生,最後卻是沒有找到答案……穿過時間的長河……」

洛天聽到聲音,心神巨震,視線中,彷彿看見一個白衣中年男子,盤坐在生機盎然的樹林中,臉上帶著祥和,看著周圍的一草一木,正在看一個自己成長的孩子一般。

「你所看,所聽,所想,皆可傷人,同樣,也可救人,懂便懂,不懂便不懂……」聲音再次響起,中年人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洛天的視線當中。

洛天眉頭緊皺著,臉上帶著疑惑的神色,看向地面上的小草,高聳入雲的樹木。

洛天學著中年人的模樣,盤坐在地面之上,瞬間一股寧靜的氣息,沾滿了洛天的心神,強大的生的生機將洛天包裹起來。

洛天忍不住閉上了眼睛開始感悟起來,細細的聆聽著周圍的一切,嘴角微微翹起。

「此次,也不知道是誰能夠感悟出逆天的武技或者是功法來!」段宏盛臉上帶著一絲笑意看向天空中的光幕中的兩百多人。

「希望有人能夠創造出地級武技來,或者能夠感悟出絕世的功法來,我記得當初你們御靈宗的青木帝皇經,便是被你們的一代宗主感悟出來的吧!」 妖孽皇后:龍椅要換人 段塵封臉上露出感嘆的神色,看向冷宏才。

青木帝皇經中的青木帝皇功現在已經成了御靈宗的鎮宗之寶,只有親傳弟子可以學習,而且還會一直傳承下去。

「創造武技,與性格有很大的關係,心性宏達的人,創造的武技往往也是如此,而心性狹隘的人,武技也往往有些極端。」冷宏才臉上露出笑意。

「咦?」烈焰門門主臉上露出驚奇的神色,目光看向丁笑妍的方向。

此時丁笑妍身前的石碑之上泛起了陣陣的紅色,丁笑妍緊閉雙目,陣陣紅色的氣息從丁笑妍的周身環繞起來。

「轟……」便成紅色的石碑轟然爆發,如同一根竹子一般,狠狠的向上竄起。

另外一個方向上,蘇葉舞也是猛然睜開雙眼,眼中疑惑之色,一閃而過,身前的石碑也是轟然爆發。

不只是她二人,此時大部分人身前的石碑都發出了各種各樣的波動。

時間轉眼間便過去了三天,洛天還在閉目在石碑之前盤坐,轟天動地的聲音卻是在這感悟空間其他人的方向爆發出來。

一座百丈高的石碑,在一名臉色蒼白的青年身前轟然而起。

「有人完成了?」外界高台上,所有人的目光看向畫面。

「哈哈,我感悟到了,避風天殘經!創造了殘金妖斬!」一個臉色蒼白的青年大笑著,望著身邊一座百丈高的石碑,臉上露出喜色。

「此人之前名聲不顯,此刻用的時間卻是最快,也是難得了,如今肯定受到的關注最大!」眾人議論,有幾個宗門的宗主也是將目光投向了青年。

還沒等這個青年笑聲落下,轟鳴聲再次猛然響起,一座座石碑,拔地而起,但是卻是沒有人能夠創造出超千丈高的石碑。

此後,幾天內,又有人陸續從感悟空間中走了出來,這些人石碑最矮的一座是三十丈,最高的一座則是九百丈,震撼了所有人,也有一些宗門的宗主開始邀請起陸續從感悟空間中走出來的人們。

然而三大宗門和其他幾個大的宗門卻是沒有動,目光依然看著感悟空間中剩下的幾十人。

直到第十五天,一道震天的轟鳴聲再次從感悟空間中響起,超越了以往的轟鳴聲。

「十丈……百丈……千丈……兩千五百丈!」在人們震撼的目光下,石碑猛然間竄到了兩千五百丈。

此石碑一出,其他人的石碑黯然失色,彷彿整個天地間唯一的支柱一般。

「冰火兩儀經!」

「冰火神勁!」丁笑妍臉上露出一絲傲色,玉拳輕握,雙手狠狠的抓在感悟空間的地面之上。

「咔嚓……」兩道裂痕在所有人驚詫的目光下,撕裂開來。

「這女子,居然是罕見的冰火屬性的天才,之前一直低調,此時卻是徹底爆發出來!」人們議論紛紛,看著丁笑妍與其身旁那兩千五百丈高的石碑之上。

「這女子,適合我們蘭亭道,希望各位宗主不要跟老身來搶奪了!」一名老嫗,雙目范光看向丁笑妍。

「蘭亭道,雖然比不上三大宗門,但是在昆崙山中,也是屬於靠前的門派了!沒想到這個女子會被蘭亭道所看中!」人們目光中帶著敬畏的神色,看向老嫗。

彷彿到了臨界點一般,在人們還在震動丁笑妍的兩千五百丈石碑之時,剩下的幾十人的石碑再一次轟然爆發。

「轟隆隆……」彷彿沉雷一樣,高聳的石碑不斷的升起。

飛燕伏龍傳 這些石碑唯一的特點便是都是超過了千丈,更有幾人超過了兩千丈,甚至超過了三千丈,四千丈……

蘇葉舞帶著一絲茫然的神色,玉手輕撫眼前高聳的石碑,褐色的元氣在手上纏繞,本來已經兩千丈的石碑,再次爆長到了兩千六百丈。

這一幕看在外界的眾人眼裡,臉上露出奇光,他們還是第一次看見如此有人能夠在石碑定格之後,再次讓石碑升起六百丈的距離。

「此女,創造了什麼武技!感悟了什麼功法,居然能夠讓石碑再次震動升起!」此女之前也是名聲不顯,此時卻也是鋒芒畢露。

「你感悟的是什麼功法,創造的是什麼武技?」一名元靈中期,婦人模樣的宗主,開口問道。

「厚土經!」

「封土掌……威力我感覺應該在玄級高階左右!」蘇葉舞暗自思索了一下,輕聲開口。

「厚土經!正是我山海閣傳承功法,你可願拜入我山海閣!」婦人臉上露出大喜,開口邀請。

「晚輩願意!」

「好!」婦人臉上大手一揮,蘇葉舞身軀離地,彷彿九天玄女一般,來到了婦人的身前,讓其他打算邀請蘇葉舞的宗主露出後悔的神色,心中暗嘆自己出手晚了許多。 第三百五十八章全部爆發

「這兩個女子,好像一個名叫蘇葉舞,一個叫丁笑妍,全部都是世俗界城主的子女!」有人想到了兩人的身份,開口議論。

當人們還在談論二女之時,火智勇臉上露出一絲喜色,因為剛才這一批人中,他的石碑卻是最高。

「四千兩百丈!此人也是世俗界的弟子?」人們臉上帶著驚嘆,看向火智勇身前的石碑。

「這個火智勇在三人中,資質算是最差,只是單一的火屬性體質,卻是沒想到這悟性卻是最高!」趙宏盛開口,臉上露出一絲感興趣的神色,看向火智勇,顯然有著一絲收入門下的意思。

資質對於一個人來說是很重要,但是當到了一定境界之後,就會發現悟性比起資質更加重要,三人這麼多年來一直卡在元靈巔峰,沒有進入祭魄境,便是因為悟性不夠的原因,所以即使是趙宏盛三人,看到能夠升起四千兩百丈石碑的火智勇也是起了招攬之心。

四千兩百丈,已經遠遠的超越了一些昆崙山中本土的天才了。

「沒想到這次外界到是出了幾個不錯的人來!」冷宏才開口,眼神中帶著一絲笑意。

「哈哈……你叫什麼名字,算了,名字無所謂,可願意加入我赤火道!我可保證,你一進門,便是我赤火上人的關門弟子!」一名紅髮的老者臉上帶著喜色,大笑著開口說道。

「晚輩願意!」火智勇自然聽過赤火道這個宗門,在昆崙山中,這赤火道,獨樹一幟,專門收取火屬性的天才,這樣的宗門最適合他不過,微微躬身答應了下來。

「呵呵,沒想到,卻是被這老傢伙給搶了先!」段塵封撇了撇嘴,開口說道。

「要不你去跟他搶一搶?」趙宏盛,臉上露出一絲玩味,開口說道。

「要去你去,赤火道這些人都是一群瘋子,我還真怕著群瘋子,去我天劍宗,鬧事,將天劍宗攪的擊飛狗跳!」段塵封嘴角抽搐。

赤火道在昆崙山中也是鼎鼎大名,單看三大宗門的天劍宗宗主對其如此忌憚,便能看出這赤火道絕不是一般的宗門。

繼三人之後,又有許多人,都被各個宗門拉攏,收取,沒有留下一個。

此時,還在感悟空間的人幾乎所剩無幾,加上洛天在內,一共還有五人,這五人其中包括冷秋蟬,鄭欣還有段星辰在內。

人們都有些緊張的看著盤坐在感悟空間中的六人,能夠感悟如此之久,想必感悟到的功法,和創造出來的武技,絕對堪稱逆天。

洛天此時全身被綠意環繞,整個人彷彿都被融入到了綠意當中,洛天仔細聆聽,彷彿能夠聽到一草一木的說話之聲一樣。

從周圍的草木之中,一串串好聽的音符不斷的傳送到了洛天耳朵之中,彷彿草木在耳畔低語一般。

「青木帝皇經!沒想到我在這裡面感悟的功法居然是青木帝皇經!」洛天睜開雙眼,輕輕的撫摸了一下身邊的小草,臉上帶著一絲笑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