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單單靠守的話,就算一時逼退了對方又如何,想要利用這陣法,真正對屍鬼造成威脅的話,也至少需要武徒四重的修者才可以,」


「武徒四重,」

謝辰聞言之下,呵呵冷笑地瞥向葉子鋒,

「有趣有趣,武徒四重,這可不是你說有就有的境界啊,你說大話的本事,當真是不小,還是說,你死到臨頭,已經出現幻覺了,」

柳冰倩回頭瞪了他一眼,美眸閃過一道責怪之色,

「謝辰,說話注意點,唇亡齒寒的道理,你難道不懂么,葉子鋒若是遭殃了,我們又能好到哪裡去,」

謝辰鼻尖里擠出了一絲冷哼:「我有什麼說什麼而已,我就是看不慣他,憑什麼師姐要對他另眼看待,」

「我對他怎麼樣,跟你無關,」柳冰倩冷言冷語地說道,

謝辰無奈一笑:「好好好,跟我是無關,那你看他,嘴上說得一套套,像是真的似的,可是,他的行動……」

「他的行動……」

謝辰重複了一遍自己說出的話,隨即吸了一口冷氣,茫然失措,像是個泥塑木雕的人,

「葉子鋒,你……」

他抬眸深深地看向前方,整個人一動不動的,

「你不是要我的行動么,好啊,那你張大眼睛,給我看好了,」

葉子鋒嘴角揚起了一絲輕笑,縱身一躍之下,竟是飛向了洞頂那處圖紋的所在之處,

「子鋒哥,」

「葉子鋒,」妖狐和鬼影見狀之下,亦是心頭一驚,

畢竟,葉子鋒要是身死的話,她們自然也沒法活下去,

柳冰倩美眸里駭然一片,幾乎是脫口而出,焦急不已:「葉子鋒,你做什麼,」

「取一點,用於突破的材料而已,」

「突破,」眾人面面相覷地對視一眼,

就連謝辰聞言之下,亦是有些站立不穩:「好傢夥,還真是敢說,」

葉子鋒微微笑著,轉而面色肅然起來,看向他的妹妹:「雪儀,別發獃,你全力控制這旋風陣,別讓這圖紋上的吸力,影響到我,」

「可是……那好吧,」葉雪儀縱然有千個問題想要問她的哥哥,可是眼前形勢危急之下,她也便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她美眸緊閉,用全副心思去感受自己背後的那劍印處噴湧出來的靈氣,連接上了洞頂的圖紋,

絲絲縷縷的靈氣,穿過層層旋風,透入那圖紋之中,

「停,」隨著她的一字嬌喝,

力隨心動,從圖紋上傳來的磅礴吸力,戛然而止,

就連它原本吸附著的一些其他氣體,此時也是掙脫開了束縛,漸漸沉了下去,

「好了,」葉雪儀猛地抬眸,很顯然,她為了能讓自己的哥哥脫困,也是拼盡了全力,

然而這時候,除了謝辰外,誰又不願意拼盡全力了,

葉雪儀胸口一陣發堵,勉力說道:「不過,子鋒哥,快一點,我對這陣法的控制還不夠熟練,只能凝住這圖紋片刻時間而已,」

「足夠了,」

片刻的工夫,葉子鋒目光精光閃過,冰帝劍正對著那圖紋的左右,驟然揮出一道銀芒,

寒氣猶如冰龍一般,於上方三尺空間不斷遊走,

一道剛剛下沉下來的白色氣旋,為那冰帝劍上冰氣所激,倏忽凍成了一塊冰塊,落到了葉子鋒的手裡,

接過這白色氣旋凍成的冰塊,葉子鋒眼中神光閃過,嘴角揚起了一絲淺笑,

「雪儀,可以了,」

「明白,」

雖然一共就過了這麼片刻的時間,但葉雪儀小臉上,亦是漲得通紅無比,聽到葉子鋒說「可以」的時候,她連忙呼出了一口氣,背後劍印黯淡下來,靈氣一滯,放鬆了對圖紋的控制,

這麼一來,圖紋上的吸力,也便漸漸恢復了過來,

一道道的黑色小旋風,再次出現在了它的周圍,而它也一如之前,重新吸起了空氣中的氣體和塵埃,

「嗖嗖」的風聲,

與此同時,葉子鋒沒有絲毫停歇,擲出風王匕首,直直地深入地表,金線猛地一收之下,他便以最快的速度逃逸而出,

隨著他一躍出到旋風陣外,其他人依舊是有些木然的,愣在當場,

就連寒月和周豐,也是對視了一眼,搞不清楚,葉子鋒到底是在葫蘆里賣著什麼葯,

畢竟,從剛才到現在為止,他一切所做,無非是為了凍結一團氣體,凝成冰塊而已,

這做法,毫無疑問,令人感到有些匪夷所思,

「葉子鋒,你不是說要突破么,難道,和你凍結的這冰塊有關,」謝辰愕然,直起身子來,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葉子鋒,

「不錯,」

葉子鋒的話,擲地有聲,響徹在每個人心中,

「噗……」謝辰愣了一下,差點一口氣沒憋壞,直接笑出聲來:「哈哈哈,葉子鋒,原來,你終於是頂不住壓力,崩潰了是吧,抱著一團冰,還敢說要突破境界,從小到大,還沒見過有誰這樣的,」

「那我算不算是,給你個機會,開開眼界了,」葉子鋒微微笑了一聲,眉宇之間,卻是不斷在轉冷,

「你……」謝辰怒視著葉子鋒,臉色難看,

葉雪儀沉吟著思慮了片刻,呢喃著說:「剛才子鋒哥凍結的那團白色氣旋,總覺得,哪裡見過似的,」

妖狐笑著低聲說:「你明明,才見過不久的……」

「這……」

「再提醒你三個字,古上師……」

葉雪儀經妖狐的提醒,神情一凜,美眸瞪大無比,

「難道說……這是古上師的靈魂神念,」

「噓,輕一點,」

葉雪儀柳眉一凝,一顆芳心劇烈顫動:「不會吧,還真是古上師的靈魂神念,子鋒哥要汲取他靈魂神念中的靈氣,不行,這事情要是讓他知道了的話……」

妖狐微微笑著,眼神里露出一道玩味的笑容來,

「那如果,他不知道呢,再說了,葉子鋒只是吸收靈氣的話,動靜會很小,古上師應該不會發現……等等,」

話說到一半,就連妖狐的聲音,也是停了下來,

只見葉子鋒退到洞穴的邊緣,擦了擦幻晶戒指,一手揮起,竟然是把偌大一個丹爐,給搬了出來…… 天一跟小九聽到明月心的話,渾身一震。

“遵令。”

他們下意識地就應下了明月心的話。

“唉,你別嚇他們啊。”

林平之從明月心的背後伸手緩緩摟着她的腰。

“聽你的,你說了算。”明月心羞澀地說道。

在外人面前與林平之這麼親熱,她還是很害羞的。

天一和小九直接驚呆了。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任務不是要殺了蘇明月麼?

爲什麼看這樣子,二龍首反倒是跟他有一腿呢?

不過天一和小九不敢說話。

“我打算收你們當徒弟,你們可願意?”林平之看着天一和小九說道。

不過他的手依舊在明月心的柳腰上滑動。

“這……”

天一和小九不敢說話,只是看着明月心。

“明月公子願意收你們爲徒,這是你們的運氣。”明月心色厲內荏道,“還不快快多謝明月公子?”

“多謝明月公子。”

天一和小九齊齊答道。

對他們而言,跟着誰其實都沒有區別,無非就是換了個主子而已。

天一心中有些難過,本來以爲能和小九重獲自由的。

林平之看着天一,他是知道天一心中的心思。

“你們只是我的徒弟,不再是殺手了,從某種角度上而言,你們是完全自由的。”林平之道。

豪門之賀總裁的剽悍嬌妻 “我們需要做什麼?”天一看着林平之,他只想知道要做什麼。

林平之會心一笑。

“很簡單啊,就是練練功,然後被人欺負了就揍回去。”林平之道。

“就這?”天一有些驚訝。

“對,就這。”林平之點頭。

“可以殺人麼?”以前被欺負了,他都是直接殺人的。

“別人要殺你,難道你還站着不動?”林平之反問道,接着豪氣頓生,“誰敢主動惹事,殺他全家,打不過找我。”

天一一聽這話,頓時也知道自己可以說是真的獲得自由了。

而且面前這個明月公子武功那麼高,輕而易舉就能制服自己,當自己師傅也是綽綽有餘了。

天一心中已經下了決定,自己定要好好練功,絕對不會讓明月公子後悔收了自己。

“多謝明月公子!”天一立刻就要跪下磕頭。

“誒,不對,要叫師傅。”林平之搖了搖頭說道。

Leave a Reply